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心思悠悠.若栗化

    离大婚之日还剩最后一天.皇宫和王府也开始的真正忙碌的工作.这也是从两国确定和亲十几日來.穆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他们之间仅有的一点婚庆气息.

    因为婚礼的全程都是在皇宫进行.所以这座北王府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穆景出嫁之地.本來这样嫁与娶都是一地是不可以的.但因为有周太后的特别指令.所有的人也就无话可说了.这也让他们间接的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最后一致反对的穆景和南宫若栗二人也便欣然接受了周太后的所有安排.

    看着王府所有的婢女、人在各个庭院、寝殿不停的來回穿梭.时而又在她的身前走走停停.直到整座王府都蒙上了一层喜庆的大红色.穆景的心情却一点也好不起來.反而.看着这些鲜艳的颜色她的心情变得异常的沉重.特别是想起昨日北野晟对展露的异常神情.为什么他会望着她出神又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难道她也发现了什么吗.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跟着计划在一步步稳稳的进行.对于那日西陵剑提出的要求.北野皓然也毫不犹豫便答应了.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北野晟的事情又捅了出來.穆景倚靠在湖边的木栏上望着冰湖中的倒影.心思百转千回.最终也只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

    这时.一个身影正猫手猫脚的向她悄悄靠近.“嗬.”南宫若栗朝着穆景大叫了一声.

    “啊.”穆景这次是真的被狠狠的吓到了.猛地转过了头.竟发现是南宫若栗的恶作剧.立马一抹微怒浮现在了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惊魂未定的颤栗怒道:“走路也沒有一点声音.大白天的是想要吓死人吗.”

    “冤枉啊.我怎么沒有出声.是你自己想事情太入神了.不怪我.新娘子不好好的在房间里试你的喜袍跑这里一个人发什么呆.”南宫若栗摊着双手装作一副与他无关的表情若无其事的说道.

    “明明就是你故意吓我.还不承认.若栗你变得还真够快.”穆景微嘟着嘴瞪着他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机智的若栗怎么会不知道穆景是在提醒他前日的事.不过.现在的他把所有的事都想通了.又怎会轻易上她的当呢.若栗平淡的轻笑着说道:“你说过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路.所以我不会在将自己封存在已逝的昨天.爱自己便是爱所有关心自己的人.这是她让我铭记的.我会做到.”

    “对啊对啊.她说什么你都会一字不漏的记得清清楚楚 .说的我骨头都酸死了.”穆景咂咂嘴抖了抖身子装作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斜瞪的若栗.

    “忆然……”若栗有些生气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穆景总是喜欢和他抬杠.其实很多事情他心里也明白.可是她总是怪里怪气的和他讲话.他有时便分不清那句话是她的真话了.

    “呵呵……”穆景见若栗的脸色微微起了变化.便笑了出來.“你啊.都听不出我是在故意开你玩笑的吗.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怎么在这里.今日沒有去宫里吗.”穆景疑惑的问道.

    因为南宫若栗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既是南国贺喜的使臣更是和亲的使者.最关键还是穆景的兄长.这次婚礼也少不了他出场的机会.所以这几天她经常都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是今日…….

    提到这件事若栗只感觉自己的额头又多出了几条竖杠.“宫里被那个讨厌的人搞的一片乌烟瘴气.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呆.听司仪大人讲完明日的整个流程.我便匆匆离宫回來了.”说着.若栗也单手撑上了木栏轻抚着额头惆怅的说道.

    “哦.被若栗讨厌的人可真有点特别哦.是谁.说來听听.”穆景感兴趣的问道.

    因为脾气特别好的南宫若栗在一般情况对待任何人都是一副笑嘻嘻的.从不会对一个人感到特别的讨厌.但情况也有另外.比如现在.想必被他都讨厌的人.那一定是一个罪恶滔天的大恶人了.

    “还有谁.还不是那个东凕皇吗.整个人泛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邪气.看着就令人不爽.他今日还得寸进尺的要北皇在皇宫给他准备单独的宫殿.他说要短住几日.方便更加的了解北国.你说他一个异国皇帝.他有什么资格对北皇做出这样的要求.再说此次前來的国家又不止他一个东凕国.气死我了.我连一口茶都沒喝完就离开了.”若栗光是想想便觉得自己青筋暴起.想要立刻狠狠的揍他一顿.

