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樱怔了怔,有些茫然无措地说:“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娘喊郎中来给我开过药,可我好像怀不上。”

    成洛见云樱神态中焦灼带着不安,心中顿生疼惜,连连吻着她说:“不急,孩的事我们顺其自然,没有也无妨。”

    “可是,洛……万一我真的不能生,怎么办?”云樱沉默了片刻,忧心忡忡地说。

    不孝有无后为大,这道理谁都知道。一个女人,其他方面无论再完美,可是如果不能生孩,那她的完美无疑就打了很大的折扣,她的人生无疑就有了最大的缺陷。

    “不会的,我们肯定会有孩的,云樱,你不要想多了。”成洛安慰着她,自己的心里其实也在隐隐不安。

    毕竟,成亲年一次都没有怀上的情况少见了。而云樱的身体又那么纤弱,若是真的不能怀孕生养,成洛虽然也遗憾,倒不会怎么。反正这一辈,他都只认定了爱云樱一个人。但是成将军和成夫人,却必定会旧话重提,催着他纳妾为成家延续香火什么的。

    不过他除了云樱,却是谁也不想要了……

    云樱半晌没有再说话,成洛怕她胡思乱想,又抱住她不停地安抚,云樱才依偎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

    第二天成甜甜一直在将军府呆到吃过晚饭,才和家里的人依依不舍告别,让府里的马车把自己和莲宝送回王府。

    跨进王府大门,成甜甜的心就开始乱跳起来,又想起前天晚上,她和慕凌轩那(缠)绵而又炙热的吻……脸霎时一片嫣红。不知道那个人在干什么?自己昨天拒绝了让他接自己回王府,他会不会惦记自己?

    在成甜甜的心中,两人既然已经那样吻过,关系显然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说实话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慕凌轩是自己刚刚相恋的男友,想起他既甜蜜又有些微微的牵挂。

    只是,他也牵挂自己吗?

    正在心神不定地胡思乱想着,却一就找到了答案。

    成甜甜一眼就看到了慕凌轩,正拥着青青坐在花厅里的软椅上。他们面前的桌案上,摆着几盘新鲜欲滴的时令瓜果,两个人悠哉乐哉地边吃边聊,看起来亲热无比。

    这时,青青剥好了一颗晶莹透亮的紫葡萄,甜甜地喂到慕凌轩的嘴边。

    慕凌轩张嘴吃掉了,顺势俯脸来,在青青的脸颊轻轻落一吻。青青的双臂立即攀住了慕凌轩的脖颈,娇媚地将自己的红唇贴上他的……

    眼睛仿若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一,猛的刺痛。

    成甜甜再不想多在这里停留,带着莲宝匆匆往紫玉苑走去。却因为走得急,在过花厅大门的时候,撞倒了门口摆放着的一盆杜鹃花。

    “咣当”一声,精致的白瓷花盆坠落地面,发出沉闷的碎裂声响。

    成甜甜愕然地站住,感到自己的心里也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像这脆弱的花盆一样,慢慢地碎掉了。

    “你回来了?”慕凌轩松开了像鲶鱼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青青,懒洋洋地看向呆立在门口的成甜甜,潇洒地一扬眉:“走竟然这样不小心?”

    他其实早就看到了成甜甜,他坐的方向正好对着王府大门,成甜甜和莲宝刚刚跨进门槛,慕凌轩就注意到了。只是,他装作无动于衷而已。

    他不愿意承认,这两天成甜甜不在王府,他竟然时不时的就会记挂起这个有点傻,有点犟,又有点可爱的女孩。即使是和青青在一起,他也完全心不在焉。

    此刻,看到成甜甜回来了,慕凌轩的心中顿时掠过一阵又喜又气的激荡:傻女人,你终于还知道回来。

    或许,他专门选择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就是为了在成甜甜一回王府就能看到她吧。他明明是期盼着她回来的,可是,他表面上却不愿意表露出来。

    “是,回来了!”成甜甜很想平静一点说话,可是她一开口就有种气鼓鼓的味道。

    也确实,心里很窝火,他凭什么还能跟别的女人那么亲热?花花公!浪荡小人!

