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嫂二人亲亲热热地聊了很久,开始时云樱一直有点心事重重的,成甜甜就不断安慰着她,说笑话逗她乐。渐渐的,云樱的脸上的愁云也散开了,神色开朗了起来。

    她以前在将军府孤单了,本来就心中有压力,成夫人看她的脸色又比以前冷淡许多,加上红香这事的刺激,云樱越来越郁郁寡欢。

    现在甜甜回来了,陪着她有说有笑,甜甜的热情和善良很能感染人。所以,云樱的心情不知不觉好了很多。

    吃饭的时候,成甜甜次和那个叫红香的女孩打了一交道。

    老实说,成夫人为成洛挑选的这个二房,真的很会来事。嘴巴乖巧,手脚伶俐,对成甜甜也很亲近,可是成甜甜却并不是很能接受她。

    也许是因为她和云樱的感情好了,已经先入为主,总觉得云樱才是自己的嫂。也许是因为那个红香人乖嘴甜了,成甜甜自己心无城府,就也不喜欢和精明能说的人打交道。所以,在心里比来比去,她还是觉得云樱更好。

    吃过了饭,成甜甜说她好久没有在京城玩过了,拉着云樱陪着她一起去逛街。喊云樱出来逛街,一半是成甜甜自己真的想出去逛逛,一半也是想把云樱喊出去来散散心。

    姑嫂二人步行来到街上,沿着热闹的大街随意闲逛,间或买一点零食或者其他小玩意,很是逍。

    过天水雅阁茶楼之时,成甜甜想起慕凌天说过的话,如果你想找我,可以到天水雅阁,你出现在那里,我很快就会知道。

    她的心中不由一动,真想立即踏进去,也许就能见到慕凌天了。

    虽然才刚刚回来两天,与慕凌天真正分离也不过才两天时间,可是成甜甜却觉得已经很想念他了。更想找他问问清楚,他身边的那个小雪姑娘是谁?还有为什么他对她那么冷淡?即使他们要装作从未相识,他也可以稍稍给她一点笑容的啊。

    “甜甜,你想进去歇歇吗?”云樱看到成甜甜的眼睛紧紧盯着天水雅阁,脚步拖得慢慢的,便问道。

    “不想,走吧,我们再去别处逛。”成甜甜收回心神摇了摇头,拉着云樱快速地离开了这个让她心绪不定的地方。

    今天是和云樱一起出来的,要见慕凌天肯定不行,还是等到哪一天自己单独找个机会出来,再来找他一次吧。

    姑嫂两人在街上逛了大半天,成甜甜一直兴致很高,云樱却觉得累了,说想回去了。

    成甜甜说她们难得一起出来逛一回街,还想劝云樱再玩玩。

    云樱轻声地说:“回去吧,也许你哥快回来了呢。”

    “对哦,说不定我哥现在已经回来了呢。”成甜甜猛然醒悟,连连笑道:“那我们快回去吧,你和哥也该好好团聚了。”

    两个人回到了将军府,一走进花厅,成甜甜就问:“娘,我哥回来没有?”

    “你这傻丫头,你哥如果回来了,里会这么冷清吗?”成夫人笑道。

    “哦,我哥也是,怎么不知道快马加鞭一早点赶回来呢?让人家等得多心急呀。”成甜甜顿时一阵失望。

    “边关那么远,能是说回来就能赶回来的吗?你以为你哥不想早点回啊?净说傻话。”成夫人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成甜甜耸了耸肩,不说话了。云樱也没有说什么,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

    晚餐的时候,成将军从外面回来了。

    一上饭桌,他便开始义正词严地教训成甜甜。成甜甜听得头皮发麻,但是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听着,老老实实地认错。

    幸好成将军吃饭也是军人作风,雷厉风行吃得很快,也很快离开餐厅去了书房,这场令成甜甜郁闷无比的餐桌训话才算宣告结束。

    几个女人磨磨蹭蹭地吃完了晚饭,一起坐在将军府的花厅里聊天。

    云樱本来想先回房间,却被成甜甜拉住了,留她多玩一会儿,说等会儿也许哥哥就回来了。

    天色渐渐黑来,成甜甜和成夫人,云樱以及红香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几个人的心中,都惦记着成洛,盼着他能在今天赶回来。

    坐了好久,还是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成甜甜郁郁地说了句:“唉,看来哥得明天才能回来了。”

    “再等等吧。”成夫人说。

    这时候,管家快步走了进来说道:“夫人,少将军回来了。”

