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二人忙碌了一通,简简单单地吃了一顿晚餐,就坐在大厅里开始玩成甜甜自制的扑克。

    不一会儿,却听到房门“笃笃笃”敲了几。

    成甜甜转头一看,原来是慕又来了,正带着腼腆的笑容站在门外。

    “慕啊,快进来。”成甜甜含笑说道,猜想着慕这时侯一定是来找莲宝的,这一对少男少女,倒真是蛮合适的,也越来越好了。

    慕走进来喊了一声王妃,随即眼睛就看向坐在一边的莲宝。

    莲宝见了慕,圆圆的黑眼睛立即闪亮了起来,整张脸庞也焕发出了动人的光彩,却又有些不好意思,轻声地说:“你怎么现在来了?王爷不用找你了吗?”

    “呵呵,我想来看看你们,王爷现在没什么事吩咐。”慕微笑着说。

    成甜甜对这两个少男少女的一番情意心知肚明,她也一直觉得他们很般配,是天生一对。

    她是最喜欢做成人之美的好事了的,便说:“莲宝,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你跟慕出去随便逛逛吧。”

    “小姐,我想跟你一起玩牌。”莲宝不自然地垂了眼睫。

    “去吧去吧,我不要你陪我一起玩牌。”成甜甜把莲宝拉得站了起来,促狭地眨眨眼睛:“莲宝,跟我在一起不用这么口是心非的哦。”

    “小姐!”莲宝羞窘地叫了一声,脸颊起了两团红晕。

    慕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却又说:“王妃,我来也不光只是为了找莲宝。还想跟您说声,王爷回来就一直关在书房,连晚饭也没有吃,您有空就过去看看王爷吧。”

    “哦?”成甜甜微微愣了愣,回忆起今天看到慕凌轩的情景,也感觉他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仿佛更冷漠了,又多了几分阴郁。包括他对青青,也都是一脸厌烦之色,还真是怪啊。

    但是转而又一想,这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他对自己的态那么恶劣,这种不知好歹而又自以为是的人,自己对他又有什么需要关心的义务呢?他关在书房里天夜不出来吃饭也和自己没有关系吧。

    这样想着,成甜甜便对慕说:“慕,他不出来吃饭我也没有办法。我跟他,是天生的对头,你也知道,我们每次一见面差不多就要吵起来的。这种安慰他,劝告他的事情你找我还不如去找青青。”

    “其实王爷这段时间真是累了,他为了救成少夫人很辛苦。后来少夫人又生病了,他每天都照顾着少夫人,几乎没有睡过觉,王妃还是去看看王爷吧。”慕私心里更喜欢成甜甜这个王妃,在他眼里,王爷和王妃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总希望王爷和王妃能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所以有了这样的事情只想跟成甜甜说,而不想去找青青。

    听到慕这么说,成甜甜的心里涌起说不清楚的复杂滋味。

    也许慕是觉得慕凌轩是看着他们成家的面才会对云樱姐这么好,其实……唉,看来慕凌轩虽然人很恶劣,但是对自己所爱的人倒还真是重情重义。

    “慕,你们是在哪里找到云樱姐的?知道是什么人抓的她吗?还有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云樱姐?”刚才对慕凌轩没有问出来的问题,此刻正好问一慕,成甜甜连珠带炮地问道。

    慕将解救云樱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然后又说:“王妃,王爷真的很不容易的,别看他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他是外冷内热的一个人,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出来,也不吃饭,这样……您都不去看一吗?”

    莲宝也在旁边跟着说:“小姐,你就去看看王爷吧,王爷为了救少夫人费了那么大的心力。”

    成甜甜沉吟了片刻说:“那我去看看吧,不过能不能把他劝得出来我就没有这个把握了。”

    慕和莲宝听了相视而笑,心里都感到一种由衷的欣慰。

    他们都暗暗期盼着,自己的这两个主能够消除心结,相亲相爱地在一起……

    成甜甜出了紫玉苑往书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他这个人,虽然时常做人那么恶劣,但是对云樱姐却还真是一片真情,也实属难得。

    一个人既然能这么深挚地保留一份真爱那么久,想必他的心灵还是有一块纯净的净土的,不是无可救药的坏人。

    无论怎样,他救了云樱姐,也算是帮忙家里解决了一桩大事。若是没有他,云樱姐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只怕自己的哥哥回来都要崩溃了,那么他们那个家也算完了。

    就算是为了感谢他救了云樱姐,去关心一他吧,成甜甜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推开书房的房门,里面黑漆漆的,竟然连烛灯也没有点。

    难道慕凌轩不在这里?但是慕说的应该不会错的,或者他这时候已经走了?

