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平时,看到这样精彩的武打场面,也许成甜甜会觉得新奇而开眼。可是现在,因为这场打斗是因为她,她真是满心沉重。

    尤其是刚才听了慕凌轩和纪风的对话,她才知道,纪风和采薇公主已经被皇上赐了婚,即将成为昱国的东床驸马。

    如果纪风义无反顾地带着她走,不仅会使整个皇家颜面扫地,让皇上龙颜震怒,毁了他自己的大好前程,势必也会给几个家庭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产生一系列连锁的不良后果。这就比她当初嫁给慕凌轩之前逃婚更为严重了。

    而她自己现在,也是慕凌轩的王妃。纪风带着她这样一个身份的女人私逃,那他们俩,真的就成了一对万人所不齿的奸夫淫妇,这个罪名,也够重的了。

    更何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对纪风,并没有爱情。

    如果她真的爱纪风,为了心中的那分真爱,这一切艰难险阻,风风雨雨,她当然愿意跟他一起承担,共同面对。

    可是,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纪风。她今天晚上跟着纪风一起走,只是为了逃离开这个囚禁着她的笼,并不是想和纪风天长地久永不分离的那种逃跑。

    这样对纪风来说,不公平。因为,他如果带着她走了,就会失去所有,只剩了她。可是她,却注定不能回报给他同等深浓的爱。

    不行,不能跟纪风一起走,这样,就是害了纪风。

    成甜甜心乱如麻地想着,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要走也是一个人走,绝不能牵连纪风。

    这时候,激烈地打斗之声引来了王府的大批侍卫,慕跑在最前。一见王爷正和纪风打得不可开交,全副武装的侍卫们当就重重包围了上来,想要助王爷一臂之力。

    被慕凌轩冷声喝止:“不必过来,本王只想一个人收拾他。”

    话音刚落,慕凌轩的身形一变,招式快如闪电,一掌击中纪风的前胸,纪风躲闪不及,连退几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慕凌轩连喘息的机会都不肯给他,手中毫不留情,对着他的身体又劈出了凶猛的第二掌。纪风连中慕凌轩两掌,当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口中涌出更多的鲜血。

    “纪风!”成甜甜大惊失色,喊了一声就想要奔过去。

    “不许过去!”慕凌轩一把拉住了成甜甜,将她扣在怀中箍得死死的,声音里透着肃杀的寒意:“你如果再靠近他一,我就真的让他死!”

    “甜甜……对不起,我拼不过他,不能带你走了……真的,对不起。”纪风眼神眷恋地看着成甜甜,声调虚弱地说着。

    鲜血,不断地从他的口中喷出来,滴落在他胸前的衣衫,染红了他身的雪地。

    “纪风,你别说了……是我害了你,我才要跟你说对不起。”成甜甜看着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纪风,心痛如裂,泪水就像断线的珠一样掉来。

    慕凌轩没有允许他们这种互诉情衷的状况持续去,他紧箍着成甜甜站在雪地的暗影里,双目凌然注视着纪风,整个人如同暗夜里冷面的修罗:“纪风,看在采薇的面上,我今天不杀你。可是你记住,甜甜是我的女人,若是你再敢碰她一,不管你是谁,非死不可!”

    纪风闻言惨淡地一笑,他注视着慕凌轩,虽然面色惨白,俊朗的面容却丝毫不减英气:“慕凌轩,我今天没有打过你,不能带甜甜走,我甘拜风。可是,我爱甜甜的心不会变,你可以阻止我不和她见面,但是你不能阻止我爱她!”

    慕凌轩正欲发作,成甜甜转过头,恳切地望着他说道:“王爷,让我过去跟他说几句话,几句就好了。我不跟他走,只求你让我跟他说几句话,好不好?”

    “如果是心疼他受伤,你趁早死了这份心,那是他咎由自取,我也不会让你去。”慕凌轩漠无表情地说,手中丝毫没有放松成甜甜。

    “不是,我只是想劝劝他,让他忘了我。王爷,真的,你可以监视着我说什么。”成甜甜急切地说。

    慕凌轩低头来,认真地看了看成甜甜。小丫头的眼中带着泪,满脸的恳求与不安,心中一软,不由松开了手,叮嘱般地道:“只准说几句,而且,不许挨到他,也不能让他挨到你。”

    成甜甜顾不上多与他理论,几步跑过去,蹲在纪风的面前,眼泪扑簌簌掉来:“纪风,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这样。”

