第七十二章:心之颤

    南宫若栗隐忍的泪水突然像决了堤一般全部涌了出来,热泪渐渐穿透了穆景的衣衫在她的衣服上留了一大片湿迹,同时也在穆景的心底印上了一片不可磨灭的痕迹。

    但是,穆景的心却是更加偏向南宫锦的,不管俪妃当初为他做到了那种地步,伤害即已造成也就没有任何可挽回的地步了。穆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指轻轻划过若栗的发梢,“若栗,都过去了……即使我承认当初她做的那一切伤害南宫的事起因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但是,你也知道南宫这些年是怎么挨过来的?所以,站在南宫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错误全都在于她!是她过于软弱,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但,有时现实总是让人束手无策,就如我离开皓然和予儿一样。”

    “忆然,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在背后对十一哥付出了多少心血,可是她从来都未曾要过一丝的回报,即便长大后的十一哥见了她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从未有过一句埋怨。每当我去看望她施,不管当时的她心情有多差、身体有多柔弱,她总会笑脸迎着我逗我玩乐、开心,还教我念书、识字、学习更多治国之道。她在我心里的地位早就超过了宫里所有人,因为有她,我学会了很多很多在老夫子哪里听不来的新知识。是她让我明白了做人的原则和道理,可是我想不通,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没有一个好场?母后的威逼利诱、步步紧逼,父皇的渐行渐远,还有大哥的离去,十一哥的憎恨……早已将她伤的体无完肤……”

    “可是,为什么她要对我那么好?我是她仇人的孩子啊!我记得那天,也就是她要离开这个无情人世的那一天,她让我忘记她,就当她从未对我好过!还让我永远不要将她的事情告诉十一哥,因为十一哥心中有恨才会成就他日后的大业!她的心永远都装满了所有的人,可是在这个世上,除了我记得她的好,还有谁记得啊?忆然,我好恨,我当初没有将她带出宫,才会让她……”

    穆景的心隐隐泛着疼痛,她知道所有人的曾经或许都是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然而,南宫若栗的这道伤,恐怕也只有让时间这把锁链将它紧紧封锁吧!

    微微一叹,双手捧起了南宫若栗的脸,强迫着他将视线集中在自己的眼前,说道:“若栗,你没有错。这是她的选择,她可以为了南宫放弃一切又怎会图一时安乐就将宫中所有的危险全丢给南宫一个人呢?若栗,或许当初南宫没有及时赶回来送俪妃最后一程,是南宫的错,他不是一个好儿子。但是她临走前对南宫也没有半点遗憾不是吗?所以,她走的很开心,你也应该感到欣慰才好!忘记那些不愉快的,把所有值得留念、怀念的记忆全都封尘在心底的最深处。做一个快乐的小王子,想必这才是俪妃现在最愿意看到的你!不要让她失望,若栗!”

    若栗痛苦的轻摇着头,他也曾这样安慰过自己,可是每当那些和她在一起的情景被他不经意的想起,他的心便如绞痛般难受。从四岁记事、七岁知事,她就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把她最好的一切都献给了他,至今已经整整十六年了,他怎会轻易就忘记?何况,她还是他此生第一次喜欢的女人!

    “若栗……对于她来说你和南宫都是他深爱着的儿子,都希望你们今后会过的幸福、开心。你说你喜欢她,就更应该在意她的想法,让自己过的开心啊?如果她在天有灵看着你为了她变成这个样子,你知道她的心里会有多难过吗?若栗,就算是我求你好吗?别再难过了!”穆景伸手抹着若栗脸上的泪珠,看到若栗这样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比起这样‘安静’的若栗,她更喜欢之前那个常常挂着一张笑脸的若栗,因为只有那样的笑容才应该属于他啊!

