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凌轩看着慕的表情有些感慨万千的样,仿佛欲言又止,便掩饰地咳了一,面色冷然地加了一句:“不过是看在她是成将军的女儿,不想弄得难堪。”

    言之意,就是我这么宽容她,这么关心她,不过是看在她是成府千金的面上,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她。

    可是这样画蛇添足的解释,无异于此地无银两。慕心里如何不清楚?王爷和成家的关系一向都不好,他会为了成家着想而对王妃好,那才是稀奇呢。

    所以慕心知肚明,王爷明明就是喜欢王妃,却还硬要讲那男人必不可少的面,不愿意承认罢了,当会心地笑了笑:“王爷,我这就去办。”

    当慕再次回来禀报说一切都安排妥当,王妃那间房里已经温暖许多,床上也都换好了干净松软的新被褥。慕凌轩微微松了一口气,让慕先去安歇。

    而他自己坐在书房,虽然夜已经不知道深到了几更,却依然睡意全无。总在想着那个被关在牢里的小丫头,她是第一次呆在那种阴森森的地方吧,阴暗,潮湿,还锁着铁栅门。她真的能睡好吗?能睡着吗?唉,一定不能,她只是故作坚强地装作满不在乎,其实说不定现在她正躲在被窝里哭呢。

    慕凌轩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心神不宁,仿佛已经看到了成甜甜正蒙着头哭得上气不接气。

    他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出了书房大门就往王府地牢那边走去。一走一在心中叹息,怎么现在惩罚个人,倒罚得自己心里不舒服起来了?这个成甜甜,还真是他命里的克星啊。不管怎么样,只要她认个错,给大家一个台阶,让自己多少挽回一点面,就让她出来吧。

    来到了王府地牢门前,守卫的护卫看到王爷深夜来临,当诚惶诚恐地上前拜见。

    “带本王去王妃那里。”慕凌轩一脸淡然地说道。

    护卫带着慕凌轩来到关押成甜甜的那间,打开了牢门,又将房中的烛灯点亮,便恭恭敬敬地退了。

    慕凌轩四打量了一眼,见这个收拾得还算干净,角摆着一个崭新的铜炉,添着旺旺的炉火,使这个简陋森冷的也有了一种温暖的气息,当心里对慕办事不由又满意了几分。

    再一看成甜甜,真的蒙着头睡在里唯一那张窄小的木板床上。

    慕凌轩不受察觉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在床边坐,轻轻地喊了一声:“甜甜。”

    被窝里的人没有反应,一动也不动。

    慕凌轩心想,难道她真的睡着了?睡着了这么整个人都蒙着也不好啊,便伸过手去轻轻地把成甜甜蒙在头上的被掀开,让她可爱的脑袋露出来。

    成甜甜果然紧紧闭着眼睛熟睡着,纤长的睫毛如同一排浓密的小帘,嵌在她精致如玉的肌肤上,格外楚楚动人。脸颊大约是蒙在被里时间长了,看上去红扑扑的,睡得一副香甜的模样。

    慕凌轩的唇角不由露出了暖暖的笑意,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倒真是个心里不装事的快活人。自己还在那儿为她担着心呢,她在这儿倒说睡着就睡着了。呵呵,看来把她关进牢房,没有罚到她,倒是苦了自己。

    熟睡之中的成甜甜比醒着时多了几分静乖巧,也显得更可爱了。至少,她不会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跟他吵架了。

    看着看着,慕凌轩情不自禁俯脸去,在她瓷玉般光洁的额头上轻柔地留一吻。

    原本只是想蜻蜓点水地吻一她的额头,可是嘴唇碰到她柔软细嫩的肌肤之后,就怎么样也舍不得离开了,又顺势滑落到她红苹果般红润的脸颊,轻轻地(舔)舐着。

    这女孩的味道,真是绝妙的好,充满了诱惑,竟然让慕凌轩有了偷吃去的念头。

    最后,慕凌轩再也忍不住,他的唇直接向,干脆覆到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温柔地啃咬,(吮)吸……

    成甜甜其实并没有睡着,有谁能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马上就睡着呢?她再大大咧咧也没有这么心思宽阔啊,她只是在灯亮的那一瞬间,看到是慕凌轩进来了,不想理他,装睡而已。

    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看到她睡了,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趁机偷偷地吻起她来。

    慕凌轩,他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大(色)狼啊,连在这种地方,都不放过在她身上揩油的机会。

    成甜甜默默地忍耐着,一动也不动,希望这个人在她脸上啃两之后赶紧离开。就这样亲吻一她的额头和脸颊倒也罢了,只当是睡觉的时候被虫咬了一口吧。

    然而让成甜甜始料不及的是,慕凌轩看到她没有反应,并没有知趣地就此作罢,反而变本加厉,性啃吃起她的嘴唇来。他的唇舌辗转纠缠着她的,大有扩张领土,得寸进尺之势。

    这可真是过分了!成甜甜再也不堪忍受,一把推开他坐了起来说道:“你少占我便宜!”

