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莲宝来给成甜甜送饭的时候,看到成甜甜神色憔悴,眼睛也是肿的。

    “小姐,先吃饭吧。”莲宝叹了一口气,心疼地说道,小姐现在,真是苦了。

    成甜甜走过来坐在桌前,食而不知其味地扒着饭。

    今天的菜比昨天花样更多,也更为丰盛,可是她看着都觉得心烦,简直有股想把这些精致美食全部掀翻的冲动。

    “小姐,你和王爷是不是吵架了?”看着成甜甜心事重重的脸,莲宝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你怎么知道?”成甜甜神色淡然地说。

    “王爷一大早就让慕过去找我了,说是小姐心情不好,让我今天多陪陪小姐,给小姐讲点开心的话。还说,如果小姐想见王爷了,就说一声,王爷再忙也会过来的。”莲宝轻声回答道。

    “嗬,他倒是会做好人啊。”成甜甜轻嗤一声,没好气地说:“我永远不会想见他的。”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王爷和你,总归是夫妻呀。再说王爷现在对你,真的挺关心的,我听慕说,王爷现在也从来没有去外面玩过了。”莲宝劝解着说道。

    “他关心我会把我关在这里?他关心我会把小澜送给我的东西都扔掉?”成甜甜嘴角勾起具嘲讽的弧,冷笑着说:“如果这样都算关心,那我就真是受虐狂了。”

    莲宝又叹了一口气,无言以对。

    “唉,遇到这种不可理喻的人,真够我倒霉了,我看我迟早要被他逼疯的。”成甜甜也叹息了一声,郁郁地说。

    “小姐,如果你真想走,我可以帮你。”莲宝忽然说道。

    “你是说咱们俩换吧?”成甜甜苦笑一,摇摇头道:“这个方法我早想到了,可是,我怎么能自己走了,让你在这里替我背黑锅?”

    “小姐,可以的,你走了,王爷也许会惩罚我,可是好过你一直在这里闷闷不乐呀。”莲宝却很认真,一本正经地说:“我想过了,王爷要罚我,顶多关我一或者把我赶出王府吧,那也不要紧。再说还有慕在呢,他也会关照我的。”

    “莲宝,你真的不怕?”成甜甜问。

    她的心已经动了,虽然很不想留莲宝一个人在这里,但是能逃出王府这个囚笼,走向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是她这段时间以来最梦寐以求的心愿了。这个诱惑对她来说,实在大了,简直无法抗拒。

    “嗯,为了小姐,我愿意。”莲宝点点头说道。

    “莲宝,谢谢你,我实在想离开这个破笼了,不然也不会让你替我担这个风险。”成甜甜搂了搂莲宝,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地说。

    “小姐,没事的,小姐平时对我这么好,我好不容易能帮小姐做一次有用点的事了,我才开心呢。”莲宝甜甜地笑了笑,又问:“只是,出了地牢,王府大门还有一道关卡呢,小姐你想过那里怎么走了吗?”

    “只要出了这牢房,出王府不成问题,我以前又不是没有翻过墙。”成甜甜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哦,那小姐你可要小心一点。”一想起小姐又要去翻那么高的围墙,莲宝的心里不免有些不安。可是,她也知道无法阻止小姐。毕竟,小姐想出去都已经快要想疯了,而王府大门那边,又是绝对通不过的。

    “莲宝,那我们就今天晚上行动吧。我昨晚刚刚跟慕凌轩吵过,他今天应该不会过来了。你晚一点再来一趟,戴上帽,包一个大头巾来,再带上纸和笔。”成甜甜想了想说道。

    “小姐,带纸和笔干什么?”莲宝不解地看着成甜甜。

    “给慕凌轩留一封信,告诉他是我逼着你这么做的,让他尽量不要为难你吧。”成甜甜微微叹息一声,满含歉意地说:“虽然不见得有用,但希望能好一点。”

    “嗯,小姐不要为我担心,自己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莲宝眼圈微微有点发红,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小姐,我听慕说老爷已经回来了,可是少将军又有新的战事还没有回来。小姐,你出去以后准备怎么办呢?难道要回将军府?”