    那也好,自己既然来了,就顺便把这书房收拾一吧。

    这个书房,一直是自己在管理的,这段时间自己回了娘家,十几天不在,可能也够乱了。

    成甜甜一边想着一边摸黑找着火折,点亮了烛灯,里登时大亮。

    她却猛然发现,慕凌轩原来还在这里,他就在书桌前的靠椅上坐着,只是没有点灯。

    慕凌轩已经在书房里坐了好久了,他一回王府就来了这里。从那时到现在,他就一直沉默地坐在这里。

    天完全黑了来,他也不想点灯,宁愿让自己整个人都隐藏在空寂的黑暗之中。

    他什么都不想干,也不想和任何人多说些什么。

    而且,他突然觉得看到每一个女人都那么烦,午回来青青扑进他怀中地时候,他差点没把她一把推倒。

    真奇怪,以前自己怎么会和那么多莺莺燕燕的女人在一起,而现在,却想一想都觉得厌恶。

    这一次的事,似乎又抽去了他的大部分灵魂。

    昨夜那个激情的夜晚,让他以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幸福。然而梦醒之后,却又是更加侵彻骨髓的疼痛。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宁愿没有那一夜,没有那一个让他激动,狂喜和燃烧的夜。

    他早已经决定了把那份可望而不可及的恋情深埋进心底,再不做什么指望。

    可是,为什么在他的心即将开始平静来时,为什么在他的心即将要走进另一个女孩时,她又要给他那样一个希望?让他再次以为自己上了幸福的顶端,转眼却又被重新踩入最深的地狱。

    她对他,残忍,残忍……

    伤了一次还不够,还要重重地在他的心上刻上第二刀,第刀……

    慕凌轩静静地坐着,脑海里翻滚着一幕幕悲欢离合的场景,眼睛里渐渐涌起微热的湿意。却看到书桌上还摆着成甜甜画的那副云樱的画像,这幅画他本来拿到了卧室,后来又拿到了书房。

    那时候,她是他心中最纯美的一个影,总想着多看着她一会儿,即使只是在画上,仿佛也能得到一种安慰。

    而现在,画上的人儿依旧聘婷玉立,巧笑嫣然,他看在眼里,却为何没了以前的那种心动和渴慕?只感到眼睛的刺痛。

    他盯着那幅画看了好久好久,然后拿起画来,缓慢地,一条一条,将那幅画撕成碎片……

    这样做时,他感觉同时也在撕碎着自己的心,却依然麻木地继续撕去。直到那幅曾经被他视若至宝的画,变成雪花般的碎纸,纷纷扬扬落在他的身上,和身边的地上……

    是的,心早已碎了,再也缝合不拢。他现在能做的,唯有独自舔舐伤口,再不敢奢望幸福。

    烛灯大亮,惊动了不知道一个人坐了多久的慕凌轩,他眯着酸胀的眼睛看过去,是成甜甜。

    眉头不禁轻轻皱了皱,这女人,这时候来这里干什么?连这样一个安静的空间都不给他留吗?真是越不想见到的人越要在你的面前晃,这是什么古怪?

    他心里烦,看到成甜甜又觉得更烦。可是他却不想动,他已经心力交瘁,几乎连开口说话的气力都没有。

    成甜甜走过来时,慕凌轩毫无反应。

    她先看到慕凌轩周围的地上,落满了撕碎了的白纸,就像落了片片雪花。

    仔细看了,成甜甜发现是自己以前画过的云樱的那幅画像,不由心念一动。

    再一看慕凌轩,她又是心中一震。

    在她十六年的人生际遇里,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黯然神伤,如此颓废失意的一张脸,写满了痛苦,写满了无奈,甚至可以说写满了绝望……

    一看这就是一个失恋的男人,就和很多电影片段里,被心爱的女人刚刚甩了的那种男人差不多。

    难道,他和云樱姐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他脑袋一热再次向云樱姐表白,又被拒绝了?

    唉,再聪明的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再强势的人也有自己的软肋。

    而慕凌轩,他的软肋,分明就是云樱姐。

    只是,年了,再长的伤痛也该渐渐淡忘了吧,他怎么还是如此想不开?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