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么办?如果我是你,就想方设法把他的心夺过来。”慕凌轩淡淡看了采薇公主一眼,表情似笑非笑:“不如早点让皇叔赐婚给你们吧,也算是帮我解决了一个问题。”

    “呵呵,轩哥,父皇和母后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我想再给他们说说去。”采薇公主一破涕为笑,她也是个心地单纯的女孩,不会藏很多心事,喜怒哀乐全部都写在脸上。

    “祝你好运,采薇,我得走了。”慕凌轩微微牵了牵唇角,冷魅一笑:“谢谢你的提醒,我现在得回去,好好管教一我那个不听话的王妃。”

    慕凌轩来到成甜甜的紫玉苑时,成甜甜还没有睡。

    她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心中烦乱不安,睡也睡不着,正坐在床头东想西想。也不知道采薇公主到底跟慕凌轩说了没有?唉,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如果真说了,想想该怎么应付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这时候真的听到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从门外传过来,成甜甜的心里一惊,灵验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是慕凌轩过来找她算账了。

    不容她仔细多想,门“砰”的一声在外面被人用脚踢开,慕凌轩带着一身的寒气与酒气,怒气腾腾站在门口。

    如同一座积聚了多年冰山,他仿佛带来了外面整个世界的冰天雪地,这温馨的,顿时一片冰冷寒流。

    “王爷,你回来了,今天……好冷啊。”成甜甜心知不妙,硬着头皮喊了他一声。

    “南御花园的景致,很不错吧?大概让你流连忘返了?”慕凌轩走过来,居高临俯视着成甜甜,深幽的眸色,阴晴不定。

    “王爷,我那时候是头脑失常。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真的成甜甜。那时,好像真的成甜甜又附在我身上了,我如果清醒,是不会那样的……”成甜甜急忙说道,这事情虽然谁听了也难以相信,但是该解释的时候还是要解释。

    “脱衣服!”慕凌轩冷冰冰地打断成甜甜语无伦次的解释,完美无缺的薄唇,重重地吐出个字。

    “什么……”成甜甜愕然地抬起头,迎视着慕凌轩的视线,想从他的眼中读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只可惜,她从慕凌轩的眼中唯一读到的,便只有那冰凉刺骨的寒意。

    “你不懂?”慕凌轩俯身睨视着成甜甜,口中含着的酒气和他身上那彻骨的寒气都如数喷洒在了成甜甜的脸上:“脱衣服!别让本王再重复第遍!”

    “王爷,你别过分!我只是无心之错,我也跟你解释过了。你,不能这样对我!”成甜甜明白过来,急切地说道。

    “呵呵,一句无心之错可以掩盖所有的事实吗?”慕凌轩冷魅地弯弯唇角,在成甜甜的床边坐,伸手捏住她的巴,冷幽幽地道:“成甜甜,本王早就警告过你,如果你再和纪风来往,本王会怎么做?相信你还没有忘记吧?”

    “我忘记了!你放开我!”成甜甜恐惧而又愤怒地大叫。

    “如果你真的忘了,本王现在可以再对你说一次……”慕凌轩略微停顿了一,黑深的眸里透出冷冽的寒光,他依然紧紧钳住她的巴,一字一句地道:“听清楚了,成甜甜,你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本王就会蹂(躏)着你,动弹不得!”

    “我没有!你走开!”成甜甜真的感到了惊恐,这个男人,此刻,仿佛是从炼狱中走出来的恶魔。

    她奋力地推开了慕凌轩的手,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跳来。可是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抓住,用力推倒在床上。

    随即他俯身压住了她,重重吻住她的唇:“他是怎么抱你的?怎么亲你的?成甜甜,我今天要在你身上加倍地讨回来!”

    “你这疯!魔鬼!放开我!”成甜甜疯狂地咒骂踢打着身上的男人,想要逃开这屈辱的惩罚。

    可是一个女怎么敌得过男人的力量?而且这个男人此时正处于暴怒之中。

    她的所有挣扎和怒骂,在慕凌轩强有力的禁锢之,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可是她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反抗,再次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何苦自讨苦吃?既然做了本王的王妃,怎能由着你和别人卿卿我我?”慕凌轩的眼里闪过浓郁的怒火,用手缓缓抹去自己唇上被成甜甜咬出的血迹,幽幽俯视着她:“你就这么讨厌本王?或许,只有真正把你变成本王的女人,你的心,才不会再乱飘。”

    “慕凌轩,我是讨厌你!我全世界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你要是今天敢碰我一,我非要杀了你!”成甜甜激烈地喊叫着。

    “呵呵,是吗?那我们就试试看。”慕凌轩冷然一笑,黑深的眸里闪过复杂的幽光:“我今天就非要碰一碰你,看你能不能杀得了我?”

