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们明日就走,早点去也可以让你早点接受师父的治疗。”慕凌天温和地看着她,轻声地说:“你的面容,到了那里我再给你恢复吧。

    “行。”成甜甜爽快地答应,又由衷地加了一句:“大皇,你真好。”

    女孩发自内心的话语让慕凌天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柔情的涟漪,但是稍纵即逝。

    他调开了视线,不再看着她,只平淡地说了句:“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来叫你。”

    第二天一大早,成甜甜便和慕凌天一起,离开了京城,赶往空灵山。

    而那天,慕凌轩也在朝之后,专程来到了大皇的宫殿。

    自从在天水雅阁见到了那个与成甜甜神态相似的小雪姑娘,他的心就多了一丝说不清楚的疑惑,总想要再见一那个引起他心中奇异感觉的女孩。

    可是,当他来到和兴宫的时候,却被宫女告知,大皇因为有急事,已经又返回空灵山了。

    慕凌轩只能作罢,毕竟,那只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女孩。

    他觉得一切可能都是因为自己思念甜甜而出现了错觉,以至于看到一个与她有一点点相近的女孩,就意识地联想到她了。

    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成甜甜和慕凌天终于来到了空灵山这个她听说过无数次的地方。

    白皑皑的积雪还覆盖着陡峻的山崖,山上腊梅竞相盛开,一株株苍翠的松柏银装素裹。远远望去,朦胧的山顶,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果然是你说的人间仙境啊。”成甜甜赞美地说道。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的。”慕凌天微笑着说。

    几个侍从,抬着早已准备好的滑竿走过来,慕凌天扶着成甜甜坐了上去。

    到了山顶,只见一座巍峨壮观的寺院矗立在山巅中央,寺院正门上方书写着“空灵寺”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慕凌天将成甜甜从滑竿上扶来,搀着她走进寺院。

    整个寺院静悄悄的,没有成甜甜想象中小和尚打坐念经的场景。

    她奇怪地问道:“怎么没有人啊?”

    “这里人本来就不多,我师傅收徒弟很挑剔的。”慕凌天笑了笑说。

    慕凌轩将成甜甜安排进一间干净整洁的厢房,又为她把易容的脸恢复成了原样,然后让她休息,他先去拜见他的师傅天玄道长。

    成甜甜好好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是晚上。一个伶俐的小道姑为她端了可口的小菜和米饭,让她先吃饭,说是大皇一会儿就过来。

    吃完了饭,成甜甜便坐在中静静地等待着慕凌天。

    过了好半天,慕凌天终于走了进来。

    看到成甜甜正坐在灯发呆,他的脸上浮上一抹温柔的怜惜,轻声地问:“甜甜,来这里是不是不习惯?”

    “挺好的,其实我到哪里都习惯。”成甜甜直率地笑了笑,然后问:“大皇,什么时候你师父才能给我看病?”

    “马上,我跟师父说好了,这就带你过去。”慕凌天一边说,一边扶着成甜甜站起来:“甜甜,师父给你治伤,也许手会比我重一些,你怕不怕?”

    “不怕,只要能让我的腿早点站起来走,我什么都不怕。”成甜甜坚定地说。

    “呵呵,甜甜,你真勇敢。”慕凌天赞许地说道,目光里流露出衷心的欣赏。

    慕凌天搀扶着成甜甜走进大殿一个内室,室内摆设古朴素雅,熏着袅袅檀香,给人的感觉非常舒适简洁。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闭目坐在中,身着月白色的道袍,白须飘飘,一脸慈容,看上去就像一个遗世**的老神仙。

    “师父,我把甜甜带来了。”慕凌天轻轻说了一句。

    天玄道长缓缓张开眼睛,炯炯有神的目光投落在成甜甜的脸上,渐渐面露惊诧之色。

    “老神仙,您好。”成甜甜怯生生地喊了一声。

    “姑娘,请坐。”天玄道长指了指中的一张红木靠椅,又对慕凌天说道:“天儿,你先去,除了腿伤,我看这位姑娘身上还有一些别的疑症,我再仔细给她看看。”

    慕凌天答应了一声,扶着成甜甜到椅上坐,对成甜甜宽慰地笑了笑,就要离开。

    成甜甜的心中一阵紧张,在这个白烟袅绕的里,她感觉什么都神叨叨的,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情不自禁抓住了慕凌天的手:“大皇,能不能陪我一起?”

