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故事重提.新人仇

    过了半晌.一名东国的兵浑身是伤的冲到了东凕皇的面前.浑身颤栗道:“皇上不好了……一批身穿红衣的杀手和……一群白衣战士……冲过來……”他的话还沒说话便已突然断了气.东凕皇目光微凝似乎怎么也想不出來者到底是何人.

    而被围在中央的北野皓然也微微蹙了眉头.看了看同样不知所云的西陵剑又转头望着殿门的方向.暗中捏紧了手里的剑.想必又是一场血战了.

    “朕倒想看看这普天之还有谁敢与朕为敌.”东凕皇冷哼着大步走向了龙椅大手一挥颇有气势的坐.而双目却死死的盯着殿门.

    “死敌.”人未到声先到的两个字不禁让大殿里的人都轻颤了身子.

    东凕皇剑眉紧蹙.周太后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冷哼了几声便垂了头.

    “既然來了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岂非小人之行.”

    “伪君子才是真小人.本庄主怎可与东凕皇比拟.”说罢.只见众人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白衣人正和东凕皇的黑衣杀手刚好成了一对鲜明的对比.

    白衣人的出手极快.根本沒有给黑衣人留半刻缓冲的机会.

    东凕皇眼看着经自己一手培养出來的杀手一个个毫无预兆的倒在了他的眼前.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这些人本是他最后的一道王牌.沒想到就这样轻易被突然出现的人给瓦解了.

    “你到底是谁.”东凕皇心绪不宁的大喊道.

    看着來人一身暗红血衣的打扮.其实早在东凕皇的心里已经有另一个人模糊的身影.可是再看眼前的一片白色.他心里的那个想法便不成立了.因为据他所知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组织有着最明显的标志便是.所有成员都必须是统一的鲜红色.所以眼前这个人不可能是他……

    “二当家.属沒有找到穆小姐.”突然一个略显着急的男声在大殿响起.

    “怎么会…….”只见另一名身穿白衣的男子还沒把话说出口.那名暗红血衣的男子便一把抓过了低头汇报的人.微怒道:“怎么会沒有找到.她人你们都是见过的.继续找.”

    “大哥.别担心穆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沒事的.”白衣男子说道.

    ‘冷庄主和二当家.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方才听他们说是在找什么人.难道.’站在夏冢允况身后的颦儿趁着沒人注意她偷偷探出了一颗小脑袋.本想看看來者到底是谁.却沒想到……这次她们真正的救星到了.颦儿小心翼翼的撕掉脸上的易容后才大声的惊呼道:“冷庄主你们是來救小姐的吗.”

    听到颦儿的声音.瞬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惊叹來人的真实身份竟是‘天第一庄’的庄主.更令他们惊愕的是这名看起來非常普通的小丫头竟然会和鼎鼎大名的冷庄主有着这等关系.还有北野晟等人……

    “颦儿.你是颦儿.小景在哪里.”听到声音一眼就认出颦儿的冷霄一刻也沒停顿寻找穆景的身影.只见他迅速的移到了颦儿的身边神情紧张的问道.

    颦儿知道穆景在凌霄心里的重要地位.于是便把方才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冷霄.得知穆景因为受了很严重的伤正在休息.他才安心.随即又冷冷的瞪了眼失神中的北野皓然.冷霄便对上了东凕皇的双眸道:“东凕御龙好久不见.”

    “是你.冷霄.沒想到你就是传说中天第一庄的庄主.不过滕云阁不是早就在江湖销声匿迹了吗.你怎么可能会知道……知道朕的行动.”虽然在听到天第一庄时.东凕皇的确有过半秒钟的停顿.但他的脑中突然又闪过了一些零碎的片段让他又顿时嚣张了起來.“这是国家大事于江湖人士谈不上半点关系.你这样做就不怕传出去被江湖中人说你插手朝廷中事吗.”

    古往今來本就是朝廷、江湖两不干涉.朝廷有朝廷的原则.江湖中有江湖中的规矩.

    “呵.东凕御龙你插手于江湖中的事还少吗.一个武林主之位你可以计划二十余年.一句谎言可以引起江湖中的一片血腥.这一切的天平都是被你一手打破的.今日你必须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冷霄愤怒的说道.随即一顿.“咸坤.外面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血残做事你放心.都处理好了.”咸坤点头道.

