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成甜甜生平第一次看到枫树,她曾经过一篇课,里对香山红叶那生动形象的描写,在她的心中留了深刻的印象。

    从那时起,能去北京的香山看一看热烈似火的枫树林,也成了成甜甜心中一个执着的梦想。

    而现在,她虽然没有真正去到北京香山,可是却因为一场意外的穿越,被纪风带着来到这里,看到了同样红得如火如荼的枫树林。

    这一片枫林,灿若晚霞,红若火焰。成甜甜相信,这里的红色风光,绝不逊色于北京香山的红叶。

    不由弯腰拾起一片落在地上的红叶,那叶的形状就像一只可爱的手掌,火红艳丽,又如同一朵盛开的红山花。

    心底感叹之间,成甜甜脱口吟诵出一句传颂千古的名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终于知道就是这样的了。”

    “甜甜,这是你作的句吗?真是绝妙了!”纪风满含惊叹地看着她,目光里有赞赏也有宠爱:“我一直觉得你的才气超于很多现在的诗人名士,甜甜,你完全可以成为旷古绝今的女才。”

    “呃……不是我写的,这句诗是一个姓杜的人写的。”成甜甜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心想,我若是有这个才气,那在现代也就成了一个九零后美女作家,还能离家出走无端穿越?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吗?

    “姓杜的?那是谁?你又怎么认识的?”纪风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望着成甜甜调侃地笑道:“世间既然有如此才华横溢之人,那就不应该被埋没。甜甜,你当向皇上举荐,委以重任,这人必将成为国之栋梁之才。”

    “可是……那个,他已经死了,作古多年了。”成甜甜忍着笑说,停顿了一,她突然又想起她穿越来的这个朝代很可能在唐朝之前,不然纪风不会不知道杜牧的这句千古名句。

    那就是说,这时候,杜牧还根本没有出生呢。

    于是,她又笑嘻嘻地说:“也或许,他还没有出生。总之,他这个人现在在这个世间并不存在,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向皇上举荐了。”

    “甜甜,那你是在哪里听到他的这两句诗的呢?”纪风诧异地看着她,神情若有所思。

    总觉得,自己心爱的这个女孩和以前是有些不一样了。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神秘感和古怪感,连说话都变得这么语无伦次,神神叨叨的。

    “我……是在梦里听过的,我现在经常有一些高人来给我托梦,告诉我一些奇怪的事情。”成甜甜略一思,又像上次跟慕凌轩说机器人时那样,用做梦搪塞了过去。

    纪风没有说话,却还是用那深沉的,探究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成甜甜。

    成甜甜的心里一慌,感觉自己似乎马上要被他这样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看得穿帮了,原形毕露。

    她赶紧又说:“纪风,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我真的在梦里还知道好多名诗名句呢。不信我再给你说几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成甜甜兴致勃勃地吟诵去,差不多把她能记得住的唐诗都搬了出来。

    “甜甜,我知道了,我相信你是在梦里听过的,不用背了。”纪风温和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打断了成甜甜滔滔不绝的背诗大会。

    “你真的信了?”成甜甜停来,用她清澈无邪的大眼睛亮亮闪闪地望着纪风。

    “是的,我真的信了。”纪风也柔和地看着她,目光里有说不出的宠溺。

    其实,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些字字珠玑,句句经典的诗句是成甜甜在梦里听过的。

    他感觉到在成甜甜的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不然她不会从前的事情全部忘记,什么也记不起来,还突然知道这么多脍炙人口却不知出处的诗句。

    可是,既然成甜甜不愿意对他实话实说,他便不会勉强她说出来。

    只要他的甜甜,开心就行。

    他既然爱着她,深入骨髓地爱着她,便什么都愿意让着她,迁就着她。哪怕她说天是绿的,水是红的,冰是热的,火是冷的……他也都会顺着她,承认她说的是对的。

    “呵呵,信了就好。”成甜甜见纪风根本不同她争辩,又觉得没什么意思,淡淡笑了一说。

    “甜甜,你来到这里,记起了一点什么吗?”纪风走到她的面前,黝黑发亮的双眸,深深地看住她娟秀的面庞。

    “没有,我还是什么也没有想起来,只觉得这个地方好美。”成甜甜茫然地摇了摇头,坦白地说道。

    “唉,我带你去前面看看。”纪风轻轻叹了口气,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往枫林深处走去。

