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啊?娘,你就别多操心了,我哪能有什么反应啊?我和他根本……”成甜甜一时红了脸,差点又说漏嘴,幸好及时醒过神来,赶紧岔开话题:“娘,爹和哥怎么还不回来呀?皇上办个宴席就要这么长时间还吃不完吗?”

    “那么多军将士要离京参战,聚在一起喝酒当然要闹得时间长了。你若是困,就先去歇息吧,我再等等他们。”成夫人说道。

    成甜甜本来还想再陪一成夫人,又怕坐在这儿闲扯去,一会儿成夫人又要对自己和慕凌轩的事情追根问底,便也不再坚持,说了句:“娘,那我先回房了,爹和哥如果回来得晚,你也就早些去睡,别一直等了。”

    成甜甜起身回房,过云樱和成洛的时,她见到里还亮着灯光。从透着昏黄灯光的碧纱窗上,可以看到云樱娟秀的侧影,似乎正在凝神沉思。

    云樱姐还没有睡,成甜甜心念一转,不由自主往那边走过去,很想过去再和云樱聊一什么。

    脚步走到门口,却又犹豫地停住,聊什么呢?慕凌轩吗?还是自己的哥哥?

    显然,云樱姐并不愿意提起他们过去的那些事情。

    成甜甜在门口站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推门进去,而是折身返了回去。

    而此刻,云樱坐在灯,心潮起伏,感交集。

    成甜甜今天对她说的那句话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盘旋回响,久久不去。

    “他真的很爱你,你知道吗?我随便画的一张你的画像,他都舍不得丢掉,专门放在床头……”

    天哪,云樱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在心里反复地低声呼唤:轩,轩,忘了我,忘了我吧。我只是一个软弱的,任命的女人,早已不值得你这样惦念,你何苦?何苦还要这样折磨自己?

    泪水无声地从云樱美丽的眼睛里涌出,滑过她清丽而又苍白的脸颊,最后跌落在她胸前的衣襟。那翠绿色的衣衫,一会儿就浸湿了一大片。

    慕凌轩没有忘记的过往,她又何曾忘得了?

    对于云樱来说,那同样是她的初恋,是她的初吻,同样是她刻骨铭心的记忆。

    她和成洛虽然从小就订了亲,算得上青梅竹马,可是之前两个人除了牵牵手,却从来没有更近一步的举动。

    成洛对她,一直就像大哥哥呵护着小妹妹,什么事都宠着她依着她,耐心地等着她长大。在她真正成为他的新娘之前,他不想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冒犯,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亲吻都没有,怕吓着她。

    而云樱,也一直依赖留恋着成洛。从小到大,她习惯了他的照顾,习惯了他的迁就。

    如果后来没有和慕凌轩的那段邂逅,云樱会把她对成洛的这种依恋当**,也许两个人就能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地生活去。

    可是,命运偏偏安排她认识了慕凌轩。她认识了慕凌轩以后才明白,原来,一个男人的感觉根本不是像她从前对成洛那样。

    爱他,就会以他的快乐为快乐,以他的哀伤为哀伤,就会每时每刻都想和他在一起。如果一天没有见到他,心里就空落落的,总像少了一点什么。

    这一切奇妙的感觉,她对成洛都没有过,她只是顺理成章地享受着他大哥哥般的呵护与关爱。

    而和慕凌轩在一起,所有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情愫和感受全部汹涌而至。见不到他时,她会想他,见了他,她会心如鹿撞般跳个不停。而如果偶尔看到他和别的女孩说话,她会像吃了一颗青葡萄,心里酸上半天……

    云樱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就有那么巧。她刚刚和慕凌轩依依惜别,成洛就从边关回来了。

    当他带着一脸喜悦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还正沉浸在与慕凌轩分离的哀伤愁绪里,以至于成洛叫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当时成洛的心中盛满了与心爱女孩久别重逢的喜悦,并没有过多注意到云樱的神色不对。

    他兴奋地对她讲了很多在边关打仗的趣事,她渐渐也融进了那些对她来说全然新鲜的故事当中,暂时忘记了和慕凌轩分别的失落。

    直到最后,成洛突然将她拥进怀中,激动地告诉她,爹和娘已经答应让他们马上成亲了,日定在日之后,并且会尽快把她的父母家人接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云樱这才震愕地惊醒,她赶紧从成洛的怀中挣脱,却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她已经了别人,不想,也不能嫁给他了。

    云樱的表现当时看在成洛的眼里,他只以为是女孩的羞涩,毕竟以前他从来没有拥抱过她,他一直对她小心翼翼的。

    他哪里能想到?就在他离开京城去边关参战的这段时间,云樱已经和一个风采超群的男人一见倾心,爱得如痴如醉。

    所以,成洛只是笑了笑,再次把这个像猫一样胆小的女孩搂进怀中,宠溺地道:“云樱,我们马上就成亲了,你还怕我?”

