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冰窖每年冬天都会储存冰块,留待夏天降温使用。这几天热,我想着你也许会受不住,就叫人先给你送一块过来,这样你在里多少会舒服些的。”慕凌澜笑笑说。

    成甜甜没想到慕凌澜会这么细心,又对自己这么好,刹那间心头掠过一阵暖流。

    如同一个人行走在孤寂的黑夜,突然看到有人为她点燃了一盏明亮的夜灯,她的心中充满了激荡,也充满了感动。

    看到慕凌澜还热得满头大汗,成甜甜赶紧给他递过一条丝绸娟帕说:“小澜,擦擦汗,坐来歇会儿。”

    “好。”慕凌澜答应一声,听话地坐了来。

    “喝杯水。”成甜甜又走过去倒了一杯凉茶,递给慕凌澜,诚心实意地说:“小澜,谢谢你,你真是好了。”

    “没什么,我知道你怕热啊。”慕凌澜腼腆地一笑,脸色微微发红,俊雅的容颜,犹如春夜里轻柔洒的月光,荡漾着春风旖旎的暖意。

    “呵呵,我是怕热,可是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成甜甜略微顿了顿,继续说去:“我在现代时,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妈妈她很少管我,同不愿意跟我玩,老师也不喜欢我……”

    “甜甜,你以前在你们那个现代……很苦吧?”慕凌澜犹豫了一,小心翼翼地问道,声音里带着自己觉察不到的怜惜。

    这段时间,成甜甜虽然跟他讲过许多现代的奇闻趣事,却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亲人。

    此时看到成甜甜这番模样,慕凌澜顿时明白,这个女孩在她从前那个时代一定受了不少委屈。

    “也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成甜甜若无其事地笑笑,眼圈却有点泛红,她迅速地别过脸去。

    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她也以为自己早就忘了那个对自己毫无母爱可言的妈妈。

    可是此刻,面对着慕凌澜关切的询问,那些心痛神伤的前尘过往突然全部涌上心头。

    成甜甜才知道,即使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也一直深藏在她的记忆深处,从未离开。

    她突然真的好想哭,尽管拼命忍着,眼泪却依然不受控制地掉了来。

    “甜甜,怎么了?你别哭,别哭呀。”慕凌澜顿时慌了,一手足无措,又是焦急又是不安。

    从来不知道,看到一个女孩这么伤心地哭,他的心竟然也会跟着一一发疼。

    “我有点想家,想我妈妈。”成甜甜抽噎着说道,眼泪还是止不住。

    “那你多对我讲讲你的妈妈,你的家,讲出来你会好过一些。”慕凌澜站起来,将刚才成甜甜递给他擦汗的那条丝绸娟帕又递给她:“别难过了,甜甜,以后我都会照顾着你,你不哭了,好不好?”

    成甜甜接过娟帕擦着眼泪,不好意思地说:“小澜,谢谢你,我没事,刚才只是一时伤感。”

    这时候,莲宝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小姐,青青夫人来了。”

    成甜甜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青青带着春雪跨进门来,脸上一片笑语盈盈。

    青青没想到中竟然还站着一个贵气而又陌生的锦衣少年,心中暗暗吃惊,面上却依然带着自然得体的笑容,微微一福礼;“青青给王妃请安。”

    “我说了不必这样,青青,过来坐吧。”成甜甜又不禁轻轻皱眉,她已经跟青青说过很多次不用这样,可是青青每次见了她依然还是要这样行礼。

    青青轻移莲步走到中的软椅前坐,柔媚的眼神淡淡扫过慕凌澜,望着成甜甜笑道:“王妃今日有贵客呀。”

    “这是皇宫里的皇。”成甜甜给青青介绍。

    “原来是皇,难怪青青一进门就感觉这位公气不凡。”青青眼波含笑,又起身对慕凌澜盈盈福身说道:“皇,刚才青青失礼了,皇不会见怪吧。”

    “青青姑娘不必多礼,我也正要告辞了。”慕凌澜知道青青是轩哥很宠爱的一个女人,却并不喜爱与这样妩媚风情的女打交道,当起身告辞。

    成甜甜将慕凌澜送到门口,刚刚转过身来,青青就夸张地叫了起来:“哇,好大的一块冰啊,这放在中就凉快多了。王妃,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哦,这个是皇从宫中带过来的。”成甜甜看了看那块巨大的冰,答道。

    “呵呵,皇想得真是周到。”青青轻笑着说道。

    “是,皇很细心。”成甜甜淡淡地说,她们两个在王府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很少来往,她想不明白青青这时来会有什么事情?

