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成洛就知道,云樱是他的媳妇,长大了会做他的女人。他也一直为这个心愿等待着,期盼着。

    他不碰她,他不冒犯她,他一直小心翼翼地把她当成宝贝来捧着,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宝贝迟早是完全属于他的,他愿意等到她真正嫁给自己的那一天。

    可是现在,这个宝贝却即将不属于他了,即将要被别的人抢走了。这种自己心爱的东西生生被人夺走的感觉,让成洛不堪忍受。

    他喝完了最后一口闷酒,他的心,也在瞬间打定了一个邪恶的主意:对云樱,他不会放手!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即使留不住她的心,他也要把她的人留住,永生永世不放开!

    而那个血色暗夜,对于云樱来说,是永远也忘不了的惨痛记忆。

    那天的天色本来就阴沉沉的,到了晚上,突然起了暴雨。

    成洛从云樱那里离开之后,一直没有回过将军府。

    云樱始终怀着愧疚的心理,惦记着成洛,为他担心着,睡在床上心神不宁。只希望第二天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想通了。

    那时云樱怎么也想不到,成洛后来会喝得醉醺醺地闯入她的房间,不顾她的哀求哭泣,强行掠夺了她的身体。

    成洛闯进来的时候,浑身都被雨水淋得湿透,却还是掩盖不住他一身浓烈的酒气。

    云樱被突如而至**的人影吓了一跳,待看清楚是成洛,她松了一口气,又是心疼又是关切地说:“洛,你怎么淋得这样湿?赶快回去换衣服吧。”

    成洛却一言不发,走过来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后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看到成洛眼睛里燃烧的(欲)望,云樱才真正感到了恐惧。

    她挣扎着,连声音都在颤抖:“洛,你干什么?不要这样!”

    “我要你知道,我绝不只是你的哥哥!”成洛只说了这样一句话,继续自己的疯狂行径。

    那一刻,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谁也不能跟他抢,他一定要得到她!

    云樱拼命地挣扎反抗,她哭着哀求他放过自己,眼泪在脸颊溅,整个人就像暴雨中瑟缩的花瓣。

    看到云樱的惊恐无助,成洛的心有过一刹那的不忍,但是转而却被又更加猛烈的怒火所代替。

    她这么抗拒他,她这么哀求他,都只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她只是为了那个男人拼死保护自己的贞操而已。

    如果这次不狠心要了她,那么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她了。她很快就会离开自己,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而那对于成洛来说,无异相当于凌迟之刑。

    于是,成洛再也不曾心软。

    娇小纤弱的云樱哪里是从小习武的成洛的对手?成洛那时也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对她依顺的大哥哥。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他就剥(光)了她的全部衣衫,粗暴地刺入了她的身体。

    那一刻,云樱停止了挣扎,泪水依然在脸颊无声地流淌,心却仿佛已经死了。她整个人都不再动了,木然地承受着他在她身上的疯狂掠取。

    而彻底占有云樱的那一刻,对于成洛来说,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和踏实。他终于得到她了,他终于完全拥有她了,他再也不怕,有人能将云樱从他的身边夺走。

    当狂暴回复平静,成洛从云樱的(体)内抽身退出。云樱就像个散了架的布娃娃,她的浑身都在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趴在床上不停地哭泣。

    成洛的心情也很复杂,他并不想让云樱伤心,可是他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她的(欲)望。

    她的哭声让他不安,而从她(腿)间渗出的那殷红的血迹更让他心疼,他只能抱住她,反复地对她说:“我会对你好,我发誓会一辈对你好,天后我就娶你。”

    “我宁愿去死!”云樱却哭泣着说,哀莫大于心死,在成洛不管不顾占有她身体的那一刻,她对他的心就已经死了。

    她的确,宁愿死也不想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云樱这句决绝的话语让成洛心内刚刚萌生出的那些歉疚和怜惜之情,顿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他,他得到了她的人,她却还是不愿意嫁给他,这对成洛来说,是不能忍受的耻辱和重创。

    怒火腾的一从心头窜出,成洛抓住了云樱,瞪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你如果敢死,我就杀了你的全家,杀了云景!”

