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让你回来很晚的,甜甜,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过去玩一吧。南城河边放河灯,你最喜欢了的,只玩一会儿,我就送你回来。”纪风恳切地望着成甜甜,不舍得就这样让她回去。

    “那好吧,南城河远不远?我们走着去吗?”成甜甜想了想说,那些杂七杂八的顾虑,都先丢到一边去吧。反正,自己和慕凌轩也没有真正地相爱过,这样,也不能算是背叛他吧。何况,今天也只是跟着纪风一起放放河灯而已。

    她在心底给自己找好了理由,顿时对即将到来的放河灯充满了兴趣。

    “是啊,走着去,以前我们就是这样,沿着这条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南城河边。”纪风温和地说。

    “那就走吧,我们早去早回。”成甜甜甜甜地笑了起来。

    纪风的脸上也露出了温暖如月春风的笑意,他很想就此牵住成甜甜的手,可是看到成甜甜那一脸凛然不可侵犯的表情,他犹豫了一,终于没有握住她的手。

    两个人一起并肩沿着街道的林荫往前面走去。

    夜很幽凉,溶溶明月微笼着旁的银杏树,树枝在夜风的吹送,轻轻摇晃出一片风烟飘渺。只觉得,连带身上的衣物与发间,也沾染了这月夜的清香,盈于周遭……

    这样美好静谧的夜晚,身边又有着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美男相伴。按照常理来说,成甜甜应该很觉得身心舒畅才对。

    可是她走在上,却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不时东张西望,生怕那一个冷面罗刹的男人突然从哪里冒出来把她抓住了。

    这别扭的感觉,就仿佛她现在,真的在做一件什么亏心事一样。

    “甜甜,不要怕,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听我说话?”纪风仿佛看穿了成甜甜的心事,眼神柔和地望着她,轻声地说道。

    “哦,你刚才说了什么?”成甜甜回过神来问道。

    “我在问你,你上次说过要给我答复的,这么长时间了,你想好了没有?”纪风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个呀……我还没有想好,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成甜甜抬头望着纪风,郑重地说:“纪风,我如果决定了,就会义无反顾,所以,先不要催我,我会慎重考虑好了,再给你答复。”

    纪风深深地看着成甜甜,又叹了一口气,低声地说:“希望不要让我等得久,你可知道?我每天都在煎熬之中……”

    “嗯,我干什么都不喜欢拖很久,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想好了告诉你一个答案。”成甜甜对纪风宽慰地笑了笑,心里很矛盾。这个痴情的男,现在的确已经让她怦然心动,可是,真要抛一切跟他走,她似乎又还定不了这样的决心。

    “甜甜,但愿你给我的这个答案,不会让我失望。”纪风再也忍不住,激动地握住了成甜甜的手。

    成甜甜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却忽然听到一声夸张的咳嗽声适时响起,同时伴随一句冷得能掉冰渣的声音:“真的好巧。”

    她扭头一看,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

    真的,怎么会这么巧?越是怕见鬼就越是偏偏要撞到鬼,越是不想见到的人就越是偏偏要遇见。

    看来人无论要做什么事情,还真是不能存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

    这时停在他们身边的,竟然是慕驾驶的那辆马车。方才那句冷冰冰的话语,正是成甜甜最担心遇见的那个人口中说出来的。

    他傲然坐在车上,冰冻如结了千年寒霜的视线,冷冷地投注在成甜甜和纪风握在一起的手上,眼眸黑得深不见底,看不透他在想着什么?

    慕凌轩此时刚刚从皇宫返回,本来回王府是不用走这条的。可是离开皇宫之时,皇上突然说了一句:凌澜这孩,一天也没有见到人影,原本今天是他的生日,还想陪他吃顿饭的。

    皇上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让慕凌轩的心念一转。

    他依稀记得,慕凌澜说过与成甜甜是同一天出生这样的话。

    那也就是说,今天也同样是甜甜的生日。他立即可以断定,今天慕凌澜一天不在皇宫,一定是去将军府找甜甜了。

    而慕凌轩自己的心中也霎时掀起了波澜,她的生日,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她?至少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

    所以,从皇宫出来,他就让慕往这条上绕了一。却没有想到,透过车窗,正好看见了成甜甜与纪风并肩而行的身影。

    慕凌轩的突然出现,让纪风和成甜甜都吃了一惊,一时也忘了说话。

    “呵呵,月上树梢,人约夜半,你们还真是浪漫啊。”慕凌轩冷然一笑,从马车上一跃而,拉过成甜甜还被纪风紧握在手中的手,对着纪风冷冷地说:“纪风,本王希望你不要忘了,甜甜已是本王的王妃,你做什么事情,最好能有个分寸。”

