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将军府的大门,成甜甜就往靖王府的方向走去。

    这也是她来到古代第一次这么自由自在地一个人漫步街头,心情非常不错,也顾不得去纠结慕凌轩和云樱不回来的事情了。

    反正,她和慕凌轩的关系也根本达不到那种干涉他找女人的地步。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云樱姐是自己的嫂,如果她真的跟慕凌轩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哥哥可就悲剧了。

    不过,成甜甜是现代穿越过来的,有着现代人的开放思想。

    慕凌轩爱云樱在成甜甜看来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若是云樱真正爱的人也是慕凌轩,她觉得自己的哥哥也可以和云樱离婚,放爱一条生。

    “君成人之美”,成全一对相爱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正自己的哥哥各方面条件也那么好,再找一个温柔貌美的嫂绝非难事。

    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突然又觉得自己可笑。心里暗道:成甜甜,你现在怎么像是变成了居委会那些婆婆妈妈的大妈?你在瞎操什么心啊?说起来慕凌轩还是你的丈夫,你就这么想把他推到别人的身边?若是他真的和云樱姐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你的心里就真的能完全轻松了吗?恐怕也不见得吧。

    人的思想是多么奇怪啊,对慕凌轩,成甜甜现在就是这么一种充满矛盾的心理。理智一再提醒她不能这样的男人,感情上却又似乎抗拒不了他对自己的那种吸引……

    如果,他不是这么花心该多好,唉,可是他偏偏有那么多的女人。这一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绝不能!最后,成甜甜在心里如同总结般的这样坚决告诉自己。

    是的,自己爱的男人,一定要是专一的,有责任心的,遵循一夫一妻制的新好男人。而这个人,绝不可能是慕凌轩。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成甜甜信步往前面走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突然冲过来一匹疾驰的骏马。

    那马全身雪白,毛色通体透亮,看起来非常漂亮,却并无人驾驶,仿若受了惊一般,疯狂往前直冲过来。街上的人群发出阵阵惊呼,纷纷往边躲避。

    等到成甜甜意识到将要来临的危险,已经躲闪不及。她刚一回头,就见那匹惊马向自己踏蹄狂奔而来。

    成甜甜大惊失色,吓得大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马,你不要轧我!我还不想死!”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个飘逸的人影从天而降,稳稳落在那马背之上,拉住了马的缰绳。那匹疯了般的白马,竟然在离成甜甜只有一步之的地方停了来。

    “甜甜,甜甜,吓着你了吧,对不起,对不起。”一个温和而又焦急的声音。

    随即他翻身马,拉开成甜甜还捂着眼睛不敢看的手:“甜甜,你看看,现在没事了,我制住它了。”

    成甜甜睁开眼睛,只见是纪风站在自己的面前,手里牵着那匹漂亮的白马,正面带深深关切看着自己。

    “这是你的马?”成甜甜还未从刚才的惊魂之中回过神来,脸色便不大好看,语气也很不友好。

    她有点想发火,大街上可是公众场所,行人人那么多。不把自己带出来的马看好管好,任由它在街上这样横冲直撞地撒野,不是拿无辜的人命当儿戏吗?

    “甜甜,这是我们的闪电啊,这个名字还是你给它取的呢,你连它也不记得了吗?”纪风略带震惊地看着成甜甜,目光里有掩饰不住的忧伤。

    他真是弄不懂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曾经和自己心心相映,海誓山的女孩,就这样轻而易举忘了自己,竟然说从来不认识自己。现在,连这匹她从前最喜欢的白马,他们两个曾经共同不知骑过多少次的骏马,她也不认识了。

    只因为相约逃走的那天,他没有及时赶到约定地点,而后再见面,就成了这样一种局面。上天对他那次失约的惩罚,未免过重了一点……

    “确实不记得了,我跟你说过,我以前的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成甜甜又看了看那匹刚才疯了一般现在却变得无比温顺的白马,连珠带炮地说道:“纪风,不是我说你,你既然要带着它出来逛,你就得负责一点。你不管好它,让它刚才那样疯一样在街上乱冲乱闯,伤了人怎么办?如果不是你这时候赶来了,我岂不是已经被它踩成肉饼了?”

