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出去吃吧,京城里一堂的面食最有名了,我带你去那里吃长寿面。”慕凌澜说,心里只想着能跟这个可爱的女孩儿在一起单独过自己的生日就好了,那必定意义非常,终身难忘。

    “不行呀,小澜,现在家里就我和云樱姐两个人,我得在家里陪着她啊。”成甜甜为难地说。

    “哦,那就陪你在这里吃吧。”慕凌澜轻声说道,心里涌起一阵淡淡的失落。

    他今天专门推掉了皇宫里父王和母妃为他准备的生日宴席,只为了想和成甜甜在一起多呆一会儿,可谁知,还是不能如愿。

    “呵呵,小澜,你今天一天都留在这里行不行?我们一起庆祝我们难忘的十六岁。”成甜甜面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黑漆漆的大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慕凌澜。

    “行,我就留来,陪你玩一天。”慕凌澜爽快地答应道,望着成甜甜的眼神,是一片宠溺无尽的脉脉柔情。

    是呀,这个美丽而又可爱的女孩,是轩哥的王妃,自己的嫂嫂,即使自己再喜欢她,也只能这样默默地守望着她,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只要她能够开开心心的,便也够了……

    于是,这一整天,慕凌澜都留在了将军府,陪着成甜甜玩得十分开心。

    吃饭的时候,成甜甜专门让厨房里为她和慕凌澜煮了两碗长寿面。

    云樱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甜甜的生日,公公婆婆不在家,她这个当嫂嫂的竟然也疏忽了,不免心里过意不去。

    成甜甜却呵呵一笑说:“云樱姐,没事的,我的生日我自己都忘记了,你近些日身体也不好,当然顾不了这么多的事了。还是先好好把自己身体养好,等到我哥凯旋回来了,看到了也不至于担心。”

    云樱看到成甜甜这么体贴懂事,心中更是惭愧,连声地说等到精神好些了,一定去街上给她挑份喜爱的礼物回来补送给她。

    一直到吃罢了晚饭,慕凌澜才和成甜甜告辞,动身回宫。

    成甜甜将慕凌澜送到将军府的大门外,站在边斑驳的树影,慕凌澜轻声地问:“甜甜,今天开心吗?”

    “小澜,我今天开心了。老实说,这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了,也是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成甜甜坦白地说,的确,今天慕凌澜送给她的这一个水晶少女,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

    “呵呵,那个可以戴在身上,锦盒层还有一条配套的珍珠链,你穿好了戴在颈项,一定很好看。”慕凌澜笑笑说,心中涌起一阵怜惜,没想到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今天竟然是第一次在生日时收到礼物,她在现代的那个生活,该有多么孤独?

    “是吗?那我等会儿回去试试戴着看看。”成甜甜俏皮地一笑,月光照射在她明澈的眼睛之中,宛若两点明亮的星辰。

    “甜甜,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休息,我次再来看你。”慕凌澜说着对成甜甜挥了挥手,转身欲走。

    “哎,小澜……”成甜甜却又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慕凌澜转过头来看着成甜甜。

    成甜甜注视着慕凌澜月光黑亮的眼眸,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她只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谢谢你,你让我在这里多了很多想不到的快乐。”

    “那我也应该谢谢你。”慕凌澜静静地看着成甜甜,低沉地说:“你也带给了我很多从前没有的快乐。”

    成甜甜怔住,慕凌澜温和地一笑:“甜甜,我真走了。”

