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是啊,你说这些鱼好看,让我捉了给你带回家养着玩。可是,这种鱼在家里的池里都活不了多久,于是,一次,你又让我捉。”纪风不由笑道,眼里盛满宠溺的柔光。

    “哈,原来你还会捉鱼。”成甜甜也轻轻笑了起来,感觉今天仿佛跟纪风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甜甜,现在,你对我们以前的事有没有一点印象了呢?”纪风注视着她可爱的笑脸,轻声问道。

    “没有……其实,你再提醒我也可能没有作用的。因为,我也并不是失忆,而是,我是换了一个人,不是那个……”成甜甜不知该怎么跟纪风解释这件事,说得结结巴巴。

    而纪风那满含期待望着自己的眼神,让成甜甜的感觉很复杂,对他既有同情又有一些其他说不清的情绪。她好像忽然变得心软了,不忍心一把这个痴情男人的全部希望打破。

    “甜甜,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纪风打断成甜甜那不清不楚的解释,牵着她的手站了起来,继续往枫林深处走去。

    来到一株枝繁叶茂的红枫树,纪风停了脚步,指着那棵大树对成甜甜说:“这棵树,和别的树都不同,你还记得吗?”

    成甜甜看了看纪风指着的这棵树,又看了看周围的那些苍苍树木,老老实实地说:“这一棵粗一些吧,叶也好像漂亮些。”

    “原来你只记得这了。”纪风苦笑一,把成甜甜拉到大树的近前,指着那粗壮的树干说:“你来看看,这里有什么?”

    成甜甜仔细地盯着那棵树看了看,发现在那树干上竟然刻写着两行小字:纪风永远爱成甜甜!成甜甜永远属于纪风!面刻着的是纪风和成甜甜两个人的名字,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

    “啊,你们真的好相爱……”成甜甜讶然回过头来,正对上纪风深情款款的双眸。

    “甜甜,你说错了一个字,是我们好相爱。”纪风温和地纠正着成甜甜,看着她的眼神却那么炙热。

    “可是,我真的不是……”成甜甜忽然感到一种奇异的紧张感,在他灼热而又温柔的注视,她感觉有些承受不住。

    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身体靠在了那粗壮的树干上,以使自己多少有一点支撑。

    “甜甜,这棵树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你想知道吗?”纪风打断成甜甜未说完的话,依然那么执着地看着她。

    “有什么特别的?”成甜甜小声地问道,感觉喉咙无端有点发干。

    “那天,就在这棵树,我第一次吻了你。”纪风低沉地说着,然后他的手轻轻揽住了成甜甜纤细的腰肢,声音柔得就像春夜里粼粼的月光:“甜甜,别这样看着我,先闭上眼睛,好吗?”

    “我真的不是你那个成甜甜。”成甜甜慌乱地说,很怕沦陷在这样的柔情中不能自拔。

    “你要闭上眼睛,不然,我怎么吻你?”纪风却固执地说着,话语里似乎有着不能抗拒的魔力。

    成甜甜想要躲闪,可是纪风的唇却已经俯了过来,压在她颤动的睫毛上,她真的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他并没有直接吻上她的唇,而是这样轻柔地在她微闭的眼睛和小巧的眉峰周围打着圈,柔柔地摩挲着,最后才轻轻滑落到她湿润的红唇上……

    他的吻温柔而又充满耐心,让成甜甜的大脑瞬间进入休克性的短,心有一刹那的迷失。

    可是很快的,她的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了另一张男人那俊美得令人炫目的脸。正冰冷而又愤怒地注视着她,仿佛在警告她:成甜甜,你若是敢背叛我,我就蹂(躏)到你动弹不得!

