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我也好久没有见到轩哥了,想和他随便聊聊。”慕凌澜温和地说。

    “反正,你不要把我说的有些话讲给他听就行了。”成甜甜交代说道。

    “知道了,甜甜,你先睡会儿,我改日再来看你。”慕凌澜说着,对成甜甜宽慰地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慕凌澜先来到了书房,他知道自己的轩哥在王府最喜欢呆的就是这个地方。走进书房,果然见到慕凌轩在书桌前坐着翻阅着公。

    “轩哥。”慕凌澜走过去喊了一声。

    “凌澜,你怎么这时会来?”慕凌轩抬起头,看到是自己的小堂弟,略微有些惊讶。

    他今天赶早就去皇宫里拜见了皇上,又把这段时间不在京城里耽误的工作整理了一,回来后就来了书房。半个月不在京城,积压的事务多,所以够他忙的了。

    “我过来看看甜甜,顺便也想和轩哥聊聊。”慕凌澜说着,在书桌旁的另一张软椅上坐了来。

    “凌澜,你好像特别喜欢来找甜甜玩。”慕凌轩沉吟了一说。

    “是呀,因为甜甜她很好嘛,我喜欢听她说话,和她在一起,总是很开心。”慕凌澜坦白地说道,在慕凌轩面前,他并没有掩饰自己对甜甜的喜爱。

    “呵呵,那她呢?她是不是也这样喜欢和你一起?”慕凌轩微微笑了笑,不露声色地问道,他已经感到自己这个心思单纯的小堂弟对成甜甜非同寻常。

    “她……应该也是吧,我们很谈得来的。”慕凌澜顿了顿,看着慕凌轩,很认真地说道:“轩哥,你以后能不能对甜甜好一点?”

    “她又对你说什么了?”慕凌轩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想起成甜甜,那倔强丫头,为什么总是喜欢给他惹这么多事呢?

    “轩哥,你不要怪甜甜对我说什么,你昨天晚上那样待她肯定不对。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好心给你倒茶,你怎么能对她说那样难听的字?”慕凌澜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气愤,显得有些激动:“轩哥,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你既然非要娶了甜甜,为什么又不好好待她?她那么好的女孩,你这么做忍心吗?你对青青都比对她好吧,那个青青,我就看不出来她哪一点比甜甜好!”

    “呵呵,看来你们俩还真是无话不谈啊,昨晚的事她都对你讲了。”慕凌轩依然神情自若地笑着,然后话锋一转,脸色严肃起来:“那你也应该听她说了,我昨晚也跟她道歉了。还有,凌澜,这应该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吧。即使你跟她关系很好,即使你很关心她,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我很不喜欢有人插手我的这些私事。”

    “轩哥,你不要无动于衷好不好?你可知道,你如果再对甜甜不好,甜甜就有可能被别人抢跑了!”看到慕凌轩那一脸淡淡然的样,慕凌澜急了,冲口而出。

    “什么意思?谁要跟我抢甜甜?”慕凌轩的眼眸寒了来,紧紧地盯着慕凌澜问道。

    “轩哥,我就跟你都说出来吧。纪风他说甜甜以前就跟他很好,他一直都想找甜甜,你不在家他还约甜甜出去了,你再不珍惜甜甜,当心甜甜真跟他好了!”慕凌澜激动地说。

    “有这事?”慕凌轩的眸色更加冷冽了些,声音里也透着嗖嗖凉意。

    “是的,甜甜跟他出去过,第二次他还想约甜甜,是我阻止了他们,不然……”慕凌澜没有再说去,想起那天成甜甜和纪风在街头约会的情景,他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

    “不然甜甜也照样不会是他的!”慕凌轩冷冷地接过慕凌澜的话头,云淡风轻地道:“凌澜,你很热心,不过这件事情我很相信甜甜,她不会背叛我。”

    话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总还是有些不舒服,只是,他不想在慕凌澜的面前表现出来。

    纪风和成甜甜,慕凌轩知道他们俩从前的那档往事,他也不止一次提醒过成甜甜。

    他真没有想到,在他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里,成甜甜竟然敢去和纪风私见面,心中那股火苗又腾地一升起来了。可是一想起自己在外面,和云樱……他又感到自己根本没有底气去指责成甜甜。

    是的,他现在自己都还没有理清自己的心绪,自己都还没有全心全意投入,又如何去要求别人对自己全心全意?

