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甜甜幽幽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第一次,觉得空气是如此美好的东西。

    天哪,这个人好可怕,他差点就真的杀了自己!

    这样的人,大约真的是魔鬼变身过来的吧。好吓人,这一次自己侥幸逃过了,难保不会有一次。

    不行,不能这样了,一定要想办法逃离他!成甜甜又惊恐地看了慕凌轩一眼,抚着胸口微微喘气。

    慕凌轩神色复杂地注视着被自己折磨得差点昏死过去的女,心中味陈杂,只觉得这件事情,已经被自己弄得糟透了。

    “甜甜,其实……”好半天,慕凌轩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可是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往说,喉咙里就像堵上了一个东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生平第一次,慕凌轩对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感到了如此的不满意。

    成甜甜一句话也不说,慕凌轩看到她白皙的脖颈上有两道明显的红痕,心中一阵愧疚,用手轻轻抚摸过去说道:“对不起……我不是真的想这样。”

    “你滚开!别碰我!”成甜甜醒过神来,一脸厌恶地推开他的手。

    “甜甜,我说了我刚才是一时失控。”慕凌轩满含懊恼地说道,伸臂想要将她搂进怀中。

    “滚!”成甜甜躲开他的手臂,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慕凌轩的脸色变了几变,眼底刚刚压抑去的火苗,又重新升了起来。

    这个世上,没有人敢这么对他。

    尽管他刚才确实是不该那样,可是他已经认错了,已经向她道歉了呀,他还从来没有对谁这么低声气地说过话呢。

    她为什么还要不依不饶?她不知道男人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吗?还是,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是想着别人,对他已经到了深恶痛疾的地步?

    沉默了好一会儿,慕凌轩无声地站了起来,脚步沉重地向门口走去。

    “等一等。”成甜甜突然在后面喊了一声。

    慕凌轩回过身来,静静地看住成甜甜,不知道她叫住他是要干什么。

    “慕凌轩,我不能再跟你这样过去了,我们也不适合在一起。我想好了,我们分手吧,或者就算你给我写一份休书也好,放我回家。”成甜甜没有看他,尽量平静着声调说道。

    的确,她不能再这样跟他过去了。

    今天的事情,让她彻底对慕凌轩感到了害怕,也感到了寒心。

    她如果再呆在这里,万一哪一天又因为什么事情惹恼了这个恶魔化身的人,很可能连小命都保不住了。成甜甜还想长命一点儿,她热爱生活,不想好端端冤枉被人掐死在这个不可知的古代。

    慕凌轩依然看着成甜甜,脸色阴晴不定,却一言不发。

    成甜甜被他看得心中发毛,生怕这疯一样的人再次突然发作,赶紧又强笑了一说道:“反正你也不喜欢我,对不对?你想再找一个王妃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要传出话去,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会趋之若鹜……”

    慕凌轩走回来,站在床边俯视着成甜甜的脸,冷冷地道:“你说够了没有?”

    成甜甜看到他的脸上又布上了寒霜,眼中一片阴戾之气,心中一阵紧张,情不自禁往后退缩了一:“反正,你不能再掐我了,如果你真把我掐死了,不仅是犯法的,我爹我娘也不会放过你的。”

    “嗬。”慕凌轩唇角勾出一抹哂笑,笑得非常苦涩,远远没有以前那么潇洒自如。

    然后他俯身来,靠近成甜甜,缓慢地,低沉地说道:“成甜甜,我现在就跟你说清楚,我认准的王妃,这辈就是你,也只有你一个。我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也不会让第二个女人坐上靖王妃的位置。而你,也休想离开我,去和别人在一起,我会把你锁得牢牢的。”

    “慕凌轩,你何苦一定要这样?既然没有爱,大家好合好散不行吗?以后见了面还是朋友。”成甜甜轻轻蹙了蹙眉,烦恼万分地说道,感觉跟这样的人交流好困难。

    “只因为,我不想跟你散。”慕凌轩硬邦邦地说了一句。

    “你锁不住我的!我的心早就跑了,即使你不放我走,我迟早也会走的。”成甜甜忍无可忍地说。

    “你要走到哪里去?”慕凌轩冷嗤一声,慢悠悠地说:“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不得不防着点了。从今天起,你不能踏出这个院了,我会让人看着你,直到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

    “喂!慕凌轩,你小时候脑袋是不是真的被门夹过?”成甜甜一阵头脑眩晕,从床上直跳了来瞪着他:“你想非法囚禁我啊?你这样我永远不会心甘情愿的!”