    成甜甜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脑袋迅速回复了清醒。

    她刚想使劲推开纪风,耳边却倏然又传来一个似乎陌生又似乎熟悉的女声音:成甜甜,现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两个本身就是同一个人,他是我爱的男人,你不要拒绝他……

    “啊!你是谁?谁在跟我说话?”成甜甜大惊,骇然地甩了甩头,惊呼出声。

    “甜甜,你怎么了?不要怕,不要怕。”纪风停来,关切地看着一脸惊骇的成甜甜。

    “我刚才听到有人在跟我说话,你听到没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说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成甜甜惶然不安地四处看去,希望能找出那个刚才跟她说话的女人,可是静悄悄的枫林里,除了她和纪风,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没有人,甜甜,你别怕,可能是你累了,有时会出现幻觉。”纪风将成甜甜拥进怀中,柔声安慰着她。

    “这不是幻觉!我真的听到她在对我说话!她还说你是她爱的人,让我不要拒绝你!”成甜甜激动地说,脑里忽然灵光一闪,倏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我明白了,她是真正的成甜甜,她来找我了。”

    “好,不是幻觉,甜甜,你别怕了就好。”纪风笑着让步,可是他看着成甜甜的目光里,却透着隐隐的担忧。

    因为成甜甜现在的反应,在他看来,完全是不对劲的。

    “我也不是怕,我就是觉得这事古怪,我和成甜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我当了她,她现在又能给我说话?”成甜甜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思不得其解。

    听到成甜甜这样说,纪风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忧心,他感到成甜甜似乎在说胡话。

    唉,他的甜甜,到底是怎么了呢?现在这样,就像中了邪一样。

    微微叹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将成甜甜拥得更紧,爱怜地说:“甜甜,别多想了,我听人说空灵山有个道士给人看病特别灵验,哪天我带你去那里看看吧。”

    成甜甜愣了一,生气地一把推开纪风:“你这是什么意思?带我去看道士?你以为我脑出了问题是吗?我告诉你!我是正常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才不去看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好好好,不去就不去。甜甜,我什么都依着你,就像以前一样,只要你高高兴兴的。”纪风妥协地笑道,心里突然又有点开心,因为此时成甜甜对他生着气的模样,就有点像从前她对他使小性的那种时候。

    那时候,总是他得让着她,现在,也是一样。

    “算了,不说了,回去,我还有事。”成甜甜想起还要回王府接莲宝,而且天色肯定也不早了,便这样说道。

    “甜甜,你喜欢这里吗?”纪风不受察觉地叹息一声,轻声问道。

    “喜欢啊,这里这么美,谁来了都会喜欢的吧。”成甜甜笑了笑说。

    “那明天我们还来,好不好?”纪风留恋地看着她,语气里有着一丝恳求。

    “这……不行吧,我不能随便出门的。”成甜甜犹豫了一,拒绝得并不是很干脆。

    她真的很喜欢这片火红的枫树林,只是觉得,如果答应了纪风,那就像男女之间的约会了,肯定不好。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靖王妃,而不是从前那个成家的千金小姐。

    “他不是要十几天以后才能回来吗?你怎么不能随便出门了?”纪风的眼神黯了黯,声音有些发涩。

    这个时候,他才从刚才的甜蜜之中又回到了那个对他来说无比残忍的现实。现在早已今非昔比,这个自己心爱的女孩,已经嫁为他人妇,成为别人的妻了。

    “你也知道他要十几天才回来?”成甜甜不禁有些诧异,怎么一有点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呢?

    “我怎么会不知道?”纪风苦涩地一笑,幽幽说道:“甜甜,你难道不知道?我没有一天不关注着靖王府的事情?只因为,那里有你。”

    成甜甜一时无语,沉默了片刻说:“那你也该知道,他不在家,你约我来这里,更不好!”

    “不管他在不在家,我一直都想着约你出来的,只是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纪风热切地说。

    “呵呵,那你说你现在约我像什么?偷(情)的男女?”成甜甜略带嘲讽地弯弯唇角,冷然一笑:“纪风,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不喜欢做一个被人指指点点说闲话的女人。”

    “甜甜,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不是想和你这样偷偷摸摸地去,我只是希望你能想起我们从前的事情,堂堂正正回到我的身边!”纪风激动地握住了成甜甜的手,郑重而又温和地说:“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带你走,离开这里,离开慕凌轩,让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

    成甜甜呆了呆,轻轻地问:“你真的愿意放弃这里的一切,带我远走高,浪迹天涯?”

    “是的是的是的!”纪风一迭声地说了好几个是的,再次把她紧紧拥进怀中,热切地说道:“甜甜,你现在还不相信我有这样的决心吗?我每天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明天甜甜就能想起我们从前的事了,也许明天她就愿意跟我一起走了,就是这样的信念支持着我。不然,我早在你嫁给慕凌轩的那时候就垮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