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爷,你今天要喝多少酒,我都奉陪到底。只是,我们男人喝酒,最好不要牵扯到女人。”成洛静静注视着慕凌轩,一字一句说完,仰头将云樱的那杯酒喝掉了。

    “可以,既然成少将军也有如此雅兴,不如我们换上大碗来喝?”慕凌轩冷冷一笑,同样将杯中的酒喝完,说道:“今日定要与成少将军喝个痛快。”

    “桃香,去拿碗来。”成洛不再多言,沉声吩咐丫鬟。

    “靖王,洛,小酒怡情大酒伤身。有句话说得好,喝好不喝醉,喝酒就如同武林中人比武,点到即可,过了就不好了,你们还是不要喝多了。”成威锁紧了眉头,出言制止。

    “爹,王爷来了是客,他想要喝酒,我当然要全力作陪。”成洛立刻说道。

    “成将军不必多虑,我们既然要喝,自是心中有数。”慕凌轩也说。

    “唉,你们心中有数就好,我老了,不掺和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成威眼见阻止不了,叹息一声,只有由他们去了。

    见此情景,成夫人不由面露担忧之色。云樱和成甜甜也都感到了不妥当,但是看到两个男人那一脸坚决的样,她们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是白搭,所以谁也没有说话。

    此时,桃香已经拿了两个青瓷大碗上来,摆在慕凌轩和成洛的面前,为他们每人都倒满了酒。

    两人端起碗来,几乎同时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又倒满,又喝。

    这样来来往往,成甜甜也记不清楚慕凌轩和自己的哥哥成洛到底喝了多少碗酒,只觉得他们两个都是豪气干云,越喝越起劲,越喝越勇猛。

    而且他们几乎不说一句多余的话,似乎他们的全部目的都只是为了喝酒,喝酒!

    眼看着两个人都已经喝得醉意盎然,却还在不停地倒酒。成威又劝阻了一次,两人却还是不听,只是一味地喝去。

    满满一坛老酒,顷刻间只剩了小半坛。

    成威气恼,借口要歇息会儿离席而去,成夫人也跟随了出去,想要劝慰一自己的丈夫。

    桌上,便只剩了四个年轻男女。

    慕凌轩和成洛,两人双眼都已经喝得赤红,却仍然在不管不顾地拼酒。

    大碗的酒,就这样一碗接一碗地喝了去,两个人连眼皮都没有眨一。

    成甜甜坐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喝水都没有见过这么猛灌的,从来不知道有人能喝这么多的酒,这两个人若是在现代,都有实力可以去竞争做大企业公关部的经理。

    而云樱看着两个男人一直较劲似的猛喝酒,她的面色越来越青白不定,几欲言又止。

    “洛,不要再喝了!”终于,她再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为什么不喝?”成洛眼里醉意流转,舌头都有些打结:“云樱,你知不知道?酒是好东西,我想喝,我今天一定要喝!”

    “确实,酒是好东西,男人喝酒,女人插什么嘴?”慕凌轩深深望了一眼云樱,犹若挑衅一般地说道,嗓音带着郁郁的嘶哑。

    云樱立即垂了头,不再说话,绝美的脸上,笼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哀伤。

    “再喝去,你们就不怕醉死!”成甜甜已经忍无可忍了,劈手夺过慕凌轩手里的酒碗,大声吼道:“都别喝了!吃饭!”

    “呵呵,我的夫人怎么这么凶?”慕凌轩并不恼,反而笑了起来:“夫人不让我喝,我当然就不喝了,甜甜,我都听你的。”

    “桃香,给王爷和少将军上饭,把酒撤了。”成甜甜没有理会慕凌轩的调侃,只是果断地吩咐人们撤酒上饭,不然他们真要喝得没完没了了。

    就这样,才算结束了两个男人之间那激流涌动的斗酒。虽然没有再喝了,但是两个人,显然都已经醉得不轻。

    吃过了饭,成将军和成夫人回来了。

    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走远,只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和女婿酒桌上的明争暗斗吧。

    云樱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又跟成甜甜道了别,先扶着酩酊大醉的成洛回房了。她依然,不敢直接和慕凌轩说一句话。

    慕凌轩的状态似乎比成洛清醒不了多少,但是成甜甜注意到,当云樱搀着成洛离开的时候,从他眼里射出的锋芒,冷厉得几乎如同一把利刀。

    这又使成甜甜有一种感觉,也许,慕凌轩根本没有喝醉,亦或者,他是酒醉心灵。

    “甜甜,你带靖王先到你房里歇息一吧,他也喝得不少。”成夫人对成甜甜说。

    当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此刻,成夫人看到慕凌轩满身醉意,早已忘记了他和将军府从前那段一言难尽的恩怨,心中涌起了慈母般的怜惜。

