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听说有一包银,给你收着在呢。”慕凌天忍不住笑起来,看着成甜甜的眼神充满兴味:“不急,你安心养伤,还钱的事,以后再说。”

    “哦,好吧。”成甜甜轻声说了句。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先安心养伤,等到自己的腿能利走了,再想想未来的要怎么走吧。

    “饿了没有?”慕凌天温和地问。

    “嗯,是挺饿的。”听到他一问,成甜甜顿时感到了饥肠辘辘。

    “想吃什么?”慕凌天笑笑,觉得这女孩真是少见的坦白自然,没有一点普通女孩常有的那种矫揉做作。

    “随便吧,一碗面条就行,谢谢大皇了。”成甜甜对他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容。

    “呵呵,稍等,我让人给你煮面条。”慕凌天笑着说,转身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慕凌天便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宫女走了进来,那宫女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呈着一大碗香气四溢的鸡汤面。

    慕凌天对成甜甜说:“她叫凤双,这段日就由她专门照顾你,你有什么事,跟凤双说一声就行。”

    “谢谢大皇。”成甜甜再次由衷地道了声谢谢,又望着凤双笑道:“你好,凤双,我叫小雪,这段日要麻烦你了。”

    “小雪姑娘,来吃面条吧。”凤双似乎不喜欢多寒暄,将面条放在桌上,就过来搀扶成甜甜床。

    成甜甜真是饿坏了,捧起面条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慕凌天见她那毫不客气的吃相,又微微笑了笑,抬脚走了出去。

    来到前殿,慕凌天唤来了他的随身侍从田寒,也就是那个帮他驾车的小伙。

    “主,有什么吩咐?”田寒问道。

    “你马上去查一查,看京城里这两天有没有哪家的小姐或者丫鬟,或者别的女眷走失了的?若有,把她的底细探明了回来复我。”慕凌天郑重地吩咐。

    “是。”田寒简单地答应了一个字,便领命而去。

    就这样,成甜甜暂时在皇宫里安顿了来。大皇慕凌天成为了她的私人代理医生,每天帮她换药疗伤,对她的照顾不说是无微不至,倒也算体贴周到。

    而靖王爷慕凌轩呢,依然在派人四处寻找成甜甜,甚至把皇上那条猛锐的猎犬黑虎又借了出来,却仍然毫无线。

    成甜甜真的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慕凌轩用尽了各种力量去查询,却得不到她的一点消息。

    这真是应了那句“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常话,慕凌轩怎么也想不到,他牵肠挂肚费尽心力想要找寻的人儿,其实就躲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皇宫。

    将军府那边,慕凌轩也派慕过去了说了一声。

    他并不指望能在那儿找到成甜甜,他知道成甜甜要走绝不会现在回到将军府。只是他希望,万一成甜甜耐不住想家心切和将军府联系了,一定马上派人通知他。

    他的心,已经备受煎熬。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爱的珍贵,才知道成甜甜在他的生命,已经刻骨铭心,根本无法割除。

    慕原原本本把事情对成将军和成夫人说了一遍,当听说成甜甜一个人离开了靖王府不知去向时,成将军和成夫人是又惊又急,成夫人差点又晕过去。

    又听到慕说成甜甜开始是想和纪风一起逃走,被王爷抓住关进了地牢,最后才一个人逃出了王府。成将军担忧之,直气得火冒丈,成夫人也是满面羞惭。自己的女儿做出了私奔这种事,两个思想传统的老人都觉得伤风败俗。

    甜甜和纪风有过一段情,他们早就心知肚明,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真的想和纪风一起私奔,唉,真是让他们觉得丢尽了脸面。

    可是生气归生气,女儿却还是自己心上的一块肉。现在离家出走,落不明,他们自然也是十分担心。

    于是,成将军也派了大量人马在明里暗里寻找成甜甜,结果当然是一样的。慕凌轩都找不到的人,他们就更找不到了。

    一晃几天过去了,所有派出去寻找成甜甜的人都一无所获。慕凌轩的心里,越来越担忧,也越来越自责。他的脸上,早就失去了从前优雅淡定的笑容,变得忧伤,落寞而又惆怅。

    每天晚上,他就静静地坐在书房里,望着他曾经给成甜甜画的那张画像出神。这张画,成了他现在思念成甜甜的唯一寄托。

    有时候,他会信步走到成甜甜曾经居住过的紫玉苑,在她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上躺一躺,轻轻抚摸着她的衣物和用过的小东西,睹物思人,仿佛还能看到成甜甜娇俏可人的笑脸,仿佛还能感受得到她亲切甜美的气息。

