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倒不用,甜食吃多了会发胖的,偶尔吃吃还行。”成甜甜轻轻一笑,已经从刚才那种不对头的情绪之中释怀了。

    是的,她已经嫁为人妇,不该再让纪风对自己存有分毫念想。如果纪风的身边有了好的女孩,她应该做的,是真挚地祝福,而不是像这样小心眼地去嫉妒……

    “呵呵,你懂得倒还不少。”慕凌轩笑笑,伸手牵住成甜甜的手:“走吧,去别处看看。”

    冷不丁又被他握住了手,成甜甜还是有些不习惯,稍稍挣了一,却反而被他握得更紧。

    成甜甜抬头看了慕凌轩一眼,慕凌轩微微一笑:“他们都牵着手,本王与你如何牵不得?”

    这个古怪男人的心思,成甜甜永远捉摸不透,罢了,由他去吧。反正,只是牵牵手而已,也并不损失更多。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成甜甜一边吃着糖人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

    这古香古色,繁华热闹的古代大街,成甜甜看什么都觉得稀奇,看什么都有兴趣。尤其是遇到那些街头摆摊卖艺的,成甜甜见了总要拉着慕凌轩走过去看一会儿。

    慕凌轩当然对这些嗤之以鼻,但只要他面色稍稍流露出一丝不耐,成甜甜就会狡黠地一笑说:“王爷,是你说今日要陪我逛好的,我这还没有逛到一半呢。不过,如果你真的逛不来了,也可以先回去,我自己逛。”

    “呵呵,想把本王支走?”慕凌轩有些好笑地看住她,轻描淡写地道:“别打你的如意算盘,本王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里的。”

    也许是因为刚才遇到了纪风的缘故,让慕凌轩觉得,这个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女孩其实还是有人珍惜的,他也不想轻易放手。何况,这女孩,本来就是他的妻。

    成甜甜见摆脱不掉,也只好不想歪心思了,老老实实地跟慕凌轩一起东游西逛。

    走到一排卖小饰的摊位前,成甜甜又站住了。

    女孩,天生对这些精致美丽的小玩意感到喜爱。不由拿起一支红玉吊坠细细看着,整个吊坠晶莹剔透,通体透红,做成腊梅花的形状,非常漂亮。

    而成甜甜最喜欢的就是梅花,拿在手上真是爱不释手。又看到旁边的还有许多做工精巧的手镯耳环一类,琳琅满目,各有特色。

    正在细细欣赏,忽然听到一个娇若莺啼的声音在身后柔柔响起:“甜甜,你也来了。”

    这温柔熟悉的声音,让成甜甜的心中一喜,让慕凌轩的心头一震。

    两人一齐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云樱袅袅婷婷的倩影,站在不远之处的秋阳之。

    绝美的身姿,宛若翩然出尘的飘飘仙,那么柔美,纤弱,却又高不可攀。看起来楚楚动人,如空谷幽兰。

    她的身边,跟着将军府一个叫小菊的丫鬟。

    哇,看来今天还真是一个好日呢,连云樱这个一向喜静不喜动的人都出来逛街了,自己选择今天出来也算是选对了。成甜甜又惊又喜,连忙放手中的东西,高兴地跑过去拉住云樱的手:“云樱姐,你就和小菊来的吗?娘呢,怎么不一起出来逛逛?”

    “娘说集市上吵,就不来了,只让我看看买些东西回去。”云樱轻轻笑道,又说:“你都逛了些什么?瑞丰祥绸缎庄今日重新开张,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我想添几身现在穿的衣裳,娘也说让帮忙给她扯两块冬装的料带回去呢。”

    女人逛街,讲究的就是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伴。

    云樱带着毫无共同欣赏趣味的小菊正逛得然无味,突然看到了成甜甜,她当然高兴。甚至顾不上,她曾经最怕见到的人慕凌轩也在这里,直接就对成甜甜提出了邀约。

    “好啊,我去给你做参考,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过云樱姐,我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你就是天然的衣裳架。”成甜甜嘻嘻一笑,爽快地答应。

    却突然想起了慕凌轩还在一边,回头看去,慕凌轩已经走了过来,深邃的目光,瞬也不瞬地投射到云樱的脸上。

    云樱被他这样执拗的目光看得有些窘迫,脸颊微红,略带不安地垂了眼帘。

    “王爷,云樱姐想去瑞丰祥绸缎庄买布料,我陪她去看看,你……一起去吗?”成甜甜在心底不明所以地轻叹了一声,沉吟着问道。

    “我陪着你们。”慕凌轩表情生硬地收回自己的目光,声音很干涩,却又透着掩不住的忧伤。俊朗的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玩世不恭。

    他这时,又一次没有自称本王,说的是我。

    成甜甜发现,只要在云樱面前,慕凌轩就总是做不到平日的从容潇洒,反而显得有点小心翼翼。

    其实,慕凌轩自己也在心里生着自己的气,为什么要这么感触万千?为什么要这么激动难抑?这样的女人,水性杨花,翻脸无情,有什么好?

