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当时为什么选择了我哥,没有选王爷,你真的觉得我哥比王爷好吗?”成甜甜又问道,既然云樱今天愿意敞开心扉,她性问个明白。她对他们之间的事情,一直很好奇。

    “甜甜,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由得了我选吗?就好像你开始,也不想要这桩婚事,可你最后不也嫁了吗?”云樱幽幽叹息了一声说,声音里透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凄伤。

    “难道,你爱的是王爷?不是我哥?”成甜甜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怎么觉得听云樱这时的语气,嫁给自己的哥哥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味道?

    “不是,我爱的是洛,肯定是洛。”云樱连声说了两遍,仿佛要给自己坚定决心一样,又低声地说:“王爷,只能说我曾经爱过,现在,我只爱你哥。”

    “云樱姐……”成甜甜同情而又激动地喊了云樱一声,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不知怎么?虽然她并不了解云樱和慕凌轩以及她哥哥之间的内情,但是她却觉得自己很能体会云樱那种矛盾而痛苦的心情,所以突然就对云樱升起了一种强烈的同情之感。

    “甜甜,我现在只爱你哥,可是……我却不知道,他回来以后,还会不会爱我?”成甜甜的热情感染了云樱,她也紧紧地握住了成甜甜的手,泪水盈出了眼眶。

    “你别伤心啊,云樱姐,我哥怎么会不爱你呢?他宝贝你都还来不及呢?你别哭了呀,本来身体就不好,再这样老哭怎么行?”成甜甜急了,连连安慰着她。

    “可是……可是……我……”云樱抱紧了成甜甜,泣不成声。

    她不知道该怎么对自己这个热情善良的小姑说出来,她其实已经做出了对不起她哥哥的事情,做出了任何一个男人知道了可能都不会容忍去的事情。

    如果成洛知道了她曾经主动地对另一个男人投怀送抱,知道了她曾经让慕凌轩那么肆无忌惮地探过她身体的每一处秘密,他还会原谅她吗?还会把她当做心尖上的宝贝吗?只怕他再爱她也不能够忍受了吧……

    成甜甜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的谈心会把云樱惹得这么悲从心来,当慌了手脚。

    她感到云樱虽然比她大,但是此时却还是像需要她抚慰照顾的小妹妹一样,只能不住地说:“没事的,别担心,我哥只会爱你,我敢肯定他只爱你一个。”

    “可是,娘说过要给洛再娶一房的,到了那时,我该怎么办呢?”云樱抽泣着说道,这个问题,也是拧在她心头的一个大疙瘩,每每想起,心就堵得厉害。

    “啊?娘怎么会这么说?我看娘还真是喜欢操闲心,有点过头了吧。”成甜甜不禁吃了一惊,这个事情是她之前没有想到的。

    她最反感的就是古代男人这种妻四妾的做法,真不能理解她的娘亲为什么还想着给她的哥哥再娶一个?明明哥哥嫂的感情这么好,娘这样不是摆明了要给哥哥和云樱之间制造麻烦和问题吗?唉,可恶可恨的封建制,可悲可怜的古代女人啊……

    “是的,娘说我和你哥成亲年了都还没有孩,她想给洛再娶一房妾室,为成家传宗接代。”云樱哀婉地说。

    “可是,也不能为了传宗接代就非得让哥接受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吧,这样说不定也害了人家女孩,我娘真是有点老糊涂了。”成甜甜愤愤然地说着,又安慰云樱道:“云樱姐,你别难过,我会劝劝娘的,没有孩也不是你的错。再说,说不定哪天你和哥就有孩了呢。”

    “你别对娘提这事,其实,年没有生养,我早应该让洛再娶了。唉,我也就是有时心里想着不好受,今天才对你说说,并不是让你阻止娘的。娘也没有错,是我不能生,娘这样也是为了成家着想。”云樱赶紧说道。

    她骨里的观念还是很传统的,总觉得自己没有给成家生孩,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媳妇。

    何况她自己心中,本身就对成洛有愧,成夫人要给成洛讨小妾,她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想起成洛即将有可能去宠爱另一个女人,心中难掩凄楚,在成甜甜的面前倾诉一罢了。

    “唉,云樱姐,我觉得古代的女人好可悲啊,几个人围着一个男人,生怕自己失宠了。”成甜甜不禁从心里发了一句感慨,看到云樱神色哀伤,又连忙说道:“不过,你和哥不一样,哥那么爱你,他的心不会再装别的女人了的。他回来了,还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我看你一不高兴,他就得七魂掉了六魂,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了。”

