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愣了一,奇怪啊,慕凌轩的脸色和声音怎么都像是刚刚从冰箱里冻了十几天才拿出来的?无处不透着的侵心蚀骨的寒意,似乎比她刚开始嫁给他的那个时候都还更要冷漠。

    怎么回事?走的那天晚上他不都还好好的吗?那天他还拥着自己,在自己的额上留了一个轻柔的吻。

    而现在,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怎么会是这么厌恨而又冷酷?

    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吗?莫非是和纪风去过红枫林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不可能啊,除了纪风和自己,那个事就只有小澜知道。小澜即使要跟他说,现在也应该还没有顾得上。

    那么,他这时又摆出这么一副好像自己欠他十万元钱没有还的样干什么?神经病啊,喜怒无常的男人!

    成甜甜努力在心里回想着,思着,却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又得罪慕凌轩了?以至于他现在看到她是这么一副比九霜冻天都还要酷寒的脸。

    她当然不能想到,这是因为慕凌轩刚刚知道了她的哥哥成洛,曾经用蛮横的手段强暴过云樱。耻辱,愤怒和痛苦的感觉足以令他这个七尺男儿心中泣血,不堪忍受。

    他对成家,自然更加痛恨和厌恶,连以前面上能做到的事情现在也不愿意做了。

    而看到成甜甜,他就不能不想到,她的哥哥成洛是怎样用卑劣的手段夺走了他曾经最心爱的女孩。

    以前几个月来与成甜甜相处时对她产生的那一点点好感,此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发誓,要把成洛曾经加诸在他身上的所有耻辱与伤痛,加倍地还回去!

    “你是跟本王回去还是留在这里?”看到成甜甜一脸沉思不说话,慕凌轩开口问道,语气依然冰寒彻骨。

    “王爷,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回去吗?”成甜甜又是一愣,她没有想到慕凌轩现在竟然问她是愿意跟他回去还是留在这里?以前,他可是回一趟娘家都不让她随便回的。

    “当然,一切随你自己,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本王现在不想管你那么多。”慕凌轩冷冷地说。

    他现在很不愿意看到和成家有关的一切东西,包括成甜甜。

    所以他这次并不想强行让成甜甜跟着自己回去,有的人有的事,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好,等到心静来了再说。

    成甜甜虽然奇怪慕凌轩这次回来以后怎么愿意给她这么多的自由,但是看到慕凌轩的神态语气又仿佛是认真的,不像是和她说着好玩。

    她暗暗一乐,心里想既然你不管我了,那我就正好在娘家多住些日吧。

    “王爷,那我就先在家里住着吧,什么时候你想起来要管着我了,我再回去。”成甜甜嘻嘻一笑说。

    “甜甜,你说什么傻话呢?你在娘家都住了这么多日,现在王爷回来了,你当然要回王府去,一直住在娘家算什么呢?”此时,成夫人也刚好走出门来,听到女儿的话,不由嗔怪着说道。

    当长辈的心意就是这样,一心只希望自己的儿女婚姻幸福。

    本来成夫人为了慕凌轩和云樱的事情已经心里添堵了半个月,现在看到王爷回来了,却又听到甜甜说还要住在娘家,一时更加着急。

    无论怎样,她还是希望女儿和王爷能够和和美美地过日的,若是女儿总住在娘家,那不是更容易让男人的心开小差吗?

    “娘,是王爷说我可以在家里住的。”成甜甜嘟了嘟嘴巴,搞不懂自己的娘亲为什么这么爱闲操心?连她在娘家多住几天都不让。

    唉,自己现代那个妈妈什么都不管让人伤心,现在这个娘亲什么都管也让人心烦……

    成夫人没有理会成甜甜,走过去对慕凌轩温婉地笑道:“王爷真是辛苦了,谢谢你救了云樱,来去府中坐坐喝杯热茶吧。”

    “不了,本王还有事情。”慕凌轩淡淡地拒绝,目光转向成甜甜:“你若是决定留在这里,那本王就先走了。”

    成甜甜刚想一口答应说好,成夫人在一边急急地说:“甜甜你当然要跟王爷一起回去了,我去找莲宝给你把东西收拾好。”

    说着成夫人就转身回将军府去找莲宝收拾东西。

    成甜甜看着成夫人匆匆忙忙跨进府中的背影,望着慕凌轩无可奈何地一笑:“王爷,你看我这个娘亲,我不回王府她比谁都急。唉,我看我今天不回去她都要把我捆了送回去。”

