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谁的女人?主上抓她是有大作用的,那是将来牵制成洛的一张王牌,你可不要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了!”那大哥不满地瞪了自己的二弟一眼,语重心长地道:“暂且忍一忍,待回去了,大哥多给你找几个水灵的女。”

    “再水灵又能比得过她吗?我他妈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没见过这样让老心动的!”那个二弟猛灌了一口酒,悻悻然说道。

    “二弟,你好自为之,明日就能出关了,不要惹出什么乱!”那大哥冷然说了一句,站了起来对手的几个人说:“把这女人带到后面房里好生看管。”

    几名黑衣人答应一声,把云樱提起来带了去。

    “二弟,今日大哥和你一起在这里睡。”那大哥又对还在独自喝着酒的二弟说道。

    “呵呵,大哥,你是怕我耐不住火去找了那个女人吧。”那二弟扔掉手中的空酒瓶,嬉皮笑脸地站了起来。

    “你的德行我还不清楚吗?见了漂亮点的女人就像掉了魂,何况还是这样一个的天仙般的美人。”那大哥恨铁不成钢地望着自己的二弟,拍拍他的肩膀:“今晚老实点吧,回去了你想怎么玩大哥都不管你,主上也会赏你美女。”

    “大哥你真是体恤小弟了,那今晚咱们兄弟俩就一起睡吧,免得大哥不放心。”那二弟嘻嘻哈哈地说着,走到他大哥的身边,突然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照着他的后脑劈了一掌。

    “二弟,你……”那大哥在倒去之前,惊异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兄弟。

    “大哥,你既然这么了解小弟的心思,就该知道有那样的女人在旁边,小弟如果弄不到手,必定一夜都难得安睡。所以……”那二弟阴测测地笑着,俯身对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大哥说:“大哥不愿意成全小弟美事,只好委屈大哥先昏睡几个小时,待我在那女人那里尽了兴,再来给大哥赔不是。”

    说罢,那二弟把他大哥拖到庙里靠墙的那张木板床上,就往关押云樱的那间房间走去。

    来到了那间房前,几名黑衣人正守在门口。

    “你们去,这里我来照看。”那人挥了挥手,语气森冷地说。

    几名手也很了解自己这个二主的心思,不敢多言,顺从地退。

    云樱被绑了手脚丢在里的破床上,惊恐万状却又毫无对策。正在心中惶恐不安,忽然听到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她满含企望地朝门口望去,渴盼着会有奇迹出现。

    然而看到的景象却令云樱更加恐惧,这时走进来的,就是那个一上时不时用贪婪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黑衣人。

    刚才这个黑衣人同他大哥的那段谈话云樱也听到了,此时看到他醉醺醺地过来这里,云樱感到了近乎绝望的危险。嘴巴被布条堵住了喊不出来,她只能拼命地往床里面缩去。

    “美人儿,吓住你了吧,我来给你松绑。”那黑衣人涎着脸走过去,伸手扯掉云樱嘴里的布条。

    “你……别碰我,走开!”云樱颤抖着声音喊道。

    “你是主上亲自要的人,我原本也不想碰你。是你自己生得(撩)人,这不能怪我……”黑衣人(淫)邪地笑着,把云樱身上的绳一道道解开,又去撕扯她的衣衫:“美人儿,你别怕,我最懂得怜香惜玉了,今夜咱们俩就在这里做一对露水夫妻,保证让你(销)魂到忘不了。”

    “我是有丈夫的人,求求你,不要这样……如果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很多,只求你放了我……”云樱惊恐地哀求道。

    “呵呵,你还不知道?你就是因为你的丈夫才会落到我们的手里。”黑衣人张狂地一笑,把云樱压倒在床上,喘着粗气说:“你男人平日里是怎么疼爱你的,我全都会,他不会的跟你做的那些,我也会。你试一就知道,我比他要强上十倍倍,美人儿,过了今晚,你就会念着我的好了……”

    “不要!放开我!救命啊!”云樱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

    她拼命地挣扎反抗着,手脚乱踢乱打,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黑衣人已经撕扯开了云樱的上衣,头埋进了她芳香的脖颈,贪婪地(吮)吸着:“你真是迷人了,美人儿,只这样闻了一,我都忍不住要酥掉了……”

    “洛,救我!救我啊!”在的惊恐和绝望中,云樱忍不住喊出了成洛的名字。

    可是,那个说过会照顾她呵护她一辈的人此刻正在远的边关参战,又怎么能听得到她泣血的呼救?

