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儿,突然有悠扬的乐声轻轻响起。一群身姿曼妙的少女如仙女降临般飘然如殿,伴着乐曲,翩翩起舞。

    当中那个领舞的少女,舞姿尤为出众。

    她蒙着淡粉的面纱,只露出一双妩媚灵动的大眼睛,手持水红色的长绸,踏着节拍,时而云袖扬,时而轻盈旋转。

    随着乐声的起伏高低,少女的动作也时缓时急,玉手翻,纤足轻点,衣抉飘飘,娇躯如绵,就好像九天仙降落在凡尘,为众人献舞。

    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被这具有神秘气息的女孩那美妙动人的舞姿所吸引,停了喝酒吃菜,专心地欣赏着这一台别有新意的舞蹈表演。一时间掌声四起,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等到乐曲的余音袅袅散去,一舞既终,那些伴舞的少女们又像刚才出现时一样,飘然离去。

    而当中领舞的那个女孩却留了来,亭亭玉立站在大厅中央,缓缓揭开了蒙在脸上的面纱,一张俏丽灵动的脸庞随之露了出来,原来竟然是刚刚离席的采薇公主。

    满堂众人皆怔了一,随之更为热烈的掌声响起来,夹杂着此起彼伏的赞叹之声。

    采薇公主优雅地福身行礼,嫣然笑道:“父皇,母后,诸位大臣夫人,采薇不才,闻听我大昱国征战告捷,心生喜悦,自编了这一曲彩绸舞,聊表采薇一番心意,为今日的欢庆宴会祝个兴。”

    皇上慕远熙展颜而笑,望着自己聘婷玉立的爱女,目光里一片融融爱意:“采薇,你的这番心意,朕非常喜欢,去后,朕会好好赏你。”

    “谢父皇恩典,孩儿在此恭祝父皇龙体安康,大昱国国运昌盛,永葆富强!”采薇公主当盈盈施礼拜谢。

    “哈哈哈,采薇真是越来越嘴甜了,你去坐好好歇会儿,吃点东西。”慕远熙舒心大笑起来,俯瞰众臣说道:“今日朕兴致甚高,众位爱卿及夫人若有意助兴,尽可放开展现才艺,为宴会增色。”

    皇上的话音刚落,慕凌轩身边端坐着的青青就站了起来,面向皇上拜礼说道:“小女青青,略通琴艺,今日举国欢庆,青青愿在此抚琴一曲抛砖引玉,为皇上,各位娘娘,大人和夫人们增添乐趣。”

    皇上本来心情就好,看到青青这么个风情美丽的女主动要求登台献艺,更是龙颜大悦。当命人抬了一架檀木古琴上来,摆放在大厅中央。

    青青姗然离桌行至琴前,婉婉落座。玉手轻扬,抚上琴面,顷刻间,一曲婉转动听的琴声响彻大厅,回音袅袅,扣人心弦。

    成甜甜仔细地听着青青弹奏,这是一曲欢快典雅的古曲,被青青演绎得十分到位。她真的不愧是怡香院曾经的头号花魁,弹起琴来,感觉人在心随琴动,给人回味悠长之感。

    当青青一曲弹完,大厅里又响起了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青青盈盈起身,娇柔一笑说道:“青青献丑了。”

    皇上朗声笑道:“青青姑娘琴技高超,赏赤金凤尾玛瑙一对。今天是个喜庆日,凡登台献艺为大家助兴的,朕都重重有赏。”

    既然皇上发了话,又有青青在前面带头领,那些年轻的女眷们便坐不住了,纷纷上台大展身手,各显神通。有的唱曲,有的作画,有的赋诗……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时间,庆祝宴会变成了热热闹闹的联欢晚会。

    成甜甜一直静静地欣赏着那些如花美眷们的精彩表演,她觉得古代的女真是厉害了,看起来斯秀弱,然而随随便便走出来一个人,却都能亮出一段让人叹服的绝技。

    她却忘了,这些女人,一般都是出生在官宦之家,从小熟习琴棋书画以及歌舞声乐,本身就是多才多艺之人。

    她也忘了她自己,现在也是一个古代的大家闺秀,也有着一身绝妙精湛的超人才艺,唱歌,跳舞,抚琴,作画无一不精。

    慕凌轩看到成甜甜端坐不动,只顾安静地当一个观众,一点儿也没有走上台去展露风采的意思。他很奇怪,虽然他和成甜甜的关系实属罕见,说是夫妻不是夫妻,说是敌人也不是敌人,但是他早就知道将军府的千金成甜甜兰心惠质,色艺双绝。