    他不止一次地在心中责问自己,这么美好可爱的一个女孩,为什么当初不知道珍惜?反而要处处刁难苛责她。

    如今,她义无反顾地走了,就像远行的小鸟一样出了他的世界。他才发现,没有她,他的心,仿若空了一大半,他的生活,完全黯然无光。

    成甜甜走了,也有一个最高兴的人,那就是青青。

    她以为王妃离开了王府,她正好趁机再来讨王爷的欢心,王爷也会重新把心思放到她的身上。毕竟,失去一个女人,对王爷这样繁花围绕的男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青青想着的是,慕凌轩这几天的苦闷与失意,无非是因为成甜甜走了,让他丢了男人的面而已。

    她准备用自己倍的柔情和娇媚来重新挽回王爷的心,可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王爷对她的殷殷关切根本无动于衷,只表现出了满脸的厌烦与不耐,最后直接让她不要再来打扰他。青青的一颗心,顿时也伤得碎淋淋的。

    这段日,能随意进出书房和慕凌轩说话的人,也就只有慕了。每天跟他报告一寻找成甜甜的进展,结果当然还是失望。

    此时,慕走进了书房,看到王爷又坐在书桌前,望着王妃的那张画像想着心事,神情一片萧。

    短短几天,曾经风神俊逸的王爷憔悴了很多,眼底,有了挥之不去的寂寞痕迹。

    慕轻轻叹了一口气,走了过来说道:“王爷,王妃聪慧伶俐。大家都说王妃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的,您不要担心了。”

    “有没有什么线?”慕凌轩低沉地问,这是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

    “没有。”慕轻轻低头去,又接着说:“不过派出的人都还在尽力寻找,一有消息,马上就会鸽传信通知我的。”

    “你继续去找。”慕凌轩用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疲惫地吐出一句话。

    他已经,没有发火的气力。

    “属定当全力以赴。”慕答应一声,犹豫了一,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王爷,莲宝……您准备怎么处置呢?”

    “她喜欢坐牢,就让她永远在那里呆去好了!”慕凌轩冷冷地打断慕的话,眼里升腾起一股怒意。

    如果不是那个丫头胆大包天敢多管闲事,甜甜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地逃离他的身边?

    慕怅然地垂了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慕,你立刻到外面放出话去。就说如果王妃还不回来,本王就要处死她的丫鬟莲宝,传播的范围越广越好,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慕凌轩沉吟了一,忽然说道。

    “王爷,不可以这样!莲宝不能死!”慕大惊失色,急切地说。

    “我吓唬甜甜的,倒把你急住了?”慕凌轩淡淡地瞟了慕一眼,没好气地说:“不会真的让你的莲宝去死!”

    “哦,呵呵,谢谢王爷。”慕悟过神来,难为情地笑了笑。

    “你这几天也辛苦了,本王准你先去牢里看看莲宝。”慕凌轩微微勾了勾唇角,沉声说道:“顺便探探她还知道些什么没有?”

    “是,我这就去,谢王爷。”慕欣喜地答了一句,人已经转身跑了出去。

    慕凌轩看着慕迫不及待奔出去的身影,嘴角浮起一丝怅惘的苦笑。

    慕和莲宝,可真幸福,两情相悦,情意绵绵。

    为什么,他想得到一点幸福,就这么难?这么不可及?

    唉,甜甜,甜甜,你到底在哪里?慕凌轩长叹一声,又陷入对成甜甜的深深牵挂之中。

    皇宫中,大皇的宫殿和兴宫。

    田寒站在大殿里面,正在向慕凌天复命:“主,属经过几日详查,没有发现京城中有哪户人家有小姐或者丫鬟走失。但是,靖王府的王妃好像失踪了,靖王正在四处派人查探靖王妃的落。还有成将军也派了人,一起在帮忙寻找。”

    “原来是她。”慕凌天的浓眉轻轻锁了锁,神情诧异而又肃然。

    真没有想到,那个雪夜无意中救回来的女孩,竟然会是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物。慕凌轩的女人?呵呵,有好戏看了。

    “主,我们带回来的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靖王妃?”田寒问道。

    “没事不要乱说。”慕凌天微微沉了脸,一脸冷然地问:“田寒,你查过没有,靖王平日对他的王妃怎么样?是不是很宠爱?”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