    “没事的,甜甜别怕,师父给人看病,从来都是一个人。一会儿就好了,我就在外面等着你。”慕凌天温和地说道。

    “嗯。”成甜甜点了点头,松开了紧抓着慕凌天的手。

    等到慕凌天走了出去,天玄道长笑着说道:“小姑娘,别害怕,我观你的面相,与常人有异,似乎不像我们这里的人,想要好好给你诊治一。”

    成甜甜见天玄老人一脸慈祥,心中逐渐放松来。又听他说自己与常人有异,不像这里的人,当大为惊憾,暗想这个仙风道骨的老道长莫非真的是个神仙?连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都能看得出来?

    她压自己心中的惊骇,轻声问道:“道长,我怎么和别人不同呢?”

    “你平日里有没有无故头脑晕痛的时候?或者,听到有异声在你的耳旁讲话?”天玄道长直截了当地问道。

    “有,我偶尔好端端的会觉得头疼。还有,有时有个女孩会在我耳旁说话,说我就是她,她就是我什么的。”成甜甜更觉得天玄道长神乎其神,什么都瞒不过他的慧眼,老老实实地答道。

    “那就对了,你的体内实则有两个魂灵存在,两个互有关联。有时候另一个压住了你本身这个,你就会觉得头疼,并且能听到她的声音。”天玄老人面目了然地说道。

    “老神仙,那是怎么回事?其实我本不是真正的成甜甜,可是无意中带上了一个玉坠,便来到了这里变成了她。我的思想是我自己的,却又会她的一些才艺,她有时还会出来告诉我一些事情,影响我自己的思维,我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成甜甜急切地问道。

    既然这个神仙般的老人什么都能看得出来,那就性把实话都讲出来吧。正好问问他,她和真正的成甜甜是怎么回事?

    “你这种两个魂灵同附一体的现象是很少见的。你和她,其实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一个是现在的,一个是另一个时空的。你们俩,互相就是对方的前世来生。”天玄道长注视着成甜甜,庄重地问道:“姑娘,你是不是在你们那个时空,过得很不开心?”

    成甜甜回想起自己穿越以前那毫无温暖的生活,轻轻点了点头:“是的。”

    “你在那边过得不开心,一心想着要离开。而她在这边,大约那时也正好遇到了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强烈地想要逃避。”天玄道长已然明了,清幽的声音在室内回荡:“你们一齐想要逃离现状的心神在那一刻交汇融合,那股超自然的力量,便带引你来到了这里,与她合二为一。你的思想意识更为强大,压住了她的,所以,平日里都是以你的意识为主导。但是她原有的思想在你的身体里并未完全消除,偶尔就还是会出来影响你。”

    成甜甜晕晕乎乎地听完,半天没有说话,在心里认真地消化着天玄道长说的这番玄机深奥但又浅显易懂的话语。

    回忆起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个晚上,她在现代对生活失望透顶,离家出走,定了决心再也不想回家。而那正是真正的成甜甜被拐卖到怡香院,又被逼着要第一次接客,遇到了慕凌轩的夜晚。

    大约当时的千金小姐成甜甜真的被吓坏了,连想死的心都有了,理所当然地昏了过去。同样失意绝望的现代版成甜甜正好穿了过来,两个前世来生的女孩合到了一起,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道长,那我还能回去吗?”好半天,成甜甜才稍微理清了一自己的思,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灵魂穿越是几千年难得遇到一次的奇事,两人之间须有为深密的渊源,又要恰好时机契合。你能来到这里,也是命里定数。回去,只怕是没有那个机缘了。”天玄道长再次细细观察了一番成甜甜的面相,沉吟着说道。

    成甜甜愣了一,心情有点五味陈杂。

    听天玄道长这样说,看来反穿越回到现代的奇迹是不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幸好,那边的生活,能令自己留恋的,可以说没有。

    她想了想,又问道:“那现在我和她,就要一直共同存在着一个身体里吗?她的想法,是不是还会时常出来影响我的?这样有时我觉得自己好像精神分裂似的,也很不好过啊。”

    天玄道长思了片刻,正色说道:“两个魂灵长期同附于一个体内,肯定不行。两种思绪交替出现,互相干扰,长此去,你必定会头脑混乱,心智失常。”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