    而且在他看来,成甜甜的性格绝不会这么甘于平庸地坐在一边,看她今天晚上专门整出的这身衣服就知道了,她其实是很希望能引人注目的。

    但是此刻,有了这么好的可以让她大出风头的机会,她却毫无反应。咳,看来这个女孩,还真是不能按照常规思捉摸,干什么都和别人不一样。

    又坐了一会儿,慕凌轩觉得然无味。

    那些精装美女们的表演虽说技艺高超,但是对于他这个经常流连在舞台歌榭的男人来说,实属稀松平常,毫无亮眼之处,一点儿都不能挑起他的兴致。

    再一看身边的成甜甜还在看得津津有味,一副投入其中的模样。他不由暗自咂舌,这女孩,连这样的表演也能看得如痴如醉,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

    想了想,慕凌轩推了推她说:“采薇都表现过了,你,不想上去露一手?”

    “我?”成甜甜回过神来,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模样有些恍然大悟的娇憨:“对哦,我也可以的,我怎么都忘记了?”

    她刚才看得入迷,以为自己回到了现代,正在欣赏一场古风古韵的表演,所以老老实实地当着观众。

    此刻听慕凌轩一说,成甜甜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接了那个原版成甜甜的班,也会很多东西,也可以上去张扬一的。

    慕凌轩看到成甜甜一副如梦初醒的样,更觉得好笑,不由调侃地说道:“你连这都能忘记,本王真担心,哪一天你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楚了。”

    “呵呵,我本来就得过失忆症嘛。”成甜甜不以为然地笑笑,起身站了起来:“王爷,既然想起来了,我就不能这样安当看客了,大家都这么热情,我也要出去秀一把。”

    成甜甜上台的时候,还并没有想到自己表演什么。

    因为她现在可谓是样样精通,什么都会。但她并不想过落于俗套,同刚才那些表演得各有千秋的女眷们大同小异。

    她有自己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她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她的表演,当然得有超越古人的特色。

    原本,她想跳一段热烈奔放的现代舞。

    在现代时,成甜甜就很喜欢跳这种节奏感强烈的劲舞,尽管没有专门过,她的模仿能力却超强,在电视上随意看别人跳一,几乎都能马上用于实践。

    劲歌热舞,可以说是成甜甜曾经的拿手好戏。可是,今天晚上的情况,却显然不适合她这么表现自己。

    第一,她穿着的是一身韵味十足的古代衣服,而且还很紧身,若是那样跳,不仅手脚施展不开,还会显得不伦不类。

    第二,这里也没有音响光碟,没有那种节奏强烈的音乐,就找不到那种感觉,也根本跳不出那种味道。

    成甜甜略一思,走到了琴边坐,她决定边弹边唱,既展现原版成甜甜那一身独一无二的琴技,也亮一亮自己那天生的好嗓。

    当她俯身拨动琴弦,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悠然响起,音色犹如一汪清水,又似秋夜里静静流淌的月光,一阵清新舒适的感觉扑面而来。

    喧闹的大厅顷刻之间安静来,她的琴声,宛若天籁之音,比青青刚才弹奏得更为出色。

    如果说青青刚才的琴声是人间的美乐,那么,成甜甜此刻弹奏的曲,就仿佛天上的仙乐一样。

    即使是五音不全的外行,也能很快听得出来,成甜甜弹得比青青又不知道好了多少?可以说完全上了一个层次。

    而当成甜甜轻启红唇,伴随仙乐般的琴音,展开曼妙的歌喉,娓娓唱起歌来时,更是有令人荡气回肠之感。

    她唱的又是一现代歌曲,如果也和那些女一样唱古曲,她觉得不够别具一格。

    在弹琴之时,成甜甜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王菲的《但愿人长久》,既有现代的风味,又带着浓浓的古韵。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当成甜甜纤长地手指在琴弦上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她的歌声也唱完了最后一句。

    整个大厅一片鸦雀无声,每个人都被她抒情而又略带着伤感的歌声所打动,也震撼到了。

    不仅仅是因为成甜甜唱得好,而且也因为这歌实在是写得好了,堪称旷古绝今的佳句。

    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听过这么美的词,即使当朝最有问的大士,只怕也写不出这样意境深远的词句。

    好消息】微信关注fazhengyijia,找到最可爱的人郭晨晨的名字投一票,私聊截图发给我,明天的章九千字,就免费发给亲看哦!(作页面右上方有我qq)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