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觉得古代的女都可悲了,昨晚我跟云樱姐聊了大半夜,她都哭了,就担心我娘给我哥找小妾,没想到,我娘今天真的带了一个女孩回来。”成甜甜感慨万分地说。

    一阵莫名其妙的沉默,瞬间充斥在这个布满温馨的房,静得仿佛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

    “你哥,也不会让她伤心,是不是?”好半天, 慕凌轩的嘴角才僵硬地动了动,慢慢地吐出一句话来。

    “应该是吧,我哥对云樱姐挺好的。不过也难说,听说男人不爱了,变起心来也挺快的。”成甜甜随口说道,趁机脱离了他的掌控,走到了一边

    “哈哈,成甜甜,看来你还真懂男人的心啊。”慕凌轩大笑两声,毫不费力又把她抓了回来,双目阴晴不定俯视着她:“你不就是想破坏本王的心情吗?不想让本王吻你,费那么大心思?不过,你的目的也算达到了,本王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再碰你了,你就一个人偷着乐去吧。”

    说罢,慕凌轩松开了成甜甜,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衣衫掠过,掀起一阵幽寒的冷风。

    他终于走了?被我用云樱姐一刺激他就走了。

    成甜甜有些愣怔,旋即哑然一笑,有点庆幸,又有点怅然。

    这样也好吧,从此知道了应付他的方法,只要他无故想来再占我的便宜,我就提起云樱姐,专捡他痛的地方刺。

    莲宝跑了进来问道:“小姐,你和王爷怎么了啊?我看王爷来的时候还挺高兴的,怎么一会儿就黑着脸走了?你惹他生气了?”

    “没怎么。”成甜甜捏紧了自己的两手,声色漠然地说:“我讨厌他!讨厌这种虚伪自私的男人!希望他不要再来!”

    从这天以后,慕凌轩又没有再专门过来找过成甜甜,也没有再去找过青青。他又恢复了前段日那种忙碌不休的状态,每日早出晚归,很少呆在王府。

    不过,成甜甜在王府的待遇还是很好,活是不用再干了,人们待她也谦恭有礼,地位明显比青青高了一级,这也都是因为慕凌轩专门关照过。

    他虽然一次也没有来找过成甜甜,但是其实每天都还是关注着成甜甜的生活动态。成甜甜的一举一动,仍然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如果成甜甜再敢背着他去和纪风见面,他会直接给她忘不了的教训。

    现在这种情况,成甜甜就好像是慕凌轩瞄准的一个猎物,他已经看上了这个女孩,并且很想把她收入囊中。

    可是,成甜甜那种冷漠的态让他不满,也或者是他内心里还是对她哥哥做过的那件事情不能真正释怀。所以,他不屑于在她的面前低头,不屑于过多地去讨好她。

    他对她的那种好和温柔,全然都是凭着自己一时的兴趣。

    如果成甜甜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这种好,那么他或许还可以对她再宠一点,反正就像对自己喜爱的一个东西一样,哄哄女孩高兴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简单不过了。可是偏偏成甜甜又不在乎他的这些好与不好,反而总是让他扫兴,他也就懒得再那么耐心地待她了。

    经历了云樱的事情之后,慕凌轩并不想,再随便去宠爱某个女孩。

    换句话来说,也许只是因为他对成甜甜的感情,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为她放自己的骄傲和自尊,去任意迁就她的那种地步吧。对女人,他有自己的底线,不会因为她是成甜甜而破例。

    可是让他就这样放了成甜甜,他也是万万不愿意的。

    慕凌轩始终没有弄明白的是,自己对成甜甜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

    他似乎很在意她,因为现在不管干什么,他时常都会想起她来。可是,他又不愿意让她看出来自己那么在意她,他烦透了成甜甜那种一脸无所谓,事事无动于衷的样。

    有时候他心想,只要成甜甜主动过来找他一次,哪怕什么都不说,他也就什么都不计较了。

    忘了她的家庭,忘了她的哥哥,从此好好待她,与她融洽相处。可是,没有,成甜甜比他还要倔强。他不找她,她也就一次都没有在他的面前出现过。

    他们两人之间,现在就像拉锯战一样。相互都憋着一口气,谁都不肯先让一步,谁都不肯先低那颗高贵的头,向对方示弱半分。好像要看看,到底谁能强到最后?