    “呀,真的回来了,我们快出去看看哥。”成甜甜高兴地叫了一声,拉过云樱的手就往外面跑。

    还没有跑到门口,成洛就大步走了进来,手上还提了一个大大的包裹。

    将近一年的时间未见,经过沙场征战的洗礼,他真是变得更英武了。一身戎装的成洛,虽然面色因为长途跋涉而略带疲惫,却依然显得英姿飒爽,威武不凡。

    第一次见到成洛的红香,眼睛蓦地亮了一。

    起先她的心情一直处于既期待又紧张之中,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丈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看到成洛是这么潇洒英武的一个年轻将领,顿时芳心大悦,面上露出了娇羞的笑容。

    “哥!”成甜甜兴奋地喊了一声。

    “甜甜,你也在家?”成洛看到成甜甜也在,有些惊异,不过他此时顾不上多想这些。自从进了,他的眼睛就一直盯在让他朝思暮想的云樱的身上,动也没有动。

    此刻,成洛喊了声娘,扔手里的大包裹便走到了有些娇怯站在一边的云樱面前,伸手抚摸着她苍白瘦削的脸颊,哑声问道:“云樱,你怎么瘦了?”

    云樱的眼睛一就红了,轻声叫了一声洛,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哥,云樱姐就是因为想你了,相思成疾,有时还茶饭不思,才会变得这么瘦的。”成甜甜在一旁笑着说道。

    “是吗?云樱,那我回来了,你一定要吃得多多的,赶快胖起来。”成洛的嘴角露出了温暖的笑意,不顾身边这么多人,伸臂将云樱紧紧拥入怀中:“我也每天都在想你。”

    成甜甜不由笑了,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哥哥和云樱这么亲密的拥抱,还有说出这样动情的话语。

    因为成洛不像慕凌轩,慕凌轩随时都可能在人前跟自己的女人表现出一些亲热的举动。

    成洛却一直是属于内敛型的,当着别人的面顶多跟云樱拉拉手而已。他今天这样,足以说明这么久的时间没有在家,他对云樱的思念,已经达到水深火热的地步了。

    云樱靠在成洛的怀中,泪水终于掉了来,心中感交集,抽泣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云樱,别哭,别哭,我给你带了东西回来,你一定喜欢的。”成洛一边帮云樱擦着眼泪,一边柔和地说:“等会回房拿给你看。”

    “嗬,什么好东西呀?不能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看看吗?”成甜甜打趣地说道。

    “也有你们的,不过少些。”成洛笑着说,走到他带回的那个大包裹前,解开包裹,里面又有一大一小两个布包,他把那个小一点的递给成甜甜:“这是给你和娘的。”

    随后提起那个大的布包,拉过云樱的手说:“云樱,我们先回去。”

    “洛,等一会再走,娘还没有跟你说完话呢。”成夫人走过来,想要给他介绍红香。

    “娘,我明天再跟你们好好说行么?我现在想跟云樱说说话。”成洛对成夫人歉然地笑了笑,拉着云樱先走了。

    “这孩,真是……”看到成洛带着云樱头也不回地走了,成夫人又是不满又是怅然地叹息了一声,站在一边的红香也是满脸失落。

    “娘,哥刚回来,想跟云樱姐多聚一也没有什么啊,我都能理解。”成甜甜不由说道。

    “你懂什么?回去洗洗早点睡吧。”成夫人忽然显得有点心烦意乱,丢这句话就也走出了花厅。

    红香礼貌地对着成甜甜笑了一,也跟着成夫人走了。

    剩成甜甜一个人,又杂乱无章想了半天。

    说实话,看见成洛和云樱相见的场面,她也跟着他们开心。

    看得出来,她哥哥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一个云樱,其他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再插进来。

    不过红香脸上布满的失意,也让成甜甜对这个还不熟悉的女孩有了几分同情。她想着,一切都只怪她的娘亲自作主张,以后如果能帮这个女孩找到一个合适的好人家,那就最好了。

    成洛和云樱一起回到了房间,成洛将那个大布包摊在桌上打开,里面竟然是各种动物的毛皮。

    “洛,这是从哪里来的啊?”云樱惊讶地问道。

    “那边人烟荒芜,却有一个深山密林,是围猎的好场地。我在战事不紧时,专门抽空去打过两次猎,猎了不少动物,把皮毛留了来。”成洛说着,把那些毛皮一张张拿了出来:“你怕冷,这张银狐皮,正好给你做个夹袄,这张鹿皮,给你做双鹿皮靴。这个是兔皮,做成手套给你冬天暖手。这两张是紫貂,我射箭的时候是从头顶穿过的,没有伤在它们身上,皮还是好好的,可以给你做件大氅……”

    o(n_n)o~

    ...

章节目录

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鱼小语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小语并收藏全本小说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的章节