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上去很是机灵的年轻伙计将慕凌轩和成甜甜带到一个挂着竹帘的雅座,雅座里摆着一张矮矮的竹木方桌和几把精致的竹椅,铺着翠绿色的软垫。竹桌上摆放着一套做工考究的紫砂茶具,还有两小碟供人尝的茶点。

    待成甜甜和慕凌轩各自坐,那伙计问:“王爷今天还是喝洞庭碧螺春吗 ?”

    “本王什么时候喝过别的?”慕凌轩看也没看一眼那殷勤备至的伙计,淡淡地道。

    “小人明白。”那伙计恭敬地答应道,又去问成甜甜:“不知这位小姐要喝点什么?”

    “我……随便吧,什么都行。”成甜甜犹豫了一,轻声说道。

    她从来没有到正规的茶楼里喝过茶,甚至连茶叶都没有喝过,对茶的讲究她是一窍不通。她唯一知道的茶是她们那里夏天常喝的皮罐,就像树叶那种,泡几片到开水里放凉了再喝,味道很好,也特别解渴。

    “这……王爷,您看……”成甜甜的回答让那机灵的小伙也犯了难,不由诺诺地看向慕凌轩。

    “给她泡一壶茉莉雀舌毫,再把你们这里的招牌点心一样来一份。”慕凌轩不动声色地说。

    “是,王爷稍等,小悦姑娘马上就过来了。”伙计答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成甜甜,你连自己喜欢喝什么茶都不知道吗?”慕凌轩这才看住成甜甜,漫不经心地问。

    “老实说,王爷,我自从失忆之后,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就相当于从来没有喝过茶,连那些茶叶的名字我都不知道。”成甜甜坦白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这些点心你也从来没吃过咯,先少吃点。”慕凌轩把桌上的茶点往她的面前推了推,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成甜甜随手拿了一块栗糕,放到嘴里尝了一,说道:“蛮好吃的呀。”

    说罢,又连连吃了几块。

    “小姐,没听到让你先少吃一点吗?等会儿再端上来的,才是这里的精糕点,比这些好吃。”慕凌轩看着成甜甜那一副真的没吃过的样,又好气又好笑。

    “哦,等会的更好吃吗?我觉得这已经够好吃了。”成甜甜展开一个甜美无邪的笑容,老老实实地说。

    慕凌轩看了看成甜甜,不说话了。

    他对这个稀奇古怪同时又是自己王妃的女孩,真是彻底无语了。视线不由投向窗外,他们的这个雅间紧邻着大街,透过窗户能清楚地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

    “这个,是你们家刚才那个丫鬟吗?”往外看了一眼,慕凌轩的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

    “哪里?”成甜甜一边吃着栗糕一边顺着慕凌轩看的方向往窗外看过去。

    果然,看到小菊慌里慌张往这边跑过来,身边却并没有云樱。

    “咦?小菊怎么又转回来了?云樱姐呢?”成甜甜诧异地说。

    话音未落,慕凌轩就起身站了起来,大步往门外走去。

    “王爷,会不会有什么事?”成甜甜也赶紧站了起来,心里隐隐不安。

    “最近京城很乱,我担心……”慕凌轩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住了,没有再说去,拳头却紧紧捏在了一起。

    刚刚掀开竹帘,就和端着茶点走进来的小悦撞了个满怀,那些做工精美的小点心登时纷纷滚落洒了一地。

    “王爷,怎么要走?是在怪小悦来得晚了么?”小悦愣住,美丽的眼睛闪亮闪亮,如同秋夜皎洁的月光,幽幽地看住急匆匆出门的慕凌轩。

    “本王现在有急事,有空再来喝你泡的茶。”慕凌轩头也不回地丢一句话,人已经冲了出去。

    小悦怔怔地看着慕凌轩决然离开的背影,明亮的眼神倏然暗淡来。

    这女孩,估计从前慕凌轩和她也是有一手的。成甜甜瞥见小悦那一脸失望之色,心中顿时冒出一个这样的念头,但此时也顾不得多想,跟着慕凌轩一起跑出去。

    两人出了天水雅阁的大门,小菊也正好来到了门口。

    小丫头跑得上气不接气的,脸色都发白了,见了成甜甜就说:“小姐,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成甜甜的心里一惊,抓住她的手问。

    “小姐,少夫人,她……她……”小菊气喘吁吁,心里又急又怕,话也说得不连贯了。

    “云樱怎么了?你快说!”慕凌轩大吼一声,心直沉去。

    “她,她被人抓走了。”小菊被慕凌轩一吼,更是害怕,声音带了哭意。

    “啊!怎么会这样?”成甜甜失声惊叫出来,一时呆住,是什么人会如此大胆?在光天化日之把云樱姐抓走?京城难道不是王法之地吗?”

