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初见‘恶魔’老大

    不知过了多久,被击昏的穆景渐渐清醒了过来,环视四周却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处,瞬间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恐惧感紧紧扼住了她的脖子,压抑的气息令她无法正常呼吸。

    这是哪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系列的问题如泉水一般的涌现在了她的脑海。

    忽然想起在王府发觉的事情,是她先跑出房间然后被打晕来到了这里,原来这都是敌人的邪恶计划,看来真的是自己误会皓然了,而且现在的皓然恐怕也不会比自己好受。天啦!她真是她过愚蠢了,为什么之前他没有看出皓然的异样?还和他计较那些……皓然你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啊!穆景在心里默默的为皓然祈祷着,殊不知危险正一步步靠近自己。

    又过了一阵子这件黑子似乎有了一点变化,不仅被打开了一道门还有人提着灯走到了穆景的面前,但由于来人仍是一身黑衣的关系,穆景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来的人是一个目光凌厉的中年人。

    “就是你把我绑来这里的!卑鄙!”穆景开口道,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惧怕,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他。

    “不愧是北野皓然的女人,果然与众不同!事到临头也丝毫不惧,好!”来人假意的拍着手邪笑着说道。

    “既然来都来了还怕以真面目见人吗?东凕皇!”穆景将身子倚靠在墙上懒懒的开口道,这人也太自大了吧?竟然带着和皓然一样的酒味就敢往她这里跑,真不知道是他太高看自己还是太看不起别人!

    来人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依言取了自己脸上的面纱,果然来人正是被穆景一言击中的东凕皇。只见东凕皇朝着穆景露出了一个非常邪恶的表情,斜眼笑道:“如此机智聪慧的美人儿留在北野皓然那小子身边真是一种浪费,不如跟朕回宫,朕今后的一切都是你的!怎么样?考虑一吧?”

    穆景听着这话只感觉心中一阵恶寒,随即讽言道:“只怕要让东凕皇你的心愿落空了,我对你这种送给我当爹都嫌弃的人丝毫不敢兴趣!还是请东凕皇早点打消那个邪恶的心思!就算到头来我的场只是一个‘死’字,我也绝不会妥协你的。”

    “好一个倔强的死丫头!难道你不知道在敌人的手里要学乖一点才能免受皮肉之苦的道理吗?既然你都这般拒绝朕的好意,那么就休怪朕对你不客气了!”东凕皇对穆景的讽刺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味的勾着嘴角进行着他的计划。

    “东凕皇原来你才是那个真小人、假君子!白天在皓然面前装成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背地里却干着这些偷鸡摸狗的事,也不怕传出去会被天人耻笑吗?一国之君竟是如此小人,看来东国真是要被你毁在手里了!”穆景依然一脸平静的说着,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惧意。

    ‘啪!’东凕皇抬手给了穆景一个大嘴巴,其实并不是因为气愤而是单纯的想让穆景闭上嘴,不过似乎他手有点重,直接一巴掌就让穆景的嘴角流出了血。

    “终于忍不住想要杀人灭口了吗?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大魔头!”穆景用舌尖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冷哼着盯着东凕皇。

    东凕皇则是一脸好笑的看着穆景,似乎并不在意穆景说的每一句话,他心里明白着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厉害,他又怎会轻易走进她的圈套,好让明日又少了一出笑剧呢?

    “你笑什么笑?有本事就立刻杀了我,如果过了今晚我还平安的活在这个世上,你是绝不会有好场的!我警告你,离我远一点!”穆景极力用自己的言语来转移东凕皇的注意力,而那双被绑在身后的手却一刻也没有停来。

    “我笑你连状况都没分清楚还期待着有人会来救你?无知!”东凕皇抬手轻挑起穆景的颚倍感叹息的说道。

    穆景身后的手没由的一颤,手里的小刀片斜着划伤了手背,不过穆景却一点也不在意那点小伤,比起这个她现在的心思全部都集在了另一件的上面。

    “你对他做了什么?”穆景冷冷的问道。

    “谁?”东凕皇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让穆景眼里的怒火越来越明显,直到东凕皇将手抽回露出一脸得意的邪笑道:“只是在北王爷的身体里放了一点敏感的小虫子,至于是什么就不方便透露给你了,反正你也没必要知道!”

