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不能去的哦!你若是去了,我,我就……”慕凌澜心里一急,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成甜甜的衣袖,后面的半截话却没有说出来。

    “你就怎样?”成甜甜冷眸看着他问。

    “我就告诉轩哥!”慕凌澜冲口而出,一又涨红了脸。

    “哈哈,小澜,你还真是你轩哥的好弟弟啊。他不在家,你就帮他监督着我吧。明日的事,我现在就是不说,你自己去想吧。”成甜甜突然感到有些好笑,可爱的小澜,真是纯情得可爱。

    轻轻地从慕凌澜手中抽出自己的衣袖,不由莞尔一笑:“小澜,我们能不能不讲这件事了呢?谈点别的有趣的事儿吧。”

    慕凌澜正欲说话,两人却突然听到青青娇声嗲气的声音:“皇,王妃,真是好巧,你们在这里呀。”

    成甜甜和慕凌澜回过头去,就见到青青正带着春雪从王府花园的小径上姗姗走过来。春雪的手中,还提着一只精致的竹编大鸟笼,里面装着好几只雪白的鸽。

    “是呀,我刚刚从外面玩了回来。青青,你什么时候有了养鸽的爱好呢?”成甜甜说,心中奇怪,青青怎么突然养起鸟来了?以前在王府从未见过这些鸽。

    “唉,王妃,你也知道王爷时常不在王府,我又不像你还有皇这样的朋友常来陪着说说话,我那边真是寂寞得很。昨日逛街,就在鸟市上买了这几只鸽回来。”青青叹着气说道,柔媚的眼神,带着些许幽怨,有意无意地瞟过站在成甜甜身边的慕凌澜。

    慕凌澜不习惯被这样眼波含情的女注视,微微有些不自在,只对青青礼貌地点了点头,便扭开了头去,假装去看旁边的风景。

    “呵呵,青青,这一次王爷不在王府的时间可就长了,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回来呢,你买这些鸟来陪你也算是买对了。”成甜甜淡淡然一笑。

    “王爷干什么去了要那么久才能回来呢?他怎么临走时也不回王府来说一声啊?”青青稍稍一愣,妩媚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惊诧和失望交替呈现的神色。

    “他有事吧,具体我也说不好。”成甜甜想了想,只能这样回答青青。

    “哦。”青青这次只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成甜甜看着青青那满脸失落的神色,心中忽然又对她产生了一丝同情。像她这样把自己的全部精神支柱都寄托依附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古代女,也真是可怜。

    每天的生活就是梳妆打扮,搔弄姿,等待着那一个男人来宠幸自己。在正当青春韶华的时候,也许还能仗着年轻貌美,讨得男人的些许宠爱。等到某一天年华老去,则色衰爱弛,风光不再,其结局一般都是很凄凉的。

    “青青,王爷这段时日不在王府,我也准备带着莲宝回将军府去住几日,你在这边多照顾着一王府的日常事务,王爷回来一定会夸奖你的。”因为对青青有了几分同情,成甜甜此刻跟她说话的语气温和了不少。

    “王妃也要回娘家啊?”青青微笑着问,刚才脸上的那几许失意已经一扫而空。

    “是啊,回去陪陪我娘。”成甜甜说。

    “王妃,昨日遇到你的嫂嫂,那可真是人间少见的绝色佳人,她还好吧?”青青又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眼睛里闪烁过一抹捉摸不定的光芒。

    “她……当然好了。”成甜甜沉吟了一,有些意外地看着青青:“你很关注我的云樱姐?”

    “呵呵,是王妃的嫂嫂嘛,又那么美得让我们女人都眼红,我顺口问问。”青青掩饰地笑笑,调开视线躲开了成甜甜探询的目光。

    看着青青略显不自然的眼神,成甜甜的心中不由掠过一丝奇特的惊异,为什么看起来青青对云樱姐似乎好在意的样?是因为慕凌轩?还是另有原因?

    “王妃,你和皇慢慢聊吧,我先告退了。”青青似乎不想在这儿多呆去,匆匆说了一声告退,带着春雪转身就走了。

    那只做工精致的大鸟笼,也随着她们的离开,晃荡晃荡地远去了。

    一起看着青青的背影走远,成甜甜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心理空虚的人是不是都喜欢养宠物?”

