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傻呀,你以为这是牢里的饭吗?这是王爷专门让王府的厨给你做的,还让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再通知厨房给你做呢。”莲宝笑着说。

    “慕凌轩?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成甜甜微微蹙了蹙眉头,坐来开始吃饭。

    “我听慕说,王爷对你挺关心的,昨天晚上还专门让慕给你送被褥,送火炉,就怕你在这里睡不好。”莲宝说道。

    “哼,那只是因为他想来这里占我的便宜。”成甜甜冷然哼了一声。

    “占便宜?”莲宝疑惑地望着成甜甜。

    “呃……总之他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好心的,他那人,对人好都是有目的的。”成甜甜掩饰着说道,脸颊浮起两朵淡淡的红晕。想起昨天晚上,那个男人竟然看到了她的(乳)房,还亲吻了那里,心里一阵激烈的乱跳。

    还好莲宝并没有注意到成甜甜此时脸色的异样,只是叹息着说:“小姐,我也弄不懂了。王爷既然又关心着小姐,却又要把小姐关起来。小姐嫁来了这里,真是受委屈了。”

    “是啊,我嫁过来就是受尽了委屈,所以我要想办法离开。”成甜甜沉吟着说。

    “可是,小姐,王府外面看得那么严,怎么走呢?纪公还会来吗?”莲宝问道。

    莲宝一直对成甜甜忠心耿耿,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不赞成成甜甜离开王府。

    她一直就希望小姐和王爷能相亲相爱,成为幸福美满的一对。即使王爷以前对小姐那么冷淡苛责,她的心里都还抱有着这样的希望。

    可是现在,看到王爷又把小姐打进了地牢,莲宝支持他们的心也动摇了,觉得也许王爷和小姐是真的合不来吧。

    再说这一次,小姐又是因为要和纪风逃走而被关起来的。她知道小姐以前就一直和纪公要好,可能小姐的心里一直都还惦记着纪公吧。

    既然在这里王爷待小姐也不好,那小姐真的应该逃出王府去过更幸福的生活。

    “他不会再来了,我想离开这里也不是因为他。”成甜甜淡淡地说道,心里涌起一丝轻微的怅然:“慢慢来吧,车到山前必有,总会想出办法来的。”

    到了晚上,成甜甜坐在床上,看着那一炉明明灭灭的炉火发呆。她在等着慕凌轩的到来,她记得慕凌轩说过只要宫中没事,每天都会来陪她的。

    她这样等着他,倒不是有多盼望着见到他。而是心里挂着那个吊坠的事情,准备找慕凌轩问清楚,如果真是他拿了,就让他还给她。

    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慕凌轩过来,夜越来越深,成甜甜都快要靠在床头睡着了。

    这时候听到一声门响,慕凌轩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大约外面又在雪,他的身上还落着没有消融的雪花。

    慕凌轩今日因为皇上交办给他的事情很多,一直忙到了这时候才回到王府。他的心里惦记着成甜甜,回来后连自己的陶然居都没有去,就直接赶到了这里。

    看到成甜甜并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钻进了被窝,而是坐在床头迷迷糊糊地打瞌睡。慕凌轩的脸上不由漾开了温暖的笑意,心中油然升起一种近乎幸福的感觉,成甜甜这个模样,让他想起一个等待丈夫晚归的小妻。

    他走过去把成甜甜搂在了怀中,宠溺地道:“傻丫头,你在等我吗?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坐进被窝里。”

    成甜甜睁开眼睛,见是慕凌轩来了,张口就问道:“我的东西是不是你拿了?”

    “什么东西?”慕凌轩不露声色地道,心中升起一丝警觉,感觉到成甜甜又要开始跟他吵闹了。

    “我的吊坠,那个水晶少女,上面还刻了我的名字的,是不是你拿了?”成甜甜又问,一边仔细地看着慕凌轩的表情。

    “那是谁给你的?”慕凌轩不直接回答,却反过来问她。

    “不要你管,你还给我!”成甜甜听慕凌轩说话的语气,已经断定是他拿走了她的水晶吊坠,怒气冲冲地说道。

    “我已经扔了。”慕凌轩轻描淡写地说,目光锐利地盯住成甜甜的脸。

    “你……!”成甜甜不敢置信地瞪着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你这么急,那东西到底谁给你的?”慕凌轩又问道,语气有些沉闷。

    “我说了不要你管就不要你管!和你没关系!”成甜甜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又带着一丝侥幸的期待望着他:“你真扔了?还是哄我的?”

