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大结局(五)

    “萱儿.我们过去吧.”穆景看着王府的大门说道.

    冷牧萱点点头拉着皓予便跟了上去.

    府门前.几名侍卫正在巡视.看见穆景几人便立刻提高了警惕将她们拦截在了门前呵道:“你们是谁.报上名來.”

    穆景蹙眉.要知道从前的北王府可是连个守卫都沒几个的.而今却…….哎.看來是那件事给所有人都留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了.

    “麻烦这位小哥向王爷传告一声.就说一名姓冷的公子找他.”穆景客客气气的说道.

    “冷.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自己送上门來.來啊..把这几个凶手给我绑了!”只见那名领头的侍卫只听到一个‘冷’字.面色就猛然一变.随即便不分青红皂白的令人欲将穆景两人给强行绑住.

    牧萱眼眸一闪.她意识的便想出手将眼前的人全部给打倒.不过她刚要出手时穆景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道:“不可.萱儿.恐怕这里面是有什么误会了.切忌不可胡來.”

    牧萱想了想觉得穆景说的有几分道理便收手放弃了攻击.微恼的瞪着那几名侍卫:“几位大叔我们初來乍到招惹各位什么地方了.何以才讲了一句话便要动手绑了在与兄长.”

    谁知那几名侍卫根本就听不进牧萱的话.直接拔出了佩刀向穆景她们逼进.边靠近还边在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老天有眼今日终于让尔等抓到姓冷的大恶人了.”

    “喂.你们有沒有搞错啊.我就姓冷了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今日你们不把话说清楚.休想动我们一根汗毛.”牧萱越想越不明白.同时也越想越气愤

    .

    “废话真多..弟兄们你们都愣了吗.他们都可是害死王妃娘娘的歹人啊.快把他们都抓起來拉到王爷哪里去.”领头的侍卫义愤填膺的大吼道.

    “是.林侍卫.”

    众人应道.便想也沒想的就齐齐冲向了穆景两人.

    “穆姐姐.忍无可忍了.你带皓予去一边休息一会儿.别怪我.”牧萱说着便把手从自己的腰间放了來.只见一条银色的长鞭也顺势从她的腰间挥了出來.猛地将长鞭狠狠的抽打在地上怒声呵道:“谁敢靠近我们.”

    众人看着眼前的小‘公子’手里的武器有一瞬间的呆滞.紧接着便是一阵嘲笑声传进了牧萱的耳里.“一个爷们的武器居然是那种女人家才会用到的长鞭.哈哈哈……笑死尔等了.兄弟们看着小白脸也沒什么厉害的.一起上.”

    什么.可恶.自己手里可是爹爹亲自监督炼制而成的‘追命银鞭’.怎么落到不懂的人眼里竟成了那等俗物.牧萱越想越气不多.在不听穆景多言一句便动手挥舞着银鞭.

    顿时.只见王府门前几道白光闪过.惨叫声一阵阵此起彼伏.

    待到门前的所有的侍卫都战败于牧萱的长鞭之.牧萱得意的扬起的嘴角冷眼盯着身的一个个手败将冷冷的说道:“现在知道谁是小白脸了吗.本公子警告过你们.这都是你们咎由自取.还不赶快找人进府通告北王爷.”

    “不是不是.公子武功盖世、英勇神猛是小人有眼不识金泰山.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饶恕小人冒犯之罪.”被打害怕的领头立马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立马爬起身來对着牧萱一阵弯腰躬身阿谀奉承道.

    “啪.”又是一猛鞭打在领头身边的空地上.牧萱怒道:“最后一遍.我们是來找北王爷的.让还不是不让.”

    “公子……”只见那侍卫一脸难色吞吞吐吐的咬道.“两位公子……不是小人不愿进府向王爷通告.只是……只是今日王爷还未回府……王爷不在还请两位公子改日再來……可……可以……吗.”很明显.这人说道最后的时候连一点底气都沒有了.

    牧萱的眸光一闪.转身走到穆景的身边轻声问道:“王爷不在.穆姐姐.我们接來该怎么办.”

    穆景亦是犹豫的看了看王府.又低头看了眼表情不怎么好的皓予才缓缓说道:“也罢.那就随便在这附近找个客栈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过來见他.”

    “……好……”牧萱开心的笑了笑.不过一个好字都还沒讲完就被一个童声给生生打断了.

    “不要.”

    “予儿.”穆景轻蹙着眉头.脸色微变.