    “恶魔,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对我那样?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穆景情绪逐渐变得激动了起来。

    “不是已经说了吗?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对你那样?那一定是我那小虫子起了作用,看来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的确是很重要嘛?”东凕皇像是在欣赏一件奇物一般的打量着蜷缩在地上的人,居高临的看着眼前的猎物嘴角扬着一个十分张狂的笑容,“也罢!反正你也命不久矣,不妨就告诉你。北野皓然那小子正是中了我特别研制的‘噬情蛊’,而这种蛊一般本可长期隐藏在人力内并无危害。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小心让他的情绪起了剧烈的变化才会唤醒蛊,而这之后这蛊会渐渐吞噬对心爱之人的所有记忆,与此同时他对待心爱之人的时候还会情绪变得异常暴躁,说出口的话也会与平时的话截然相反!直到最后被‘噬情蛊’吞噬掉他所有的七情六欲,彻底成为一个冷血无情的木头人!还有什么想听的?尽管开口,朕一定满足你,好让你走的安心。”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事情才会……穆景的心里写满了对北野皓然的内疚,她的心好痛!一个人若是没有了七情六欲,一个人倘若失去了爱人与被爱的资本,还怎么算的上是一个完整的人?她绝不要北野皓然成为那种冷血无情的冰块,她要原来的他回到她的身边!穆景心痛的眼泪渐渐溢出了眼眶,可又被她倔强的咽回到了肚子 ,“解药在哪里?”穆景死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问道。

    这一次东凕皇也没再绕圈,而是直接伸手指了指穆景自己,冷笑道:“除非你当着他的面死去,不然这个蛊是绝不会离开他身体的。”

    “就这样?此话当真?”听到东凕皇的话,穆景的眼里竟出现了一丝希望。

    如果她的命便是他的解药,她定会毫不犹豫结束掉自己,只要他能安然无事。

    东凕皇无所谓的耸耸肩,“信不信由你,反正朕已经把不该说的全部都告诉你了。”

    穆景听着,却不再开口说话了。冰冷而又阴森的房间瞬间挤满了令人恐惧的气息,这时东凕皇又出声了,“还有一条生路留给你,那便是……”

    “我选前者!”还不等东凕皇把话讲完,穆景便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答案,他能说出什么像样的条件供你选择?不用想也知道都是一些三滥的招数!

    穆景的心里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她就不会轻易再做出改变。既然在想回北国这件事,她就从未想过还有存活的可能。所以这一次她完全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和东凕皇做交易,她想知道北野皓然的情况,而东凕皇也想从她的身上间接的提取到有关北野皓然的情报,以便完善他攻打北国的计划。

    但是,这个夜晚不管狠恶如地狱死神般的东凕皇对穆景动用了那些不为之人的招数,穆景连一个字都没有漏出来。

    穆景被鞭打的体无完肤却哼都没哼一声,嘴角仍旧挂着一抹苍白的笑容轻蔑的看着极不耐烦的东凕皇,眼神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似乎在告诉他‘就算打死她也休想从她的嘴里得到一个有关他的字眼!’最终被穆景的倔强‘打败’的东凕皇只好阴着一张寒冰脸消失在了房间,不是他不够狠毒而是穆景的忍耐和坚韧不屈彻底击碎了东凕皇对她的一次次侵犯。好几次的咬舌自尽,他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确是认真的。虽然他最终也会杀了她,但就目前而前,他必须要留着她,她还有可利用价值!

    直到房间里完全没有了东凕皇的残余的气息,穆景才全身松懈了来,瘫软在了地上,顾不得身子火辣辣的疼痛,她动作‘麻利’的解开手脚的绳子,拖着身子跑到了门前,本想试图偷偷离开。却不料……

    房外守卫森严,就连门窗都被木板封死了,恐怕连一只苍蝇都进不来也出不去了,在这种情况,穆景根本就不可能逃的出去。于是她也彻底放弃了,身体的疼痛,心灵的恐慌让她睡意全无。

    她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终于再也无法控制的流了伤痛的眼泪。

    她不敢回想东凕皇是怎样对她的一幕幕,却成为了她脑中挥之不去的缩影;她不敢想象北野皓然看到自己倒在他面前的那种恐慌,而那个片段却如洪水猛兽般无情的拍打着她的心窝;她不敢渴望皓予长大后知道她的存在后会原谅她所有的过错,可是心里却对皓予填满了期望……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