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和慕凌轩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马车很快到了王府。

    依然如同去皇宫的时候那样,慕凌轩没有看成甜甜一眼,自己率先了马车。

    但是这一次,他了车却没有先走,而是回过身来,朝准备车的成甜甜伸过了手臂,那姿势闲闲散散,却分外潇洒。

    成甜甜愣了一,这可恶的男人是想干什么?准备扶她一把吗?她可不认为他会有这么好心。

    于是,成甜甜没有理会慕凌轩伸到自己面前那条潇洒的臂膀,一个人扶着车身准备走车。但是,她又忽视了她现在是穿着慕凌轩那宽大的袍,慕凌轩的身材比她不知道高大了多少。那件衣服穿在她娇小的身躯上,就如同套了一个长长的大布袋,拖在地上一大截。

    所以,成甜甜踩到马车踏板的同时,再一次很不小心地踩到了衣服,身体也再一次很不雅观地摔了去。

    慕凌轩在车牢牢接住了她,将她稳稳地放到地面,狠狠瞪她一眼:“笨女人,早就知道你穿这件衣服会摔跤,还不让本王扶,你跟谁犟劲呢?”

    成甜甜没有想到慕凌轩那样做真的是为了扶她车,一时既是意外又是惊讶,这男人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担心她会摔跤还想着要扶她一把了,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这花花王爷本身就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成甜甜此时根本懒得再和慕凌轩多说什么,便一脸漠然地道:“我笨,也不敢让王爷扶,摔就摔了吧。”

    说罢,成甜甜抬脚就想离开。

    “你的意思是,本王好心接住你倒成了多事?”慕凌轩却偏偏站到了她的面前,似乎存心要拦住她的。

    “我没这么说,那就谢谢王爷的好心了。麻烦王爷让一让,我要进王府换衣服了。”成甜甜冷着声音说道。

    心情真的很差,今天一天,被这个人骂贱,被这个人强吻,还被这个人侮(辱)性地撕破衣服……成甜甜实在没有办法再有什么好脸色对他,哪怕装都装不出来。

    “换好了衣服,去书房里伺候着。”慕凌轩云淡风轻丢这句话,转身先行踏进王府。

    “我为什么还要伺候你?”成甜甜突然在他背后大喊一声,双手在宽大的衣袖里紧紧捏成了一团。

    “呵呵,是谁说自愿服从本王吩咐的?怎么,才做了一天奴才,就反悔了?”慕凌轩回过身来,挑了挑好看的俊眉,兴味十足地看着成甜甜。

    “是!我是说过愿意做奴才,可是前提是你不能碰我!”成甜甜感到胸中的怒火已经燃到了嗓眼,令她的声音都变得尖利了几倍:“你今天那样,已经违约了,我干嘛还要听你的!”

    “本王刚才不是说了吗?那只是对你的一个小小惩罚。”慕凌轩弯弯唇角,走近成甜甜,语调笃定:“我们的那个约定,依然有效。”

    不容成甜甜说话,他俯脸贴近成甜甜的耳畔,轻飘飘地道:“如果你不想做奴才,也简单。好好准备一,今晚在房里等着本王,补上洞房花烛夜你没有做好的事情。只要取(悦)了本王,以后自然舍不得再让你做那些人的活了。”

    “休想!”成甜甜咬着牙从齿缝里吐出两个字。

    “那不就好说了?既然你不愿意和本王恩恩爱爱,那只有继续我们的那个约定了。”慕凌轩眼底的嘲谑加深,悠然自若地哂笑:“成甜甜,本王说了,以后在王府由你随身伺候本王。去换衣服,然后到书房候着。”

    “行!我伺候你,不过你要是再敢轻薄我一,我就让你连男人也做不了!”成甜甜杏目圆睁丢这句话,大步往紫玉苑走去。

    “王爷,王妃好厉害呀。”慕这时停好了马车进来,正好听到成甜甜这句骇人听闻的话,不由吐舌说道。

    “你今天的话很多。”慕凌轩不悦地皱皱眉,凝望着成甜甜愤然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点想笑:这不怕死的女人,还真敢说得出口,他倒想看看,她如何能让他连男人也做不了?

    回到了紫玉苑,正等着成甜甜的莲宝立刻迎了上来,看到她套了一件宽大的男人袍,不由惊讶地问:“小姐,你去了一趟皇宫,怎么穿成这样?“

    “别提了!提到这我就想杀人。”成甜甜气呼呼地走到中的软椅上坐,从桌上倒了一杯凉水一饮而尽,没好气地说道:“那个慕凌轩真不是人,在车上把我的衣服撕破!”

