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凌轩刚刚回到王府,管家便交给他一封信,说是有人送来要亲自交给王爷的。

    他的心,登时重重一跳,直觉告诉他,这封信一定和成甜甜有关。

    迫不及待地展开那张薄薄的白纸,匆匆地看了一遍,嘴角便扬起了欣慰的笑意。

    果然,是那个小丫头写的,字迹是她的,语气也和她平时说话一模一样。看到这封信,就仿佛能看到她那倔强而又任性的样:慕凌轩,你不能杀莲宝,你如果杀了她,我就真的永远不回来了。

    慕凌轩把信捏在手中,又仔细地看了两遍,心中顿时松快了许多。

    虽然,现在还没有把她找到,听她信上说的这语气,她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回来。但是看到这封信,就至少让他知道了,她现在还是安安全全的,一点儿事也没有。

    这样,他的心,也就放心了一半。他的甜甜,安然无恙,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封信是什么时候送来的?送信的人什么样?”慕凌轩收好了信,开口问管家。

    “回王爷,您走了一会儿信就送过来了,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叫花送来的。我问过他,他只说在街上乞讨,有个人让他把这封信送到靖王府,别的他就没有说什么了。”管家恭敬地答道。

    慕凌轩稍稍沉吟了一,让管家把慕叫到书房。

    慕一走进来,慕凌轩便说:“你马上把京城中十来岁的小乞丐都找过来,一个也不要漏掉,本王要亲自问他们一些事情。”

    慕虽然心中奇怪,却并不多问,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

    他跟在王爷的身边多年,对王爷雷厉风行的性格了熟于心,深知不该说话的时候绝不多言。慕凌轩也就是喜欢慕这点,忠厚沉稳,踏实肯干。

    慕带着人,很快就把全京城十来岁的小叫花,全部都召集到了靖王府的外院里。

    那些个衣着褴缕的小乞丐,第一次来到这样高贵气派的地方,个个手足无措,又是新奇又是紧张。

    等到慕凌轩走出来面色肃然地站在他们的面前,那强大慑人的气势,更是让这些十来岁的小孩们忐忑不安,头顶冒汗,不知道这个谪仙般的男人找他们来是要干什么。

    “你们,今天谁来这儿送过信?”慕凌轩目光冷锐地打量着他们,沉声问道。

    小叫花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谁也不说话。

    “我数,站出来的人有赏,这块银是他的。”慕凌轩悠然自若地笑了笑,示意管家拿出一锭银,又冷悠悠地说了一句:“若是不出来,被本王查到了是谁,那你们每个人,都会像这样。”

    说着,他的衣袖轻轻一扬,似乎有寒光闪过。几乎没有人看清楚怎么回事,天空中过的一只麻雀便直直地坠落来,跌在地面,死了。

    然后他开始慢慢地数数:“一……二……”

    “是谁呀?快出去啊……”有胆小的孩带着哭腔叫了起来。

    数到第声时,一个瘦弱的男孩终于战战兢兢地站了出来:“王爷……是我。”

    慕凌轩定睛看了看这个小男孩,让管家把那锭银递到他的手上,随后问道:“让你送信到这里的人是什么样?什么时候找的你?他怎么跟你说的?”

    “今天晌午,我正在东门桥那儿讨钱,一个人给了我一块银,然后让我帮他送一封信到靖王府……”小男孩说到这里停了来,歪着脑袋仔细地回想着:“他不高也不低,不胖也不瘦,眼睛不大也不小,不好看,也不丑……”

    “停!”慕凌轩不耐地皱了皱眉,做了个手势打断他,提示地问道:“你再回忆一,找你的人有什么明显的特点没有?比如说身上戴了什么?或者哪里长了什么?”

    小男孩又摸着脑袋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一脸茫然地摇摇头:“没有,那个人就和我们每天碰到的很多人一样,平常得很,我看过了就忘记了。”

    慕凌轩用手揉了揉自己发胀的额角,在心里发出深长的叹息:送信的人是找出来了,问了,也相当于什么都没有问。是的,那人既然想出了这种方法把信送到自己的手上,必然早就考虑好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不会留一丝可以让自己顺藤摸瓜的线。

    现在,唯一让他感到安心一点的就是,甜甜还好好的,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这是这封意外的信,带给他的最大喜悦。

    “管家,让厨房里给他们分些吃的东西,都散了吧。”慕凌轩疲惫地吩咐了一句,转身孤独地走进王府。

    而此时,成甜甜回到了皇宫,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她在回想着今天见到慕凌轩的情景,回想着他说过的一句句话。

    尤其是最后那句,“当然,我肯定要惩罚她。那个狠心的女人,我找回她了,就要把她紧紧锁住,狠狠地惩罚她!”