    说着,他的手直接伸向成甜甜的衣领,大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成甜甜的衣服已经被他尽数撕烂,瞬间门户大敞,露出了里面贴身的内衣。

    慕凌轩毫不留情地继续撕扯开她的内衣,成甜甜只感到胸前一凉,她雪白的肌肤和粉色的肚兜全数暴露在空气之中。

    屈辱和愤怒的感觉让成甜甜怒火中烧,她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慕凌轩,你不是人!你这个禽兽!败类!人渣!你除了欺负我这样手无寸铁的弱女!你还能干什么?你得不到云樱姐,你被人甩了,你就拿我出气,你算什么男人?难怪云樱姐她不要你!难怪她会选我哥而不选你!你活该!活该你一辈都得不到真爱!如果是我,一样不会选你!纪风和小澜都比你好!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根本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你也就只能到那(妓)院茶楼里去找那些只要钱的女人!没有人会真的爱你!”

    此时,成甜甜已经顾不上什么,她完全口不择言,什么狠就拿什么往他的那里戳。

    她知道别的话这时候可能都对慕凌轩无效,只有云樱是慕凌轩心底最深的隐痛,她只能拿这样的利箭来刺伤他,试图保护自己。

    听到成甜甜的这番话,慕凌轩的脸色更是如同隆冬天凝结在冰山上的雪块,冷得吓人,让人望一眼都能哆嗦好几天,眸间的温也降至了冰点。

    “你在说什么?看来你这个女人真是不怕死!”他没有继续去扯成甜甜的衣服,大手一挥,直接掐住了她的脖:“成甜甜,本王会让你知道胡言乱语所要付出的代价!”

    “嗤!大不了你就杀了我吧!杀了我也比做你的女人强!杀了我我也一样鄙视你!杀了我云樱姐还是不会爱你!我做了鬼也会鄙视你!”成甜甜不屑一顾地说道。

    “很好!没有人敢来挑战本王的底线,你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你?”慕凌轩嘶声怒吼,双目燃烧着火焰,手中直接用力,就仿佛要真的掐死成甜甜一样。

    是的,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那些事情。他本来就对失去云樱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这几年来,根本无人敢触及这个伤口。

    即使有人知道他们当年的那段往事,也只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因为大家的心里都明白,一旦触到慕凌轩这个底线,一定会死,而且会死得十分惨。

    今晚,成甜甜和纪风在南御花园幽会的事情暴露,本来就已经让慕凌轩怒火万丈。

    此时,成甜甜又还不知死活地提到云樱曾经绝情地抛弃了他,把他刚刚结了痂的伤口重新重重撕开,再次捅上一刀,更是让他狂怒而又失去理智,燃着熊熊烈焰的心如同火上又浇了一罐油。

    “你真的要掐死我了,放开我!放开我!”成甜甜感到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奋力挣扎着说。

    “成甜甜,本王再问你一遍,是本王好还是纪风好?”慕凌轩手上的力道稍稍松懈了一,却依然没有放开她:“你如果从此乖乖听话,安心跟着本王,或者本王可以放了你。”

    “呸!士可杀不可辱!纪风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要我跟着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还不如去死!”成甜甜怒声骂道。

    “好,那本王就成全你去死!”慕凌轩双目赤红,脸色越发酷寒起来,掐着她脖的手丝毫没有松懈。

    成甜甜只感到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原本一直挣扎着想要推开他的手也变得无力起来,一阵黑暗向她袭来。

    不知不觉,有晶莹的泪滴从眼中滑落,她虚弱地喃喃自语:“难道我真的要死了?我不想死,不想死……”

    慕凌轩看着成甜甜眼泪流了出来,脸色越来越苍白,心中悚然一惊,理智回到了他的脑海。

    他哪里是真的想杀她?他只是气她总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气她总要拿最痛的话来伤自己,气她心里一直爱着别人,气得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了。

    他赶紧松开了手,把成甜甜扶了起来:“甜甜,你醒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