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大婚前夕

    黑夜,注定是寒冷而又不平静的。

    这晚,北野皓然终于推脱了宫里的宴会匆匆忙忙的赶回了王府。

    刚入府门,眼前便被一片鲜艳的大红色所吸引了视线,心中猛地一颤,这才想起了自己即将成为新郎的事实。还有一心惦记着的人现在也还在等待着自己吧!

    怀着喜悦的心情也忘记了自己今日在宫中做过什么,便一脸兴冲冲的向着穆景的房间大步走去。

    轻轻推开房门,挥退房间里的所有婢女,走到穆景的身边开心的环住了她的身子柔声说道:“景儿,你觉得喜袍合适吗?这是母后亲手缝制再令人送过来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看到皓然一脸的笑容,穆景也不忍开口提那些令人忧愁的事让他不开心,只是任由他将自己搂在怀里,静静的感受着从他胸口传来的阵阵暖意。“嗯,挺合适的。不过只要想到这是太后她老人家一针一线缝制的,便觉得劳累到她了感觉有些对不起太后。”穆景轻言道。

    “傻瓜,母后她为自己喜欢的儿媳做漂亮的嫁衣,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她又怎会觉得劳累呢?只要你喜欢,她也就开心了。还有过了明天,你就是我真正的妻子了,我的母后你可千万不能再称呼她为‘太后’了。不然以母后的性情,肯定不会轻饶你的。”北野皓然将头埋到穆景的颈窝里温情而又宠溺的说道。

    “哦,知道了。”穆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瞳孔猛地一缩,立即挣开了皓然的手,转头便看到了一脸微红的北野皓然。秀眉微微一拧,“在宫里吃过晚餐了吗?”

    北野皓然把穆景放开,自觉的抬起了袖子闻了闻,果然,立马一股刺鼻的酒气直直的冲入了他的鼻腔,“这……这个……”皓然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都是来自各国的王子、陛,实在没办法推辞就少喝了一些。”

    “少?脸都红了喝的能少吗?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还……”穆景声音一顿又把那些欲要爆发的脾气吞回到了肚里,只是死死的瞪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算了,不理你了!我还是去找若栗吃晚饭,自己好好反省!”

    说完穆景便挥手轻拍了自己身上留的酒气,离皓然远远的,一副很嫌弃的表情瞪着他转头便想离开。

    “景儿,我也没吃饭啊!陪我吧!”皓然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穆景的手腕垂着眼眸可怜巴巴的说道。

    “酒都喝够了还用的着吃饭吗?放手,我没空和你一起胡闹!”穆景用力甩开皓然的手微怒道。

    其实穆景并不是气他喝了酒,而是整整一天连面都没露却没告诉她一句,原以为是为了明日的事还在秘密计划着什么,可是他却无所事事的悠然自得的喝了一整天的乐酒?原来从头到尾就是她一个人在为明日的事忧心犯愁,这不是对她心里最大的讽刺吗?

    皓然好看的剑眉瞬时拧成了一个结,本来他的头就有点晕晕的感觉,再经穆景这一闹腾之后,他的额头便隐隐泛着疼痛。“景儿,你到底怎么了?我不是都说了我是没办法推辞吗?真不知道你在为什么生气!无理取闹!”皓然也不知是因为累了还是真的觉得这样的穆景让他产生了疲倦,他只觉自己心里异常的烦躁,便想也没想的随口甩出了这句话,不过才一出口他就觉得后悔了。

    “我无理取闹?”穆景一字一句的重复着这句话,有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皓然的嘴里说出来,可是这是她亲耳听到的,连自己都欺骗不了啊!“对!你说的对,我就是无理取闹,到底是谁一声不吭就连续几天不露面?又是谁在大婚前日还在外边整日以酒度日?是谁明知道我害怕明天的到来也从不会说一句安慰我的话?北野皓然,你到底闹够了没有?”穆景痛心的大声吵道。

    似乎这一刻,她想要把这几日积累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但由于情绪过分的激动而忘记了起初的想法,明明说好不会介意这些微不足道的琐碎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在他的面前就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穆景微抚着起伏的胸口,想要尽量平复自己的怒气,可是……

