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红香比你大一岁,你就把红香也喊姐姐吧。”成夫人看到成甜甜只是愣着不讲话,又说了一句。

    “哦,好。”成甜甜应付着答应了一声,心里感到非常郁闷,觉得她的娘亲真是没事找事,多此一举,不把她哥和嫂的关系搅混了就不舒服似的。

    “红香,过来见见,这是云樱,你该叫姐姐的。这个是甜甜,洛的妹妹,已经出嫁了,这几日回家中陪着云樱的。”成夫人又笑吟吟地把红香拉过来,向她介绍了云樱和成甜甜。

    红香立刻嘴巴甜甜地对着她们俩一人喊了声姐姐,一人喊了声妹妹,一看就是个乖巧伶俐的女孩。

    几个人一起走进将军府中,成夫人又让丫鬟去给红香收拾房间,就安排她住在成洛和云樱紧挨着的一套里。

    等到一切忙完,吃过了午饭,成夫人让红香先去歇息了,云樱因为心中不畅快,推说累了,也先回房去了。

    成甜甜逮住这个机会张口就问成夫人:“娘,你弄这么个鲜桃汁一样的干女儿回来,是要干嘛的啊?”

    “甜甜,娘也不怕对你说实话,你哥和云樱成亲年都没有孩,娘总得为成家的后代基业着想一吧。红香这孩是娘回去仔细甄选出来的,长得虽然没有你云樱姐那么媚人,但也算是清爽可人,不比一般的大家闺秀差。她的家世娘也调查过了,清清白白,祖祖辈辈都是老实人。娘跟他的父母家人都说清楚了,带她回来是要给你哥做小的,聘礼定金娘都是捡最排场的给他们家的,她的父母亲人高兴,她自个儿也愿意。这样的喜事,你说怎么不好?娘这次回去,是给成家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啊。”成夫人娓娓道来,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娘,可是你这样,想过哥和云樱姐的感受没有?哥那么爱云樱姐,他也不会答应的啊。”成甜甜愣了一说道。

    “呵,你哥那个死心眼,我就是想要他知道,天也不只有云樱一个人好。何况,女人如果不能生孩,长得再好看也是白搭,就冲这一点,红香就比你云樱姐强。”成夫人毫不留情地说道,一想起云樱曾经在外面和慕凌轩不知道做出过什么丢人的勾当,老人的心就不由得气血翻涌。

    “能不能生孩也不能只怪云樱姐啊,说不定哪天他们就有了。再说,不能生没准是我哥的问题呢?现代医上说,不育不孕也有部分是男方的问题。”成甜甜口无遮拦地辩驳道,

    “甜甜,你怎么说话的?”成夫人不高兴地瞪了成甜甜一眼,喝斥道:“你哥身强体壮的,能有什么问题?倒是你看看你云樱姐那样,一天吃不了二两饭,动不动就头疼脑热的,能生得出来孩还真是怪了。”

    “娘,你这么说云樱姐,可真不公平。她也没有犯什么错,只是没有孩,你就硬弄一个人回来塞在她和哥的中间,这叫谁心里会舒服啊?要是我就不干!”成甜甜闷闷不乐地说。

    她的心中,始终同情着女性,认为女性是这种封建制的牺牲。所以,她毫不犹豫就站在了云樱的这一边。

    “唉,有些事情你也不懂,你就别操这些心了,好好跟王爷过好你们自己的日就行了。”成夫人叹了口气,显得心烦意乱:“我回去这么些天,你一直都在这边,如今我回来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弄好了也早点跟莲宝回王府去吧。”

    “好啊娘,你不需要我了就赶我走啊。”成甜甜嘟了嘟嘴,撒娇地说道。

    “娘怎么舍得赶你?可是你已经在娘家住了这么多天,娘回来了你当然是早点回去好些。男人,你老不在他身边可不行,尤其是王爷那样又喜欢在外面玩的,你更要心眼活点。”成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好了好了,娘,我知道了,我吃了晚饭再走总行吧。”成甜甜生怕成夫人又滔滔不绝对她讲一大套驭夫之道,赶紧缴械投降,顽皮地一笑:“娘,让我在家里再多呆半天总可以吧。”

