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总算来了。”青青迎上前去,含娇带嗔扑进他的怀中。

    “怎么?想本王了?”慕凌轩伸手挑起她的巴,嘴角露出慵懒的笑意。

    “是,王爷好久都没有来这里了。”青青撒娇地将头埋进慕凌轩的胸前,玉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

    “本王这不是来了吗?”慕凌轩笑笑,揽着她走到床边坐。

    “妾身知道王爷是不会忘记青青的。”青青妩媚地一笑,双手勾住慕凌轩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

    两人这样(缠)绵了一阵,青青依偎在慕凌轩的怀中,似是随意地说道:“王爷,我今天去紫玉苑看了王妃。”

    “哦,好好的去她那里做什么?”慕凌轩闭着双眼,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成甜甜那张秀丽而又倔强的脸。

    这段时间边关又有战事发生,朝中事务繁忙。慕凌轩每日都是早出晚归,留在王府的时间少之又少,也很少喊成甜甜在书房打杂。

    此时听到青青提起成甜甜,他的心情突然变得烦躁,便又重重地道:“本王说了,不用把她当做王妃。”

    “王爷,我也是今日闲着无事,随便到那边去走了一走,没想到却碰到了皇。”青青坐起身来,一边帮慕凌轩揉捏着肩膀一边说道。

    “凌澜过来了?”慕凌轩不自禁地皱了一眉头。

    “是呀,而且皇还从宫中给王妃带来了好大的一块冰呢,说是给王妃降温用的。我看皇年纪轻轻,做起事来还真是细心呀。”青青故意赞赏着说道,偷偷观察着慕凌轩的脸色。

    慕凌轩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自己这个堂弟,一向心思单纯,却能在这种天气想着专门过来给成甜甜送冰,还真是出人意料。只怕他对自己的父皇母妃,也没有这么周到地服务过吧。

    见到慕凌轩不讲话,青青又似不经意地说:“其实王妃年龄小,有时也就像个孩,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好像还在皇的面前掉眼泪呢。”

    “她哭了?”慕凌轩睁开眼睛,带着怀疑之色看着青青。

    那女人,虽然长得秀气娇弱,在他看来,却是不会随便掉一滴眼泪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和春雪进去的时候,王妃的眼睛红红的,手里拿着娟帕,皇似乎正在劝慰着她。”青青说着,有些心虚地垂眼帘,慕凌轩一严肃起来,她还是很害怕的。

    慕凌轩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王爷,你去哪里?”青青在他身后焦急地喊了一声。

    “你好好睡,本王还有些事情要办。”慕凌轩头也不回地丢一句话,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青青看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她的心也跟着随之重重一震。一时懊恼万分,好不容易把他盼来了,却又让他就这样走了。

    但是转而一想,这样一来王爷对那个女人肯定更恼火了,也似乎值得。她的面上,又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慕凌轩出了翠竹苑的大门,就往书房走去,脑里却总是回想着青青刚才的话:王妃的眼睛红红的,手里拿着娟帕,皇似乎正在劝慰着她……

    心中不知不觉就升起一股火苗,那傻瓜女人,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么?竟然要到凌澜的面前去掉眼泪?是不是真的脑筋不清楚?还是,存心塌他这个夫君的台?

    脸上的黑云不由越聚越多,脚的步伐加快。虽然很了解自己那个天性纯良的堂弟绝不可能和成甜甜发生什么事。但是,一想到那个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哭,心里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好像堵了一团湿了水的棉花,想发火,却又不知道怎么发出来。

    来到了书房,慕凌轩凝神坐了片刻,心中那股无名之火仍然压不来。

    而且,那女人到底在哭什么呢?以前自己那么刁难她戏弄她,她不也整天满不在乎乐乐呵呵吗?什么事能让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掉眼泪?想想还真奇怪。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是他的女人,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女人,她也不该在别人面前这样!即使要哭,也只能哭给他看!