    “原来你在装睡啊,呵呵,我正在奇怪,怎么有人犯了错,还能睡得如此坦荡安逸?倒显得本王心里牵挂难安,是多事了。”慕凌轩的唇角扬起了荡人心魂的弧,好整以暇地看着成甜甜气鼓鼓的小脸。

    “你来干什么?”成甜甜没好气地问道。

    “我刚才说了,是因为心里牵挂难安,专门来看看你啊。”慕凌轩微笑着说。

    “哼,不要你的假心假意,我好得很!”成甜甜毫不客气地抵他一句,又躺回到被窝里。没穿外套,坐着冷。

    “甜甜,你怕不怕?”慕凌轩也不恼,又笑了笑,目光温和地看着她。

    成甜甜翻了个白眼,侧身向着里面不理他。

    这地方,怕她倒是不怕,她的胆可比一般的女孩都要大。

    可是,这是传说中的牢房啊,应该是关押罪犯和坏蛋的地方啊,谁在这里感觉能好呢?何况还是成甜甜这样一个豆蔻年华的妙龄少女?她以前在现代,虽然一直是老师和同眼中的坏生,却也没有受过这种“隆重”的待遇啊。

    想想就生气,真是倒了八辈的霉,在现代那么霉,好不容易遇到一回穿越,却又碰到这样一个处处揪她小辫的男人。唉,连霉两世,真叫霉到家了啊。

    “你如果怕,不如我在这里陪你吧。”慕凌轩看到成甜甜神色愤慨,便笑着道。

    “谁要你陪?我才不怕!”成甜甜又给他一个白眼,真不懂这个人怎么回事?他自己令把她关进来了,现在却又装出这么一副对她关心备至的样,假了吧。

    “我想陪你。”慕凌轩说着,脱了靴,整个人坐到床上来。

    “喂,你要干什么?”成甜甜目瞪口呆地看着慕凌轩神定气闲地把他的外套,中衣,一件件解开,脱来,优雅自若地扔到床角。

    “陪着你在这里睡。”慕凌轩若无其事地勾勾唇角,一边掀开被,搂着成甜甜躺了来。

    “慕凌轩,我可警告你,即使我现在是犯人,你也不能乱来的哦!”成甜甜大吃一惊,一骨碌又爬了起来,横眉冷对看着心安理得躺在床上的男人。

    “你急什么?我说要乱来了吗?这是能乱来的地方吗?”慕凌轩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又将成甜甜搂来整个人塞进被里躺好,戏谑地笑道:“就是单纯的睡觉而已,睡觉你懂不懂?以前又不是没有跟我睡过,你还怕?”

    “这床这么小,我一个人睡都不够,你还来,挤死了。”成甜甜心不甘情不愿地嘟囔了一句。

    这神经病一般的男人,她真是彻底地服了他了。

    “挤一挤更暖和。”慕凌轩眨眨眼,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双臂搂紧了成甜甜,贴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嫌床小吗?你认一句错,我马上抱你到大床上去。”

    “你……老实点,睡觉就睡觉!”成甜甜的脸瞬间烧红到了耳根。

    她想推开他火一样滚烫的怀抱,可是,这床真的是很小,比她在现代时那个破旧的小床都还要小。两个人躺在一起,即使他不抱着她,身体也会紧紧贴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分开。

    “呵呵,害羞了?”慕凌轩眨也不眨地看着成甜甜,目光里有着宠溺的温柔:“甜甜,你这个样,最可爱了,我好喜欢。”

    说着,他把成甜甜的头搂在他的胸膛靠好,柔声地说:“宝贝,就这样靠在我的怀里睡。”

    天哪,他竟然喊她……宝贝?

    成甜甜不知道是慕凌轩出了毛病,还是自己哪里出了毛病?反正一切都不对劲。她的脑里又像短了,她活了这两个时代,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亲昵地喊过她呢。

    在现代时,她有时听到过别的妈妈喊自己女儿宝贝,她羡慕过,可是她的妈妈一次也没有这样喊过她,连小时候都没有。

    现在,莫名穿越到了这么一个不可知的古代,竟然有一个大男人这么抱着她,大言不惭地喊她宝贝,喊得比喊什么都还要顺口自然。晕死了,这算什么?好肉麻啊。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