    “轩哥,我知道甜甜是个懂事的好女孩,可是……她……”慕凌澜忍了忍,没有把甜甜是来自另一个时代的事情说出来。

    他不知该怎样给轩哥提醒,甜甜说过,她们那里都是一夫一妻,轩哥不好,她迟早会跟他分道扬镳,勇敢地追求自己理想中的爱情……

    最终,慕凌澜闷闷地说了一句:“反正,轩哥,你得对甜甜好点。若不然,我宁愿是我对她好,也不要是纪风!”

    “呵呵,凌澜,我知道了。”慕凌轩了然地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慕凌澜的肩膀,转移了话题:“凌澜,现在业怎么样呢?”

    “还行吧。”慕凌澜答道,然后交代:“我今天说的这些你不要责怪甜甜,她不让我告诉你,可是我实在不想看到她那样不开心。”

    “凌澜,你关心甜甜我能理解。不过,我觉得甜甜更多的是应该由我来关照,这些事情,你以后就少操些心了,行吗?”慕凌轩语调平和地说,目光却很深沉。

    “那好吧。”慕凌澜沉默了半天,才轻轻吐出个字。

    兄弟俩又随意地聊了一会儿,慕凌澜起身告辞回宫。

    慕凌轩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回想着慕凌澜对他讲的那番话,在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再去找成甜甜,对她警告一?

    不知怎么回事?他现在听说成甜甜和纪风还在纠缠不清,虽然心里也很生气,却并不像以前那么冲动。

    若是以前他听了谁说,成甜甜和纪风单独约会见面,他可能当场就冲过去大发雷霆了。

    可是现在,想起昨晚成甜甜那哭得淋漓尽致的模样,想起她那种情况,还为自己煮面条,想起她那双已经不再像千金小姐的手……他的心,突然间一阵阵的疼。

    他不忍心,再对成甜甜发火。

    尤其是,事实上他本身就对成甜甜很不好,如果成甜甜因此而了别人,也不能全算是成甜甜的错。

    最终,慕凌轩没有去找成甜甜,他决定把这件事情自己消化掉。只要成甜甜以后不再和纪风有什么往来,这一次的事,就算了吧。

    ---

    接来的一段日,慕凌轩完全投入了工作之中,每日都是早出晚归,忙到深更半夜。

    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就如同年前他那场突然的转变一样,他一又彻头彻尾变了回来。从那个声名远播的花花浪,又变成了一个正儿八经的青年才俊。

    他没有再涉足过京城的风(月)场所,也没有再和哪个女人有过暧昧不清。甚至在王府,他也一次都没有找过青青了,青青再来他跟前撒娇邀宠,只能是自讨无趣。

    当然,他也没有再打扰过成甜甜,只是取消了成甜甜在王府干活的命令。

    对于成甜甜,他始终矛盾而又纠结着。就像他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他既不愿意放开她,又不想跟她靠得近。所以,只能这样不远不近地保持着。

    他的全部身心,似乎都只剩了工作,工作,再工作,把那些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的事情都远远抛在了脑后。

    满朝上上都在盛传,从前风(流)无尽,(艳)遇不断的靖王爷突然转了性,变得洁身自爱,不近女色了。

    他的改变,皇上慕远熙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皇上本来就很器重他,现在自然又委以了他更多的重任。

    成甜甜在王府的日好过了很多,自从那天以后,慕凌轩真的不让她在王府里干活了,还专门对人们交代,以后要以王妃之礼待她。

    慕凌轩这样发了话,成甜甜在王府的地位无形之中就提高了很多。

    所以呢,人们看着她的脸色便多了一些殷勤,多了一些恭敬。而这样,又使曾经深受王爷宠爱现在却俨然被冷落在一边青青更为嫉恨。

    成甜甜不明白慕凌轩为什么突然就和青青不来电了?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对自己宽松了很多?

    但是她也顾不上多想这些,她每天的生活还是比较充实的。来到古代,她感兴趣的事物多了,没有很多闲功夫去操心一些她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

    慕凌轩不让她做人了,她正好乐得其所接受。可是,他不让她随便踏出王府的这条禁令却始终没有解除,这又使成甜甜感到深深的遗憾。

    这天,成甜甜和莲宝在紫玉苑坐着闲聊的时候,王府的管家却带了一个人走进来,恭敬地说:“王妃,这是从将军府过来的,说是有事找您。”

    o(n_n)o~新的一月,想冲一新书月票榜,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多多投过来哦,万分感谢!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