    “小姐,王爷和你……那个了?”莲宝的脸霎时红了一,却还是吞吐着把话问完了。

    “哪个了?”成甜甜起先没有悟过来莲宝的意思,一抬眼看到那丫头满脸(暧)昧不清之色,登时醒过神来,脸上也一上了桃红色,不由狠狠瞪了莲宝一眼:“别瞎说!什么都没有!”

    “哦。”莲宝笑了,轻声道:“小姐,其实王爷和你已经是夫妻了,想要那样也没什么吧,小姐不用这么生气的。”

    “我不觉得和他是夫妻。”成甜甜放茶杯,不以为然地道:“没有结婚证,法律上就不承认是夫妻。”

    “结婚证?”莲宝又瞪圆了乌溜溜的黑眼睛,不解地看着成甜甜。这个小姐,现在说话越来越让人难以听懂了。

    “就是承认两个人是合法夫妻的一个凭证,我和王爷没这个,就不算。”成甜甜轻描淡写地说。

    “可是,小姐和王爷已经拜过堂了啊,拜了堂就是夫妻了。”莲宝还是没能听懂成甜甜说的话,只好这样说道。

    “拜了堂也不算!那是封建社会的旧制旧习俗,我不信那套!”成甜甜斩钉截铁地说。

    再一看莲宝的圆眼睛瞪得更圆了,看着自己的表情就像是见到了一个天外来客,成甜甜又微笑了一说道:“莲宝,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和王爷是有过君协议的,他不能碰我,我愿意在王府做人。”

    “小姐,莲宝还是不懂,做王爷的王妃有什么不好?小姐为什么就非要这么怪着来呢?”莲宝愣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唉,我知道你不会懂的,我来自的那个时代是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先进,我崇尚的是自由恋爱。”成甜甜轻叹一声,不想再深入谈这个话题,淡淡说道:“总之你记住我和王爷不是夫妻就行了,我在王府做人你也不要大惊小怪,干这些活对我来说没什么的。”

    “哦。”莲宝完全被成甜甜的一番话弄得如堕云雾,答应了一个字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有,若是我们哪天回将军府,你记得在老爷和夫人面前别提王府的这些事,就说咱们在这里挺好的。”成甜甜又交代了莲宝一句,她不想让爹娘担心。

    听到成甜甜这样一说,莲宝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她赶紧说:“小姐,咱们明天就该回府了,你和王爷商量过没有?”

    “明天回府?为什么呀?刚成亲就能回去吗?我和王爷商量什么?”成甜甜的心中一阵惊喜,连连问道。

    “小姐,成亲日回门。按照礼节,明天你和王爷要一起回娘家的啊,你不和他商量怎么行?”莲宝看成甜甜似乎对这些风俗礼仪一点儿都不懂,心中又是一番诧异,只能跟她好生解释。

    “啊?还要王爷和我一起回去啊……”成甜甜前一分钟还兴奋着的脸一变成了苦瓜相,心情也低落来。

    以她和慕凌轩现在这种水火不相容的状态,慕凌轩能爽快答应她回娘家都算是天大的恩赐了,还能指望他陪自己一起回去吗?当然不能!他不会愿意,而成甜甜自己,也不愿意让他陪着回家。

    “当然了,如果天回门王爷都不跟小姐一起回去拜见老爷和夫人,那算什么啊?那人家都会笑话将军府的。”莲宝说道。

    “我一个人回去不行吗?就说王爷有事。”成甜甜还在做着幻想。

    “小姐,你怎么聪明人尽说糊涂话啊?你如果不让王爷陪你回去,那还不如都不回去呢。刚成亲的新娘一个人回门,我听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啊,让老爷和夫人的心中又怎么好想?”莲宝摇摇头,直接否定了成甜甜这不切实际的念头。

    “唉,莲宝,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爷和我的关系是哪种样?他就想整我呢,我还让他陪我回家,那不是自取其辱吗?我现在只想一个人能回去就行了,我还真怕那个变态连我一个人回家都不同意呢。”成甜甜微微叹息了一声说。

    “小姐,我觉得王爷也不像那么不懂道理的人。”莲宝顿了一,轻声说道:“你去跟王爷好好说吧,如果明天你们不回去,老爷和夫人肯定会心中惦念的。”

    成甜甜抬头看了看莲宝,嗤笑道:“你现在倒是说起他的好话来了,以前是谁告诉我他是一个最不成器的王爷来着?”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