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想了也没用,想了也是自寻烦恼,那还不如不想呢。”成甜甜被他问得有点结舌,又不敢直接说出云樱的名字,只好这样简简单单答道。

    “呵呵,不如不想?”慕凌轩微微抬眸,嘴角露出自嘲的苦笑:“说起来可真是轻松啊,可是你知不知道?人有的时候,根本就是身不由己的,想要想什么完全不受自己的支配。”

    他顿了一,没有再看成甜甜,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我早就不想再想了,可是我偏偏又克制不住自己去想。成甜甜,你不会懂,我好累,好累……”

    说着慕凌轩就靠在床头,疲惫地闭上了双目。

    他的脸上,是一片颓废的哀伤,就像一个迷茫无助的孩。

    成甜甜见了,心中又微微一动。这个看起来冷酷傲慢的男人,其实他是那么痛苦,只不过他选择伤害别人来掩饰自己的伤痛。

    可是这样,他真的能够解脱吗?当然不能,却反而使他自己在怨结的情绪里越陷越深。

    成甜甜轻轻叹息了一声,将那杯已经放得温热的茶端起,走到床边递给慕凌轩:“王爷,喝点茶吧。”

    看来慕凌轩真的是口干舌燥,他接过茶来,一口气就喝干了。

    将空茶杯还给成甜甜,然后问:“这是什么茶?好像比以前喝过的都好喝。”

    “王爷,还是一般的茶叶,不过我在茶里加了点蜂蜜,因为蜂蜜可以解酒啊。”成甜甜将茶杯放好,笑盈盈地答道。

    她觉得喝醉了酒,不经意坦露了真性情的慕凌轩,比以前那冷冰冰的时候可爱多了。

    “呵呵,你倒细心。”慕凌轩轻轻笑了,那笑容一点点在他俊颜如花的脸上扩散,犹如春风荡漾着碧波,满是温柔涟漪。

    这一刻,成甜甜被他这样风华绝代的笑容,耀得晃花了眼睛。

    而且此刻,他没有自称本王而是说我,没有了从前那种居高临的盛气凌然,让成甜甜感到了一种难得的平等。

    正在闪神之间,慕凌轩伸手拉住了她,将她拥在怀中躺到了床上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好?我那样对你,你也不生气?”

    “王爷,我本来就不是个爱生气的人。”成甜甜一慌了神,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中脱离。

    “别动,让我抱着你睡一会儿,一就好了。”慕凌轩轻叹一声,更紧地搂住了她。

    浓浓的酒味和淡淡的龙诞香气,交织在一起,混合成好闻的男性气息,包裹住成甜甜僵硬的身体,侵蚀了成甜甜的全部神经。她心慌意乱而又惊恐万分,心如打鼓一般激烈地跳个不停。

    “王爷,你是不是弄错人了?我是成甜甜,青青今天找你好几次了,可能现在还在等着你呢。”成甜甜惊慌失措地推着身边紧紧搂着自己的男人,只感到危险重重。

    “我知道是你,我喜欢你身上的香味。”慕凌轩依然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在她耳边叹息着低语:“甜甜,我只想抱着你睡一会儿,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我说到做到,只是睡觉而已。”

    “可是,我真的不习惯这样。”成甜甜还是觉得不妥,仍然想推开他。

    “我睡不着,你身上的味道让我安心。”慕凌轩睁开眼睛,柔和而又无奈地注视着成甜甜:“别闹了,好不好?就这样睡,我真的好困。”

    说着,慕凌轩又闭上了眼睛,将头埋进成甜甜芳香的颈窝。

    成甜甜吓得往后缩了一,慕凌轩立即又搂得她紧了一些,却并无再进一步的动作,似乎真的睡着了。

    他此刻流露出来的温柔让成甜甜惊诧,而刚才他看着成甜甜时,眼神里的那一片茫然无助又让成甜甜的心隐隐发酸。

    这时候,成甜甜感到慕凌轩就像一个缺少爱,渴望爱的孩,而自己,就仿佛是他唯一可以寻找的温暖。

    这个男人,从小就失去了父母,长大了也没有得到他渴望的那分真爱,他一直都是孤独而又落寞的。

    其实他和穿越之前的成甜甜,有着同样令人扼腕叹息的命运,只是,他们悲剧的原因不尽相同罢了。

    刹那间,成甜甜心念转,心底那潜藏的母性情结似乎被慕凌轩此刻孩般的依赖强烈勾了起来。她没有再推开他,只是欠身吹灭了烛灯,由他这样抱着睡了。

    可是,除了上次在怡香院,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拥在怀中睡觉,生平第一次与一个男人这样同床共枕,成甜甜又怎能静心来睡得着?

