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他做得细致体贴而又驾轻就熟,简直就像一个行医多年的外科医生。

    成甜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熟练地操作着这一切,惊讶地问:“你是医生吗?”

    “医生?”帅哥有点听不懂这个词,略感惊奇地望着成甜甜。

    “哦……就是大夫的意思,你是专给人看病的大夫吧。”成甜甜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

    “呵呵,不算,略懂一点医术而已。”帅哥明白过来,清澈的眼睛里露出明朗的笑意。

    帮成甜甜把伤口处理完毕,他又轻轻地将成甜甜的裤腿放了来,给她盖好了被。

    成甜甜见了,脸情不自禁地又红了,吞吞吐吐地问道:“那个,我那个……衣服呢?”

    其实,她心里是想问谁帮我换的衣服?可是话到嘴边,却还是问不出口,就变成了这样一句。

    “沾满了血,洗也不好洗,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你换掉了。”帅哥轻轻笑了笑说。

    “可是……难道,是你帮我换的衣服?”成甜甜忍不住了,终于脱口问了出来。

    帅哥愣了一,看着成甜甜那纠结万分的小脸,朗然大笑:“大夫给人治病时,不分男女,看什么都一样。”

    “呃……可是……”成甜甜的脸顿时变成了熟透了的西红柿,总觉得他说的这个话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好。

    “呵呵,别可是了。”帅哥笑着打断她结结巴巴的话语,调侃地说:“我也知道男女有别的,所以,你的衣服,是宫女帮忙换的,我专门没有在场。”

    “哦……”成甜甜轻轻舒了一口气,却又猛然发现了一个更不对劲的问题,她睁大了眼睛,迟疑地问:“宫女?你是说……这里是……”

    “没错,是皇宫。”那帅哥轻轻松松地接过了她的话,

    天,成甜甜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叫苦不迭,怎么跑来跑去,又跑到皇宫来了?那岂不是,慕凌轩也很容易到这里来?

    “那么,你是?”成甜甜张口结舌地看着那陌生的超级帅哥,在心里想,不会那么巧吧,千万别是传说中那个病怏怏的大皇啊。

    “我叫慕凌天。”帅哥微微一笑,清晰地证实了她心中的这个猜测。

    “啊,原来你真是那个神秘的大皇。”成甜甜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一时间,她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格外的小。而穿越的女孩,又似乎格外的和皇室的人有缘。

    先是慕凌轩,然后是皇慕凌澜。现在,连这个皇室家族中最为低调的大皇,她也阴差阳错地认识了。

    命运对她的安排,还真是奇妙啊。

    “我很神秘吗?”慕凌天淡淡地问。

    “呵呵,我自己感觉你很神秘。”成甜甜顽皮地笑了笑,再次细细地打量了慕凌天一眼,这大帅哥真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怎么看也不像自己想象中体弱多病的弱皇啊,便又疑惑地道:“不是说你身体不好吗?可我怎么觉得不像呀。”

    这句话让慕凌天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成甜甜,敏锐地问:“你听谁说过我?你又是谁?”

    成甜甜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掩饰着笑道:“嘿嘿,无意中听人八卦说起的,以为你弱不禁风,谁知道你不仅神采风扬,还会治病救人呢。”

    “呵呵,这就叫久病成医。”慕凌天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双目灼灼有神地看着她:“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深更半夜受了伤坐在街头?”

    “我……”成甜甜略微顿了一,一连串流畅的假话便顺口而出:“我是京城一户大户人家的丫鬟,那家主人心狠手毒,时常打骂我不说,现在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竟然还想纳我为妾。我实在不堪忍受了,就偷偷逃了出来,没想到却摔断了腿,幸好遇到了大皇你。”

    “你叫什么?”慕凌天继续问,面色看不出什么表情。

    “我叫卫小雪,你喊我小雪就行。”成甜甜甜甜地一笑,随口报出了一个名字。

    “卫小雪?这名字很特别呀。”慕凌天沉吟着念了念她的名字,忽然玩味地笑道:“可是,这真不像一个丫鬟的名字。”

    “呃……难道丫鬟还规定了叫什么名字吗?”成甜甜愣了一,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应该对他说自己叫秋香或者冬梅的。