    “娘,他还好吧,他酒量大,不用休息的。”成甜甜有点为难,她和慕凌轩只是假夫妻,当然不情愿让他到她的房中去休息。

    “呵呵,谁说本王不用休息?你就这么不知道心疼你夫君?”慕凌轩站起来,一双桃花美目亮亮闪闪看着成甜甜:“我现在站都站不稳了,甜甜,我想去你那里睡会儿。”

    “王爷,马车上也能睡的。”成甜甜哽了一,硬着头皮说道。

    看着慕凌轩那一脸坏坏的笑容,她感到他是故意这样的,不由有点气恼。此时,她更加肯定,慕凌轩并没有喝醉,只是借酒装疯罢了。

    “甜甜,你这是什么话!”成将军狠狠瞪了成甜甜一眼,一声厉喝:“带靖王去你房里休息!”

    成甜甜不服气地还想说话,却见自己的娘亲也一脸责怪地对自己使着眼se,情知再多说也是于己无益,只好不情不愿走到慕凌轩面前:“走吧。”

    “你扶我走。”慕凌轩眨眨眼,轻笑,表情如同耍赖的孩。

    成甜甜无奈,走上前手臂僵硬地搀扶住他。

    慕凌轩却又笑道:“逗你玩玩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本王的事情很多,哪能真在这里睡觉?”

    说罢,慕凌轩客客气气地跟成将军和成夫人告辞。

    成将军和成夫人诚心实意挽留了一番,想要他们吃了晚饭再走,慕凌轩只是说还有事情要办,执意要走。成甜甜虽然不舍得成夫人,也只好跟他一起回王府。

    依然如同来时那样,莲宝跟着慕坐在马车前面。车里,只有成甜甜和慕凌轩两个人。

    这时候,所有的伪装和做假都不需要了,两人之间一就恢复了从前的那种淡漠,气氛突然变得那么沉默。

    慕凌轩闭上双目,疲惫地靠在身后的椅背,胸口,阵阵作痛。

    “王爷,你去后面睡会儿吧。”成甜甜轻声说道,此时,她突然对慕凌轩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近乎同情的感觉。

    原来,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可一世的人,也有着自己的痛苦和无奈。原来,他也并不是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那么春风得意。

    女人,总是这般心软的,尽管她曾经恨透了慕凌轩。此刻,见到他为情所伤的模样,竟然也感到微微的心疼。

    “不用,本王说了不想睡。”慕凌轩冷漠地答。

    他并未睁开双眼,他的整颗心,他的整个世界,都还停留在刚才见到云樱的那个时刻。

    时隔年,终于再见到了她。然而,见到了,他又能怎样呢?自己痛彻心扉的爱着的女孩,俨然已经是别人身边小鸟依人的妻,他执意想见到她,除了让自己徒增更多的伤感和心碎,又留了什么?

    慕凌轩永远也无法忘记,他第一次见到云樱时那个冬日的午后。

    一切都仿佛冥冥注定,那一天他如果早一点,或者晚一点,都不会遇到云樱了。可是偏偏,他在那个时候出了门,偏偏,他在那个时候过了岚光湖。

    记得那天是上元节,湖边的人特别多。

    也许是因为拥挤,也许是因为面滑,也许真的是那奇妙的缘分。

    在他刚刚走过那里的时候,有人从桥上失足落水。他顾不上多想,足尖掠地奔向前,人如流星般腾空跃起,牢牢接住了那个即将落水的人影,轻轻飘飘将她带回了桥上。

    被他救起的那个女孩,就是云樱。

    当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在他怀中惊惶地张开眼睛,两人只互相看了一眼,便知道,从此,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的面容,落入他的眼,又迅速的,烙在他的心,再也抹不去。

    那一刻,他的世界只剩她,她的世界,也只剩他。除却彼此,他们再也看不到别人。

    那一刻,爱情势不可挡,电石火花之间,彻底占领两个年轻男女的心扉。

    一见倾心,说的就是他们的这种相遇吧。

    有的人,或许在一起过一辈,也不见得能体验到爱情。而有的人,就是这么随随意意看上一眼,爱情便在彼此心中生了根,发了芽,开了花……

    慕凌轩和云樱,显然就属于后者。

    突如其来的,没有任何预见,也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爱情的利刃,便狠狠地刺中了他们的心。他们,同时中了爱情的招。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