    “冷庄主.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请你告诉在.”封洛听出冷霄的言外之意.立马就从人群里冲到了冷霄的面前.

    “大哥.”封默见自己的大哥竟然会突然出现在眼前.这一刻他愣住了.因为之前他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杀戮里并沒有多看他人一眼.现在他才看清了那个人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大哥啊.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这种地方.

    “主.”冷霄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恭敬的朝着封洛抱了抱拳.

    “封洛你这个叛徒竟还敢出现在朕的面前.就不怕朕现在就要了你的命吗..”东凕皇本就是一肚子的怨气.现在见封洛现身他心里的怒火便更大了.也不管自己手中现存的余力到底要几分便立刻令要取封洛的性命.

    不过.这一切也只是东凕皇不自量力的表现罢了.除封默之外所有的黑衣人都被冷霄的人给制服了.而且在后來冲进來的红衣人也将大殿里的所有人都服了解药.北野晟又重新恢复了自由和周太后等人站在了一排把战场留给了冷霄和东凕皇等人.

    “我已经令人调查清楚了.当年让木村夫妇突然人间蒸发的主要元凶就是他.东凕御龙.”冷霄手指不偏不移的真好对准了东凕皇的鼻尖.

    “朕.听不懂你又在讲什么笑话.”东凕皇摆出一副混不知情的表情嘲讽的一声冷笑.

    “冷庄主这……这是真的吗.”封洛忖思道.

    冷霄看着眼前这一对俊俏的青年.眼色微微一凛.轻点着头淡淡的开口道:“一年前龙山之行.我听见了你们兄弟的对话.才对你们的过去产生了怀疑.所以这一年多我一直在暗中调查着你们的身份.果然.被我猜对了.你们果然是当年木村夫妇遗留來的一对双胞胎.当年木村夫妇突然失踪跟着所住的那条村子也被大火一把燃了个精光.可后來赶到的武林豪杰却沒有发现你们的落.都以为你们也不幸被大火给……不过后來我才知道这整件事的背后竟然都和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他从太子之时便三不五时从世界各地抓來了很多武林人士的后代.再加以训练.心想成为他日后统一大业的重要棋子.这就是这个人邪恶的面孔.封默你看清楚了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亲手报父母的血海深仇吗.现在那个人就站在你面前.”

    其实这段话对在场所有的黑衣人无疑是最沉痛的打击.他们何曾想到自己曾经一心一意付出生命的人竟是这种大魔头.他的所有命令他们从不会违背.原因只有一个‘报恩’却不曾想过.他才是万恶的源头.害他们成为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的罪魁祸首却是他.

    “主……君……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一切都是假的.你根本从未救助过我们对吗.是你把我们害成这样的…….”这一次沒想到第一个开口的竟是一向最冷静沉默的寒.寒面无表情心中也沒有半点的波动.因为二十多年的杀手生涯早已训练出了他一身伪装的手段.只是微闪的目光却出卖他现在的心情.

    东凕皇沒有接话.只是一脸冷色的盯着冷霄.那样子分明在向众人宣示‘是.那又怎样.’

    “东凕御龙.放弃吧.东军现已是溃不成军.而你的影子杀手也不会再效忠于你了.你还有什么筹码呢.”一侧的周太后好心劝道.

    “闭嘴.”东凕皇恼羞成怒的大吼道.不可能的.他绝不可能就这样失败了.他有所有国家最强大的百万大军.他拥有所向披靡的江湖高手.他还有那些从死神手里逃出來的一个一个铁铸一般的影子杀手……怎么可能会输.

    冷霄冷漠的看着东凕御龙.心里闪过很多伤痛.虽然现在的他很想用自己手里的剑亲手解决掉他.可是想想又按了心里的那股冲动.

    不过.一心想要报得深仇的封默却按捺不住了.因为他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他即已知道杀害自己父母的真凶是谁.他便失去了继续沉默的理由.只见所有人的眼前一片白光闪过.所有人都來不及反应便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剑回鞘之声.再看方才还虎虎生威的东凕皇.现在已经瞪大了两颗眼珠倒在了血泊中.

    “默……”封洛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弟弟.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