    “真扔了。”慕凌轩语波无澜地吐出个字。

    “慕凌轩!你为什么要私自扔掉我的东西?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成甜甜气,从床上跳了来,恶狠狠地质问他。

    “看着不顺眼。”慕凌轩淡淡地道,语气轻松得就好像是随手扔掉了一张废纸那么自然。

    成甜甜完全气得傻住了,愣愣地看着他,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霸道无理的人,只因为他看着不顺眼,就把人家那么宝贵的一个东西扔掉了。

    “不早了,睡吧。”慕凌轩故意不看成甜甜青一阵红一阵的脸,揽过她的肩膀坐到床上:“以后要等我,就坐到被里。最近朝中的事情很多,可能都会回来得很晚,不过再晚我也会过来陪你的。”

    “你少碰我!赔我的吊坠!”成甜甜猛地推开他,怒吼。

    “那东西,有那么重要吗?”慕凌轩的眼神冷了一,漫不经心地问。

    “重要重要重要!那是我最重要的东西!你这法西斯!你根本就不懂!你还给我!”成甜甜爆发地喊道,眼睛都红了。

    “好了好了,算我错了,行吗?”慕凌轩好脾气地搂过她,息事宁人地说:“你喜欢那样的水晶坠,我明天让人给你多打几个,你想要什么样的都行。现在先睡,好不好?”

    “我什么别的都不要,我就要我那个!”成甜甜固执地说。

    “那个已经没了!”慕凌轩搂紧了她,语调果决,毫无转圜的余地:“你已经有了我,这样的东西,我可以送你很多。别的男人给你的,一概不许再留。”

    “你走开!自私自大又**的暴君,我讨厌你!”成甜甜狠狠地推开他,表情有点歇斯底里。

    慕凌轩轻轻皱了皱眉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已经够放身段来跟她说好话了,他从来就没有这么费力地讨好过哪一个女人,可是她却还是不依,她还是不屑一顾他对她的好。

    那个吊坠,在她的心目中,真的就那么至关紧要吗?也许真正紧要的,只是送给她吊坠的那个人吧。

    这么一想,那种又妒又怒的感觉,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慕凌轩觉得自己又快要忍不住了,那股无名之火又开始在他的心中冉冉升腾。可是看到成甜甜那种气急交加的样,他又感到说不出的心疼,不忍心对她发脾气。

    最后他微微叹了口气,再次把她抱进怀中,哄劝着说道:“甜甜,别生气了,我会让人再给你打造一个那样的坠,比那个还好看,也刻上你的名字。”

    “滚开!我不稀罕你送我什么!”成甜甜冷冷地说。

    她想要的,慕凌轩永远也不会懂。

    那个水晶吊坠,不止是因为质地珍稀,做工别致,她才觉得珍贵。更重要的是,那是慕凌澜专门为她的十六岁准备的一份特别礼物。

    她和慕凌澜,情意绵绵深厚。而且,这也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的生日礼物,意义非同寻常。

    这么弥足珍贵的一个东西,她希望能永远好好保存着的一份十六岁的纪念物。可是,却被慕凌轩就这样轻飘飘地给她丢掉了,毁去了……成甜甜的心里,真是恨透了这个霸王。

    听到成甜甜毫不留情的话语,慕凌轩的脸上也布上了怒火。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就连皇上,也没有这样冷酷无情地赶他走过。成甜甜,她怎么总是要这样?把他的骄傲和尊严踩在脚,任意践踏。

    他冷幽地注视着她,缓缓地问:“不稀罕我送你东西,你稀罕谁送你?”

    “谁送的都比你好!”成甜甜毫不客气地说。

    “谁送的都比我好?”慕凌轩微微冷笑,俯身靠近她的脸,冷酷地,一字一句地道:“你记住,谁也不会再送你东西。除了我,任何别人送你的东西,我都会一个一个毁掉!”

    “你滚!暴君!”成甜甜抓起床上的枕头向他掷过去。

    她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变得像一个泼妇了,可是这一切,都是慕凌轩把她逼成这样的。

    慕凌轩接过成甜甜朝他砸过来的枕头,重重甩回到床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成甜甜扑倒在床上,泪水一串接一串地涌出来,打湿了床面。

    有谁会像她这么可悲而又可怜呢?一个有着现代思想意识的女孩,对她而言,自由是最宝贵的财富。却被一个霸道而又**的男人囚禁在这里,逼着她变成一个古代那种从四德,毫无自我意识的小女,连交朋友和接受礼物的权利都没有。她受不了,她真的受不了……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