    她一直都知道北野皓然这个父亲在皓予心头的地位有多深.可是这种任意妄为的做法却是皓予第一次做的.所以这让穆景有点意外了.

    “难道皓予你就这么相见到你爹爹吗.之前你还讲你不喜欢你爹.因为这些年他从未找过你们.现在怎么……”牧萱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盯着皓予.本想趁此机会好好作弄一这个狂妄的臭小子.却不料又被皓予给狠狠的打击了一次.“娘亲.萱儿姐姐果然很傻.不管我们说什么她都相信呢.普天之哪有做子女的不喜欢自己的父母.虽然有时候的我也会偶尔埋怨一爹爹为什么沒有來找娘亲和我.可是娘亲不也告诉过我那些存在的必然原因了吗.所以呢.皓予对爹爹是沒有半点恨的.只有万分的期待而已.”皓予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道.

    穆景的神情又开始恍惚了.今天是她这几年里感动次数最多的一天.她从未想过她的皓予有一天竟会对她对旁人说出这等令人感动的话來.她觉得好开心、好满足.人人都说父子连心.沒想到从未记得自己爹爹的模样.现今却……

    “皓予.你长大了……懂的事情也多了.可是你也听见他不在府里啊.你又何必这般固执呢.听娘亲的话.我们明日再來好吗.”穆景柔声道.

    谁知固执的皓予却并不领情.仍旧坚持的说道:“娘亲我不要离开.我今天就想见到他.”

    “皓予.”穆景无奈的叹道.难道性格也是可以遗传的吗.他爹从前就是这种说一不二的性格.现在皓予又有这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哎.

    穆景沒有办法也不可能只留皓予一个人在王府门前等.只好也随着皓予一起站到了北王府一旁的围墙前继续等待着北野皓然的归來.

    皓予见穆景同意了自己的做法立刻天真的笑了起來.穆景失神的望着皓予天真的童颜心里百转千回.感叹道这才是一个六岁孩童应该有的笑容啊.

    冷牧萱无聊的踢打着脚的小石头.嘴里在不停的怨道着.‘这种等待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与此同时的北野皓然还在皇宫里和北野晟及几位重臣探讨着国家大事.浑然不知接來有什么好事在等待着他.

    离开皇宫.北野皓然并沒有直接回府.而是顺道去了一道夏冢允况的住处.因为今日是他女儿-夏冢梦萍的满月酒.他不得不去.

    而夏冢允况的夫人也不是她人而是后來一直留在他身边的颦儿.当然两人起初的感情之路走的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毕竟夏冢家世代为医到夏冢允况这一代时家世的名望更大.然而家大财大又长相俊俏的夏冢允况却始终如一的对待着颦儿.而且还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和她在一起.而只是一介婢女的颦儿身份低微.家人反对连她都沒信心在继续留在他的身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走不了了.最后两人的婚事还是被周太后给揽了來.因为后來他们才知道原來颦儿最真实的身份竟是太后派到相国府做卧底的女婢.周太后很重视颦儿所以才会插手她的婚事.

    看着宾客满堂的夏冢大院.北野皓然不禁又感到一阵伤痛.

    酒宴结束.北野皓然亦是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回府的路上.心里很苦很孤寂.可是他还能做什么.能做的他都做到了.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被他解决了.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回到他的身边.

    望着头顶的满月.明亮却又微弱的光芒竟在他的心口上划开了一道道难以愈合的伤痕.

    不过这些惆怅却也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这样遗漏出來.当他快要走到王府时.他便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情绪全都收进了心底.露出平静的脸色回以府里人们.

    今日也同往日一样.他刚走进众侍卫的视线里.门前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中.这让北野皓然倒是吃了一惊.意识的把目光扫向了门前左右的侍卫.不过不看不要紧.一看他便惊呆了.这些人的脸上都多多少少的挂了彩.而且最关键的事那位领头的侍卫伤的更明显.手都是垂掉着.

    “这……怎么回事.有谁能告诉本王.本王不在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北野皓然的眼角在不停的抽动.气氛是不言而喻的.只是更多的事疑惑.因为他在好奇在这北国的土地上.还有谁敢动他北王府的人.

    “王……王爷……这……”侍卫低着头不敢说.

    这时只听见一声令人震惊的孩提声从北野皓然的身后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爹爹.我们回來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冷宫丑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成洛汐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成洛汐并收藏全本小说冷宫丑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