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你听话,先回将军府。万一那些人有什么话传回来,也好有人照应着。我一有消息,也会先去那里告诉你的。”慕凌轩正色说道,语气温和而又严肃。

    “好吧。”成甜甜想想慕凌轩说的话也有道理,点头答应。而且,云樱和小菊出来逛街迟迟不归,娘在家中也必定挂念,还是要回去跟娘说一声的好。

    “我走了。”慕凌轩简单地说了个字,就转身匆匆离去。

    “王爷,你自己小心一点。”成甜甜忍不住在他身后喊了一句。

    “呵呵,放心,你夫君的身手出神入化,暂时还没有遇到过瞧得上眼的对手。”慕凌轩转过头来,望着成甜甜调侃地一笑,仿佛又恢复了从前的洒脱自若。

    但是其实他的心里,正在承受着火烧火灼般的煎熬,只是他不想,让成甜甜担心。

    成甜甜看着慕凌轩潇洒俊逸的身影转瞬之间就消失在了街角尽头,深深叹了一口气,转头对依然没有从惊惧之中回过神来的小菊说:“走吧,先回府。”

    一起回到将军府,成夫人见是云樱带着小菊出去,此时却是成甜甜带了小菊回来,自然惊诧万分。

    成甜甜将事情经过简单地对成夫人讲了一遍,成夫人果然吓得几乎晕过去。

    成甜甜赶紧又对她说慕凌轩已经带人四处去寻找云樱了,一定会把云樱安全找到送回来的,让她不要担心。

    成夫人却还是忧心忡忡,不住长吁短叹。

    母女二人心神不宁地坐在家中等待着消息,晚饭也只随便吃了一点,便让人撤了。

    成甜甜虽然自己也心急如焚,可还不能表露出来,怕更惹得自己的娘亲不好想,只能不时安慰着成夫人。

    就这样一直坐到天完全黑了来,夜色越来越深,还是没有见慕凌轩和云樱的人影,也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

    成甜甜的心情越来越焦虑,也越来越不安,那些安慰的话语勉强自己都说不出来了。

    母女俩彻底沉默,成甜甜有心想让成夫人先回房里去睡一,却又知道这种时候她的娘亲肯定也睡不着,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两个人就这样定定地坐在大厅里,直到听到院里传来了说话声。成甜甜从软椅上一跃而起,急步奔向门口,成夫人也随之站起身来,往门外看去。

    进来的人果然是慕凌轩,身边跟着将军府的管家,可是却没有看到云樱。

    成甜甜的心顿时一沉,走到了慕凌轩的面前问:“没找到云樱姐?”

    “是……”慕凌轩的面色灰败,只沉重地吐出了这一个字。

    “王爷,那现在……”成甜甜不禁捏紧了自己的手。

    “这可怎么办是好?老爷和洛如今都不在家……”成夫人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我一定会找到她的,那些人,一个人也活不了!”慕凌轩眼神森冷,这句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他齿缝里挤出来的。

    “有什么线吗?”成甜甜问。

    慕凌轩不答,却对成甜甜说:“你去把云樱平日穿的衣服或者用的小物随意拿一个来。”

    “我去拿。”成夫人急急忙忙往后院走去了。

    “王爷,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人抓走了云樱姐?”成甜甜急切地问。

    “暂时没有,不过我可以断定,抓走云樱的人不是大昱国的民。你哥近日在边关连连退敌,捷报频传,那些人很可能是国中某国派来的,而且早就识得了云樱的模样,想用云樱要挟你哥退兵。我派出的人今天已经把京城和城郊里里外外都仔细了一遍,没有发现那样行迹特殊的人。小菊说那些人是骑马向西去了,西边正好是往霄国去的方向,我现在准备再带人出城往西着重查。哪怕是追到霄国去,我也要把云樱救回来。”慕凌轩声调低沉地说。

    “原来内中原因这么复杂。”成甜甜叹了口气,自我安慰般地说:“不过他们既然是想要抓云樱姐去要挟我哥,云樱姐暂时还不会有危险吧。

    “他们暂时应该不会伤到云樱性命,可是……”慕凌轩没有说去,拳头却又紧紧捏成了一团。

    成甜甜知道他牵挂着云樱的安危,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

    主要是,云樱有着那么超凡脱俗的美貌,很难有男人见了她不动心吧?若是……唉……

    “要云樱姐的衣服做什么?”想了想,成甜甜又问道,她对这个还是不解。

    “皇上身边有一只猛锐的猎犬,叫黑虎。黑虎嗅觉十分灵敏,若是熟悉了云樱的味道,必定能带我们尽快追踪到他们。我已经差人进宫将黑虎带了出来,拿到云樱的衣物,让它嗅嗅,就好找人了。”慕凌轩说。

