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他。”慕凌轩冷然一笑,面色酷寒:“轩辕烈,我早该想到是他的策划了,霄国和昱国交战,他的人把你抓到霄国,拿你去制约成洛,最后渔翁得利的是他。”

    “轩辕烈?宸国的那个国君?他要抓我?”云樱微微有些惊讶。

    “云樱,没事了,我会派人给他警告的。他若再敢动你,我不会给宸国面。”慕凌轩安慰她道。

    “嗯,我们快些回京城去吧。”云樱点点头说。

    “云樱,我们是骑马过来的,现在夜深露重,骑马赶回去你的身体受得住吗?”慕凌轩仔细打量了云樱一,有点为她单薄的身体担忧。

    “不要紧,我能行的,你出来找我,娘和甜甜在家一定等得心急,我们要早些回去才好啊。”云樱笑了笑说。

    慕凌轩想了想,让慕把从将军府带来的那件云樱的衣服拿过来,亲自给云樱披在身上,系好了带,然后说:“走吧。”

    一行人出了破庙,慕凌轩将云樱抱上马,自己也随之上马,连夜驾马往京城赶去。

    慕凌轩的马是从千万匹蒙古骏马之中精挑出来的优良种,疾驰起来快如闪电。

    云樱除了被人劫持这次,从未骑过马,加上夜风也大,慕凌轩怕云樱经受不住,一直小心地控制着马的速,没有让马真正地跑起来。

    可是因为这马本身体格优异,即使控制了速也比一般的马奔驰起来快很多,加上途颠簸。走了不一会儿,云樱就感到了心里作呕,格外难受。

    她强忍着,但是随着马的奔跑,这种不适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起来,连小腹也开始隐隐作痛,她再也支撑不住,又俯身干呕起来。

    慕凌轩赶紧拉住缰绳停住了马,问道:“云樱,你究竟哪里不舒服?还能不能走?”

    “我不知道,王爷,我就是感觉人浑身没劲,想吐……”云樱虚弱地说道,表情充满痛苦。

    “这样不行,从这里回京城至少还要跑两个时辰,你的身体经受不住,还是在这里先歇息一晚,明日天亮了找辆马车送你回去,坐马车你会舒适一些。”慕凌轩说着,转头对也跟着他停了马的侍卫们说:“去找个好点的客栈住一晚,明日再回京城。”

    这个小镇虽然远离京城,但看上去也算繁华,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一家叫客悦来的大型客栈。

    一行人了马,慕先去订房间。

    慕凌轩准备扶云樱马,却看到云樱趴在了马背上,月光她的脸色惨白,额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仿若快要昏死过去一样。

    慕凌轩大惊,赶紧将云樱抱了来:“云樱,你一定是生病了,我们先找大夫。”

    “轩,我好难受……”云樱揪紧了慕凌轩的衣衫,痛苦不堪。

    “你们马上去镇上找个大夫过来,要最好的。”慕凌轩一边吩咐几名侍卫,一边对云樱说:“云樱,你忍一忍,大夫就快来了。”

    这时,慕也将房间订好,慕凌轩抱着云樱走进客房,将云樱放到床上躺好。

    明亮的烛灯,慕凌轩却突然惊骇地发现,云樱的衣裙上竟然满是血迹。而且,她的身还不断有殷红的血渗透出来,淡粉色裙角的已经染红了一大块。

    “云樱,怎么会这样?你出了好多血?”慕凌轩又惊又急,握住了云樱的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肚好痛,我是不是……不行了?轩,我好怕……”云樱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身的剧烈疼痛让她的脸上冒出更多的冷汗,她紧紧抓住了慕凌轩的手,泪涌了出来。

    “别乱想,云樱,你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事。”慕凌轩自己也心急如焚,却又不敢流露出分毫,只能轻言细语着安慰云樱,在心里祈祷着大夫快点来。

    终于,几名侍卫带着一位个头矮小的中年大夫走了进来。

    那大夫本来在家里睡得正香,不想出诊,无奈却被这几个看起来来头不小的侍卫强行带了过来,不免有些战战兢兢的。

    而此时,云樱已经承受不住身体的剧烈不适,昏了过去。

    “大夫,她是怎么回事?你快点救她!”慕凌轩见大夫来了,立即吩咐,神色焦灼不安。

    那大夫走到床前,只看了云樱一眼,便道:“公,夫人这样像是小产了。

    “小产?”慕凌轩惊讶地看了昏迷不醒的云樱一眼,云樱此刻的脸色看起来比白纸还要苍白,就像将要凋谢的花朵,毫无生机。

    他的心里一痛,压心底那股复杂的酸涩感,问那大夫:“还有办法补救吗?尽你最大的力,治好她,也保住……孩。”

    “我看看。”那大夫说着,在床头的靠椅上坐,拿过云樱的右手,为她搭脉。

    慕凌轩紧张地站在一边,过了一会儿,那大夫长叹一口气,放了云樱的手臂说:“夫人体质纤弱,之前大约经过长途颠簸,又加上受到什么惊吓,动了胎气,失血过多,孩已经保不住了。”

    那些死有余辜的混蛋!可把云樱害惨了!

