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的呼吸一紧,脑海里顿时又出现了一片空白。

    她意识地闭上了双眼,感受着男人霸道而又不失温存的热吻,在她的唇间绵延探。

    然而这样的配合仅仅只是一瞬间,大约十几秒之后,成甜甜清醒了过来,她悲哀地想着:我凭什么又要这个人吻我?不行!绝不行!

    于是,她开始挣扎起来,用尽全力想要推开慕凌轩。

    “别动,你再动我真保不住自己要不要就这样吃掉你!”慕凌轩一声低吼,贴近她的耳边,邪佞地威胁:“若是乖一点,就只这样吻你一吻算了,不然,后果你自己负责。”

    成甜甜吓得真的不敢再乱动,她知道这个男人什么不好想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不由瞪大了眼睛,惊慌地看着月光这张俊美而又邪恶的脸,慢慢向自己俯近,再次霸道地吻住自己。

    感觉到成甜甜变得老实了,慕凌轩满意地一笑,双手揽紧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唇覆过去,尽情地尝着女孩唇齿间的甘甜……

    成甜甜的整个人又像被塞进了七彩云朵一般,浑身轻飘飘,软绵绵的,似乎马上要融化成为一滩水,只能无力地依偎在他强健有力的怀抱,被动地感受着这腾云驾雾般的癫狂。

    渐渐的,这样慕凌轩也感到不满足了。

    他觉得这样的姿势,还是不足以让自己畅快淋漓地吃好这个女孩的嘴唇。性将成甜甜放倒在自己腿上,伸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勺,再亲吻住她的樱唇,一点点深入撩拨,不给她一点思想和躲闪的空间……

    不知道吻了多久,慕凌轩放开了已经快要窒息的成甜甜,将她拥着坐在自己的怀中,柔声地在她耳边低语:“次跟着我,要有回应。”

    成甜甜愣愣地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动。

    “怎么了?傻丫头,你不是挺凶的吗?是不是想要骂我?还是踢我?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的大刀阔斧杀过来呢。”慕凌轩宠溺地刮了刮她娇俏玲珑的小鼻,戏谑地笑道。

    “你这坏蛋!你总是欺负我!我……我要你跟拼了!”成甜甜反应过来,从慕凌轩的身上弹身跳起,咬牙切齿地怒骂着,一拳照着慕凌轩的脑门打过去。

    “傻瓜,我这是喜欢你。”慕凌轩伸手捉住成甜甜挥过来的小粉拳,再将她温柔揽入怀中:“我喜欢你,才会这样吻你,懂吗?”

    “可你也这样吻过别人,你喜欢那么多的人,我不要你这样廉价的喜欢!”成甜甜激烈地说着,心中忽然一酸,泪水掉了来,为什么自己,每次都逃不开这个可恶男人的戏弄?

    “噫?这样都要掉眼泪?我记得我认识的甜甜是最不爱哭了的。”慕凌轩好脾气地笑着,一边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珠,一边温柔地说:“好了啦,甜甜,那都是以前。现在,我只喜欢你一个。”

    “我不信!你这样的人最擅长花言巧语!”成甜甜气嘟嘟地说,晶莹的泪滴,依然挂在她粉嫩的脸颊,如同清晨娇艳的花瓣上沾着的露珠。

    “要怎样你才信呢?”慕凌轩微微叹息一声,俯脸来轻柔地吻去她脸颊的泪水,低沉地说:“甜甜,我跟你坦白吧。你今天在这里遇到我,根本不是巧合,而是我专门想过来看看你,想要祝你生日快乐的。”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这,成甜甜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忘记了自己刚才的烦恼。

    “我怎么不知道呢?甜甜,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没有什么能瞒得住我。”慕凌轩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调侃地笑道。

    “哼!可你,根本没有祝我生日快乐,还把我惹哭了!”成甜甜嘟了嘟嘴说。

    “谁让你刚好让我看见你和那个纪风在一起!”慕凌轩挑了挑眉,想起刚才纪风握着成甜甜手走在街头的那一幕,心里仍然像灌了醋一样的不舒服,他把成甜甜又搂得紧了一点,低沉而又强硬地说:“甜甜,我喜欢你,也什么都可以容忍你,但是你和纪风那样,不行!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女人,心里还装着别的男人,半分半豪都不能!”

    “谁是你的女人?别想得美!”成甜甜没好气地撇了撇嘴。

    “你!”慕凌轩直视着成甜甜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晰地道:“甜甜,你是我的,这辈,你都别想再逃开我!”