    青青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来说:“王妃过来一起吃些瓜果吧,这些都是人们今天刚从园里送来的,清甜得很。”

    “我不想吃!”成甜甜直截了当地拒绝,对莲宝交代了一声让她把碎花盆收拾好,不再看那两个甜甜蜜蜜的人一眼,昂阔步往紫玉苑走去。

    进了房间,成甜甜走到桌前的靠椅上坐,双手托着腮,怔怔地开始想心事。

    刚才慕凌轩和青青相拥吻在一起的那一幕,就像放电影似的,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盘旋回放,她感到心烦意乱而又怒火中烧。

    曾经,她看到慕凌轩和青青在她面前卿卿我我,大秀恩爱,根本毫无感觉。甚至暗自希望他们天天黏在一起,这样他就不会有闲心顾及到自己了。

    可是现在,同样是看到他和青青在一起,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难过?这么烦躁?这么气愤?

    呸!名副其实的花心大萝卜!最好再也不要来招惹我!成甜甜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吻了自己,又去吻别人?

    可是,他又怎么不能这样?他本来就是一个流连花丛的逍浪,又生长在这样一个倡导妻四妾的时代,他和青青这样,完全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自己的心吧。

    成甜甜想着想着,就自嘲地笑起来:是的,成甜甜,你傻。竟然想要在这样一个风(流)成性的古代王爷身上,寻找自己理想中的那种浪漫的,唯美的,专一的爱情,真是天真得可笑,幼稚得可笑啊。

    这样的男人,美女环绕,左拥右抱,绝不是自己所要爱的,也绝不是自己所能接受的。

    还好,没有陷得很深,还好,及时寻回了理智。

    以后,跟他这样的危险分保持距离就好。无论如何,不能再受到他的迷惑了,无论如何,不能再这样去了。

    成甜甜自己把自己开导得想通了,心中却仍是有些怅然若失。

    毕竟,从来没有跟哪一个男人这么亲密地同床共枕过,更没有跟哪一个人这么(缠)绵热烈地亲吻过……

    那如琼浆美酒般的醉心滋味,令成甜甜现在想起都脸热心跳。只是,这种如烟花绽放般绚烂而又短暂的(激)情,她不想要,也要不起。

    微微叹了一口气,成甜甜站起身来,准备洗漱睡觉。

    刚刚走到房门,门却被推开了,慕凌轩走了进来。

    成甜甜没想到他会来,待看清楚站在面前那如谪仙般俊美的人影,她的心突地一跳,又一沉。

    她原本该大大方方地和他打个招呼,或者淡淡地笑一,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可是这时候却很莫名其妙,成甜甜看到慕凌轩进来,如同鬼使神差一般,她竟快地背转过身体,嘟起了嘴不去看他。

    慕凌轩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走到成甜甜的面前站住,低头俯视着她:“本王不是让你不要弄得晚么?怎么还是回来得这样晚?”

    “我回来早晚也不碍王爷什么事,反正我说了在家里住一夜,也只住了一夜就回来了,又没食言。”成甜甜垂眼帘,又转了一身体,再次背对着他。

    那长而微翘的睫毛,像颤动的蝶翼覆在她美丽的眼睛之上,分外楚楚动人。

    她没有意识到,她的这种样,像了一个正跟自己男友赌气的女孩。

    “怎么不碍本王的事?你是本王的妻。”慕凌轩双手扳过成甜甜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你不回来,本王心里一直惦记着。”

    “你这会儿说我是你的妻了?”成甜甜伸手推开慕凌轩扶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抬眸没好气地看着他:“王爷难道忘了,你说过我们只是主和人的关系。还有,那时是谁说的,若是有谁喊我王妃就要割掉人家的舌头?”

    “你这伶牙俐齿的丫头,本王有这么说过吗?倒是真的不记得了。”慕凌轩不置可否地笑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紧绷着的小脸。

    这不识好歹的丫头,一回来就摆出这么一张欠她债没还似的冷脸给他看,他本该生气的吧。可是该死的,却偏偏觉得她此时的模样竟是那么吸引他,忍不住温柔地拥她入怀,轻轻啄着她粉嫩的脸颊说:“甜甜,你昨天不在,我真的想你了。”

    成甜甜的心重重一跳,几乎又要被他这样甜蜜柔情的攻势软化来,败得溃不成军,丧失自己刚刚坚定来的全部斗志。却在转瞬间想起了刚才他拥着青青,也是这般温柔地吻着她的面颊……

    心中猛的泛起一阵厌恶的感觉,这男人,到底尝过多少女人的粉颊和樱唇?现在又来这样招惹她,真是花心男人之中的典范啊。

    不愿再想去,成甜甜奋力推开慕凌轩的怀抱,大声地说:“别碰我!”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