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王妃想出去呀。”青青面色了然地一笑,似是遗憾地说:“既然是王爷有过吩咐,那青青也没有办法帮王妃了。”

    “呵呵,我原本也没有要你帮我,这件事,我会自己找慕凌轩理论清楚。”成甜甜语波无澜地说。

    她已经感到,青青不像她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真诚善良,青青的那种热心恭顺,似乎有点虚伪。

    成甜甜直接喊出慕凌轩的名字而不是尊称王爷,让青青和大家都有些吃惊。

    微微愣了愣,青青却又绽开了她惯有的那种热情洋溢的笑容:“王妃,今天是踏秋节,我也正要出去。瑞丰祥绸缎庄今日重新开张,听说新到了一批上好的丝绸。我昨晚跟王爷说了,王爷让我想要就过去看看,随意挑些自个儿喜欢的回来。不知王妃喜欢什么花色的布料?或是想要什么样的脂粉?不如我顺便也帮王妃带些回来。”

    她此刻虽然没有直接说王爷对我有多好,有多么宠爱我,但是从她语句之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得意,即使是傻也能听得出来。

    而她那个不知深浅高低的丫鬟春雪,此时更是露出了一种目中无人的傲慢神情。

    “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你要去买东西就快去吧。”成甜甜冷淡地说。

    青青讨了个没趣,却也并不恼,依然柔柔笑着说:“王妃既是不稀罕,那青青就自个儿看看自个儿喜欢的了,先告退了。”

    说完,她喊了春雪,主仆二人扬长走出门去。

    靠!我还不相信我今天就出不了这个囚笼了!成甜甜暗自在心里咒骂了一句,扭头就往回走去,莲宝连忙跟了上去。

    那几名守门的护卫看到成甜甜并没有再固执己见非要出去,让他们难办。一齐松了一口气,却又不无奇怪地慨叹:这王妃看起来比那青青夫人还要漂亮妖娆,为什么就不能得王爷的宠爱呢?真是怪啊。

    “小姐,我陪你到花园里逛一逛吧。”莲宝追上了成甜甜,带着劝导的口气说,她担心小姐因为刚才的事情心里不舒服。

    “那花园我都逛了几道了,几棵树几棵草我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了,有什么好逛的?”成甜甜确实心情糟透了,她真没有想到自己穿越到古代,竟然会过上这种近乎被囚禁的生活。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忍受去了。

    “慕凌轩不让我出门,我今天就偏偏要出去!”不等莲宝说什么,成甜甜又开口说,语气很坚决。

    “可是小姐,大门那里那些人守着,我们硬闯也不行吧。”莲宝叹了一口气,心里也为小姐感到委屈。

    从前在将军府老爷和夫人都是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宝贝小姐,嫁到靖王府却受到如此冷遇,连带着自己这个贴身丫鬟也跟着明里暗里受人欺负,唉……

    “走不成大门我走旁门左道,总成吧。”成甜甜冷然一笑,满不在乎地说:“莲宝,我早就看好了,王府厨房的后面堆着一堆高高的柴火垛,正好靠着院墙,我以后想出去,就从那儿走。”

    “啊?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莲宝震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以及快要掉来的巴,有点不敢相信,这句如此荒唐的话竟然是从自己这个千娇媚的小姐嘴里说出来的。

    “我的意思是说,大门不让走,我就翻墙出去。总之,我不会被他困死在这里。”成甜甜轻轻松松打断莲宝的话,看了看表情已经像是吞了一个整鸡蛋一样的莲宝,莞尔笑道:“我曾经是校里的体育健将,校的院墙也不知道被我翻了多少次。你不必吃惊,也不必为我担心,翻墙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慕凌轩想要难住我,做梦去吧!”

    莲宝呆呆地看了成甜甜半天,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小姐很不对劲,有点疯言乱语。

    翻墙出去?她这个从小打粗的丫头都没有动过这念头,也根本不敢这样做。

    而小姐,那生来就是大家闺秀,一直被当做金枝玉叶宝贝着,娇养着的。除了熟习琴棋书画,她何时接触过其他的事物?

    可这时,她竟然说要翻墙出去。这世道,是不是疯了?