    成甜甜沉默来,慕凌轩也不说话了,就这样把她搂在怀中,时不时俯脸来轻轻亲吻一她的额头,脸颊,眼睛,湿润的红唇,以及柔软的耳垂,好像怎样亲也不够似的。

    最后,成甜甜忍无可忍地推开他说道:“你有完没完啊?老这样不嫌烦吗?细菌弄得我一脸。”

    “呵呵,我不烦,我要把以前欠你的亲吻通通都补回来。”慕凌轩坏坏地笑着,没顾得上理会她说的那个细菌又是什么新鲜名词?顺势在成甜甜的唇上重重啄了一,附在她的耳边暧(昧)地低语:“甜甜,你的味道真好,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吃到你的整个人呢?”

    “不可能的事!你别做梦了!”成甜甜红着脸从他的怀中脱离,低声却又坚决地说道:“我不爱你,你就别想!我说过,除非是我哪个人,不然,我死也不会那样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甜甜,你是说,要得到你的人,必须先得到你的心,是不是?”慕凌轩饶有兴味地看着成甜甜涨得通红的小脸,心中柔情结。这个女孩,勾起了他心底最强烈的征服欲,他当然,要定了!

    “算是这个意思,不过,要得到我的心,可不简单哦!”成甜甜轻轻笑了笑说,感觉在这个霸道的男人面前,总算又找回了一点自主感。

    “不简单吗?那我们就试试看。”慕凌轩靠近成甜甜,邪魅轻笑:“看我能不能让你在最短的时间里我?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

    “对啊,你也说的是我心甘情愿,王爷,如果我没有心甘情愿,你怎样都不能勉强我!”成甜甜赶紧接过他的话头说道,她觉得今天这个男人对她的亲热举动大有得寸进尺之势,不得不再次对他郑重声明一。

    “当然了,我肯定不会勉强你,我要等着你乖乖来我的身边。甜甜,你觉得像我这样随便招一招手,就能迷倒众生一大片的人,还用得着勉强哪个女人吗?”慕凌轩潇洒自若地弯了弯唇角,脸上漾开如沐春风的浅笑,风采倾国倾城。

    “哼,脸皮厚!至少,你招一招手,没有迷倒我。”成甜甜很见不得他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忍不住小小地打击了他一。

    “呵呵,你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女孩,所以,我才要对你加倍地用心。”慕凌轩不以为然地扬了扬眉,眸色突然又变得深不可测:“不过,我这样做的前提都是你得一心一意地跟着我。如果你再像今天这样,和纪风或者别的男人纠缠不清,那我可就不能保证自己有没有这么好的风了。”

    随后,他注视着成甜甜,冷幽幽地加上一句:“你要知道,对于不识相的女人,我也不介意对她用点强的。”

    成甜甜听着慕凌轩那冷若寒霜的话语,心中倏地一惊。

    她又想起那个在她耳边出现过两次的,那个神秘的女孩的声音,那是真的成甜甜在对她说话,指示她该怎样做。

    直觉告诉成甜甜,在那个神秘声音的影响,她肯定还会和纪风有所纠葛。如果被慕凌轩知道,他会怎样对她?他会不会真的蹂(躏)到她动弹不得?

    天哪,想一想就可怕。

    不行,一定得早点做出决断。要么,跟着纪风离开,远离这个喜怒无常男人的视线。要么,跟纪风快刀斩乱麻,让他早日忘了自己,去寻找属于他的新的幸福……

    慕凌轩敏感地注意到成甜甜有些神思飘忽,思想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他把她又拉到自己怀中,伸手捏了捏她柔嫩的脸蛋说:“小姐,你的夫君就在你的身边坐着,你又在想谁呢?”

    “没有……我在想,南城河放河灯是什么样?一定很好玩吧。”成甜甜掩饰着说道。

    “原来,纪风是要带你去放河灯啊,这么幼稚的事情,也只有他才愿意陪着你去做了。”慕凌轩当心中了然,不屑地勾勾唇角。

    慕凌轩眼中那不屑一顾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成甜甜的心。

    她冷冷地推开慕凌轩,满含讥诮地说:“嗬,是很幼稚!不过,也得他有这个心。王爷这么高贵,怎么会屈尊降贵陪我去干这么小儿科的事情呢?”

    “呵呵,不高兴了?”慕凌轩并不恼,依然将成甜甜牢牢揽在怀中,轻声细语地说:“其实,只要你喜欢,即使是幼稚,本王也愿意陪你去做的啊。”

    成甜甜扭过了头去,不看他,也不说话。

    “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放河灯?”慕凌轩笑笑,贴近她的耳边,柔声地说:“我保证,你跟我在一起,会比跟纪风在一起有趣。”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