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男人,这种脸皮厚得快要赶上城墙了的男人,怎么刚好被她遇上了?他到底这样肉麻地喊过多少女人?还是随便和哪个女人在一起,这两个字,他都能像吃饭喝茶一样随时随地说出来?恶心啊……

    虽然这两个字成甜甜听得为不顺耳,可是不可否认,慕凌轩的胸膛却真的很温暖厚实。靠在他那儿很舒适,比她刚才一个人睡暖和多了。

    这牢房里的木板床本身就硬,就算重新加了新被褥也还是硬。成甜甜一个人睡着怎么都觉得不舒服,现在慕凌轩来了,躺在他宽厚的胸膛,就有点像躺在了温暖舒适的席梦思,感觉好了很多。

    成甜甜不再挣扎了,最主要是闹腾了一晚上,她也真的累了。所以此刻,她乖乖地把头埋在这个义务来给她做伴的男人胸前,安安心心地睡去。

    不一会儿,就听到成甜甜传来了细微均匀的呼吸声。

    慕凌轩紧紧地拥着成甜甜,看到她一就在自己的怀中睡熟了,心中既满足,却又有些郁郁的不快。

    满足的是,又一次把这难以驯服的女孩搂在自己的身边睡了。

    不快的是,她也大大咧咧一点了吧,一个女孩,对人一点防范之心都没有。这样怎么可以?

    虽然他是她的丈夫,但是慕凌轩心中清楚,成甜甜是并没有把他当做丈夫来看的,她却依然能跟他在一张床上这样睡熟。

    今天晚上是他,如果哪天换上另一个男人,哄她说要这样搂着她睡,她是不是也会这样安心无恙地靠在人家身上睡着?那人家还不要把她这只诱人的小羊羔啃得干干净净,连骨头渣都不剩……

    想想都不舒服,虽然这个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他不会再给任何别的男人靠近她的机会。可是,她这么不拘小节肯定不行啊。

    看来有机会还是得多跟她讲讲男女授受不亲这样的礼教,让她有空多看看《女诫》、《女训》那一类修心养性的书。

    唉,这个稀奇古怪又傻里傻气的女孩,还真是牵着他的心了。

    慕凌轩心里杂七杂八地想着,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这样拥着成甜甜入睡。可是今天晚上他的心情和以前两次都不一样,总是平静不来,有点儿心猿意马。

    烛灯也没有熄灭,慕凌轩勾头欣赏着怀中娇憨入睡的女,越看越越觉得心动,情不自禁又在她紧闭的眼睛上轻轻吻了一。

    忽然看到成甜甜敞开的衣领里,露出一个样式别致的水晶吊坠。

    慕凌轩把吊坠拿在手中细细地打量,真的很精致。最特别的是,这个水晶石是一个少女的形状,就跟成甜甜的样差不多,一看就是专门依照她的模样打造的,还真是一件独具匠心的珍啊。

    只是,这个东西,前两天他们两个人大闹时,他差点掐死她的那会儿都还没有见过呢。现在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莫非是纪风刚刚送给她的?

    慕凌轩看着看着,心中就开始恼火。

    他敢断定,这个水晶吊坠不是成甜甜自己本身就有的东西,而是某一个倾慕她的男人送给她的。

    真是岂有此理!她是他的女人,怎么能让她把别的男人送给她的信物,就这样大刺刺地贴身带在身上呢?看着就刺眼啊。不行,肯定不能由着她这样任性胡来!

    慕凌轩想着,毫不迟疑就把这个水晶吊坠从成甜甜的脖上取了来,随手装进了内衣的口袋里。

    却在取项链的时候,看到成甜甜雪白的脖颈上,还有两道淤紫的痕迹。那是那个她把他刺激得几近失控的夜晚,他掐住她脖留的印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除。

    唉,那天还真是伤到她了。

    慕凌轩轻轻叹息一声,心中又是愧疚又是疼惜,忍不住俯过脸去,轻柔地亲吻着成甜甜脖上的伤痕,仿佛这样,就能使那里快点儿好起来一样。

    他吻着吻着,呼吸就渐渐急促起来。

    这个女孩,真的就像一个天生的尤物,她是那么甜润美好,让他尝一口就再也舍不得放开。明明是他的妻,他又那么喜爱着她,却不能尽情享受。成甜甜,她还真是上天专门派来收拾他的那个人啊。