    青青仿佛看透了成甜甜在想什么,又是热情一笑说道:“我今天来是专门来看王妃,想和王妃聊聊话的。”

    “哦,青青想聊什么?”成甜甜云淡风轻笑道。

    这段时日,只要慕凌轩在王府,除了在书房工作时,青青几乎和他形影不离,两个人看起来要多好有多好。

    王府里的人都已经在心里把青青当成了正牌的王妃,每个人都对青青毕恭毕敬。而成甜甜这边,则是门庭冷落,冷冷清清,很少有人过来。

    青青和成甜甜只是碰到面客气地打声招呼而已,现在却突然来这里说要跟她聊天,成甜甜感到有点可笑,也不觉得她们俩能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可以聊。

    “聊什么都可以,王妃,你这身衣服搭配得可真衬皮肤,这样鲜的绿色,一般的人是不敢穿出来的,可是王妃的肤色白,穿在身上就怎么看怎么舒服。”青青不愧是交际场中的高手,立马就把话头引到了一般女人都感兴趣的服饰上面。

    只可惜,成甜甜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对这些也根本没有多大兴趣,所以只是简单地敷衍着。

    青青自顾自讲了一会儿,从服装说到饰,又从饰说到胭脂水粉,却始终得不到成甜甜更多的回应,自己也渐渐感到无趣,便站起身来告辞。

    成甜甜早就兴味然,当然也不会挽留,只让莲宝送客。

    青青带着春雪出了紫玉苑的大门,春雪说:“夫人,我看那女人一直不冷不热,王爷又不喜欢她,你何必还要来这里跟她多讲?”

    “你懂什么?”青青不耐地瞪了春雪一眼,脸上浮起浓浓的妒意:“王爷虽然不喜欢她,但她毕竟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又长得一脸狐媚相,我看王爷对她的事情都挺关注的,就怕王爷哪一天把不住会被她勾了去。趁她现在不得势,多跟她套近乎没什么坏处。而且,跟她处得熟了,我们日后要到她那里做些什么事也方便。”

    “哦,夫人想得真周全。”春雪恭维着说。

    “春雪,你觉不觉得我们今天进去的时候,她和那个皇的样有点不对劲?”青青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呀,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了,那女人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春雪想了想说。

    “呵呵,我看他们一定有问题!不然那皇会对她那样上心,大热天巴巴地赶过来为她送冰?我估计这件事连王爷都不知道,快有好戏看了。”青青冷冷一笑说道。

    回想起跨进门的那一刻,成甜甜的脸上有明显未干的泪痕,而且和那皇站得那样近……这样的一对年轻男女共处一室,形态又那般(暧)昧,指不定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呢。

    如果被我抓到了你的把柄,成甜甜,那你就死定了!青青在心里默默地说着,美艳双眸透出诡异的寒光。

    晚上,青青沐浴完毕,吩咐春雪去陶然居将慕凌轩请来,自己坐在镜前开始悉心打扮。

    慕凌轩并不是每天晚上都来她这里,她却每天晚上都期待着。

    她虽然知道慕凌轩也不会去成甜甜那里,但依然有所担心,只要慕凌轩隔了几天没来,她就会满心失落,患得患失。

    可是,青青并不敢过多地去纠缠慕凌轩。

    她清楚慕凌轩的个性,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如同衣物,可以随时换掉。她知道自己即使想粘住他,也一定要控制好分寸,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虽然外人都以为慕凌轩十分宠爱她,但是青青自己却越来越迷糊了。慕凌轩对她当然是温柔的,可是,她却总感到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心事很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有时候,她觉得慕凌轩是喜欢她的,可是有时候,她却又觉得慕凌轩一点儿也不喜欢她。

    比如此刻,她就并没有把握春雪能一定将慕凌轩请过来。

    想着想着,青青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说:王爷,我总是要跟着你的。那个女人,反正你也不喜欢她,我会帮你找个机会,休掉她!

    却没有想到,不大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青青的心里一阵惊喜,赶紧对着镜看了看自己精心描绘的妆容,起身迎接。

    只见玉珠垂帘一掀,慕凌轩俊逸挺拔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