    “洛,你先坐,我有话对你说。”这一次,云樱非常激烈地推开了成洛。

    她这时才知道,心里如果有了一个人,根本就无法再接受另一个男人稍微亲密一点的举动。哪怕这个人,曾经亲近得就像自己的哥哥。

    “云樱,你怎么了?”成洛愣住,这才发现云樱的神情有些异样,不是分离之前那个依赖着他,也听他话的小女孩了。

    此时,她对他,仿佛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疏离和陌生。

    “洛,我想……我不能嫁给你了……婚事取消吧,我来对爹和娘说,对我家里人说……”云樱犹豫了半天,吞吞吐吐,结结巴巴地讲完了这句话。

    “云樱,你在开什么玩笑?”成洛的脸色变了,他瞪大眼睛看着云樱,真希望这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她在闹着好玩。

    可是,看着云樱那躲躲闪闪的眼神,成洛明白,她说的一定是真的。

    “我没有开玩笑,洛,我只是把你当做哥哥……我现在,了一个人,我不能骗你,我只想嫁给他。”云樱小声但是却坚定地说道,看着成洛那震惊和伤痛的模样,她的心中有几丝不忍,却还是鼓足了勇气说出来。

    毕竟,她不能再给成洛一丝指望。日后的婚礼,她压根就不知情,她也不愿意。在她慕凌轩之后,她发现自己连对成洛牵一手都很抗拒,又怎么可能去做他的妻?

    “他是谁?”心在瞬间跌入无底深渊,成洛的声音冷了来,眼中也燃起了愤怒的火苗。

    “他……”云樱嗫嚅了一,没有敢说出来,成洛此刻的眼神让她害怕。

    “你的那个男人是谁?!”成洛捏住了云樱的手腕,怒吼。

    他的心已经被撕碎,他从来没有想到,他在边关日日夜夜思念着的女孩,他今生今世认定是他妻的女孩,在他回来的第一天,竟然会告诉他这样一个晴空霹雳的消息:她了别人,并且不想嫁给他了。

    “他是靖王!洛,我对他和对你的感觉不一样,你像哥哥,他才是我想一辈跟他在一起的人。”云樱咬了咬嘴唇,冲口而出。

    反正迟早是要摊牌的,倒不如现在就全部说清楚,快刀斩乱麻。

    “呵呵,原来是他……难怪你会这么坚决!”成洛冷笑一声,心里生生作痛。

    如果是别人,他会觉得云樱是因为他长久不在身边,心灵一时地迷失,他有足够的信心和耐心让云樱的心重新回到自己这里。

    可是,那个人是慕凌轩。那个人各方各面出色得足以令所有的女人为之倾倒,令所有的男人为之嫉妒。

    当云樱说出她的人是慕凌轩,成洛便知道,自己再无赢回云樱心的可能。

    “洛……对不起……”云樱看着成洛脸色灰败,心中也很难受,可是她此刻,也只能对他说这个字。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成洛紧紧盯着云樱,一字一句说完,摔开云樱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云樱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成洛在她的面前,一直都是温和宽容的大哥哥,从来没有这么凶恶过。

    而那时,云樱并不能想到,他还会对她做出更残忍的事情。

    那天成洛走了之后,就去了酒馆。

    也许每个男人在痛苦失意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用酒就来麻木自己。

    他喝了不少的酒,却一点儿都没有缓解自己的心痛。云樱,他那么爱她,那么在乎她,他一直把她当成心目中最纯洁的女神来珍惜。可是,她却不爱他,她还告诉他,她要嫁给别人,她要一辈跟别人在一起……

    这完全不能承受的事实,让成洛的心如同在刀尖火海中煎熬。

    他不能想象,如果他真的失去了云樱,如果云樱真的嫁给了慕凌轩,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