    慕凌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成甜甜赶紧又说道:“大皇,遇到你我觉得蛮幸运的,我真的好感谢你救了我,求你先不要对人说我在这里行吗?不然,我以前那家的主人知道了再把我抓回去,我可就完了。”

    “放心,这里可是最安全的。”慕凌天挑挑眉毛,有些想笑:“你觉得有谁敢到皇宫里来抓人吗?“

    “哦,当然没有。”成甜甜呐呐地说了一句,心里却在说,可是要抓我的那个人不一样啊。他出入皇宫就像进出自家的菜园一样,如果知道了我在这里,即使是龙潭虎穴,他也要把我抓回去的。

    “那就安心养伤吧,等到腿伤了恢复了再做打算。”慕凌天平和地说。

    “大皇,我这个伤大约要多长时间能好?”成甜甜急忙问道,什么时候能站起来走,这个才是她最关心的。

    “我昨晚看了看,你的腿伤到了骨头,就这样坚持护理治疗,差不多静养个月就能完全恢复吧。”慕凌天轻描淡写地道。

    “什么?个月?”成甜甜惊声叫了起来,人一急差点想从床上跳来,身体一动却又扯到了左腿的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地直吸气。

    “是啊,个月,这还是得恢复得好的情况,你是嫌短还是长了?”慕凌天看着她那深受刺激的样,颇觉好笑,这样的女孩,还真是少见。

    “当然是长了啊。大皇,你是说,我这个月都得躺在床上,不能自由活动了?”成甜甜睁圆了眼睛看着他,希望能听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差不多是这样,不过,如果恢复得好,后面你可以拄着拐杖走一。”慕凌天淡淡然说道。

    天!成甜甜彻底晕菜,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倒在身后的靠垫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原本甜美可爱的娃娃脸,也变成了一副苦瓜相。

    不会吧,她只是想偷跑一追求自在一点的生活而已,却要付出个月不能正常走,不能自由活动的代价。老天爷,你的心也狠了一点吧。

    “你不必担心,这个月,我会护理着你,直到你完全康复。”见成甜甜满面沮丧,慕凌天宽慰地对她说。

    “谢谢你,大皇,你真是一个好心人。”成甜甜颇感无奈地说了句,又哭丧着脸问道:“你这里,平时会不会有什么人来啊?”

    一想起个月不能动,她就觉得自己好倒霉。

    而且,个月呆在皇宫,随时都会有被人发现的危险。万一哪一天有谁看到她了,比如说皇上,皇后,或者小澜,或者采薇公主,甚至有可能慕凌轩自己,她岂不还是要被乖乖地揪回去吗?这么一来,她这一次伟大的出逃行动,就算是白跑了,腿也算是白摔断了。

    “你在担心什么?你怕谁来?”慕凌天再次研判地盯着她的眼睛。

    “我的意思是说,万一有人来了,看到我这样一个陌生的女在大皇这里,也不好吧。”成甜甜干笑一声说道。

    “无所谓,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慕凌天不以为然地弯了弯唇,神情淡漠:“即使有人来了,我养一个女人,又算什么?”

    呃,成甜甜愕然,难道,他也有很多女人吗?和慕凌轩一样,也是好色之徒?怎么自己,就变成了他养的一个女人?这话听起来,不是味啊。

    心里这样想着,成甜甜竟然随心问出了口:“大皇,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所以,多养一个也没有什么?”

    慕凌天微微愣了愣,这女孩的胆,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可以肯定,她绝非什么大户人家的丫鬟。一个小丫鬟能有这样从容淡定的眼神?洒脱自如的气?他可不相信。

    “呵呵,没有,目前为止,就只养了你一个。”慕凌天轻轻笑道,神情中,有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我也不能算,我只是受了伤被你救了而已,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不能说是你养我。大皇,这样的话,不能乱说的哦。”成甜甜一本正经地纠正他的话,其认真地说道:“其实我也有钱的,到时候算清楚了,我还给你。”

    说着,她就伸手去摸自己出来时带着的那袋银,身上却空空如也。再一想,衣服已经换过了,便问:“大皇,你让宫女给我换衣服时,看到我那袋钱没有?”

    “好像听说有一包银,给你收着在呢。”慕凌天忍不住笑起来,看着成甜甜的眼神充满兴味:“不急,你安心养伤,还钱的事,以后再说。”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