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归感叹,成甜甜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主要任务。

    也许是因为从小就做惯了家务的原因,她真的很热爱劳动。看到房这么乱,她当即就有了一股想让这房间在自己手里改头换面的(欲)望。

    成甜甜很快端来了清水,拿来了抹布,开始整个房间的清洁整理。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收收捡捡,洗洗擦擦,竟然越干越带劲,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她唯一感到麻烦的是,穿着这古代的长裙干活真不方便。天又热,如果在现代这么热她肯定早就换上t恤短裤或者凉快的短裙了,可是在这里,哪里有这样的夏装给她穿呢?

    想了想,成甜甜性把长裙的摆掀了起来,在腰间挽成一个结,又把里面穿着的丝绸长裤的裤腿卷起,一直卷到膝盖,然后把袖也捋得高高的。

    这样,她就仿佛穿着现代的短袖短裤一样,顿时觉得舒适凉快了许多。而且,再做起事情来,也利得多了。

    成甜甜不禁为自己的聪明小小得意了一把,一时更加有干劲了,情不自禁唱起了小时候很喜欢的一儿歌:“阳光金亮亮,雄鸡唱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忙,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 要靠劳动来创造……”

    正在自娱自乐地忙碌着,外却走了两个人进来。

    成甜甜吓了一跳,停来一看,原来是青青和春雪。

    青青也吃了一惊,显然没有料到这时会在这里遇到成甜甜,尤其是成甜甜那身怪异的装扮更令她目瞪口呆,却也不好显露出过分惊愕的模样,只好尴尬地笑道:“王妃,原来你在啊。”

    “我在帮忙王爷打扫房间。”成甜甜坦坦荡荡地说,并不觉得干活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劳驾王妃亲自动手呢?喊几个丫鬟来做就行了。”青青轻轻笑道,心中掠过一丝畅快的得意。

    谁都知道王爷说了让这个新王妃在王府做人,她现在真的在这里干活,看来王爷对她确实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等到自己慢慢抓牢了王爷的心,取她而代之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吧。

    青青虽然这样想,碍于时机不够,面上对成甜甜依然很是恭敬。而春雪却不知深浅高低,此时又摆出了那种洋洋自得的神态。

    成甜甜很见不惯春雪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们是来找王爷的吧,王爷还没有回来。”

    言之意,就是你们可以走了。

    青青闻听成甜甜这样说,面色更加尴尬,却还是笑着说道:“我只是顺便过来看看,既然遇到了王妃,也想陪王妃好好叙叙话,咱们两个,在这王府也算得上是姐妹了。”

    “呵呵,我不习惯和别人称姐道妹。青青,我现在也没空跟你聊天,你没看我还在干活吗?”成甜甜淡然笑了一。

    “哦,既然王妃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以后有机会再跟王妃好好聊吧,妾身先告退了。”青青自觉无趣,她本来来这里也是找慕凌轩的,却见到慕凌轩此时还没有回来,心中更是失望,说了这话就带着春雪离开了。

    她们走了,成甜甜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慕凌轩的住所实在大,而成甜甜又对自己要求很高,她希望自己的劳动成果是尽善尽美的。所以,一直忙到了很晚,她才将整个收拾好。

    看着经过自己辛勤劳动变得焕然一新的房间,成甜甜满意地笑了。

    虽然此刻她感到了有些疲累,但是心情却仍然很好。

    毕竟,她今天如愿回了将军府,而且,慕凌轩配合她在爹娘面前演得也不错,这样爹娘对她现在的生活就不会担心了。

    想到了回娘家,成甜甜又想起今天慕凌轩和云樱见面的那番场景,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心中忽然涌起万般感叹。

    慕凌轩对云樱的感情,她今天作为一个旁观者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从来想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如此放(浪)不羁的人竟然也会对一段感情如此放不,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心碎神伤。

    刚才收拾时,成甜甜在慕凌轩床头的桌案,又看到了她画的云樱肖像的那幅画。

    慕凌轩已经将画从书房移到了自己的卧室,并且专门摆放在自己的床头,可见,他是多么的在意和看重这幅留有云樱倩影的画。

    也许,他是想思念的时候随时打开来看一看画中的人影吧。

    成甜甜情不自禁又走到了那桌案前面,拿起了那幅画细细地看着,却忽然发现画的面还压着一张纸,上面凌乱地写着几个龙凤舞的大字:无情不似多情苦……

    后面没有再写去,字迹很潦草,笔也很重,显示着慕凌轩在写这一行字的时候,思绪是多么纷乱,心情又是多么苦闷。

    天哪,他到底有多爱云樱?他对云樱的感情到底深到了何种程?自己的哥哥,云樱,和慕凌轩,他们个人之间又发生过什么?