    “现在肯定不能回去,回去了也是给家里添麻烦。到时候再说吧,你晚上来时把我房里抽屉里放着的那袋银也带过来,出门在外,有了钱就不怕。”成甜甜沉吟着说道,在心里想原来爹已经回来了,哥哥却还没有。可是不管怎样,出去了暂时也不能回家,慕凌轩那么狡猾,一点蛛丝马迹都会给他发现的。

    主仆二人商量好了之后,莲宝就提着食盒先出去了。

    到了晚上亥时,她就依照成甜甜说的,带上了帽和大头巾,又来到了地牢。

    因为慕凌轩专门交代过,守卫牢门的护卫都知道莲宝的身份特殊,所以根本不敢阻拦,莲宝畅通无阻地来到了成甜甜的房间。

    成甜甜让莲宝先把纸和笔拿出来,她坐来,准备给慕凌轩留一封告别的书信。既然不打算回来了,这样,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吧。

    本来心中早就想好了怎么写,可是真正提起了笔,成甜甜却又感到心情格外复杂,有点不知从何笔。

    最后,成甜甜只简单地写了几句话:

    慕凌轩,我走了,我们两个只是阴差阳错的结合,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所以,你不必找我,我也不会回来。希望你不要责怪莲宝,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和安排,若是可以,放她回将军府吧。

    那个水晶吊坠,是小澜送给我的十六岁生日礼物,也是我唯一收到过的一份礼物。我很喜欢,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永远珍藏着这份珍贵的礼物,可是你却给我扔掉了。我还能跟你说什么呢?只想告诉你,你从来不知道尊重别人的感受,这件事,我不会原谅你。再见,也就是永远别再见!

    写完了之后,成甜甜属上了自己的名字,让莲宝把信收起来,到时候交给慕凌轩。

    主仆二人又坐在床上一起感慨万千地聊了很久,彼此你交代我,我嘱托你地说了很多,两个人都弄得眼睛红红的。

    一直聊到过了时,成甜甜才和莲宝互相换好了衣服,两个人紧紧地拥抱,洒泪而别。

    成甜甜穿着莲宝的衣服,用大头巾将脸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再戴上了帽,走出了地牢。

    本来就夜色深重,加上莲宝来的时候也是裹得这么严严的,她们俩的高低胖瘦也都差不多。成甜甜走出去时,也很镇定自若,守卫的护卫根本就没有起什么疑心,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直接让她过去了。

    离开了地牢,成甜甜就径直往王府厨房后面走去。她曾经从那里翻墙出去过,今天晚上,她依然决定从那里离开王府。

    来到了王府厨房后面的院墙边上,成甜甜才悲哀地发现,这一次要翻墙,远远不像上一次那么容易了。

    因为,原先紧靠着院墙堆放着的那一堆高高的柴火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大约是因为天雪被收进里去了,亦或者是其他别的原因,总之,那一堆曾经堆放在那儿方便她爬墙的柴火跺没有了。

    成甜甜不禁在心中暗暗叫苦,可是既然定了决心要出去,她就不会被这点困难吓倒。

    她沿着厨房转了一圈,一边四处观察看有无自己可以利用的东西,一边思着对策。忽然看见角落处有一口水井,井边还放着一个系着长长绳的吊桶。

    成甜甜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她走过去把绳从吊桶上解了来,打了个活结,走到围墙,使劲朝墙上甩去。墙顶上有间距地安插着一些小铜桩,她只要把绳套到铜桩上,就能抓着绳爬上去了。

    这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成甜甜终于把活结稳稳挂到了墙顶上的一个铜桩之上。她轻吁了一口气,把活结拉死,抓住绳小心翼翼地往墙上爬。她本来就是运动型女生,攀爬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很快,成甜甜就爬到了墙顶。此刻正是夜深人静,展目一望,街道上静悄悄一片,一个人影也看不见。

    雪落月黑风高夜,最是翻墙好时机。

    成甜甜微微一笑,纵身从墙头往一跳。

    这一次没有刚刚碰巧慕凌轩在面接住她了,成甜甜也低估了这个墙的高。最倒霉的是,因为天冷雪,地面上刚刚结了冰,奇滑无比。

    成甜甜落之后,身体完全站立不稳,脚一滑,她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她的左腿直传入心,成甜甜疼得连吸几口冷气,眼睛里涌出了眼泪,她感觉自己的腿似乎摔断了。

    可是,她根本不敢在这里过多停留。因为这儿还是王府的地盘,慕凌轩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甚至有可能他这时候才坐着马车从外面回来。

    o(n_n)o~谢谢亲yanziniu的月票,有票票的亲,多多支持哦,万分感谢,么么哒!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