    “哦,我明白了,就像警察追踪坏人时带上警犬一样。”成甜甜恍然大悟。

    慕凌轩微微诧异地看了成甜甜一眼,没有说话。

    这女孩,又说了两个他没有听懂的词,警察?警犬?若是以前,他肯定又会满是嘲讽地追问她这些怪话什么意思,可是此刻,他却没有心思与她像往常那样斗嘴。

    这时,成夫人抱了一堆云樱的衣服走出来问:“王爷,这些行不行?”

    “一件就够了。”慕凌轩说着,从成夫人手里随手拿过一件,对成甜甜说:“我先去。”

    成甜甜跟着慕凌轩一起走到将军府大门,看到慕和几个面色肃然的玄衣侍卫站在门外,每个人的身旁都停着一匹高头大马。

    慕的手中还牵着一条浑身漆黑,足有半人多高的猛犬,看上去很是吓人,还真有点黑老虎的气势。

    见了成甜甜慕恭敬地喊了一声:“王妃。”

    成甜甜对慕点了点头,见慕凌轩准备上马,心里却忽然掠过一阵奇异的担忧,不禁又急切地说了声:“王爷,找到了云樱姐就快点回来,上小心一点。”

    慕凌轩听到成甜甜这样说,又转回身来走到她的面前,伸臂将她紧紧拥在怀中:“不要担心,本王不会有事,也不会让云樱有事。”

    “嗯。”成甜甜轻轻点了点头,并未挣脱他的怀抱。在慕凌轩面前,她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柔顺过。

    “你今晚别等晚,一会儿就在这里早点睡,也许明早一醒就能看到本王回来了。”慕凌轩笑笑,俯脸在成甜甜额前落轻柔的一吻,便松开了她。

    回到马前,慕凌轩翻身上马,那些侍卫也纷纷跟随着上了马,一行人策马向西疾驰而去。

    成甜甜伫立在门口,看着慕凌轩带着那批侍卫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心中充满了纷纷杂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有担忧,有牵挂,又似乎有着淡淡的失落……

    ---

    而此时,云樱却被那伙黑衣人挟持着,来到了远离京城的一个小镇上。

    这些劫匪果然狡猾,因为怕惹人注目,他们并没有入住小镇的哪一家客栈,而是将云樱带到了小镇郊外的一座久无人烟的破庙里,准备在此歇息一晚。

    云樱的手脚都被捆住,嘴里也被堵上了布条。那伙黑衣人随意将她丢到破庙里的木板床上,然后便围在一边开始喝起酒来。

    云樱自小到大一直都是温室里娇弱的花朵,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此刻不明所以被这群陌生人掠到这个荒凉的破庙,自然又惊又怕,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快要昏了过去。

    那伙人自顾自地喝酒吃肉,倒是十分快活。

    “大哥,没想到这次事情办得这么顺利,回去后,主上定当好好奖赏我们。”一个黑衣人呷了口酒,得意洋洋地说。

    “哈哈,是啊,二弟,说起来还是我们收到的情报准,抓到这个女人没费吹灰之力。有了这张王牌,主上就捏住了姓成的那个小软肋,不怕他不就范。来来来,干杯干杯,大家连日赶,都辛苦了。”被称作大哥的人哈哈大笑,言语之间尽显猖狂。

    一伙人当举起了酒杯,开怀畅饮。

    那方才说话互相称大哥二弟的两个人大约是这群人里的头目,他们边喝边聊,不时爆发出得意的大笑。而其余的人却只是默默地喝酒,随声附和一,并不多言。

    酒至半酣,一群人都或多或少有了醺醺醉意。

    那被唤作二弟的人斜着眼看了一眼被捆在一边,吓得面色惨白的云樱,满脸(淫)邪地一笑:“大哥,这女人倒是个罕见的美人儿,姓成的那小,还真***有福气。”

    “二弟,她是主上吩咐要完好无损带回去的女人,你趁早还是死了这份心,别打她什么主意。若是误了主上的大事,只怕我们都要没命。”那大哥知道自己这个二弟向来好色,不由正色说道。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还是一个被人弄过不知多少回的女人,又不是黄花大姑娘,玩一玩也不会坏掉。”那二弟却不以为然,色迷迷的目光,再次投落到云樱的身上。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