    在成甜甜的心中,慕凌轩一直是一个玩世不恭,到处留情的花花公。可是谁能想到,表面上最(滥)情的人也可能是最痴情的人,表面上最花心的人也可能是最专一的人。

    而人类的感情,又是多么的复杂和矛盾啊。那些痴男怨女之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确实不是成甜甜这种年龄的小女生一能够了解得透彻的。

    可是,想起慕凌轩今天那副黯然神伤的模样,成甜甜对他竟然有了几分说不清的感触,突然对他的恨又减轻了不少。

    谁说他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世上又有几人能做到不为情苦?他也不过是个深陷在自己的感情漩涡走不出去的困兽罢了。

    成甜甜痴痴地想着,一时感慨万千。鬼使神差般提起桌上的笔,在慕凌轩那句话后面轻轻加上一句话:放该放的,或许你会快乐很多。

    写完了,成甜甜将那张纸重新放在画,轻轻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回到了紫玉苑,莲宝还在等着成甜甜,见到成甜甜满身是汗地回来,赶紧给她换水沐浴。

    成甜甜舒舒服服地在大木盆里洗了个热水澡,让莲宝回去睡了,自己也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不管怎样,今天已经够累了,也够晚了,先睡好才是正事。

    也许是因为今天回娘家心情放松了,成甜甜很快就睡意朦胧想要进入梦乡了。正在迷迷糊糊之际,却忽然听到外面的大门一响,似乎被人用力推开,接着有脚步声重重往这边走过来。

    成甜甜心中一惊,顿时睡意全无。她赶紧披衣坐起,点亮了烛灯。

    这时候,房门被人在外面重重地拍响,伴随着慕凌轩急躁的声音:“成甜甜,开门!”

    成甜甜暗自叫苦,他怎么这时候来了?是刚回来吗?可是,他回来也应该是回他自己的陶然居或者去青青的翠竹苑,怎么着也不该到这里来吧。

    一边杂七杂八地想着,成甜甜一边穿好衣服了床。

    刚刚走过去打开房门,慕凌轩就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满身的酒气,一脸的醉意。显然,他出去以后又喝了不少酒。

    “王爷,你又喝酒了。”成甜甜皱了皱眉头,还是好心地扶住了他。真不知道他喝得这么东倒西歪,是怎么走过来的。

    “是的,本王今天特别想喝酒,在你家里没有喝好,所以又出去喝了。”慕凌轩却不领她这个情,他伸手推开成甜甜,一个人走到床边坐,醉意熏熏地说:“去给本王倒茶,本王的口好渴。”

    成甜甜看到他就这样大大咧咧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中颇感不爽,一时却又无可奈何。只好走出去,给他倒了一杯茶。想起似乎听说过蜂蜜能解酒,又好心地在茶里加了几勺蜂蜜。

    茶烫,暂时还不能入口,成甜甜将茶放到桌上,对慕凌轩说:“王爷,茶放这边了,要凉一会儿才能喝,要不你先过来坐吧。”

    “怎么?不想让本王坐你床上?”慕凌轩一眼看穿了成甜甜的心事,他微微一笑,反而脱了靴,径自倚上床头,对成甜甜优雅地招手:“过来,到本王的身边来。”

    “王爷,我们说好了的……”成甜甜的心里一紧,说话也不流利了。

    “你在担心什么?成甜甜,本王只是想让你陪着说说话而已。”慕凌轩仍然笑着,眼里却有深深的寂寞,他凝望着成甜甜,幽幽吐出一口气:“放该放的,这话是你写的?”

    “呃,是呀,我是随手写的,王爷如果不喜欢,我次保证不乱写了。”成甜甜楞了一说道,她这才知道,是她在慕凌轩那里留的两句话惹了麻烦,把他这么晚引到了这里。

    “为何说本王不快乐?”慕凌轩却又问,一双黑深的眸静静地看住成甜甜:“还有,你来告诉本王,如何放该放的?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