    “我没有忘……”纪风颓然地松开自己的手,慢慢捏成拳头。

    “没有忘吗?本王怎么觉得,你老是还把甜甜当成一个没有成亲的小姑娘,动不动就来找她约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本王很难再容忍。”慕凌轩微微冷笑着说,声音里透着凛冽的寒意。

    “甜甜她不爱你!”半晌,纪风才重重地吐出一句话。

    “哈哈哈,那你的意思是?甜甜爱的是你?”慕凌轩嚣张地大笑起来,冰寒的双目,充满嘲讽地看着纪风:“纪风,成王败寇,这句话在情场上一样适用。不管甜甜爱的是谁,她现在是本王的妻,你想要她,除非天成了地,东成了西!”

    “你!”纪风双目喷火地瞪着慕凌轩,却被他抵得无言以对。

    “是我自己出来的!纪风没有约我!”此时,成甜甜才说了一句话。

    “哦?”慕凌轩转过头来看着成甜甜,唇角勾起嘲谑的轻笑:“成甜甜,本王还真没有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胆量?看来,本王平日里对你的调教实在是少了点。”

    说罢,他将成甜甜横腰抱起,顺手往车上一丢,慢慢悠悠地说:“王妃既然如此喜欢挑战本王的权威,不给你留点印象深刻的记忆,怎么行呢?”

    “你不要为难甜甜!”纪风怒吼一声,伸手抓住慕凌轩的肩膀。

    “呵呵,纪风,不要弄错,这是我们两夫妻间的事情,你没有资格过问!”慕凌轩悠然自若地一笑,冷冷地推开纪风抓住他肩膀的手,跃上马车,对愣在车前的慕说道:“驾车!”

    慕听令驾着马车疾驰而去,过了半天才回过头来问道:“王爷,是回王府吗?”

    “我不回王府!我还要回家去陪云樱姐。”成甜甜紧张地大叫起来,她觉得这个时刻只能把云樱拿出来当她的挡箭牌了。

    慕凌轩一言不发,俊美得如同一幅优雅山水画的眉眼之间,锁着一层薄薄的戾气。

    成甜甜看了他这种唇寒齿冷的表情,更觉得心中打鼓,赶紧又说道:“如果云樱姐见我半天不回去,一定要急坏了,她会哭的。王爷,你也不想让云樱姐急得一夜睡不好吧。所以,赶紧放我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以后慢慢再给你解释。”

    “你跟纪风一起出去的时候,怎么没想着你的云樱姐还在家里等着你陪呢?”慕凌轩冷冷地睨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那是因为,我也马上准备回去的。刚刚出来了一会儿,正想着回去呢,就遇到你了,嘿嘿,好巧。”成甜甜愣了楞,干笑一声说道:“王爷,我觉得我怎么跟你就那么有缘呢?经常想不到的时候就遇上了。”

    “是真的好有缘啊。”慕凌轩注视着成甜甜,眼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嘲讽:“成甜甜,你在娘家过得可真潇洒啊,如果本王没有来,你准备跟纪风到哪儿去游荡呢?”

    “哪儿也不去,只是出来闲逛,偶尔遇到了讲讲话而已。”成甜甜闷闷地说了句,同时对着慕大喊:“慕,掉头,送我回将军府。”

    “不用理她的,慕,王妃既然这么有心闲逛,你只管驾车,今晚本王陪着王妃好好兜一兜风。”慕凌轩却对慕这样说道。

    “慕凌轩,你能不能心理健康一点?我可没有雅兴跟你这样兜风。”成甜甜气鼓鼓地说。

    “呵呵,不健康又怎样?”慕凌轩微微一笑,伸臂揽过成甜甜,将她全身拥入怀中,手指轻轻划过她那雪白柔腻的脸颊:“谁让你总是这样气我?嗯,不给你点惩罚怎么行?”

    “你要……怎样惩罚我?”成甜甜的声音有些结巴,心里一阵慌张。

    看着那张与自己挨得很近的俊颜,男人好闻的气息已经打在她的鼻尖,直觉告诉她必须得立刻逃开这个危险分。可是成甜甜动了一,却根本推不开他强有力的拥抱,反而让他加重了手臂的力量,将她拥得更紧。

    “不懂吗?”慕凌轩俯视着怀中少女紧张兮兮的面容,深幽的眸闪现出夺人魂魄的温柔:“让本王再来教教你。”

    话音一落,他的唇已经重重落在成甜甜红润的唇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