    说罢,他掉转身体,大步流星地离去了。

    成甜甜一直站在门外,看着慕凌澜的身影消失在的尽头,才转身回府。

    回到大厅,云樱还在等着成甜甜,姑嫂二人又随意地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回房。

    成甜甜洗漱完毕,坐在中的梳妆镜前,拿出慕凌澜送给她的那个水晶少女,放在灯光,仔细地欣赏。

    水晶上的那个女孩,雕刻得非常精致,真的和成甜甜有几分神似。

    成甜甜越看越喜欢,打开锦盒层,果然见到里面还有一根细细的珍珠项链,那些珍珠都很小巧,珠粒不大,却颗颗珠圆玉润,透着莹莹的光泽。

    她小心地将水晶坠穿在珍珠项链上,解开衣领,将项链戴到颈上,对着镜打量自己。

    只见雪白美颈上,一条熠熠闪亮的珍珠项链,正发出柔和而纯洁的光芒,衬托着她象牙般的肌肤,使她显得更加雪肤花貌,楚楚动人。

    成甜甜不禁看得呆了,这条珍珠项链,真是美丽了,也适合自己了。小澜送给她的这个生日礼物,实在是珍贵了。

    又揽镜自顾欣赏了半天,成甜甜才恋恋不舍地从颈上取项链,细心地放回锦盒之中。她要好好珍惜她这生平第一次收到的这份生日礼物,她并不舍得一直戴在身上。

    这时候,成甜甜的耳边却又突然响起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甜甜,快出来!快出来!”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清脆甜美,宛若莺啼,就和成甜甜红枫林时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啊,你是真的成甜甜吗?你在哪儿?你怎么不出来见我?”成甜甜惊骇地四看去,依然见不到一个人影。

    “哎呀,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一直在你身上,你怎么还不懂?”那个声音娇娇柔柔地说。

    “可是……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是你?你会是我?”成甜甜茫然地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你快出去,纪风在等你,街头的银杏树……他在等你,等了你半天了。他是我的,也是你的,不要让他失望。”那个声音幽幽地说着,越来越飘渺,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周围的空气之中,没有留一点痕迹。

    “等等,你别走。甜甜,你留来,留来,跟我讲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成甜甜焦急地呼喊着,可是四周一片静谧,似乎那个神秘的声音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成甜甜怔怔地坐了半晌,随后站起身来,带上了房门往将军府门外走去。

    她要去看一看,纪风是不是真的如那个神秘的声音所说的那样,在街头的银杏树等着她。

    走在秋夜寂静的月光,夜凉如水,新月娟娟,晚风袭人,絮落无声。带着露水之气的凉风时不时溜入鼻间,格外清爽怡人。

    成甜甜提着纱裙,轻手轻脚地往前面走着,心里充满了奇异不安的惶惑和茫然。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又在畏惧着什么……

    当她走到那个声音提示她的地方,只看了一眼,便整个人呆住了。

    皎洁的月色,一个挺拔俊逸的身影,正靠着那棵高大的银杏树,静静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真的是纪风!他真的在这里!不知道等了多久!

    幽寂明月悬于暗夜苍穹,映照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面之上,形成一幅美好动人的画面。

    秋夜的风徐徐飘散着他的衣袍,衣角翻,黑发飘扬。若有所思的面容,有种华贵而沉静的优雅,银白色的月光淡淡洒落在他的脸上和身上,给他的周身罩上了一层生动的光晕。

    这个世上若然只有月光才是最干净的,那么此时这个男的身影则是比月光还要动人心魄的光洁。

    他看起来那么深沉忧郁,而又俊朗迷人。成甜甜的心弦,仿佛被一个温柔的手指轻轻叩响,动了一,又动了一……

    “纪风。”成甜甜走过去,轻轻地喊了一声。

    “甜甜,你真的来了,你听到我在叫你了?”听到成甜甜的声音,纪风的心中掠过一阵惊喜,倏然转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如同一个小仙一样轻盈飘逸的女孩,黑亮如漆的眼眸里,荡漾出一片深情无限的温柔旖旎。

    “我……你真的在等我?”成甜甜犹豫了,轻声地问道。

    “除了你,我还能等谁?”纪风幽幽地看着她,叹息着说:“每年你的生日,我都会在这里等着你。今年,我并不奢望能在这里见到你,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走到了这里,许是上天怜我,你听到了我心底的呼唤,让我真的见到了你。”

    成甜甜怔怔地看着纪风,在心里说,我并不是听到了你的呼唤,我是听到另一个超自然的声音叫我过来,我才会来的。

    是的,那个声音从今天来说已经是第二次在成甜甜的耳边出现了,可是,她不能这样直接对纪风说出来。

    “甜甜,一起去南城河放河灯好不好?我说过每年你生日,都会陪你到那里放河灯。”看到成甜甜不讲话,纪风又柔声说道。

    “可是……云樱姐还在家里,我就这样出去玩,不好吧。”成甜甜迟疑着说。

    其实,她的心,已经被这样一个温润而又痴情的男打动了。可是,却又不得不顾忌着自己的已婚身份,不敢随意和他走得近。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