    于是,那天成甜甜在将军府里一直磨蹭到吃过晚饭,才和莲宝一起坐上将军府的马车回到靖王府。

    走进王府大门,成甜甜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她上次从娘家回来时,正好遇上慕凌轩和青青坐在大厅里相拥亲吻的那一幕。心不由自主又乱了一,意识地往大厅里瞄了一眼,却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成甜甜暗自松了一口气,带着莲宝快步走回自己的紫玉苑,随意收拾整理了一,准备弄完了早点睡觉算了。

    刚刚洗漱完毕,却听到莲宝在外面叫了一声:“王爷,您过来了啊。”

    “王妃呢?”慕凌轩的听不出任何感**彩的声音。

    “在里呢,小姐刚刚准备歇息的。”莲宝恭恭敬敬地答道。

    成甜甜心想,这个人现在倒是挺有闲工夫的,我一回来他就来了,看来真是被他盯住了。

    这时候,慕凌轩已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径直走到成甜甜的面前,低头微笑俯视着她的脸:“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过去跟本王说一声。”

    “刚回来没有多久,我也不知道你在哪儿?有什么好说的。”成甜甜淡淡地说,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点点。

    她现在觉得,只要慕凌轩靠她近,就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似的,令她浑身都不自在。她意识地就进入了一种全然戒备状态,莫名紧张不安。

    “你在怕我?”慕凌轩却偏偏看透了她的心思,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伸手把她笼进自己的怀里,满脸了然于胸的坏笑:“那晚你不是很温柔吗?今天就想躲着我了?”

    “那是被你逼迫的。”成甜甜没好气地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变得僵硬了。

    “呵呵,是吗?”慕凌轩不以为然地弯弯唇角,俯身靠近成甜甜,暧(昧)的气息呵到了她的耳畔:“我不相信你没有一点自愿。”

    “慕凌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拜托离我远点行吗?”成甜甜尽量平静着自己的心跳,面无表情地说。

    “我就不!我偏偏要离你近点。”慕凌轩耍赖地笑着,一边将成甜甜搂得更紧,一边低声地说:“甜甜,我还想吻你。”

    “等一等!”在那张俊美得不可逼视的脸即将挨到她的脸颊时,成甜甜突然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就算你很激动,也不用这么夸张的吧。”慕凌轩轻轻蹙了蹙眉,停住。实在是,他这样久经(风)月的高手,也被她这样突兀尖利的叫声吓了一跳。

    “王爷,我有事情要跟你说。”成甜甜紧张地瞪着他,在心里思着对策,她不想又这样给这个男人白白占了自己的便宜。

    “什么事呢?”慕凌轩微微笑了笑,深幽的黑眸里闪着亮亮的柔光,好整以暇地看着成甜甜。

    这个鬼灵精怪的小丫头,又在想花招逃开自己了,不过,自己既然已经决定出手,又怎么可能让她逃得掉?

    “是关于……我哥和云樱姐的事……”成甜甜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道,她实在想不出她还有什么事情能更引起这个男人的兴趣?只好又把云樱搬了出来。同时在心里说,对不起啊,云樱姐,我不是故意要在他的面前提到你的,我真的不想让他这样随随便便吻我了,你就帮我救救急吧。

    “他们的事,和本王有关吗?”慕凌轩的声音果然冷了来,眸也降了温。

    “名义上总是亲戚嘛,当然有点关系啦。”成甜甜一见自己的话起到了一定效果,至少没有让他继续对自己非礼去,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宝押对了。

    “呵,本王对你家里的事情没有兴趣!”慕凌轩冷笑一声,心里突然兴致全无,紧搂着成甜甜的手臂不由松开。

    “是那个,我娘……这次回去,带了个女孩回来,说是要给我哥当小妾的。”成甜甜不管他的表情如何,只管说了出来,她相信这件事情一说,慕凌轩肯定没有心思同她继续纠缠了。

    “那又如何?男人讨个小妾,不是很正常吗?”慕凌轩略微怔了怔,突然再次抓过成甜甜的手腕,把她带到自己的面前,目光冷漠阴沉,:“你跟本王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王爷,你们男人为什么都要讨小妾呢?只爱一个女人不好么?像云樱姐,她挺伤心的。”成甜甜偷偷观察着慕凌轩的脸色说,这男人此刻的神情阴森得可怕,不过至少比糊里糊涂再被他吻好得多。

    “呵呵,她伤心,你跟我说,有用么?”慕凌轩冷然一笑,满目嘲讽地盯着她:“成甜甜,你是不是自作聪明了点?”

    o(n_n)o~甜甜和慕凌轩在现代的故事,请看完结《冷总裁的俏丫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