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将军和慕凌轩果然都是叱咤酒场的高手,只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却丝毫也不显醉意。

    成甜甜看着两个推杯换盏的男人,只感到自己的爹爹是真正乐在其中地在酒。而慕凌轩,却总给她一种借酒消愁的感觉。

    甚至,看着他举杯豪饮的模样,她的心里就无端想起这样一句词: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这一次,成甜甜是真的猜中了慕凌轩的心事。

    慕凌轩此刻的心,就像蘸了醋的黄连,又酸又苦。

    他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以掩饰自己心中难言的失落和苦闷。他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这次这么主动地陪着成甜甜回娘家,除了是想演一场戏,更多的其实还是私心里想见云樱一面。

    他来这里,他留在这里吃饭,都只是因为想见到她吧。而云樱,却没有如他渴望地那样出现在餐桌……

    慕凌轩明白,她只是在刻意回避着自己。而他,除了在心底苦笑,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自己心爱的女人,早已经成了别人的妻。他还在苦苦惦记的人,人家根本就不愿意见到他,他何苦还要自作多情,作茧自缚呢?也许,这一段有始无终的情,他真的是该放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

    就在成甜甜他们每个人都以为成洛和云樱不会出现了的时候,成洛和云樱却一起相拥着走了进来。

    两个人真是郎才女貌,成洛揽着云樱的纤腰,云樱小鸟依人般偎在他的怀中,说不出的般配,说不出的情意绵绵……

    这个看起来温馨无比的画面,深深地刺痛了慕凌轩的眼睛,也连带刺痛了他的心。

    尽管早就接受了她是别人的妻这个事实,可是真正看到自己魂牵梦系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拥在怀中,这种感觉依然是那么的难以忍受,就好像有人拿着刀从自己的心头一道一道划过,滴出血来。

    成甜甜虽然没有正面看坐在身边的慕凌轩,却也能感受到他的眸正在急剧地降着温,让她的周身都感到了一种刻骨寒意。

    “爹,娘。”云樱盈盈走上前来叫了一声。

    成洛体贴地扶着她坐,自己也在她的身边坐好。他们两个,正好坐在成甜甜和慕凌轩的对面。

    “云樱,身好些了吗?”成夫人对云樱点了点头,慈爱地问道。

    “娘,也没有什么大碍,许是天气热,刚才头有点晕。”云樱勉强笑了笑,脸色依旧苍白,没有血色。

    “云樱你要多吃些,长这么瘦怎么行?我还等着早点抱孙呢。”成将军看着云樱那弱不禁风的模样,心里就着急。

    “爹,我知道了。”云樱苍白的脸一变得绯红,说着就不安地垂了眼帘。

    “云樱,先喝点汤,你体质弱,这红枣乌鸡汤喝了补血。”成洛看出云樱的窘迫,一边帮她盛汤,一边柔声地说着。

    “洛,我自己来吧,你不用管我,你陪爹他们喝酒。”云樱低声说道,想要拿过成洛手中的碗。

    “傻瓜,我不管你谁管你?你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成洛却不理会云樱的反应,盛了满满一碗汤放到她的面前,宠溺地道:“要喝完的哦。”

    成甜甜看着面前甜蜜恩爱的两个人,心中感慨万千。虽然哥哥平日对云樱姐也很好,但是今天却明显的更为殷勤体贴一些,他是故意这样做给慕凌轩看的吧?唉,既然都已经娶了云樱姐,成为了情场上的胜利者,又何苦还要这样刺激别人呢?

    一边想着,成甜甜一边同情地瞟了一眼身边风采俊逸的男人。

    慕凌轩此时倒是一派漠然,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脸上看不出什么更多的情绪。

    成甜甜暗自吐了一口气,只希望这场尴尬的午餐快点结束。

    却听到“啪”的一声脆响,慕凌轩手中的碧玉酒杯已经碎成几片。

    中登时一阵寂静,就在每个人都望向慕凌轩不知道说什么好之际,慕凌轩却悠然一笑,云淡风轻地道:“这酒杯,不经喝了,本王还未喝得尽兴,它就碎了。”

    说罢,他将手中的玉瓷碎片轻轻一抛,地面登时又发出一阵清脆的碎裂声。

    “桃香,给王爷换一个酒杯,换成银杯。”成威不动声色地吩咐去,接着又唤另一个丫鬟过来把地面清理干净。

    很快,桃香就端了一套崭新的银质酒具上来,恭敬地给慕凌轩倒满了一杯酒。

    成威满面堆笑说道:“王爷这可以畅快地喝了,这银酒杯,怎样也不会碎了。”

    “不坚固的东西,即使是用金刚做成又如何?照样也会碎的。”慕凌轩意味深长地一笑,端起面前的酒杯,望着成洛道:“少将军来得晚了,这酒,你说我们怎么喝?”