    慕凌轩在心里怒骂一声,双手紧握成拳,眼里喷出了愤怒的火焰。可是此刻他也顾不上想更多别的,只希望云樱早点平安无事。

    “那她怎么样?她会不会有事?你先把她救醒。”慕凌轩焦急地说。

    “夫人是小产后的体虚昏迷,并无其他大碍,等一会儿应该就能醒过来了。我给她开一些清宫止血的药,只要好生调养,日后自会慢慢康复。”那大夫说。

    “哦,那你快快开出药方,我让人去抓药。”慕凌轩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云樱没事就好,孩的事……以后再说吧。

    那大夫从药箱里拿出纸笔,开好了药方,递到慕凌轩的手上,又嘱咐说:“夫人刚刚小产,不宜过多活动,这半月都需卧床静养,否则身体很难完全复原。”

    “这么说,她也不能坐车赶了?”慕凌轩蹙眉问道。

    “那是自然,夫人这次小产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长久赶所致,夫人的体质本身就弱,小产后要格外注意休养,不然日后会留病根,想要怀孕那就难了。”大夫一本正经地说,看了看慕凌轩,他又强调地加上一句:“还有,这段时日公也要注意节制自己,至少一个月内都不能同夫人行房。”

    慕凌轩见那大夫把他和云樱当成了一对,心中自然又是一番难言酸楚,却只是苦笑了一声:“知道了。”

    等到侍卫跟着那名大夫去把几副中药抓了来,慕凌轩立刻命人将药拿到客栈面去煎,自己坐在云樱的床边守着她。

    药煎好了不久,云樱正好幽幽地醒过来,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云樱,你醒了。”慕凌轩见到云樱张开了眼睛,一阵惊喜,赶紧扶着她坐了起来:“先把这药喝了。”

    说罢,端起床边小桌上摆着的那碗药,递到云樱的面前。

    云樱接过药来,低头看了看那黑乎乎的中药,轻声地问:“这是什么药?我生的是什么病?”

    “你先喝药,等会儿我慢慢再给你讲。”慕凌轩担心云樱知道孩没了难过,又会哭起来,影响到她连药也喝不好,便暂时没有对她说流产的事情。

    云樱端起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立刻皱起了眉头:“好苦……轩,我不想喝。”

    “云樱,你病了当然要喝药,听话,先喝药,喝了病才会好。”慕凌轩耐心地劝着她。

    云樱又端起药来喝了一口,却又再次放,满面无奈地看着慕凌轩:“……我喝不去。”

    “唉,我去让他们给你冲一碗红糖水。”慕凌轩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就端着一碗红糖水走了进来,坐到了床头说:“云樱,你先快一点把药喝去,再喝点这糖水,就不会觉得很苦了。”

    云樱忍着心底的抗拒,把那一碗奇苦无比的中药一口气猛灌进嘴里,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来,喝水。”慕凌轩赶紧用勺舀了一大勺糖水,喂到云樱的嘴边。

    就这样他一勺一勺耐心地喂着云樱把那碗红糖水喝完,云樱渐渐感觉好了很多。

    看着慕凌轩俊朗而又尽显疲惫的面容,云樱的心一阵刺痛。

    他还是,对自己这么好,这么的体贴,这么的爱护。这一次,若不是他,自己已经惨遭恶人(凌)辱,只怕连活都不能再活去。

    他不止一次救了她,现在又还这样细心地照顾着她。可是她,却什么也不能回报给他,反而将他伤得那样重,那样深……

    不知不觉,泪水又一次打湿眼帘,云樱哽咽着声音说:“轩,对不起……”

    慕凌轩没想到云樱突然会跟他说对不起。

    他的眼神微微窒了一,将两个空碗搁在桌上放好,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浅笑:“现在说这个字有用么?你该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o(n_n)o谢谢亲12132225的红包!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