    “甜甜,真的对不起哦。刚才我在前面有点事,没有拴住它,谁成想有几个孩捣蛋,拿棍抽了它,才会变成这样,还好没有伤到你。”纪风歉疚地解释道,忽然又宠溺地一笑:“不过,它认出是你了,即使我不来它也不会伤你的。因为,你是它的女主人嘛。”

    “女主人?”成甜甜轻轻扬了扬眉,有点想笑:“就算我是它的女主人,它那时候已经疯狂了,还能认出我是谁吗?”

    “它肯定能认出你,你曾经每天帮它刷毛,跟它一起玩。”纪风却肯定地说道,一边转头看着那匹白马说:“闪电,你看看这是谁?如果是你的女主人甜甜小姐,你就点点头。”

    那匹白马就像通人性似的,听到纪风的话,抬起马头用它那对大大的马眼睛对着成甜甜看了一,竟然真的轻轻点了两头。

    “呀,它真的好像认识我!”成甜甜一阵惊讶,忽然觉得自己对这匹马也有了一种亲切感。

    “是呀,连它都能记得的事情,甜甜,你怎么可以忘记呢?”纪风意味深长地注视着成甜甜,幽幽说道。

    “我……是特殊情况。”成甜甜怔怔地看着纪风,他的目光明亮深澈,含着满满的柔情,又有淡淡的哀伤,让她莫名感到底气不足起来。

    “今天,你还想骑一它吗?”半晌,纪风才又吐出一句话。

    “让我骑马?”成甜甜的眼睛亮了一。

    她本来就对一切没有尝试过的事物都很好奇,在现代她从来没有骑过马。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和妈妈过公园门口,有人牵着一匹马在那里招揽生意,骑一次马十元钱。

    有很多小朋友交了钱在那里等着骑马,她当时也特别羡慕那些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的小朋友,有的家长还拿着手机相机在给那些小孩不停地拍照。

    她眼巴巴地扭头看了半天,妈妈却还是把她一拉就走了,还不耐烦地说:“那马脏死了,我不会掏钱让你骑的!”

    这件事情深深地印刻在成甜甜的记忆深处,她一直觉得妈妈不喜欢自己,而能骑一次真正的马也成了成甜甜心底一个隐藏的,渴切的梦想。

    现在,纪风问她想不想骑一这匹闪电,她当然立刻就心动了。

    即使是普通的一匹马,有机会成甜甜都想骑着试一。何况,闪电还是这么漂亮神武,在马类当中,闪电绝对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美男或者美女。

    “你本来就常常骑它的,说了你是它的女主人,上去吧。”纪风看出成甜甜的心意,眼里露出温暖的笑意。

    纪风今天正好也穿了一身雪白的锦服,看起来洁净而明朗。站在同样雪白的骏马之前,他显得那么俊逸潇洒,风采翩翩,令成甜甜突然想起了一个在现代泛滥成灾的词语——白马王。

    他在邀请自己上马,难道,自己就是他的那个白雪公主?

    “可是……我现在忘记了,我不知道还骑不骑得好?”成甜甜有些迟疑地说,其实她又是连怎么上马都不知道,因为这个马浑身上看起来都干干净净的,好像又没有看到可以踩脚的地方。

    就这样上去吗?成甜甜可没有这样高的功夫。

    “有我在,你怕什么?”纪风温和地一笑,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成甜甜。

    “那个……这马从哪里上去?我以前是怎么上的?”成甜甜终于直接问了。

    “呵呵,就是这样上去的,”纪风轻笑着眨眨眼睛,突然伸臂将成甜甜打横抱了起来,稳稳放在马上,然后自己越身上马,在背后轻轻环住她柔软的腰肢:“甜甜,坐好了,我们要走了。”

    随着纪风一声令,白马迈开四蹄向前疾驰了起来,过之处,留一阵细微的尘烟。

    “哎,你带我去哪里?”成甜甜抓紧了马鞍,连忙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纪风更紧地从身后搂住了成甜甜,附在她的耳边柔声地说:“甜甜,那里是我们的小天地,有过我们很多忘不了的足迹。你去了,一定能想起来我们从前的故事。”

    白马带着成甜甜和纪风一疾奔,很快出了城门,来到了郊外一片火红的枫树林前。

    纪风先了马,然后将手伸给成甜甜,成甜甜牵着他的手跳马来。

    面对着一片层林尽染的红色海洋,成甜甜发出了来自肺腑的一声惊叹:“哇!好美的枫树林!”

    o(n_n)o~对故事有什么看法,亲爱的们要多留言哦!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