    “那些人什么样?抓人时说了什么没有?是怎样抓走她的?”慕凌轩连声问道,完全没有了平日的从容镇定。

    “回王爷……我,我没有看清楚,他们都穿着黑衣服,蒙着面,骑着马……还拿着刀……他们骑马从我和少夫人身边冲过,有个人把少夫人掳上马,就走了。”小菊结结巴巴地说,根本不敢抬头看慕凌轩。

    “我应该送她回去的!”慕凌轩一拳头砸到门边矗立的绿柱上,懊恼之情,溢于言表。

    这时天水雅阁那个掌柜也赶了出来,看到慕凌轩这个模样,一时不敢吭声,只好垂恭顺地站在一边。

    “王爷,会是什么人抓走云樱姐?我们该到哪里去找她?我娘要是知道了,准要急死了。”成甜甜也心急如焚,爹爹和哥哥都远赴边关打仗去了,云樱姐却在这时被来历不明的人抓走,叫她怎么办才好?

    十六岁的女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亲人被绑架的事情,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不会是京城的人,京城应该还没有谁敢有这么大的胆,敢对将军府的人动手。”慕凌轩沉吟着说道,他此刻冷静了些,沉声问小菊:“那些人是你们走到哪里时出现的?抓了云樱又往哪个方向走了?”

    “回王爷,我和少夫人是走在金石巷时遇到那几个人的,他们从我们后面直冲过来,我和少夫人赶紧闪避到一边,却没想到,有个人就那样把少夫人抓上了马……他们往西面去了。”小菊怯生生地回答。

    成甜甜蹙眉想了想,莫非那些人是看中了云樱那倾国倾城的美貌,临时起意,掳走了云樱?可是,听小菊刚才说的,那些人又是从她们后面过来的,应该没有看清楚云樱的面容啊。那么,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只抓走云樱?小菊却没事……难道,是有人专门预谋好了要抓走云樱?

    这样一想,成甜甜的心中倏地掠过一阵寒流,令她周身发冷。如果云樱出了什么事,她不敢想象,她的哥哥会怎么样?他们全家又会怎么样?

    “王爷,怎么办?”半晌,成甜甜才开口说道,焦虑的目光,求助地看向慕凌轩。

    她此刻,已经完全乱了方寸,只知道一定要把云樱救回来,可是怎样救?到哪里救?她一点主意也没有。

    这里,对她这个穿越时空莫名而来又很少有机会出门的现代女生来说,完全东南西北都还没有分得很清楚。

    “你放心,就是掘地尺,我也会把她找回来。”慕凌轩咬紧了牙关,眸色暗沉。

    他这时,也同样心乱如麻。这样坚定决然的话语,不知道是在安慰成甜甜,还是在安慰他自己?

    自从听到云樱被不知身份的人抓走,慕凌轩的心中就被担忧,懊悔和自责各种复杂不安的情绪占满。

    尽管云樱早已经不再属于他,他和云樱,亦再无可能走到一起。

    可是,云樱毕竟是他心底永远难忘的珍贵记忆。他担心,她会受到伤害。何况,云樱又是那么美丽柔弱,玉洁冰清,万一有歹徒心怀不轨,见色起意……云樱一定不堪受辱,也许……

    慕凌轩的心里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重重吐出一口气,对成甜甜说:“你先带着小菊回去,我去找云樱。”

    “王爷,我跟你一起去找。”成甜甜不假思地说。

    “不必,你也不懂武功,你去了,反而让我多担一个人的心。”慕凌轩沉声说道,表情是从所未有的深沉严肃。

    “可是,我过跆拳道,不会成为你的负担的。也许,我能帮到什么忙呢。”成甜甜说,这种情况,她实在放心不。即使回去了也会坐立不安的,还不如,跟着慕凌轩一起去寻找云樱,在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看着成甜甜那一脸热切的模样,慕凌轩的目光中掠过一丝赞赏。

    他知道,这个女孩是在真切关心云樱的安危。

    只是,那些人什么来并不清楚,为何要抓走云樱也不清楚。云樱现在落不明已经够让他紧张,他绝不会,再让这个纯真善良的女孩跟着自己去冒险。

    此刻,因为慕凌轩的全心都被云樱失踪的事情所占满,所以并没有留意到,成甜甜说的话中又带了一个他从未听过的新名词——跆拳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