    成甜甜可不管莲宝在怎么想,直接带着莲宝来到王府厨房的后院。

    那柴火跺堆得可真够高的,爬上去就离院墙的顶端不远了。

    成甜甜仔细观察了一,感觉自己要从这里出去毫无问题,便笑着对莲宝说道:“莲宝,等会儿你就先在紫玉苑等着我,我只是随便逛,不会回来很晚的。今天我先出去探探情况,如果好玩次就把你也带上。”

    “小姐,我不想去,你也别去了吧……如果小姐真想出去,等王爷回来我们再去找找王爷,跟他说好话吧,小姐何必要做这样不成体统的事情?”莲宝哭丧着脸,一副世界末日来临的模样。

    “让我去求他?呵呵,除非我脑袋被驴踢了。”成甜甜轻轻一撇嘴,拍怕莲宝的肩膀,亲昵地一笑:“莲宝,你别多想了,真的没事的。我走了,你在家等着我就行。”

    莲宝无可奈何地点点了头,没有说话。但是她看着成甜甜的表情,却好像是成甜甜的脑袋真的被驴踢了一样。

    为了方便攀越,成甜甜又将自己的曳地长裙提起一截,用束带七缠八绕束在腰间,露出里面月白色的长裤。这样她就相当于穿着裤装,爬墙就容易多了。

    一切准备妥当,成甜甜踩着面的柴火枝,很轻松地就站到了那堆高高的柴火垛上。踮起脚尖,伸臂将双手放在墙头,左脚先跨了上去。

    探头往一看,墙外是一条静谧的街道,或许是因为紧靠王府,街道虽然宽阔,却并无什么人行走,正好适合成甜甜此刻翻墙越户。

    成甜甜微微一笑,将右脚也跨过墙来,准备越墙而了。

    等到她整个人都坐上墙头,才发现,这个墙还真高啊,比她从前在现代翻过的那些墙高多了。

    而墙外并没有什么可以垫脚的东西,她如果就这样跳去,显然还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定会崴伤脚。

    莲宝看到成甜甜坐在墙上有些进退两难的样,赶紧在面喊:“小姐,你回来吧,墙这么高,小姐万一摔伤了就不好了。”

    “我既然爬上来了,当然不会就这么回去。”成甜甜毫不迟疑地说,心中充满了刺激和兴奋的感觉。

    她在墙上琢磨着怎么去更好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慕凌轩正坐着马车从街道那端赶回来。

    慕驾着马车,突然看到王府的院墙上面似乎坐着一个人,吃了一惊。再一细看,原来竟然是他们那个平日很少抛头露面的王妃,更是目瞪口呆。

    他赶紧停了马车对着车里说:“王爷,王妃好像在墙上。”

    “你说谁?在哪里?”慕凌轩微微错愕地撩开车帘。

    慕凌轩本来不会回来得这么早,今日因为过节,提前回府。却不想还没有走到家门,就听到这样一个令他惊憾的消息。

    “王爷你看,那边墙上,是王妃坐在上面吧。”慕伸手指了指成甜甜所在的那个墙头。

    慕凌轩抬眼望去,果然见成甜甜坐在高高的院墙之上,似乎正在跃跃欲试地想要跳来。

    “她要做什么?翻墙?”慕凌轩愣了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

    “这……属也不知道……”慕的表情比慕凌轩更为呆愣,在他的心目中,就像仙女那么美好优雅的王妃,怎么会爬到墙上去呢?

    慕凌轩拧了拧眉,在心里暗忖:这女人,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真是一刻也不让人安闲啊。

    尽管感到成甜甜的举动不可思议,慕凌轩还是了车快速往她的那个方向奔去。

    不然,他担心,这个傻乎乎的女人不顾一切地从这么高的墙上跳来,会摔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这时候,在墙上磨蹭了一会儿的成甜甜也打定了主意,闭上眼睛鼓足了勇气往一跳,仿若仙女凡一般,裙裾飘飘跃墙头。

    她想着这墙虽然够高,但是以自己这身过硬的运动功底,跳去顶多只可能摔疼一,不至于会受伤。反正,既然已经弄到了这一步,不出去一趟就对不起自己了。

    然而落之后,成甜甜却并没有感到预想之中的疼痛,反而似乎跌进了一个软软的怀抱,特别舒适。

    成甜甜定神一看,先看到一张熟悉的,妖孽般俊美的男人的脸,随后发现原来自己跳到了他的怀中。不,也许应该说是他在面张开双臂接住了自己。

    见鬼吧!冤家窄这句话是谁总结发明的?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成甜甜看清楚了是慕凌轩之后,心中叫苦不迭,一句没经大脑考虑的话冲口而出:“靠!我宁愿摔地上!”

    潜台词是我宁愿摔一跤也不愿意遇到你。

    话音刚落,慕凌轩的手一松,成甜甜果真重重摔到了地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