    “那皇上他怎么说的.就这样答应了.”穆景轻挑着秀眉反问道.

    “嗯.”若栗伤神的点点头.

    穆景一愣.这不像是北野晟的作风啊.这不是明摆着引狼入室他不明白吗.

    “算了.不说这些愁事.倒是你.我刚才问你的事情你怎么沒回答我.是有心事吗.为什么在你脸上我看不见一丝即将成为北王妃的喜悦呢.这不是你的心愿吗.”若栗疑惑的问道.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在刻意的避免明日婚礼的事情.这让若栗不由的为她开始担心了.明明这些都是她一心想要得到的.可正要得到的时候她却退缩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不错.他正是在她的脸上看到了退缩的神情.

    穆景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复杂.其实她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是东凕皇.还是宋严.亦或是北野晟.还是北野皓然……她这一刻也迷茫了.

    “若栗.明日免不了一场血战.我又怎么开心的起來.再则.你是知道的.我是第二次出嫁.所以心情难免会有些复杂.我不知道过了明天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所以我害怕明日的到來.可只要一想到明日就可以完结所有的事.我又兴奋的恨不得时间立刻转溯到明日.我很矛盾也很惶恐.我不明白现在我到底该干什么.”

    “你的这些心思北野皓然都清楚吗.”若栗剑眉微拧轻声问道.

    “他.”穆景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他最近不知在忙些什么.从早到晚也看不到他的人影.给他说这些.他一定会说.一切有他不要担心也不胡思乱想.明知道是这种答案.那说与不说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会这样.”若栗讶然.原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深到不说出口也知道对方的心思了.可沒想到竟然……也对的确不用说就明白对方想要说的话.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忆然.别难过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不管怎样我们都要用一颗平常心去接待它的到來啊.我不知道北王爷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相信他.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也不要这样吓自己了.”若栗安慰道.

    “若栗.我知道他一定会保护我.可是现在是我最需要他关心的时候.他却一刻也不曾在我身边.我……我也不知道对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也罢.再等等吧.”穆景是个知事理的女子.很多事情、是很埋怨她之会静静的掩藏在心底让时间渐渐淡化它带给自己的伤.所以她不会任性的去找北野皓然.要求他一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她喜欢的事.这就是最真实的她.

    若栗看到故作坚强她.心里渐渐泛起了一丝苦水.这个女子和她有着惊人般的相似.却都有着各自不同的性格.但.正是因此.所以两人的结果也一定会有着天壤之别的.

    冷风轻轻刮着穆景的肌肤.若栗看着她微颤的身子眼里写满了对穆景的关心和疼爱.轻轻拉过穆景的身子将她轻拥在自己的怀里柔声道:“不管最后你的决定是什么.我们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你的身边.支持你、保护你.”

    穆景听到若栗突然说的这些话.身子不由的一僵.可还不等她开口.只听若栗的声音再一次的在她耳边响了起來.“不管你之前有过哪些身份.当你现在只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是我南国做宝贵的公主是我们最疼爱的公主小妹.其余的什么都不需要你再记得.也许你并不知道.从那日第一次在皇兄的身边看到你.我对你便有种异样的熟悉感.也许就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将你当作了我的妹妹.但沒想到的是你的真实年龄居然比我大几个月.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些.反正我已经认定你是我的妹妹了.就算你见过的世面比我多.经历的事情比我波折太多.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记住你不是别人而是我们最疼爱的公主小妹.南宫忆然.”

    “若栗……谢谢你们.”穆景感动的呜咽道.

    其实她在南国生活的时间仅仅只有三四个月.可沒想到却收获到了那么多令她感动的宝贵礼物.上天还是眷顾她的.在它无情的夺走了她的母亲和家人后又送给她了这么多疼她宠她的兄长和亲人.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爱.有所有人赋予她的力量.她不能恐惧.决不能.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