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街八号离将军府不远,很快成甜甜就走到了那里,果然看到了那里摆放着两头威武壮观的石狮。

    纪风,大约早就来了,站在一尊石狮的前面静静地等待着。

    他依然穿着雪白的袍服,纤尘不染。背脊挺直地站在那儿,如同一株挺秀的白杨树。俊美的五官,高雅的气,使他的整个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纪风。”成甜甜走过去喊了他一声。

    “甜甜,你终于肯来了。”纪风一阵惊喜,不由冲上前来握住了成甜甜的手。

    他本来就不敢肯定成甜甜会不会来?他只是凭着自己的一股痴心在这里耐心地等待着。

    成甜甜来,对纪风来说,当然是难以想象的喜悦,成甜甜不来,他也觉得是在意料之中。

    因为昨天,成甜甜一直就没有直接答应他说会来。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会在这里坚持等去。没想到,他的苦心真的感动了上天,他的甜甜,竟然来了。

    “纪风,我来是想跟你说……”成甜甜从纪风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张口刚刚说了一半,忽然听到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你们不能这样!”

    成甜甜惊愕地转过头去,就见到皇慕凌澜不知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像一个火车头一样对着他们冲了过来。

    慕凌澜一直冲到了纪风和成甜甜的中间,伸手把成甜甜拉到自己背后,正好把纪风和成甜甜隔开,然后气势汹汹地对着纪风说:“纪风,甜甜是轩哥的王妃,你不许招惹她!”

    “皇,我想你还不知道,我和甜甜以前就是朋友。”纪风没想到半竟然会杀出这样一个程咬金,一时颇感愕然,却依然有风地解释着。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现在她是轩哥的妻,就不行!”慕凌澜大吼一声打断纪风的话,双目冒火瞪着他:“纪风,我警告你,你若是再对甜甜不安好心,当心轩哥回来杀了你!”

    “我没有对甜甜不安好心,甜甜若是愿意和我在一起,即使他要杀我我也不会放弃!”纪风泰然自若地说。

    “甜甜不会愿意和你在一起的!”慕凌澜又是一声怒吼。

    此时,两边上行走的人群已经纷纷驻足侧目,好奇地看打量着这几个看起来一身贵气却明显发生了冲突的年轻人。

    “小澜,你真的是在监视我吗?”成甜甜也没有想到这么狗血的剧情竟然会发生自己的身上,一时真是啼笑皆非。

    “我是在保护你!”慕凌澜没好气地说,转过头来拉住她的手:“甜甜,我们回去!”

    “纪风,我先走了,你也回去吧,我本来就是想来跟你说不用等我的。”成甜甜匆匆跟纪风说了一句,乖乖地跟着慕凌澜一起走了。

    她本来看到慕凌澜这么鲁莽地冲过来,不顾一切地在街上大吵一通,心里也是很有些恼火的。

    可是再一看慕凌澜那么华贵优雅的一个翩翩美少年,此时因为自己气得眼睛也红了,额上脸上都是汗滴,成甜甜竟然又对他感到了说不出的心疼。

    倏然间两人平日里在一起的那些温馨快乐的时刻全部涌进了脑海,慕凌澜对她的那些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也全部都涌进了脑海。

    自从相识以后,他一直对她那么的好,那么的呵护。有什么好的东西,他总是最先想到她,即使他今天这样其实也是为了她好……说实话,从现代到古代,又有谁像小澜这样细心体贴地关心过她呢?

    成甜甜感慨万千地想着,偷偷看了一眼走在她身边一言不发的慕凌澜。

    少年的脸还是紧绷着,俊美的轮廓压抑着一层薄薄的怒火,就那样紧紧牵着她的手往前面走着,一句话也不说。

    “小澜,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跟他单独见面了。”好半天,成甜甜才开口说,声音里有点小心翼翼的味道。

    “昨日我那样跟你说了之后,我以为你能想明白,谁知道你今天还是来了。甜甜,你知道吗?我早就在那里等着了,我先看到纪风来了,我就在心里想着甜甜不要来,我告诉自己甜甜最懂事,她肯定不会来的。当我看到你真的出现了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慕凌澜缓慢地说着,声调有些激动,又有些难过。