    而那次在怡香院,起先她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她一清醒过来立刻就把慕凌轩踢了床,所以并不能算做是真正地和慕凌轩睡在一起。

    今天却是在自己头脑清清楚楚的状态,让他搂着自己睡在身边,这种感觉,对成甜甜来说,实在是诡异了。

    成甜甜躺在床上,在心里一遍遍地数着数,却依然还是睡不着。

    更为烦恼的是,因为慕凌轩就在身边,她一动也不敢乱动,生怕惊动了他。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僵硬得就像一块笨重的木头,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慕凌轩却似乎很适应这种两人相拥而眠的状态,他今天本来就心力交瘁,又喝了那么多酒,不一会儿就沉沉进入了梦乡。

    正如他自己所说,除了搂着成甜甜,他真的没有过多碰她一。

    听着身边男人很快传来均匀平稳的呼吸声,成甜甜的心中别扭了。

    她愤然地想,你这家伙倒睡得安逸,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害惨了我,我也许一夜都不能睡着了,明天该是标准的熊猫眼了。遇到你这种莫名其妙的怪人,真是活该我倒霉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成甜甜感觉慕凌轩已经完全睡熟了,便轻手轻脚地拿他箍在自己腰间的那条胳膊,想要悄悄床。

    既然躺在床上那么难受,她觉得还不如起身干点别的。再说,和一个男人这样睡在一起,成甜甜始终感觉很别扭,不能从心里接受。

    然而她刚刚坐起来,慕凌轩却又拉住了她,带有磁性的声音似梦似醒,却那么温柔:“别走,陪我。”

    他没有睡着吗?成甜甜惊讶地回头看去,却见慕凌轩依然紧紧闭着双眼,月光透过碧纱窗照在他沉睡的面容,给他幽长的眼睫镀上了一层迷人的银辉,那是一种蛊惑人心的俊美。

    他可真是一个旷古绝今的美男,可是,他的性格却又是那么偏执古怪。

    成甜甜不由在心里慨叹,人无完人这句话说得有道理了。

    慕凌轩似乎依然熟睡着,可是他的手却将她抓得那样紧,成甜甜只好又躺了去。身边的男人立即靠近了她,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睡得踏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越来越重,倦意一阵阵袭来,成甜甜终于也昏昏沉沉地睡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脑里模糊地闪现过昨夜的场景,成甜甜意识地往旁边望去。

    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一切毫无痕迹。仿佛昨晚,慕凌轩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又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成甜甜怔怔地想了一会儿,起身坐起。

    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她再次打量整个,所有的场景,都和以前一模一样。

    除了桌上,留着那一个空了的玉瓷茶杯,证明着昨天晚上慕凌轩确实是来这里喝过茶,也证明着昨天晚上的事情确实是存在发生过。不然,成甜甜真的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那个冷酷的男人,昨天晚上,那么失意,又那么温柔……他是什么时候走的?竟然没有惊醒她,他真的,抱着自己睡了一整夜吗?

    成甜甜想着想着,脸就红了。

    她赶紧整理好衣服床,不让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去。她昨天对莲宝说过,今天要给她做好吃的,准备早上就开始,自己动手做饭。

    慕凌轩从紫玉苑离开之后,先去了书房。

    经过一夜充足的睡眠,他的酒意已经完全清醒。他从来没有想到,抱着那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竟然会睡得那么安宁和舒适,几乎让他不想离开。

    好久,他都没有这么平平静静地睡过一个好觉了。

    每当夜深人静,他总是会不知不觉想起云樱,那个伫立在记忆深处,让他魂牵梦萦的人影。即使他的身边,常常有不同的女人,他也总是不能把身边的女人和云樱的影分开。

    但是昨晚,当他拥着成甜甜入睡的时候,成甜甜身上那浓郁的女性气息让他那么沉迷。她的怀抱,就像印象中母亲留给他的模糊感觉,带着柔柔的暖意,令他留恋不已。他似乎是第一次,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时,没有想起云樱……

    o(n_n)o~推荐成甜甜和慕凌轩的现代版故事《冷总裁的俏丫头》!爱你们!每天月票过5或者红包礼物过2000加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