    “她这个不是普通的鸽。”慕凌澜若有所思地说。

    “那是什么?”成甜甜有些奇怪,在她的眼里,青青养的那几只鸽就跟普通的鸽一模一样啊。

    “普通鸽的个头没有这么大,你看她养的这鸽体型很大,胸腹饱满,腿也比较长,应该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信鸽。”慕凌澜耐心地给成甜甜解释着。

    “啊?信鸽?就是能给人送信的那种鸽?”成甜甜更惊奇了,不解地道:“青青怎么还有这个雅兴啊?养信鸽玩?她又不需要给谁送信。”

    “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有的人是很喜好养信鸽的。京城还有专门的信鸽集市,隔段时间举行信鸽行比赛,也许青青就爱好这个吧。”慕凌澜不以为意地笑笑,转移了话题:“甜甜,你要回将军府去住吗?”

    “是啊,我今天就是过来接莲宝跟我一起回去的。反正王爷半个月都不会回来,我家里也只剩我娘,我就回去陪陪娘吧。”成甜甜说。

    “轩哥他做什么去了?我今日听父王说轩哥专门派人来帮他告了假,但是具体做什么去了连父王都还不是十分清楚。”慕凌澜问。

    “他救我云樱姐去了。”成甜甜微微叹了口气,怕慕凌澜不清楚,又加了一句:“就是我嫂。”

    “你嫂怎么了?为何是轩哥去救?”慕凌澜关切地问道。

    “被坏人抓了,王爷已经把她救出来了,可是因为云樱姐身体不适,只能半个月以后才回来。”成甜甜简明扼要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呃,这个,轩哥和你嫂……”慕凌澜有大跌眼镜之感,舌头变得有些不伶俐,琢磨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完整。

    “我爹和我哥都不在家,他是我家女婿,我家里有了事,他不出头谁出头?”成甜甜轻轻瞪了慕凌澜一眼,不想多讲那其中错综复杂的原由。

    “是哦,可是……”慕凌澜虽然觉得甜甜说得没错,可是心里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轩哥和甜甜的嫂在外面半个月?轩哥这个女婿也当得好了吧,以前怎么没有觉得轩哥对甜甜的家里有这么好呢?

    “别可是了!陪我去紫玉苑接了莲宝,你送我们回将军府吧。”成甜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头,一想起这事,她也纠结,干脆不提。

    “当然没问题,甜甜,那这几天,我就去将军府看你。”慕凌澜的脸上漾开了春风拂水的暖意,能为心爱的女孩服务,他很乐意。

    一对同龄的少男少女当又恢复了从前的亲密无间,一起有说有笑地往紫玉苑走去。刚才争吵时充斥在两人之间的那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也全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来到了紫玉苑,莲宝见到成甜甜,果然又大惊小怪了半天。说小姐昨天晚上没有回来,她可吓坏了。去找王爷也没有找到,只好又去找慕,谁知慕午都还在的,后来也没有看到人了,真是把她急得差点哭了,最后一夜都没有睡着……

    成甜甜不由笑道:“傻丫头,我这不好好回来你面前了吗?快收拾东西,我们这几天回将军府去住。”

    “小姐,怎么要回将军府住?”莲宝问道。

    “上再慢慢给你讲,你先收拾东西,不然娘在家里都等得急了。”成甜甜催着莲宝快走。

    莲宝本来就是个手脚伶俐的小丫头,不一会儿就收拾好了她们两人的日用衣衫,慕凌澜用他的马车将成甜甜和莲宝送回将军府。

    上,成甜甜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又大致重复了一遍,讲给了莲宝听,莲宝那丫头自然又是听得一惊一乍的。

    当听到王爷和少夫人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时,她的嘴巴张成了圆圆的哦型,不过有慕凌澜在旁边,她还好没有说出什么更惊人的话来。

    回了将军府的第二天,吃罢了午饭,成甜甜便开始有些心神不宁。

    因为未时将到,她并没有忘记纪风的邀约。本来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去赴这个没有道理的约会,但是真正到了约定的时间,她的心情却不知怎么又矛盾起来,是去?还是不去?

    理智在告诉成甜甜是不该去也不能去的,可是一想起纪风昨天在红枫林里说的:“还和从前一样,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等你。”

    她的心里竟然又觉得有些微微的不安,如果她不去,她相信纪风一定会在那里一直等去的。

    在房里心事重重地走了几圈之后,成甜甜还是出了门,往东街八号走去。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你并不是去赴他的约会,你只是去对他说一声,让他别等了,你不会再跟他去红枫林的……

    o(n_n)o~谢谢亲csg0130的红包!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