    若栗把所以心里想说的话全部吐出来后,反而觉得心里很轻松,只是绕在胸口的那股难受劲还没来得及散开,呆呆的感受着穆景的手从自己的脸庞拂过,他闪了闪眸子,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对不起,忆然我……我只是最近太想她了,所以才……”

    其实这真不能怪若栗突然情绪高涨,本来那截香就是俪妃最后送给他的,来到北国后频频使用也就罢了,今日穆景给黎苑提名时恰好不好的也用了‘黎’字同音与‘俪’。而且这院中栽满的梨树,更像是量身为他准备的一般。由此一来,一个人的情绪再怎么被压抑也总会承受不住的。

    “好啦!只要你没事就好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流眼泪,也不怕我讲出去被别人笑话!”穆景轻拍着若栗的肩膀若无其事的笑道。

    若栗被穆景这一无心的‘玩笑’瞬间爆红了俊脸,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头,咬着嘴唇说道:“我知道是忆然你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穆景转着眸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偏着头看着眼前这个害羞的大男孩,“你看我的衣服都湿透了,这可是你落的最佳罪证哦!”

    “忆然……我、我……饶了我吧……”若栗听到穆景的话,吓得一连舌头都打了结,他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浑身都开始不自在了,仿佛在一瞬间他今日的糗事就会传到所有相关人的耳里。

    穆景看着若栗此时的反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将双手重重的往若栗的肩上一搭正色地问道道:“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心还痛吗?”

    若栗一晃神,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玩笑中走出来。一手轻轻按上胸口,感受着身体里那股有力而又规律的心跳声,嘴角微微上扬,“我终于明白她想告诉我什么了!”

    “???”穆景眉头一扬,她知道不管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什么,剩的路他都会一步步笑着将它走完。

    至于南宫若栗话中的含义,或许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她知看的见的知看的懂的知吧!

    +++++++分+++++割++++++京城一不知名的酒楼,封洛封默两兄弟正各自捧着一个酒坛豪饮着烈酒,他们的心里谁都明白或许今日之醉便是他们兄弟二人永生的怀恋了,两人间没有半句多言,只是不停的碰杯,不停的仰头饮酒。

    只是酒入愁肠愁更愁,酒不醉人人自醉。两人把房间弄得乱糟糟的,整个地面都铺满了破碎的酒坛。终于,只剩最后一坛女儿红了,封洛停了来。

    “哥怎么不喝了?是不是不行了?不行就认输吧!别死撑了!”封默一看到封洛停止饮酒便以讽言相对。

    “就这点程度怎么可能喝倒我?倒是小弟你,要小心别到时又睡在大街上了,现在可是大寒冬,你要睡着了明天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封洛双眼泛红的回道。

    封默一听自己兄长这样揭自己的短,心里开始不乐意了,“有你这样诅咒亲弟弟的大哥吗?你是不是恨不得从此以后都见不到我啊?”

    封洛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端起了一碗酒一口饮了去,“我恨不得从今以后的每天都让你陪在我的身边,我恨不得我们两个人从不会有分开的一天!可是我知道你绝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所以这种事我再不会在你面前提起了!默,好之为之!喝!”

    浓浓的伤感,淡淡的苦涩,随着一杯杯烈酒全都关进了心底!

    “哥,过了今天你就离开吧!不要因为我再回来!”封默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已经被蒙上了一层薄雾,“过了今天,去追求你想要过的生活!不要再插足那些事!”

    封洛摇着头,就算今日就是他们分开的时间,但是他从未想过要放弃他!他说过的,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轻易说放弃!因为他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弟可真是为大哥我着想啊?都知道为兄想过哪种生活……哎!也罢,我说过我会等你的,因为,我相信,只要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就一定会再聚的!”

    “哥……”封默的心微微一颤,都这种时候了,他的心里还记挂着自己,永远都在为他着想。而他却……“哥,你走!离开宋严,离开组织,离得越远越好!不管那件事会不会成功,他们都不会放过你!你知道东皇的手段是宋严的千百倍,我不想看到你受到那种非人的折磨,所以别让我找到你,你做的到吗?”封默哽咽着说道。

    然而封默却不知道的是在封洛的心里根本就从未想过要离开他。

    其实在封默的心里并不是完全只有仇恨,就如方才对封洛的千万叮嘱,都是让封洛感受的到来自他的温暖和感动,封洛心里很开心,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淡淡的点头对封默的话便是赞同,同时又露出了浓浓的伤感。

    “好好保护自己!记得大哥这里是你永远的依靠,会永远等着你回来……”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