    慕凌轩微微喘息着,手不知不觉滑进了成甜甜的单薄的衣衫里,停留在她娇小饱满的(胸)脯,轻轻地揉捏抚摸……

    少女的身躯,柔软,娇嫩,带着处的芳香。

    她的ru房,玲珑小巧,慕凌轩用一只手就能完全握住,却又不失丰盈挺秀,足以令每个男人为之癫狂沉迷。

    肆意地抚摸揉弄着成甜甜柔软丰润的秀ru,慕凌轩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了。他虽然拥有过那么多的女人,却好像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让他如此疯狂迷恋,让他如此渴望得到她的身体。

    他的心里倏然间产生了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就这样,偷偷地把她吃掉算了。吞进了自己的肚里,就再也不怕她跑了,也不怕她再受到别的男人的引诱了。

    可是,成甜甜的性格,那么倔强,那么刚烈。真要这样做了,估计她真的一辈也不会再让他靠近她了,也一辈都不会原谅他了。偷吃她一次,却换来永远地失去她,这个交易,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虽然慕凌轩如果真的想要了成甜甜,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他本来就是她的丈夫,随时做了都能说得过去,也没有人会指责他不对。

    她即使反抗,他随便两就能把她完全制住。可是慕凌轩的心里也清楚,如果他真的不顾成甜甜的意愿强行要了她,那也就会彻底地失去她了。

    成甜甜不同于云樱,她不会轻易认命,她不会因为失了身也同时就失了心,从此安心地呆在那个占有她的男人身边。

    所以,这件事,还是不行啊。必须得等到她愿意,必须得等到她心甘情愿接受自己。

    唉,算了,再忍一忍吧。反正,她也跑不脱,反正,她迟早会完全属于自己,也不急于这一时。

    慕凌轩悻悻然地想着,握着成甜甜秀ru的手不由自主加大了力道,动作变得有些粗鲁起来。既然不能彻底吃到,多摸一总行吧,谁让她的身体那么软,那么香,简直恨不能就这样把她揉扁捏碎……

    成甜甜睡得正香,迷迷糊糊中却感觉自己的脖酥麻麻的,痒乎乎的,似乎有个湿热的东西在她那里不停地游移着。ru房也好像被什么压着了,又揉又捏的,弄得她怪难受的。

    睡意正浓的成甜甜不耐烦地扭了扭脖,推开那只在她(胸)脯上越来越放肆的手,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疼……”

    慕凌轩吓了一跳,以为成甜甜醒了,一看她却又靠了过来,眼睛紧闭着,依然睡得熟熟的。

    看着睡梦中微微蹙着眉头的少女,慕凌轩不禁宠溺地笑了,傻丫头,你觉得疼,那我就轻一点好了。反正不想放开你,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挨到你,不让我摸好怎么行?

    于是,他仍然没有放开成甜甜,也主要是成甜甜实在是(诱)惑他了,他根本就不愿意放开。他又把头埋了过去,一边亲吻着她芳香的颈项,一边继续抚弄着她柔软的身体,只是动作轻柔了许多。

    而成甜甜却越来越觉得不舒服起来,本来睡得好好的,却总好像有什么在自己身上不停地骚扰着,让她睡也睡不安逸,真是烦死了。

    她猛然张开了眼睛,看到慕凌轩正半压在自己身上,头埋在自己的颈窝,热烈地(吮)吻着自己的脖颈。

    而他的一只魔爪,已经伸到了自己的内衣里面。自己那可怜的ru房,一直小心翼翼爱护着的,除了自己,从未有人碰过的,此刻却仿佛成了他手中的玩具,正被他任意摆弄着……

    天哪,这色胆包天的臭男人,竟然敢偷偷地这么欺辱她。

    成甜甜大惊,一把推开了慕凌轩,嘴里怒吼:“慕凌轩,你不要过分!”

    “甜甜,我是喜爱你……”慕凌轩抬起头,一双染了几分情yu的眼眸柔情似水,使他俊美的面容更加显得性感魅人:“我忍不住自己,你好迷人。”

    “你就是个大(色)狼,你快走!我不要你跟我睡了!”成甜甜红着脸去推他。

    “我不是!我不想跟别的女人这样,我只想抱着你睡。”慕凌轩满面无奈地注视着她,柔声地说:“我只喜欢你,甜甜,你为什么不信?”

    “我当然不信,你喜欢的人那么多,你这种人最会花言巧语了。”成甜甜不屑地撇撇嘴,声音却不由自主轻了来。

    “我现在真的不想再碰任何别的女人,只除了你。”慕凌轩说着,深情款款地搂紧了成甜甜,在她耳边温柔地低语:“甜甜,我真的好喜欢你,给我看一你的那里,好不好?”

    “你胡说什么啊?你别想歪心思,我不会干的!”成甜甜低声地说道,再次去推他:“你走。”

    “就我刚才摸的地方,你的胸脯,好软,也好舒服,我想看看。”慕凌轩却固执地不肯松开她。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