    这期间,青青倒是经常来找成甜甜套近乎。因为王爷无缘无故对她冷了来,青青的心里失落无比,只能试图从成甜甜这里找些安慰,顺便打听王爷的情况。

    成甜甜对青青也很客气,主要是她现在很同情这种命运不能受自己支配的古代女。

    所以每次青青来找她,她都尽可能耐心地陪着青青聊一,尽管她们二人根本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可以聊,面上,成甜甜对青青还是礼貌周全。

    而青青,一向善于见风使舵,此时失了王爷的宠爱,便把她全部的讨巧功夫都用到了成甜甜这里,一口一声王妃,妹妹叫得亲热了,俨然她跟成甜甜就像真的好姐妹一样。

    成甜甜对青青这样甜得腻人的做派虽然不习惯,但是想到她可能也是在怡香院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浸染时间长了,才会这样世故圆滑。也不想过多跟她计较,只要青青没有影响到什么实质性的问题,她愿意对自己这么殷勤,一切随她去吧。

    不知什么时候起,成甜甜发现青青又没有养鸽了,问她,青青却只是淡淡一笑说:“嫌麻烦,不想喂了。”

    这样一晃就是两个月过去,秋天悄无声息地走过,寒冷的冬季来临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成甜甜表面上嬉笑玩乐,无所事事,其实她每天都在思着,考虑着,自己今后的道应该怎么走?

    她不可能,一直关在这个狭小的天地,被那个不懂爱的男人控制一辈。她也不见得,一定要跟着纪风走。

    虽然纪风一直在等着她,但是成甜甜认为自己的命运,不一定非要寄托在哪个男人的身上。

    她只期盼着,自己的爹爹和哥哥能够早日凯旋归来,让她再享受一亲情的关爱也好。

    这一天,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从上午开始,大雪纷纷扬扬,就像鹅毛飘散那样,一会儿就铺白了整个地面。到了午后,雪势不见停止,反而越越大,天地之间,白雪皑皑,放眼望去,一片苍茫。

    成甜甜很是兴奋,这样纯净美丽的雪景勾起了她对大自然的无限向往。仍然不能出王府,她就拉着莲宝一起到花园里去赏雪。

    在成甜甜的指挥,两个女孩一起堆了一个足有一人多高的大雪人,玩得畅快了。

    “莲宝,要是有个照相机就好了,我们就可以把这么美的雪景拍来了,也可以跟这个雪人合影留恋了。”欣赏着无限美好的雪地风光,成甜甜感叹地说道。

    “小姐,照相机是什么?”莲宝听不懂,奇怪地问。

    “能把你的模样原封不动地印到纸上的一种东西,比画像看着真实多了。”成甜甜笑了笑,忽然灵机一动,兴冲冲地说:“莲宝,你会画画吗?要不咱们俩互相在这雪地里画一张像,只当是照了相了。”

    “可是,小姐,我没有过画画啊,我也画不好。”莲宝为难地说道。

    “哦,那这样,你还是去给我把笔墨画架拿来,我给你画一张像好了。”成甜甜不禁有些失望,略微沉吟了,还是决定自己先给莲宝画一张。

    “小姐,你真的要给我画像啊?”小丫头的圆脸立刻焕发出了兴奋的红光。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给她画过像呢。

    在她的心目中,优雅矜持地端坐在一处,让人握着画笔照着自己的容貌描绘出一幅图画,那都是有钱的小姐才能享受到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今天小姐竟然主动说要给她画一幅像。

    从小跟在小姐身边的莲宝,也深知小姐的绘画功底有多厉害,小姐随手涂鸦的一幅画,都被人们当做宝贝传阅。现在小姐既然愿意画自己,那可真是意想不到的福气。莲宝的心中,登时充满了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

    “呵呵,是呀,你快去给我把东西拿来吧,我一会儿就给你画好。”成甜甜笑着说。

    “好嘞,小姐,我马上去拿。”莲宝高兴地答应了一声,也不顾雪滑,“蹬蹬蹬”地小跑着往紫玉苑去了。

    成甜甜一个人站在漫天舞的雪花里,尽兴摆弄着她们堆好的那个大雪人,等着莲宝过来。

    “这就这么好玩?也不撑把伞,不怕凉着了?”一个男人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声音。

    成甜甜回头一看,竟然是慕凌轩,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慕跟在他的身边,为他打着一柄油纸伞。

    o(n_n)o~求月票!亲爱的们有月票多多投过来哦,每天月票过5或者红包礼物过2000加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