    云景是云樱的弟弟,那时正在成洛手的军队当兵。

    说罢,成洛松开了云樱,穿好衣服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而云樱,一直躺在床上流泪流到天明。她哭了一夜,最终认了命。

    她当然知道成洛不会真的杀了她的全家和弟弟,可是,既然自己从出生就注定了要嫁给他,既然自己终是逃不开做他女人的命运。那么,就认了吧,何苦还要家人父母为自己的事情操心难过?

    嫁给他,本来就是命里注定,也不用再苦思冥想跟父母亲人多解释什么,这样,也许大家都好。何况,她对成洛,也并非完全没有感情,只是这种感情,远远不如她对慕凌轩的那么浓烈。

    想起了慕凌轩,云樱心中一阵绞痛,本来已经干涸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

    她现在,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只属于他的,纯洁的云樱。她的身,已经被另一个男人烙上永远抹不掉的印迹,再也并非昔日的白璧无瑕。她还有什么脸面再见他?她还有什么资格享受他那柔情似水的爱恋。

    也许,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忘了自己,同时自己也忘了他。将那段甜蜜的,醉心的,也是短暂的恋情,深埋在心灵深处,永远不再提起。

    她不会把发生的这一切,告诉慕凌轩。

    云樱知道,以慕凌轩那种性格,如果知道了她嫁给成洛的真相是因为被他强(暴)迫于无奈,慕凌轩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杀了成洛,甚至铲平整个将军府。

    这一切,云樱并不希望看到。

    她虽然不爱成洛,但是对他却依然有亲情般的感情。再怎样,她也不希望成洛死。

    何况,即使慕凌轩真的杀了成洛,她和慕凌轩,也回不到从前了。她认为自己,已经配不上他的爱了。

    云樱痛苦思虑,反复挣扎,最后选择了顺应天命。她放弃了自己和慕凌轩那段难忘的初恋,平静地接受了日之后的那场婚礼,做了成洛的新娘。

    当然,云樱那时并没有能想到,她对慕凌轩的影响力会如此深刻。她的背叛,会对慕凌轩造成如此深重的打击和伤害。以至于,慕凌轩从此彻头彻尾地变了一个人,成了一个终日流连风(月)场所的花花浪。

    如果她早知道,她的软弱和不坚定会让慕凌轩如此痛苦颓废,她怎么样,也不会一言不发地离开他。

    在和成洛拜堂成亲之时,云樱是一心一意想要忘记从前,好好和成洛过日的。毕竟,她和成洛也是有感情基础的,如果没有后来她和慕凌轩的那段偶然邂逅,她和成洛,也是很好的一对。

    只是云樱也没有想到,自从知道她爱过慕凌轩,成洛就也变了,变得偏执暴躁,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温和宽厚的大哥哥。

    虽然他还是对她很好,在各方面他还是会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他却随时都会怀疑她,不信任她,用言语刺激她。

    甚至只要偶尔看到云樱在单独沉思,成洛就会具妒意和讽刺地问:“你又在想谁?”

    他的这些偏执计较,都让云樱受不了。

    她原本准备嫁给了他,就彻底把慕凌轩这个人锁在记忆深处,好好待他,全心全意做好他的妻。可是成洛却偏偏不让她平平静静忘了慕凌轩,他天两头在她面前提起慕凌轩,让她想抛过去都不可能。

    而更让云樱苦恼的是,是夫妻之间那种不可避免的亲密。她对(性)事一直都很冷淡,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留了阴影,她从来没有在这种事情上感受到过快乐,她只是觉得疼痛。

    每一次成洛的亲近,她都情不自禁地想抗拒,想躲避。而这样,却又使成洛更加恼火。在他看来,云樱这么不情愿接受他的爱抚,只是因为不爱他,只是因为还在想着慕凌轩。

    两个人的心中都有心结,却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在一起好好谈过。

    对云樱来说,她是羞于启齿,她的性格就是惯于默默承受。

    而对成洛来说,却是难以言说的郁闷,他爱云樱,却总认为云樱的心不在自己这里。他只能从她的身体上获得满足,证明这个女人还是真实地属于自己的。

    o(n_n)o~呼呼,求月票红包留言!每天月票过5或者红包礼物过2000加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