    散开的衣衫,云樱那光洁如玉的肌肤令那(欲)求不止的(色)狼几乎疯狂,他再也等不及,一把扯落自己的裤……

    就在此时,突然从窗外进来一道迅猛无比的银光,正中黑衣人的后脑。

    似乎受到了某种致命的一击,那黑衣人本来欢愉的脸上突然变得惊惧无比,他的瞳仁完全凸现了出来,嘴角流出了一缕乌紫的黑血,随后他就重重地倒在了云樱的身边。

    “啊!”云樱恐惧地抱住了自己的头,不敢再看那骇人的尸体一眼。

    “云樱,是我,我来救你了,你别害怕。”门被人大力踹开,慕凌轩冲了进来,慕紧跟在他的身后,手中牵着黑虎。

    “轩……”如同将要溺亡的人见到了救生的浮木,云樱从床上直跳来扑进慕凌轩的怀中,泪如雨:“轩,我好害怕,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慕凌轩一手揽住云樱,看着那倒在床上已经死去的黑衣人,还不解恨,又照着那黑衣人的尸体连连射出几枚毒针,声音冷厉如同寒风中的冰刀:“谁若伤害你,我会让他死上一次都不够!”

    说罢,他又转头对站在一边的慕道:“跟他们几个说,今天这里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也不能放过!”

    “是。”慕答道。

    “先留一个活口,问明他们的来,然后同样,让他死!”慕凌轩又交代道,面色肃杀冷酷。

    “明白。”慕答应一声,听令而去。

    云樱整理好自己散乱的衣衫,见那尸体竟然七窍都流了黑血出来,胃里一阵翻腾难受,俯身连连干呕起来。

    “云樱,你怎么了?很不舒服吗?”慕凌轩焦灼地问道

    “我怕看到死人,可能今天吓得狠了……”云樱虚弱地直起身体,靠在慕凌轩的胸前,脸上泪痕未干:“轩,你怎么会来?若不是你,我只怕今天不能活了去。”

    慕凌轩深叹一口气,把云樱紧紧拥入怀中,语气充满怜惜和自责:“怪我,我应该坚持送你回去的。”

    “他们好像是有备而来,可能我回去了,也逃不脱被抓。轩,我好怕那些人以后还会再来。”云樱想起那两个头目喝酒时说过的话,惊魂未定。

    “我料想这件事情不会简单,日后我会专门派人在将军府周围保护着你,你再出门自己也要小心一点。”慕凌轩沉吟了一,柔声地说:“云樱,我会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你莫要怕了,好吗?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一点伤害。”

    “轩,谢谢你。”云樱轻轻点了点头,心里踏实了许多。

    虽然和慕凌轩早就没了关系,但是她对慕凌轩,却就是有着这种天然的信任。他既然这样说了,云樱便相信,自己走到哪儿,安全都会有了保障。

    “云樱,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以前说过要永远保护你,这个不会变。”慕凌轩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变得有些艰涩:“即使你没有做我的……妻,也一样,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云樱听了慕凌轩这么说,一时心潮起伏,怔怔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本来因为惊吓过,她一直寻求依赖般的紧紧靠在慕凌轩的怀中。此刻平静了些,忽然回过神来,她已经并非以前那个可以依偎在慕凌轩的身边,可以随意跟他撒娇让他呵护宠爱的女孩了。

    心底不由泛起一股难言的苦涩,她赶紧从慕凌轩的怀里脱离,站到了一边。

    慕凌轩见云樱这样,心中也是一阵难过。他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现在已经隔了千山万水,纵然曾经的岁月再令人追忆,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两人就这样无言地静默了一会儿,突然都觉得有些尴尬。

    慕凌轩微微叹息了一声:“我送你回去。”

    “好。”云樱轻声答应道。

    这个时候,慕带着几个侍卫走了进来,对慕凌轩说:“王爷,外面的人已经全部处理完了。”

    “问明了什么来没有?”慕凌轩冷声问道。

    “那个人不说,他自己了断了,不过属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像是宸国那边的。”慕答道。

    “轩,我刚才听他们说话时是说的主上什么的。”云樱想起了那些人喝酒时说过的话,赶紧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