    “我闹什么了?明明是你一直胡思乱想不肯相信我,我有什么办法?真是受够现在的你了!”皓然只感觉自己头脑昏昏沉沉的,他亦是一脸惊愕的盯着穆景,似乎方才那些令人伤心的话都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般,他轻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这些话都不是我想说的!’然而,当他再次想要出口告知穆景他的异样时,他开口说出的却是更加伤人的话。

    ‘不!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讲话?快点离开我的身体!’‘你就是我,我便是你!这不是你最想看到的结果吗?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爽?’‘混蛋,我是不会被你控制的!’北野皓然的额头开始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紧咬着嘴唇心疼的看着穆景痛苦的说道:“景儿,对不起那些话都不是……”

    “那些话都不是玩笑!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要娶你吗?!”此刻另一个‘北野皓然’邪笑着接道。

    “你……北野皓然你!混蛋!”穆景被‘后悔’这两个字眼狠狠撕碎了心,瞬间便红着一双眼睛,愤怒的将一旁的喜袍狠狠的扔在了地上,猛地踩了几脚便愤恨的夺门而出。

    ‘景儿……对不起……又让你伤心了。’看着穆景愤然离去的背影,北野皓然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痛心的念道。

    他知道在王府穆景一定会没事,而且以他对她的了解,现在伤心欲绝的她一定会去找南宫若栗,所以对穆景的安全她还比较放心。而现在他最担心的是刚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出口的话都是一些和自己相反的话?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好端端的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像是住了两个灵魂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北野皓然试图平静着自己的情绪仔细的回想着方才的事情,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一般,他试着和那会儿一样和另一个‘自己’沟通,可那个奇怪的感觉却怎么也没再出现了。难道自己的异样只是针对景儿?皓然想着便想出去找到穆景,却没想到,他才刚一抬步,便一意识全无的向后倒了过去。

    而这一边情绪几乎临近崩溃的穆景并没有像皓然与预料中的那样去找南宫若栗,而是一个人捂着嘴在王府里跑着,似乎并不知道何处才是她的终点,只是一味的乱跑,以此平复心中的怒气。

    方才的画面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了循环播放着,想甩也甩不出。突然,穆景脚一顿,感觉到事情发生的有些奇怪,而且这完全不像是她所喜欢的人所能说出口的话,难道?穆景刚想回过头去找北野皓然,却不料一个黑影迅速的从她背后出手将她打晕了过去,随即那个黑影谨慎的望了望四周,一把扛起穆景的身体就消失了在这片黑夜里。

    呼呼地冷风吹刮着院中的残枝叶梗,当所有的人都期待着明天到来的时候,却不知明天更像是末日一般早就向他们预先伸出了血恶的魔爪。

    皇宫,一夜无眠的北野晟还在和华贵妃着围棋。

    华贵妃并不知道这么晚了为什么皇上的精神还这么好,但只要能陪在他什么她又什么可抱怨的呢?

    一颗棋子落定,北野晟取先机占了上风。“烟儿又分心了,有何心思不妨说出来让朕帮着解答解答。”北野晟一手玩弄着一颗黑棋,一手撑着自己颚看着对面的人说道。

    柳如烟见自己的白棋全部被黑棋封杀在离圈内,才回过了神对着北野晟微微一俯首道:“陛,臣妾又输了。”

    “说吧,有什么心事困扰着你?连陪朕棋也能分心,你可真厉害!”北野晟一副笑脸的说道,此刻的他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严肃和戾气,有的只是平常人所拥有的笑容,但他自己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惊人之变。

    “心事?臣妾整日衣食无忧,陛也常来吟华宫陪臣妾,臣妾还能有什么心事呢?是陛多虑了,是臣妾棋艺不及陛百分之一才会连连惨败……”

    “好了,既然烟儿不想说,朕不问便是,是朕有话想和你可以吧?”北野晟放棋子走到柳如烟的身前,把她拥进了自己的怀里才开口说道:“你也知道明日便是皇弟的婚礼,可是朕却……”说道这里,北野晟的声音停住了。

    “陛,该来的始终都会来,臣妾相信陛和北王爷联手一定会击退所有的敌人!”柳如烟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

    “朕并不是在害怕他们而是担心……”北野晟微蹙着眉头却怎么也无法把那句话说出口,“也罢,明日人多眼杂,朕也不能时刻守在你身边,记得好好保护自己!”

    “陛你……”

    柳如烟一副受宠若惊的望着北野晟的侧脸,心里顿时被塞得满满的,他在关心自己!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