    慕凌轩越想越生气,成甜甜这个字在他的脑里不断翻腾,让他心烦意乱。再也没办法忍受,必须找来那个女人问个清楚,同时给她必要的警告。

    慕凌轩唤来慕,对他说:“你去紫玉苑把成甜甜叫过来。”

    慕答应一声走了,慕凌轩打开一卷公看着,想让自己的心先静来。

    他不想再在成甜甜的面前表现出上次看到她穿那种伤风败俗的衣服时,那种激怒的模样。在女人面前,他一向能保持自己的冷静,那天,自己还真像是吃错药了。

    成甜甜本来已经睡,莲宝却又走进来说,慕过来了,王爷请王妃这时去书房一趟。

    她真奇怪这么晚了怎么慕凌轩还会喊她去书房,虽然满心不愿意,却也只好穿好衣服了床,跟着慕一起往书房走去。

    进了书房,只见慕凌轩在灯伏案书写着什么,面前的桌案上,摆着成堆的公案卷。

    成甜甜见了顿时心领神会,准是工作忙要加夜班,喊她过来帮忙。

    “王爷,你是要加班吧,要我抄什么吗?”成甜甜走过去,娴熟地往砚台里加了墨汁,又兑了点水,帮他磨起墨来。

    如今她做起这些工作来,可真是轻车熟。

    成甜甜自己有时想着都好笑,没想到自己在现代那样一个不爱习的差等生,到了古代却成天做着这样和笔墨纸砚打交道的事情,而且也不嫌烦,倒似乎挺爱好的。看来自己穿越到古代,真的是脱胎换骨了。

    慕凌轩抬头看了成甜甜一眼,见她眼睛含笑,神情坦然,暗自在心里说:她哪里像是有什么伤心事的样?她的气色倒比以前看起来更好了。那午,又是怎么回事?

    “不用抄写什么,你就这样磨墨吧。”慕凌轩淡淡说了一句,低头继续书写手中的那份案。

    “哦。”成甜甜答应了一声,心里想:你这王爷就不能有一点儿人性化管理吗?又没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非要这时候把我喊过来。自己不睡,还连累着别人也不能睡,真是无聊啊。

    她哪里知道?慕凌轩是专门有事想找她的呢。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慕凌轩终于写完了,他将案收起来放到一边。

    成甜甜以为今晚的工作可以结束了,却见慕凌轩又从那一大堆公里面翻出了一本,打开来看着。

    她不由暗暗叫苦:莫非这个人今天是想熬通宵?可是,他想熬夜是他的事,干嘛非要把我拉着垫背啊?

    这样一想,顿时更加觉得困意重重,她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希望能引起慕凌轩注意,顺便提醒他可以让她回去睡觉了。

    可是,平时就像会读心术,经常能一眼看透她心中所想的慕凌轩,此时却像是对她的心思毫无觉察,依然自顾自地翻阅着手中的公。

    成甜甜实在是乏味之,不时东张西望,无意中瞄到他看着的那份东西,竟然写着这样几个字:边关战事用兵调派。

    她的心中一紧,顿时睡意全无。边关打仗了吗?自己的爹爹是将军,哥哥也是武将,这样一来,岂非都有可能要上前线了?

    “王爷,边关发生战事了吗?”成甜甜忍不住问道。

    “是,霄国和寰国近日不断在我国边境扰乱,镇守边关的将领已经连发几封加急书回京,奏请皇上派兵过去增援。”慕凌轩神色庄重地说。

    “咱们大昱国不是很强大的吗?怎么他们还敢来犯?”成甜甜记起自己刚来那时,听莲宝说过昱国是四国之中,疆土最广,国力最强的国家。

    “昱国强盛不假,可也正因为最强,才时常引得其他国不安。现在霄国和寰国一齐来犯,只怕是国早有预谋。还未出手的宸国,本身实力就不比昱国弱多少,宸国的皇上轩辕烈,向来狂妄自大,野心勃勃,或许才是这场战事后面的真正主谋。”慕凌轩不知不觉讲了很多,也许是因为他觉得成甜甜出身于将军之家,对这些本身就应该有所了解吧。

    “那我爹和我哥是不是要带兵打仗去了?”成甜甜问,政治上的事情她不懂,她关心的是自己的亲人。

    “你哥哥会去,皇上已经任命他为此次征战霄国的主帅。”慕凌轩抬眸看她一眼,淡淡地道:“你爹本来不用去,但是他今天在朝堂上跟皇上再恳请,非要带兵杀敌。”

    “那后来呢?皇上怎么说?”成甜甜着急地问道,心里真不情愿自己的爹爹这么大年纪了,还去前线冒这个险。

    “皇上当然是准了,还夸奖你爹宝刀不老,忠心可嘉。”慕凌轩说。

    “那我爹岂不很辛苦?唉,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逞这个强干什么?”成甜甜叹了口气,嘟囔着说:“朝中难道没有年轻将领了吗?”

    “当然有,如果你爹不这么主动请缨,你知道这次辰国那边,皇上准备安排谁统兵出征吗?”慕凌轩别有深意地看了看她。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