    “甜甜,你真是个心善的好姑娘。”云樱感叹地搂了搂成甜甜,轻轻地说:“跟你聊了这么些,我的心里开阔多了,不管怎样,也该让成家先有个后啊。你哥回来了,就依着娘的安排来吧,反正好多人家不都是这样过的吗?想通了也就没有什么了。”

    “不过我觉得爱情还是要一心一意,如果一个男人又爱着我又爱着别人,我肯定不要!”成甜甜不假思地说。

    “那是你的想法,我和你不一样。我只要洛心里还有我就行,他娶别的女人我不管。”云樱苦涩地笑了一,慢慢地说。

    是啊,若是以前,她还可以理直气壮,甚至蛮横无理地要求成洛只准对她一个人好。而现在,她自己都没有做到为他守身如玉,又如何还有脸面再去管他?

    “云樱姐,你自己能想开点就最好了。呵呵,其实照我想,不管娶了谁进门,那女孩一见了你这样天仙似的美,谁的心里都得自惭形秽吧,也定然不敢和你争宠了。”成甜甜见云樱似乎心情开朗了点,说话又轻松了起来。

    “呵呵,真的吗?甜甜,我小时候就老听人家说我长得好看,但是我自己真没有什么感觉了。”云樱不由莞尔笑道,女人听到别人赞美自己漂亮,总是开心的。

    “那是因为你自己天天看,看习惯了。云樱姐,要是谁说你长得不美,那他的眼睛就真是不对劲了。今天小澜见了你,都说你是名不虚传的昱国第一美女呢。”成甜甜一本正经地说。

    “小澜?”云樱有点奇怪,不知道成甜甜说得小澜是谁。

    “哈哈,就是皇,他的大名叫慕凌澜,我习惯叫他小澜。”成甜甜嘻嘻一笑说道。

    “甜甜,你跟皇他们可真熟啊。”云樱的语气里不禁流露出一丝羡慕。是的,她永远做不到像成甜甜这般洒脱自然,无忧无虑。

    “那当然,要说我在这世上最知心的朋友,那就是小澜了。他今天还送了我一个水晶吊坠,是仿造我的模样打造的,很别致的,云樱姐,我明天拿给你看。”成甜甜愉快地说。

    只要谈到了她的事情,气氛顿时就松快了很多,不像刚才那么压抑了。

    “嗯,甜甜,皇一看就是个细心的人,你们俩又是一天生日,还真是有缘啊。”云樱轻轻笑道,因为慕凌澜今天留在将军府吃了长寿面,她知道成甜甜和慕凌澜一样大。

    “呵呵,我们是有缘千年来相会,隔了上千年呢。”成甜甜抿嘴轻笑了起来。

    云樱听了她这么说,虽然心中又是一阵迷糊,但是觉得自己这个小姑现在经常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便也没有多问。

    姑嫂二人又亲亲热热地聊了一会儿,才渐渐睡去。

    ---

    成甜甜又在将军府住了几天,没有人管束她,她每天真是十分逍自在。

    直到这天,成夫人终于从老家回来了。

    成甜甜欢天喜地地迎出门去,却发现成夫人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除了她带回家的两个丫鬟,身边还多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

    那女孩白白净净的,尖尖的瓜脸,弯弯的柳叶眉,眼如点漆,唇若丹朱,看起来很是端庄秀丽。

    此时,云樱也从府里出来了,看到了成夫人身边这个陌生而又清秀的少女,不由愣了一,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成甜甜见自己的娘亲回了一趟老家就带了一个妙龄少女回来,心想,天啊,娘该不会真的给我哥挑了个小妾带回来了吧?哎,我这个心急的娘亲,该怎么说她才好呢?也不跟哥商量好了再决定,如今人都弄回来了,让哥和云樱姐以后怎么办?

    “云樱,甜甜,这是我在老家认的一个干女儿,叫红香,以后也就在咱们府里住了,你们都要像姐妹那样地待她。”成夫人看了看云樱和成甜甜,不紧不慢地说道。

    成甜甜顾不上说话,先侧头看了云樱一眼,云樱虽然心中难过,但是依然为礼貌地对红香笑了笑,答应说道:“知道了,娘,我以后会把红香当做妹妹的。”

    “甜甜,红香比你大一岁,你就把红香也喊姐姐吧。”成夫人看到成甜甜只是愣着不讲话,又说了一句。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