    闪电老老实实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被纪风拉着手走,成甜甜这次竟然觉得十分自然而然。

    因为他对她是那么温和,谦让,而又细致体贴。女性那天然的敏感性告诉成甜甜,这个男人,一定会对她很好很好,绝不会像慕凌轩那样刺激他,伤害她。

    所以此时,她一点儿都没有想到挣脱纪风的手,反而觉得跟他这样牵着手走,心里很温暖,也很踏实。

    两人一起走到林中的一条小溪边,只见那溪水清澈透底,潺潺而流,间或叮咚作响。

    秋日的斜阳静静地洒落在明净的水面上,发出碎银般的光泽。透过的溪水,可以清晰地看到水底有鱼儿在欢快地游动。溪边,盛开着一簇簇缤纷绚丽的野菊花,虽是秋季,却给人春色烂漫之感。

    “哇塞,大自然真是伟大了!纪风,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成甜甜又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甜甜,这条小溪叫什么名字,你可能也忘了吧?”纪风笑笑,拉着她在溪边的花丛之中坐来。

    “叫什么?一定有个好听的名字吧。”成甜甜歪过头来看着纪风,热切地问道。

    “它的名字叫爱情溪,传说只要相爱中的两个男女,一起来到溪边同喝一捧溪水,他们就会心心相映,永不分离。”纪风注视着平静的溪面,声音低沉地说。

    成甜甜听到纪风这样说,一时愣住,不知道说什么好。

    “甜甜,我们曾经就在这里,喝过同一捧水。虽然你忘了,可是我永远不会忘。”纪风依然只是看着那溪水,继续低沉地说去:“我还记得你那天你穿着洁白色的纱裙,就像一个可爱的小仙女。我拉着你来到溪边,舀起一捧水,你先趴在我的手心喝了一口,我紧接着喝了一口。然后,你对我说,纪风,从此以后,你再不能看别的女孩一眼!我说,好,除了你,别的女孩在我眼里都不存在。”

    这一段话,纪风说得柔情而又缓慢,夹杂着淡淡的感伤。

    他并没有看成甜甜一眼,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清澈的水面,仿佛那水里有他特别关注的东西。

    成甜甜彻底地呆住,随着纪风深情地描述,她仿佛能看到一副美丽动人的画面。

    一对纯真相爱的少男少女,手牵着手来到这条叫**情溪的小溪边,男孩用手捧起了一捧溪水,溺爱地送到女孩的面前,女孩趴在他手里喝了一口,剩的水男孩喝了去。

    然后女孩骄傲而又霸道地宣布:从此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再不能看别的女孩一眼。

    而男孩,郑重地对着心爱的女孩说出自己发自肺腑的誓言:好,从此,我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

    这一切,是多么纯真而又美好的感情啊。

    彼此深爱,彼此忠诚,执之手与偕老。其实,这样的爱,也就是成甜甜心里一直所追求和渴望的。

    可是,纪风口中所说的,是她的那个前身,是她没有穿越过来之前的那个正版的成甜甜。

    她现在,明明是另一个人。她的思想和灵魂,都是另一个来自现代的女孩,只是借用了当初那个成甜甜的躯壳而已。她能怎么办呢?她总不能因为借用了她的身体,就也必须接受她从前余留的感情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以前只以为在书里和电视剧里能看到这种生死相许的爱情,没想到穿越到这个莫名时代,却突然发现这世间痴情的人儿还真多啊。

    比如纪风对那个成甜甜,比如慕凌轩对云樱……都是痴心到了令人震撼的地步。

    唉,为什么月老人牵红线的时候,不刚好把每对相爱的人都好好地配成一对夫妻?却反而有这么多阴差阳错的冤枉姻缘?成甜甜痴痴地想着,一时感慨万千。

    “甜甜,你看这水里的鱼儿,那时候你常常让我给你捉鱼。”纪风看到成甜甜一直不讲话,叫了她一声。

    “是吗?捉鱼干什么呢?烤了吃吗?这些鱼儿一定很好吃,是纯天然的野生鱼。”成甜甜回过神来,自顾自想当然说道。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