    “至少这样可以把你留住,你也不能随便见别的男人了。”慕凌轩不置可否地笑笑,面色决绝:“以后,你能见到的男人就只有我。凌澜,我都不会准他再来!”

    “你!疯!变(态)!虐待狂!”成甜甜顿时血脉倒流,气得浑身发颤。

    “呵呵,露那么多,你冷不冷?”慕凌轩突然微微笑了,目光自上而移到她饱满丰盈的胸前,放肆地打量:“你这样,又在诱(惑)我?”

    那里,因为刚才衣服被撕破了,只剩贴身的肚兜,酥(胸)半掩,风光乍现。成甜甜又因为激动,胸脯起伏激烈,正好让慕凌轩那个(色)男大饱眼福。

    成甜甜意识过来,赶紧想用外衣遮挡好自己裸(露)的前胸。却因为衣服撕烂的口大,挡住了这边,又露出了那边。

    她手忙脚乱地摆弄着,却不想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得寸进尺地靠过来:“要不要我帮你?”

    “色(狼)!你去死!”成甜甜恨恨地推开他,面红耳赤。

    慕凌轩趁机抓过她的手腕,把她搂进怀中,目光有淡淡的伤感:“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只想要你一个。甜甜,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呢?”

    “滚出去!流氓!”成甜甜奋力挣脱开了他,忍无可忍地大吼:“你再不走我拿刀了!”

    慕凌轩的眼神沉了一,有些黯然神伤的样。他看了看成甜甜,想说话却终于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转过身,大踏步地走了。

    本来成甜甜以为慕凌轩说要关着她,只是随意说说,并不会真的那么无聊。

    却没有想到,第二天,除了莲宝,慕凌轩真的又派了好几个丫鬟过来伺候着她,而紫玉苑的大门,也被从外面锁了起来。

    现在,不要说出王府,成甜甜想踏出紫玉苑这个院,都不行了,她彻底失去了自由。

    成甜甜气得七窍生烟,不断地在心里说,慕凌轩,这可是你逼我的,我走也是被你逼的。

    是的,本来,她还没有定这么大的决心要走,而慕凌轩现在的行为,无疑给她打了一针催化剂,她再也不能忍受去了。她决定也不再顾虑外界的那些因素,彻底地离开这个牢笼。

    可是,大门被锁得紧紧的,除了睡觉,她的身边随时都会围着一圈丫鬟。她真的想要跑出去,谈何容易?

    而且现在,慕凌轩连饭也不让她自己做了。每到了吃饭的时间,都会有人专门送来丰盛的美食。那些好吃的东西,以前成甜甜是最感兴趣的,现在却让她感到食不咽。

    她只能对送饭过来的丫鬟说:“你们那王爷呢?让他过来,我要跟他谈判!”

    “回王妃,王爷很忙,只吩咐奴婢一定要伺候好王妃吃饭。”送饭的小丫头战战兢兢地回答。

    成甜甜无奈,明白自己是彻底地被慕凌轩软禁起来了。

    而慕凌轩也一直没有露面,第一是他真的很忙,第二是他知道他来了也讨不到成甜甜的好果吃。

    那天晚上,成甜甜一连次说了让他滚,对于慕凌轩这样一个从来高高在上的男人来说,同样不可忍受。他也是一个骄傲的男人,他绝不想再自讨无趣。

    可是让他就这样放成甜甜走,那也是万万不能。他的心中,早已经把成甜甜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虽然还没有真正得到,但是对慕凌轩来说,这只是一场需要时间与耐力的持久战而已。成甜甜不愿意臣服,还扬言说要逃跑,他只能先这样禁锢着她。

    他以自己的思维来支配着这一切,却不知道,对成甜甜这种有着新思想新观念的现代女孩来说。这种没有自主,笼中金丝鸟一般的生活,一天都不可忍受。而且,也会对他更加反感。

    所以呢,成甜甜一直在苦苦找寻逃离出去的时机,而这个机会,很快就有人帮她送到了面前。

    那件事情过后的第天夜晚,夜深人静。只有这个时候,成甜甜的身边才会没有别人。

    她坐在灯,苦思冥想着该怎么离开这里,甚至隐隐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听纪风的话,硬是回到了这个狼窝。现在直接被软禁着了,想要再出去,可谓难上加难。

    却忽然听到窗棂一响,一个矫健的身影从窗外跃了进来。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