    这句话,不断地在成甜甜的脑海中盘旋回响,令她心烦意乱而又坐立不安。

    他还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当然了,他那样暴虐而又霸道的人,自己这次逃走,相当于在老虎的口里拔了牙。他怎么可能放过自己?他找回了自己,就会变本加厉地折磨凌辱……

    成甜甜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双手用力捏在一起,紧紧绞成一团。

    慕凌天走了进来,注视着成甜甜茫然无措的脸,开门见山地问道:“今天你见到他了,有什么感想?想回去吗?”

    “你也听到他说了,我回去了他就要怎么对我。我又没有傻掉,他这样我还能回去吗?那不是自找苦吃。”成甜甜苦笑了一说。

    “也许只是一时气话,我觉得他还是很爱你的。”慕凌天顿了顿,沉声说道:“你看他今天,比以前消沉了好多啊。”

    “呵呵,是消沉了,可是,绝不会是因为爱我。”成甜甜的嘴角浮出一丝自嘲的冷笑,神色漠然地说:“我想他可能是因为觉得我走了有损他作为王爷的尊严,所以才这么费尽气力地找我。其实,他现在不正可能在和那个小悦姑娘风(流)快活着吗?”

    慕凌天没有说话,成甜甜突然激动起来,紧盯着他问道:“大皇,你是天水雅阁的老板,那个娇滴滴的小悦姑娘,你也很熟悉吧?她和慕凌轩,早就是情人关系了吧,对吗?”

    “这个我不清楚。”慕凌天略微沉吟了一,淡淡地说:“我虽然是老板,可是常年不在京城,茶楼我全权交给别人在打理。小悦是后来才来的,我并不熟悉。不过,她和靖王的关系是不错,听说靖王每次去,都是点名要小悦服务。”

    “那不就是了。”成甜甜冷嗤一声,没好气地说:“什么点名服务,不就是特殊服务吗?你看小悦看着他的眼神,软绵绵轻飘飘的,一看都不对劲啊,他们俩的关系正常才怪!”

    慕凌天看了看她,轻轻笑起来:“你在吃醋啊?其实这很正常的,是你嫁的男人出色了,很多女人都希望能得到靖王的青睐,这不能怪他。”

    “可是,你也很帅啊,不也照样没有在外面胡来。”成甜甜不服气地嘟了嘟嘴,对慕凌轩身边莺燕舞这一点就是非常看不惯,也非常不满意。

    慕凌天愣了一,沉默了片刻才慢慢地说:“我和他不一样,你不能拿我这样跟他比。”

    “怎么不一样了?他是王爷你是皇,你们两个都同样是风采翩翩的大帅哥,为什么你能洁身自好,他就非要那样沾花惹草呢?明明就是行有问题!”成甜甜气呼呼地说道。

    “好了,甜甜,我们能不能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慕凌天不愿意再就这个话题谈论不休,注视着成甜甜,正色说道:“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情。”

    “什么事?”成甜甜看到他突然用了商量这个词,立马也觉得郑重起来。

    “你愿不愿意去空灵山疗伤?”慕凌天低头凝视着她,黑眸温柔深沉:“我想带你去那里。”

    “去空灵山?为什么突然要去那里?”成甜甜一时有些错愕,虽然早就想离开京城了,可是猛的听说慕凌天要带她去空灵山,她还是觉得很惊讶。

    “那里空气清新,风景优美得仿若人间仙境,是疗伤养病的最佳胜地。我的师父天玄道长常年居住在那儿,他治病救人的技艺不知道比我高了多少倍。你的腿让他看一看,也许要不了个月,就能完全康复了。”慕凌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真的吗?如果能让我的腿早点恢复正常,我当然要去了。”成甜甜惊喜地说。

    这段日不能走,干什么都要依靠着别人,她都快烦闷坏了,做梦都梦见自己站起来了,在地上开心地奔跑跳跃。所以,没有什么比能让她的腿早点好起来,更让她期待和渴盼的了。

    “那我们明日就走,早点去也可以让你早点接受师父的治疗。”慕凌天温和地看着她,轻声地说:“你的面容,到了那里我再给你恢复吧。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