    “甜甜,别哭……你知道的,我最舍不得看到你哭了。”纪风虚弱地笑了笑,抬起手来想要帮成甜甜擦去脸上的泪水,迟疑了一,却最终没有动,无奈地放了自己的手。

    “纪风,我想跟你说,你回去以后好好养伤,不要再挂着我了。我真的已经不是从前的成甜甜,那个和你相爱过的成甜甜已经不存在了,我现在是一个崭新的人。我答应和你走也不是因为爱你,而只是因为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即使我和你走了,我也没有打算从此嫁给你。真正对你好,能给你幸福的人是采薇公主。纪风,好好珍惜公主吧,忘了我,你才会幸福。”成甜甜擦了擦眼泪说道,让他忘了自己,这也是现在她唯一能为纪风做的事情了。

    “甜甜,我怎么可能忘呢?我如果能忘,我早就忘了。何至于等到现在,还一心一意想带你走。”纪风苦涩地笑了一。

    “你只是没有试着去接受采薇公主,她同样是一个可爱的女孩。难道你真的带我走了,以后你心里不会有一点对公主的愧疚吗?你想起她也会不安的吧。”成甜甜轻声地说道。

    纪风沉默了,是的,如果他真的带着甜甜走了,以后想起采薇公主,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安。皇上已经在群臣面前,把采薇指婚给了他,他的父亲也喜出望外地接了旨,谢了恩。

    而他却在将要成亲前夕,带着别的女人跑了,这对任何一个女孩来说,都是难以承担的打击吧。何况,采薇公主还是金枝玉叶,她会更受不了的……

    成甜甜看到纪风的神情复杂,知道采薇公主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一定位置,便微微笑了笑说:“纪风,我们那里有一句话叫退一步开阔天空,你对曾经成甜甜的这份真情我很感动,我也会永远记在心上。只是,你真正的幸福不在我手上,好好珍惜你拥有的这一切吧,你很快就会发现,想再找到快乐一点也不难。”

    同纪风说完,成甜甜便站了起来,走回到了慕凌轩的身边。

    慕凌轩一直冷眼旁观看着成甜甜和纪风这场道别式的谈话,他们的每一句话他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说实话,他非常满意成甜甜这时对纪风讲出的一番话,尤其是她对纪风说的那句我答应和你走也不是因为爱你,而只是因为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即使我和你走了,我也没有打算从此嫁给你。

    她当面说出了不爱纪风,让慕凌轩男性的自尊暂时得到了一些满足。

    那摆明了她已经和纪风划清了界线,也让纪风断了念想。只是这个小丫头鬼灵精怪,而且又桀骜不驯,她这么说,不见得心里就是这么想,还是不能大意。

    看到纪风还在痴痴地望着成甜甜,神色凄伤而又感慨。慕凌轩冷冷地哼了一声,对身边站着的几个侍卫吩咐道:“你们把纪统领送回相府,跟纪相爷说一声,今天纪统领和本王切磋武艺,以至于伤成了这样。”

    几个侍卫答应了一声,走过去把纪风搀扶了起来,纪风眷恋地看了成甜甜一眼,跟随他们往王府外走去。

    当他经过慕凌轩的身边时,慕凌轩又神色冷绝地说了一句:“你受伤的事情,我会通知采薇。至于甜甜,你最好再不要做什么妄想!否则,本王不会再手留情。”

    纪风紧抿双唇,想要说话,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黯然神伤地离开。

    成甜甜怔怔地看着纪风的背影踉踉跄跄地消失,喃喃自语般地问:“他的伤,要不要紧?”

    慕凌轩一言不发,只是眼眸阴鸷地盯着成甜甜,

    “慕凌轩,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去跟他说我被你关起来了,引他过来,然后你在这里守株待兔!”成甜甜脑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她瞪大眼睛看着慕凌轩,厉声地问道。

    “是又怎样?”慕凌轩不以为然地勾勾唇角,笑得俊美而又邪恶:“如果我不这样,又怎么能将你们当场抓获,让他心服口服地离开?”

    “你真卑鄙!”成甜甜狠狠地瞪着慕凌轩,咬牙切齿地吐出四个字。

    “只怪他自己笨,我的女人是那么容易让他带走的吗?”慕凌轩轻描淡写地挑挑眉。

    “哼,你最精明?”成甜甜讽刺地看了慕凌轩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只是没有心而已,纪风他重情重义,所以才会中了你的圈套,你这种不懂爱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

    她没有能继续说去,因为慕凌轩已经把她狠狠地揉进怀中,用吻重重地堵住了她的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