    “我说了我知道错了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澜就别生气了嘛。”成甜甜好脾气地笑着,一边掏出手绢来细心地帮慕凌澜擦去脸上的汗珠。

    这动作那么自然,轻柔,充满关爱,如同一汪清泉流进少年躁乱不安的心中,瞬间浇灭了刚才燃烧着的熊熊烈焰。

    不由自主握紧了手中少女柔软的小手,轻声地说:“甜甜,我没生气了。”

    “呵呵,小澜,你为了你的轩哥可真是不辞劳苦,鞠躬尽瘁啊。”成甜甜想起今天慕凌澜突然冲过来,挡在她和纪风中间的那番情景,仍然感到哭笑不得。

    “其实,也不全是因为轩哥我才这样做的,我还有别的原因。”慕凌澜顿了顿,低沉地说道。

    “哦?那你还因为什么?难不成你就喜欢玩跟踪人监视人的游戏?”成甜甜轻轻挑了挑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戏谑地看着慕凌澜。

    “我还因为我自己。”慕凌澜沉默了片刻,冲口而出:“我不喜欢看到你和纪风在一起!我不喜欢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成甜甜愣了一,黑溜溜的大眼睛静静地看住慕凌澜,目光清亮而坦然:“小澜,你是不是喜欢我?”

    “嗯。”慕凌澜只回答了这一个字,神色却那么庄重,明澈的眼神里透着从未有过的认真和执着。

    “可是你刚才都跟纪风说过,我是你轩哥的妻,你还让他不要招惹我,难道你就行?”成甜甜微微笑了笑说。

    “我不会招惹你,甜甜,我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其他的念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慕凌澜低声地说着,轻轻叹息一声:“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可我,还是只会把你当成我的嫂……不会是别的。”

    成甜甜沉默了片刻,忽然调皮地一笑:“除了嫂,你还可以把我当做别的身份,小澜,你忘了吗?”

    “什么呢?”慕凌澜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不解地看着少女明媚的笑靥。

    “我们还是朋友啊,最好的朋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说过愿意和我做朋友。”成甜甜甜甜地笑起来,美丽的面庞,绽放出动人的光华。

    “是啊,最好的朋友。”慕凌澜也笑了,心情有些轻松,又有些怅然。

    “小澜,那我们一起去别处玩玩吧。京城有好多地方我都还没有去过呢,以前你的轩哥不让我随便出门,现在他不在,你带我好好逛逛行不行?”成甜甜开心地说。

    “当然行了。”慕凌澜笑着说,目光柔和地看着她:“甜甜,我不知道轩哥为什么不让你出门?也许他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吧,京城虽然是天脚,可是有时候也挺乱的。”

    “哈哈,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小澜,你可真是把你的轩哥想得伟大了。”成甜甜嗤之以鼻地笑笑,也不愿意多讲她和慕凌轩之间的内情,只对慕凌澜说:“不谈这些了,走吧走吧,我们今天玩个痛快,不醉不归。”

    两个少男少女手牵着手往前面走去,一洒欢声笑语不断。迅速恢复了他们之间从前那种纯真无邪的友谊,刚才意外产生的那一点点微妙与尴尬的气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样,成甜甜过上了穿越以来最自由自在而又开心快乐的一段日。

    现在谁也不会再控制她的行动了,她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京城那么大,稀奇好玩的地方又那么多,她简直玩都玩不过来。

    有时是她和慕凌澜两个人,有时也会带上莲宝,他们个人一起出去。

    总之,就这短短的十几天里,慕凌澜已经带着成甜甜,把京城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几乎都玩了个遍。那些特色食,风味小吃,她也差不多都尝了个够。

    这一天,成甜甜和慕凌澜出去玩了回来之后,看到成夫人正坐在将军府大厅里等着自己,神色忧戚,一看就是有心事的样。

    “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成甜甜走过去坐,亲昵地将成夫人额前散落的发丝撩到耳后:“您怎么愁眉苦脸的?”

    “还不是因为你。”成夫人怜爱地瞪了女儿一眼,忧心忡忡地说:“甜甜,你现在每天跟着皇早出晚归的,就不怕人家说闲话?”

    “娘,我和小澜是好朋友,他的人很好的,带着我在京城里玩一又怎么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咱们不用理会。”成甜甜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心想古代人的思想就是封建,男女之间正常的友谊也会被人说道四。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