    可是……尽管知道她对自己是那么坏那么无情,为什么还是不忍心,对她狠一点?甚至还在暗暗期盼着,能多看到她一会儿也好。难道这就是人家常说的,上一辈欠了她的债,这一辈注定自己要来偿还?

    云樱这一刻的心情,也是五味陈杂。

    她这一生,曾经最爱的人,就是慕凌轩,最愧对的人,也是慕凌轩。

    而现在,时过境迁,她已经嫁给了成洛那么久。她竟然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更爱成洛?还是慕凌轩?

    只知道,这两个男人,都是她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她谁也不想伤害。可是,却偏偏重重伤害了其中一个。

    她也只能,这样狠心走到底,再也无法回头。

    一时间几个人的心中都涌起千般思绪,万般感触,再也没有谁说话。

    还是成甜甜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那我们快去吧,晚了瑞丰祥绸缎庄是不是要关门了?”

    说罢,又问:“云樱姐,那个绸缎庄在哪儿?我还不知道呢,你带吧。”

    “什么?甜甜你……以前,咱们俩不是经常去那儿看衣料的吗?”云樱从自己的心绪里回过神来,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成甜甜。

    “嘻嘻,云樱姐,你忘了,我失忆过。”成甜甜嘻嘻哈哈一笑,拉着云樱的手说:“走吧走吧,你带我去。”

    慕凌轩看着成甜甜那明媚耀眼的笑容,心神掠过一阵恍惚。

    这女孩,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其实也那么可爱,又那么善良,一点儿也不比云樱逊色。可是,她也不爱自己,她也有她爱的男人,她对自己,除了抗拒,还是抗拒。

    呵呵,想来还真是可笑啊。

    自己号称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逍浪,然而,自己真正想要的女人,却一个也得不到,自己真正喜爱的女人,一个也不属于自己。

    慕凌轩的唇角,露出苦涩的微笑,帅气的脸庞,笼上了深重的落寞……

    几个人一起来到瑞丰祥绸缎庄,成甜甜又大开了一次眼界。

    整个店堂布置得温馨富丽,各色各样的绫罗绸缎可谓七彩纷呈,琳琅满目,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店里的一角还摆放雅致的小桌和靠椅,大约是专供客人休息用的。

    慕凌轩虽然从未来过这里,但浑身却有着天然自成的尊贵之气。云樱和成甜甜,又都是人间少见的绝色美女,这几个人一走进店铺,几乎吸引了全场人的注目。

    就连平日训练有素的伙计,也被这几个风华绝代的人物震得呆了一。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立刻满面堆笑地迎了上来,给他们让座倒茶,又热情洋溢地介绍各种布艺面料。

    成甜甜原本对这些没有多少兴趣,不过云樱却仿佛很爱好这一类,拿出了铁杵磨成针的耐心和恒心在这里反复比较,精挑细选。还时不时拿起一块衣料在身上比试,让成甜甜帮忙看看合不合适。

    如果是别人买东西这么磨蹭,慕凌轩可能早就不耐烦了,早就要拉着成甜甜走人了。

    可是,现在这个人是云樱,他心底最珍惜的女人,那当然不一样。所以,他也表现出了超常的耐心,却又超常的沉默,一直陪着她们,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如若不是青青和春雪突然出现,估计慕凌轩就一直要这么沉闷去了。

    成甜甜记得,青青出来的时候也是说过要来绸缎庄的。

    所以当青青带着春雪跨进瑞丰祥的大门,姗姗来到他们的面前时,成甜甜并不感到意外,只是心里有些奇怪,她出来了这么久,怎么这时才来这里?

    青青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慕凌轩和成甜甜,一时又是惊诧,心里又酸溜溜的。这女人,王爷不是不准她踏出王府的吗?怎么现在,王爷还陪着她一起出来逛了?

    虽然心里不乐,面上却还是挂上了最妩媚的笑容,娇滴滴地说:“王爷,你和王妃也来了啊。正好,待会儿陪我看看哪块料我穿着好看?”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