    “呵呵,你就这么不情愿回王府?还得捆着送回去?”慕凌轩微微牵了牵唇角,冷硬的脸色看起来缓和了一点。

    他本来整个人正陷在郁闷当中,可是看到成甜甜这么纯真无邪的笑容,心情竟然又似乎开朗了一点点。

    “王爷,说实话,在你那个王府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是,你不让我自由出门,这点,是个人都会受不了啊。”成甜甜看着慕凌轩,顽皮地眨眨眼睛:“王爷,你是有素质高层次的人,你应该也知道,自由对每个人是多么重要啊。有句名人名言就这么说‘不自由,毋宁死’,还有普希金也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所以……”

    “哼,你说这么多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话,是想说什么呢?让本王以后不要限制着你出门?”慕凌轩冷嗤一声打断她,脸上漠无表情。

    “是哦是哦,我就是这个意思,嘿嘿,王爷你真聪明。”成甜甜阳光灿烂地弯眉而笑,一脸殷勤地说道:“王爷,你如果把我的禁足令解除了,我以后在王府还可以帮你干更多的活的,包你满意哦。”

    “别做这样的美梦了,成甜甜,你要么就不随本王回去。若是回去了,就只能乖乖呆在王府,一步也不得离开!”慕凌轩冷冷地说。

    成甜甜一看用了讨好的战术也无效果,心想真是浪费我白对你做这么多友好的表情了,黑心肠的男人!她怏怏不乐嘟起了嘴,不说话了。

    慕凌轩见她的表情瞬息万变,先前还笑容可掬一脸春光明媚,立马就晴转多云变得闷闷不乐。心中也觉得好笑,这女孩确实有她可爱的地方。

    换上她是任何一个别人家的女儿,他都可能愿意对她好,也不会限制着不让她出门。

    只是,谁让她有那么一个与自己结深仇大恨的哥哥?她的哥哥,强暴过云樱,不可原谅!绝不原谅!

    纵使现在云樱已经永远和自己擦肩而过,但是成洛在他心上捅上的这重重一刀,他不会忘!

    慕凌轩的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起来,成甜甜因为心里有气不想说话,两人瞬间陷入冷对状态。

    慕现在已经有所了解王爷和王妃之间这种互不对眼的情形,基本上习惯了,也沉默着站在一边,并不多言。

    这时,莲宝提着两包袱东西和成夫人一起走了出来。

    “甜甜,王爷,既是要回去,就早些走吧,天色也不早了。”成夫人走过来对他们说。

    “慕,你带着莲宝。”慕凌轩对慕吩咐了一句,转头看向成甜甜:“上马。”

    “呃,这个……不好上吧?”成甜甜迟疑了一,想起她和纪风共同乘过的那匹白马,比这匹马还秀气多了,若是没有纪风帮忙,她一个人都上不去。而这匹马,却是真正的高头大马,她就更不知道怎么上了。

    回头一看,只见慕已经把莲宝扶着上了他的那匹马,两个少男少女相视而笑,眉眼之间全是会心的喜悦。

    成甜甜忽然有种羡慕的感觉,莲宝和慕,虽然只是人,可是他们两个情投意合,互相尊重,互相关爱,比起她和慕凌轩这种貌合神离的假夫妻,快乐多了。

    正在怔怔出神之间,却感觉身体一轻,慕凌轩已经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稳稳放在马上。

    “娘,那我们走了。”成甜甜赶紧回头对成夫人说。

    “记有空多回家来看看。”成夫人追着说了一声,一直目送着两匹马消失在视线尽头,才转身向府中走去。

    进了将军府,成夫人又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她准备去看看云樱,媳妇在外面半个月才回来,又说身体不好,做婆婆的怎样也都得关心关心。何况,她还想旁敲侧击提醒一云樱和王爷的事。

    云樱此时,刚刚沐浴完毕,换上了睡袍躺在软榻上休息。

    她的身体纤弱,又坐了半天的车,此刻真是觉得疲累不堪,却依然没有睡意,只是半躺在床上静静地梳理着自己的心事。

    在这之前,云樱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和慕凌轩发生那么亲密的事情。

    可是,却真的发生了,并且,还是自己主动的。

    当时,是怎么了?怎么就会那么义无反顾?怎么就会那么不顾一切?仿佛不那样一次,自己的心就无法安逸来。

    然而,真的那样做了,真的让他亲吻爱抚了自己的身体,现在心里却为什么又这么空虚?尤其是呆在这充满了成洛气息的房间里,竟然会有犯了罪的感觉。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