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成甜甜怔了怔,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一个面色苍白,身体瘦弱的古代弱皇的形象。虽然生在帝王家,拥有数不尽荣华富贵,奈何却无福享受美好人生,不由喃喃叹了一口气说道:“真可怜啊,唉,什么都是浮云。能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小姐,你能不能少操点冤枉心?少发点这种无事呻吟的感叹呢?”正在和青青温言软语的慕凌轩闻言转过头来,嘲讽地弯弯唇角:“人家比你可怜吗?不清楚的事情,最好不要滥用你的同情心。”

    “关你什么事?”成甜甜不以为然地嘟嘟嘴,不说话了,她不想在这种场合跟慕凌轩争辩。

    自从慕凌轩在这里明显跟青青表现得更为亲热之后,她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这豪华大厅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形色各异的目光。

    有同情的,有惊奇的,有嘲笑的,甚至还有一些女人幸灾乐祸的。

    仿佛在说,你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你是大将军的千金又怎么样?你打扮得这么妖媚又怎么样?你的男人还是不宠爱你,你连一个青(楼)女都争不过。

    成甜甜竭力对这些时不时飘在她身上的,无数含义丰富的眼神装作毫不在意,若无其事地和慕凌澜谈笑风生。

    可是心里却还是恼火得不得了,她觉得慕凌轩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难堪,故意让他们将军府没有面。这个男人,仿佛非要将她置于羞辱而尴尬的境地才开心,真够变(态)的。

    幸好还有慕凌澜一直耐心地陪着她说话,才不至于让她一个人坐在那儿显得像个白痴。

    不过慕凌澜也很快就跟她告辞了,他说了会儿就起身站了起来:“甜甜,父皇他们可能快要来了,我先过去,一会儿再来看你。”

    说完,他对成甜甜温和地笑了笑,就先走了。

    慕凌轩对慕凌澜的离开毫无反应,依然旁若无人地和青青轻声谈笑。

    成甜甜颇感无趣与郁闷,正在无聊赖地东张西望,忽然看到有很多官员又迎了上去,围住了刚刚走进大厅的几个人,满脸恭维讨好之色,就好像刚才她们和慕凌轩一起走进来时的情况差不多。

    她顺着那些人围着的方向看过去,却正对上两束灼热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对她看过来。

    原来竟然是纪风,他的身边还有一对气不凡,仪表出众的中年夫妇。想来这一定是纪风的爹娘,重权在握的当朝宰相纪越和他的夫人了。

    照例又是一番热闹客套的寒暄之声,然后纪风跟随他的父母走了过来,他们的坐席,正好对着成甜甜他们坐的那一桌。坐之后,他便对着成甜甜温柔地笑了笑,深情款款的目光,仿佛包含着千言万语。

    成甜甜也回给了纪风一个甜美的笑容,心里想,他和小澜,都能给人温暖安全的感觉,为什么刚好自己嫁的那个人,却偏偏那么不正常呢?

    冷不防放在身侧的小手又被身边的男人狠狠捏住,伴以漠无感情的声音:“别忘了本王怎么提醒你的。”

    成甜甜转过头去,无比厌恶地瞪着慕凌轩。

    慕凌轩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表情似笑非笑,冷漠中又隐约透着几分笃定的得意,就好像成甜甜又变成了他手中玩弄着的一只老鼠。

    那一刻,成甜甜很想照着他那张完美无缺,但是恶意无比的脸上,重重地“呸”上一口,然后不顾一切地拂袖离开。

    你不给我面无所谓,我忍,你让我家里也颜面扫地,我也忍了。可你,还要像一个救世主那样处处控制着我,连我跟人家笑一都要干涉。我凭什么还要忍?

    既然你这么缺德,那好,我也不必给你多留面!不就是比赛谁比谁更会丢人吗?你是尊贵的王爷你都不在乎,我一个穿越过来的草根女孩,又有什么怕的?

    慕凌轩看到成甜甜的眼睛越瞪越大,脸上也瞬间变了几种颜色。

    凭他同这个女孩数次打交道的经验,他感觉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一旦出现这种表情,她就无意于顾忌什么面或者礼节了,有可能什么想不到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

    这使慕凌轩的心中无端感到了一丝慌乱,毕竟,他还是不想在这么多武官面前跟成甜甜闹得不可开交的。何况,皇上和诸位娘娘也马上就要入席了。

    他赶紧又拉了拉成甜甜的手,哄劝般地说:“别闹哦,宴会快开始了。”

    成甜甜冷哼一声,没有理他,故意又对着还在望着这边的纪风笑了一。

    若不是这个场合过隆重,她真想性给纪风去个媚眼,气死身边这个自私而又小气的男人。谁让他自己那么花心不改,却还妄想死死管住她呢?