    “王爷说怎样都行,我一定奉陪到底。”成洛也冷然笑道。

    “呵呵,爽快,那我们先干六杯如何?”慕凌轩说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滴酒不剩。

    旁边早有丫鬟给成洛倒好了酒,成洛也端起酒杯一口喝完,又让丫鬟倒满。

    两个人就这样面不改色连喝了六杯白酒,连菜也没有吃上一口。

    成甜甜在一边看得心神不安,总觉得这两个男人把在情场上的仇怨带到了酒场,这样拼酒真不知道会拼出什么麻烦来。

    看到慕凌轩又端起了手中的酒杯,她忍不住劝阻道:“王爷,你今天已经喝了那么多……”

    “怎么?担心本王的酒量?”慕凌轩转头看了看成甜甜,柔情一笑:“放心,你的夫君不会那么容易醉倒的。”

    他温和的笑容犹如一汪春水散开,深澈如玉的眼神,就那样轻轻柔柔落在成甜甜的脸上。俊美如谪仙的容颜,不见平日的一丝戾气,有着说不出的魅惑和(诱)人。

    成甜甜的心无法控制地跳了一,脸颊不由泛起了红晕,低声嘀咕道:“既然那么爱逞能,那你就喝吧,我不管你了。”

    “甜甜,这话你可就说得不对了,谁都可以不管我,你是我的爱妻,怎能不管我?”慕凌轩不由分说拉过成甜甜的小手,轻轻放在脸上贴了一,眼睛里满是宠溺爱意:“我就想让你管着我。”

    这样不分场合的亲昵举动让成甜甜先前还只是微微泛红的脸一变得通红,她快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干什么啊?你要说话就说话,别这样拉拉扯扯的。”

    “呵呵,都成亲了,甜甜怎么还是这么害羞?真是让人无可奈何。”慕凌轩轻笑出声,似乎他们真的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妻。

    成甜甜暗自在心中轻叹,这个人实在是演戏高手,没当演员还真是埋没了人才。

    却在不经意间,看见对面云樱的眼里滑过一丝忧伤的光,虽然转瞬即逝,成甜甜却看得清清楚楚。

    她不由微微一怔,云樱明明和自己的哥哥那么要好,为何她刚刚望向慕凌轩的那一眼,似乎藏着几分哀怨,几分感伤,几分凄楚,让人觉得,她对慕凌轩还是有感情的呢……

    成甜甜注意到了云樱那黯然神伤的眼神,慕凌轩当然更不会忽略,他在心底冷笑:贪心而又虚荣的女人,你当初绝情绝意离开我,投入别人的怀抱,如今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也知道难受了?呵呵,真该也让你好好尝一尝心被划伤的滋味。

    “这杯酒,我敬成少夫人。”慕凌轩没有打算放过云樱,他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双目冷然直视云樱的眼睛:“少夫人,老朋友给你敬的酒,你不会不赏脸吧?”

    冷漠而又含讥带讽的话语,就像寒风中的一把冰刀,直刮得云樱的脸上煞白一片。她惶然站了起来,声音如破碎了一般:“我喝……桃香,给我倒酒……”

    桃香走过来给云樱也倒满了一杯酒,云樱端起来就要往嘴里灌去。

    此时,一直坐在一边冷眼看着他们的成洛站了起来,伸手夺过云樱手中的酒杯,对着慕凌轩说道:“云樱不会喝酒,这杯酒,我代她喝。”

    “呵呵,成少将军倒是知道心疼夫人。只是,这杯酒,本王一心要敬少夫人,她都说喝了,你再来打岔,岂不无趣?”慕凌轩冷笑一声,每一个字,都说得慢慢。

    “洛,给我,我喝。”云樱急速地说着,想要拿过那杯酒。

    而她的脸色,在短短一瞬间由白变红,又由红变得更加苍白。

    “你这身怎能喝酒?”成洛有些恼怒地瞪了云樱一眼,见她一脸惨然,语调又不由放柔:“你坐吧,喝酒是男人的事情,我陪王爷喝好就行。”

    云樱似是无奈又似求恕地看了看慕凌轩,乖乖地坐了。

    “靖王爷,你今天要喝多少酒,我都奉陪到底。只是,我们男人喝酒,最好不要牵扯到女人。”成洛静静注视着慕凌轩,一字一句说完,仰头将云樱的那杯酒喝掉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