    这时听到一声高喝:“皇上驾到!”

    众臣及其女眷皆从席间起身恭迎皇上,嘴里高呼万岁。

    随着呼声,皇上慕远熙从朝阳宫内殿轻步而出。身着明黄色的龙袍,头戴皇冠,浑身上自有一股威严摄人的气势。

    他的身边,携着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身后,跟着还一干仪态万方的嫔妃贵人,皇慕凌澜和采薇公主也在后面。

    “众卿家免礼。”慕远熙轻抬右手,垂眸环视满堂大臣官,面露满意笑容:“今天晚上是欢庆宴会,大家随意,吃好,喝好,玩好,不必过多拘礼。”

    皇上偕同皇后娘娘率先入席就坐,其余的娘娘们也依次按照席位坐好,众位大臣家眷才纷纷落座。

    成甜甜却看到采薇公主没有坐在他们皇室家族的那一块,而是直接走来,大大方方地坐在了纪风身边的空位上。而且她似乎和纪宰相纪夫人十分熟络,一坐来就和他们热情地聊了起来,模样娇俏可爱。

    纪风感觉到成甜甜一直好奇地看着这边,他抬起黑眸,尴尬地对着成甜甜笑了笑,心中一团乱麻。

    他压根就没有心思同身边的采薇公主讲什么话,也不想让她坐在这里。采薇公主却不管这些,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就像一只活泼的灵鸟,把纪宰相和纪夫人逗得嘴都合不拢。

    成甜甜见了,猜想着这个娇蛮可爱的公主一定是喜欢着纪风的,心里的滋味不免有点怪怪的。

    她收回了目光,专心地盯着着面前宫女们鱼贯而入,为每一桌端上各式精致美味的点心佳肴。在心里幽幽地想,算了,别的事情都不多想了,其实也和我无关。今晚,就像皇上说的那样,吃好,喝好,玩好,就行。

    却又听到慕凌轩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终于知道不看了,本王还以为,你今天晚上要盯着对面看一整晚呢。”

    成甜甜知道他在讽刺自己,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拿起筷,对着桌上的山珍海味大快朵颐。

    青青娇这时滴滴地说道:“王爷,皇上龙颜威武,一看就是圣明君主。每位娘娘也都是那么姿容大方,王爷刚才不是说要跟我介绍的吗?现在就跟我讲讲嘛。”

    慕凌轩便一一告诉她,皇上身边那些珠环翠绕的盛装丽人们,哪一个是什么妃,哪一个是什么贵人。

    成甜甜对这些也很感兴趣,她表面上不露声色,只顾对付自己面前的美食,实际上也在竖着耳朵,偷偷地听慕凌轩讲这些话。

    皇上慕远熙举杯示意,提示大家开怀畅饮,尽兴吃喝。

    于是气氛开始活跃起来,各位大臣开始相敬酒,把酒畅谈。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一些朝中官员相互结交和拉关系的良好契机,位高权重的,皇上宠信的,自然更受官追捧。

    所以,给慕凌轩敬酒的人也就特别多。他也兴致勃勃,一概来者不拒,人家只要敬了,他都爽快喝掉。

    几番来,成甜甜都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不由暗暗蹙眉,这酒就那么好喝吗?这人怎么就那么多坏毛病,除了爱招惹女人,还爱喝酒?

    成甜甜有心劝阻他一,毕竟酒喝多了伤身。想了想她又觉得自己多管闲事,管他呢?反正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又不是自己真正的老公。再说他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没准还以为自己不让他喝酒是坏心呢。

    算了,随他去吧。反正他的酒量大,一般人也喝不倒他。

    上次陪她日回门,在将军府同她的哥哥成洛玩命地拼酒时,成甜甜就已经见识过了,慕凌轩的酒量,可谓山高水长,深得不可斗量。

    青青坐在慕凌轩的身边,虽然也觉得他喝得有点多,却并不敢开口多说什么。

    两个女人,一人坐在慕凌轩的一边,看着他端杯豪饮,都不说话。一个是懒得管,不想多事,一个是虽然想管,却不敢说。

    酒宴过了一半,成甜甜又看到对面的采薇公主盈盈站了起来,对纪风他们含笑说了一句什么,就翩然离去了。

    好消息】微信关注fazhengyijia,找到最可爱的人郭晨晨的名字投一票,私聊截图发给我,明天的章九千字,就免费发给亲看哦!(作页面右上方有我qq)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